日本 Apple 廣告就找他! 新生代創作歌手 Mom 介紹

最近 Apple 日本新廣告曲〈あかるいみらい〉在各大串流平台上吸引了無數的目光, YouTube 點閱率不到兩個月即突破220萬,從前奏開始神經兮兮的重槌連擊就緊緊抓住迷編的注意力,再看演唱者竟然名為「 Mom 」,更讓人大感興趣。

喜歡搖滾卻放下吉他退出輕音社的理由是?

「Mom」是日本創作歌手 / track maker 「 Akihiko Karibe 」的 solo project。他於 1997 年 5 月 8 日在日本埼玉縣出生, B’z 是Mom在小三時喜歡上音樂的契機,同時也因為 B’z 和史密斯飛船共演,讓他開始將觸角伸向西洋音樂,進而愛上OasisRadioheadWeezerSonic Youth等樂團。就像許多搖滾少年一樣,他也在國二時開始彈吉他、和朋友一起組團,翻唱Green Day的〈American Idiot〉等歌曲。然而高中加入輕音社後,開始接觸所謂的「樂團人( band member )」,他開始意識到自己和這些人似乎有些不同調,「我不太喜歡他們,因為他們都有強烈的怪癖,類型也很相似。」

在離開樂團圈後,他開始用 iPhone 的 app 「 GarageBand 」製作歌曲,這是他第一次想把腦中想法具體做出形來,讓他覺得非常有趣,開始熱衷於向唱片公司投稿自己的作品。直到高二暑假,他還真的得到了唱片公司的回覆,這讓他更加努力地作曲、得到唱片公司的回饋。但漸漸地,他開始覺得作歌太文藝了,同時也覺得自己做的歌曲並不是很好,再加上要考大學,於是放棄了作曲。

CD player 壞掉反而掉入了另一片新天地

在此同時,高一與 hiphop 的相遇也為他打開了另一扇窗。這場相遇的起因是在Mom高一的春假期間,他慣用的 CD player 壞了,於是開始在網路上尋找官方的免費音樂,嘻哈音樂就這麼進入他的耳朵。嘻哈有 mixtape 的文化,所有很多免費的音樂,試著聽了Chance the Rapper的 〈Acid Rap〉讓他大受衝擊。另外像是A$AP Rocky、Odd Future、DJ Premier、Nas、Gang Starr……也讓他十分著迷,並進一步開始聽新靈魂和另類嘻哈,如D’Angelo、J Dilla和Erykah Badu等等。

大學考完後,他再次開始寫歌,不過一開始他還沒能完全消化嘻哈,饒舌唱得也過於嚴肅。進入大學與各式各樣的人相遇,讓他能夠客觀地看待自己,思考我擅長什麼、不擅長什麼,最終決定走比較平易近人的路線,並開始以「Mom」為名義活動,以「CRAFT HIP HOP」為音樂方向,希望透過混合各種音樂和文化,形成溫暖容易親近的嘻哈。

為何要用「Mom」當藝名?

「Mom」這名字源自大學的前輩,他在訪問中透露,那位前輩告訴了他很多各形各色的音樂,感性也與他相似。 某天前輩對他說:「實際上,我一直保存這個名字,以便在我哪天我要做甚麼時使用,但我現在要把它交給你。」那名字就是「Mom」。

雖然「Mom」沒有特別意指甚麼,但當他想在日本做嘻哈音樂時,這名字的感覺很適合,於是他開始在嘻哈的基礎上製作新的音樂並上傳,並在 2018 年 11 月攜專輯《PLAYGROUND》出道。

從低傳真轉往縝密路線

Mom混合了各種流派和文化,發展出屬於自己的獨特樂音,既不屬於搖滾,也不屬於嘻哈,甚至有種無機質的氛圍,這就是Mom的音樂。不僅如此,乃至於視覺設計和MV的監修都由他本人親自操刀,在每個細節都顯示出他的高度敏感性。

「我想堅持使用低傳真( Lo-fi )的聲音,這是受到 Clairo 和 Zack Villere 等音樂人的影響,在現在的音樂圈中,你可以把讓人感到親近的旋律加到無機質的嘻哈節拍上,並把它放到 J-pop 中,這是很痛快的。特別是在主流圈中,沒有多少音樂人的混音和聲音是如此粗糙的,所以我想珍惜這種玩具、垃圾和低門檻的感覺。」Mom在訪問中如此說道。

不過這樣的想法卻在2020年7月發行的第三張專輯《21st Century Cultboi Ride a Sk8board》中有所改變。開頭提到的〈あかるいみらい〉即收錄於該專輯中。這張概念專輯以世界末日即將來臨的2040年,並藉此對當前社會進行批判和自我的反思。從上一張專輯開始,Mom改變以往使用 GarageBand 作曲的習慣,轉而嘗試用軟體「 Logic 」創作,音色組成更為縝密。「過去使用 GarageBand ,因為我喜歡它的鬆散感,但我現在對它不太感興趣了。 起初,『廉價但帥氣』的感覺讓我覺得很新鮮,但現在已經成為標準,越來越多的東西你看不到源頭和基礎,我認為這不是很有趣,所以想要改走一個更精緻的方向。」他在訪問中指出。

寫歌面對自我

「我認為,寫歌的行為本身就是一種面對自己的方式。這並不是說我到現在為止都忽略了這一點,而是在第二張專輯《Detox》之前和第一張專輯《PLAYGROUND》的期間,我有部分刻意用不同於自己真實個性的角度去寫歌。這是一個相當有意識地去做的。 我不太喜歡暴露自己的情緒。 我認為我的心態還太不成熟,無法做到這一點。 但我在上一張專輯《Detox》中突破了這個外殼。 這是很有民謠氣息的自然獨白方式,就像你拱背大聲說出來。 我在上一張專輯中這樣做之後,我意識到這是歌唱的根本。 在此基礎上,為了再往上一階,所以在這張專輯中我以自己的情感為中心,加入了科幻小說、啟示錄、二元論等串成一個故事來向人們傳達。」

2040 年,是距今 20年 後的世界,到那時候你我或許都還活著,因此比起距今 1000 年後的世界更有真實感。會有這樣的科幻色彩的設定,Mom表示是因為看了筒井康隆《笑うな》和藤子・F・不二雄的《異色短篇集》後,被那種玩世不恭、喜劇性、但不知為何扣人心弦的科幻故事所吸引,因此希望也能做出讓聽眾沉浸在那樣氛圍的音樂。

雖然身處串流時代,但Mom直白地說:「我不在乎它在 YouTube上 播放了多少次,我不知道它將來會如何被人記住。 我想繼續製作捕捉時代的『東西』的作品。」

Mom的最新單曲〈心が壊れそう(心像要崩壞)〉、唱出現今不可或缺的同理心的單曲〈祝日(國定假日)〉以及第三張創作專輯《21st Century Cultboi Ride a Sk8board(滑板上的21世紀異端男孩)》已於 2021 年 6 月 2 日在台數位上架:https://GutsRecords.lnk.to/Mom,詳情請洽風雲唱片。

Mom 官網: http://www.mom-official.jp??

Mom Twitter: https://twitter.com/karibe_mom??

Mom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mom_0fficial/

文:迷迷音 / 照片:風雲唱片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