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影劇](雷) 小丑 Joker 「精神病最痛苦的,就是別人總希望他們假裝自己正常。」

在全世界皆引起熱議的《 小丑 Joker 》,榮獲金獅獎可謂當之無愧。尤其飾演主角「亞瑟·佛萊克」的瓦昆·菲尼克斯,精湛的演技更是讓人深深被捲入其中(甚至為了演這部片狂瘦25公斤),看的當下不禁覺得自己就快要變成亞瑟,同時也不禁想,如果被逼到這地步還沒精神崩潰,那大概是因為已經自殺了吧。

整部片觸及非常多社會問題,包括精神病患者、單親家庭、侏儒的污名,並詳細描寫了社會底層的掙扎以及社會上層的殘酷。

 

「精神病最痛苦的,就是別人總希望他們假裝自己正常。」

 

這句話是片中印象最深刻的台詞之一。

 

為了符合社會期望,為了「活著」,亞瑟努力地想要為世界帶來快樂,但誰知道現實世界卻如此殘忍?霸凌、冷漠、不公平、惡意接踵而來。即使現實多麼地嚴峻坎坷,亞瑟仍非常努力面對人生、掙扎著想要活下去,但沒想到竟然連他的出身也成為一場「笑話」(電影中翻譯為喜劇,但個人卻認為笑話似乎更加諷刺)ー母親隱瞞他自身患有自戀型人格和妄想症並曾接受治療的過去,亞瑟會無法控制的放聲大笑其實是幼時受虐的陰影。

每當亞瑟一次又一次不自禁地放聲大笑,但笑得卻更像是哭聲。母親開口閉口就是叫他「HAPPY」,一次又一次地將枷鎖和期待加諸於亞瑟身上。面對著鏡子將自己的臉推起笑容,亞瑟是多麼地希望自己可以真正地感到快樂,但卻沒有人可以幫他,甚至只能看到一次又一次的霸凌。

一開始扮演小丑以賺取工資的他,工作時拿在手中的廣告看板卻莫名其妙被搶走、破壞,隱喻著他個人「符號」存在的迷失與被破壞。

「希望我的死比我的人生更有價值」,心靈上的寄託或目標對於一個人的生存影響重大,然而亞瑟即使努力掙扎著存活,卻只能不斷發現自身的存在對周遭的人、甚至對母親來說都是無存在感的空氣。

沒有一個人願意聽他說話,說笑話沒人愛、社福人員也完全沒有認真在傾聽(這部分當然還牽扯到很多社會結構性問題),曾經可以分享夢想的母親到頭來也只為了自己而虐待兒子,一再發現自己沒人愛的這點讓亞瑟原本就已經在邊緣的生活更加崩潰。還記得片中亞瑟問了好幾次:「什麼樣的人會被關進去?」,這正是對精神病患的污名以及壓迫的指控ー為了讓社會可以持續運作,選擇將「有問題的人」關到看不見的角落,這些人即使死了也不會被注視或記憶;而如即將選市長的湯瑪士韋恩和知名脫口秀主持人莫瑞一類的上層階級儘管說著漂亮大話,卻從不實際走下底層來了解到底是甚麼原因讓這些人的生活變成如此。

一切的壓迫在亞瑟開槍射殺了三名白領男子後(那幾個男的竟然還在地鐵上用薯條丟女乘客性騷擾!),讓他整個人生突然有了巨大轉變。「原本以為會因殺了三個人而難過,卻發現居然不會。」殺了人後的他意外的在公廁輕鬆起舞,他的道德感和價值觀已崩毀,但同時也從社會的種種規則和箝制中鬆脫。「小丑」成為了符號,雖然他一開始並沒有料到這樣的走向,甚至這符號擴展的速度遠超越他的想像,掀起高譚市的仇富運動。他不再只是空氣,而開始受到注視。

每天回家時背負著沈重枷鎖和壓力一步步爬上長長階梯的畫面就像社會階級的象徵,但在最後,換上紅西裝的亞瑟跳著獨特的舞步輕鬆地往下步行,甚至在地鐵中促成警察誤射抗議者引發混亂,示意整體社會規範的鬆動。在小框框中每天反覆播放的電視節目「莫瑞脫口秀」曾是亞瑟的夢想,然而他也在最後摧毀了自己(那被社會框架出)的夢想。

被逮捕的他,望著車窗外因為仇富運動行程的混亂,他露出微笑說:「真美」。熊熊烈火中,新的社會秩序開始建立,亞瑟被奉為新世界的表徵。當亞瑟被眾人圍繞、用自己的血畫出了屬於自己的笑臉的那刻,他已經接受了真實的自己。

 

如同背景音樂唱著的,「這就是人生。」

 

小丑Joker
小丑Joker (source:https://www.facebook.com/wbtw.fanclub/photos/a.418585796949/10157628854266950/?type=3&theater)

 

 

文:迷迷音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加入迷迷音粉絲團最新資訊不漏接  https://www.facebook.com/memeon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