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音樂] 讀者戰記:獨一The One| Vast & Hazy Pure LIVE 演出x 獨一MV無二首映

五月五日的午後我在大稻埕兜兜轉轉尋找不曾聽聞的納豆劇場,所幸沒有如氣象預言降下豪雨,我才得以乾爽的穿梭在這些復古商業氣息的紅磚老洋樓群中,幸運的在開演前十分鐘順利在巷子盡頭發現「納豆劇場」文藝氣息濃厚的懸掛式小招牌 。紅磚堆砌、兩扇橫推門設計的劇場門外人數不多也不少,但熟悉的獨立樂迷氣息讓我當下確認就是這裡。

入場後就遞上的贈品中包含實體門票其實給我種安心感,雖然看超過百場LIVE的我早已退去收集紀念物的熱情,但紙張門票捏在指尖那熟悉的尺寸與觸感依舊讓我湧出如劇場內暈黃燈泡般溫柔的喜愛。

我模仿隔壁樂迷拿起手機對著特製門票與贈品樂譜拍照,對於首次進劇場的新鮮感及對美麗老房子的崇敬也讓我多拍了好幾張不同角度的舞台及鐵架搭建的二階,礙於座位太小間隔太密無法拍攝的更全面真有點遺憾。名字像玩具的納豆劇場,從刻意露出水泥砌痕的紅磚牆、綠漆吉祥圖案的瓷質窗格磚,到刻意露出木樑的內部裝潢都復古而美麗,甚至連作為觀眾席的長椅都鋪上鮮紅絨布滾金邊,置身其中分分秒秒都感受到古老茶行再翻新的美妙氛圍。

被咖咖戲稱為夢想中迷你TICC般的階梯式觀眾席,一排排往上攀沿著階梯伸展出,或說是鋪在階梯上的觀眾席長椅面對著用來作舞台的小空地,空地斜斜鋪著一張繁複花紋絨毯,地毯上置了一台老電視,老電視上端放著一缽淨空的圓形金魚缸,左右兩邊散置著小小的音箱、麥克風架、效果器及兩把木吉他,眼熟的布置先前在月見ル君想フ看青葉市子時就見過所以並不新奇,但仍喜歡這種不同元素的溫和衝突感。
(後來才發現是配合 <獨一>MV布景陳設的安排)

SE是輕快青春又有點叛逆味的英文歌曲,黑子忙碌認真的走來走去,沒料到座席是一長排長椅的我一度找不到自己的座位,張望半天才發現我的座位在最靠邊貼牆,被一個挨一個的樂迷擋住所以忽略了它,像晚進戲院的觀眾般尷尬的跨過狹窄的椅背與一雙雙腳一個個背包才擠進最裡面的座位。擠擠的,近的鄰座前後左右觀眾小聲跟友人談話都聽得見,其實也無所謂舒不舒適,我想會來這裡的人也都不會像花錢大爺一樣埋怨這個吧。我自己也是雖然一開始坐的有點彆扭,但音樂聲響起就五感只專注在音樂充斥暖黃空間又被古老紅磚堡壘籠罩的美好給完全吸引失了魂,吉他弦音、歌聲、紅磚老劇場、靄靄燈光,無形及有形互相影響繚繞迴盪,五種感官都非常享受。

將自己藏在一片嗡嗡交談的雜音裡,這樣的空間鋪蓋暖暖暈黃的燈光朦朧的像在夢中,隨著燈光幾次一明一暗,我注意到場內觀眾安靜的很迅速,可見大家都很熟練看表演的流程,這種一體感讓我又更自在了幾分。

幾分鐘後就看見一片靛藍黑暗中從木門後無聲步出的易祺與咖咖,四周也沒有情緒太高昂的歡呼騷動,原以為這種內斂的安靜是VH風格令樂迷發展出的默契習慣,沒想到易祺 talking時卻開大家玩笑說我們沒睡醒、走錯棚、買錯團,令我再次有點哭笑不得。

第一首就是我愛曲之一的<求救訊號>有點驚喜,從這樣的場地就沒有多想會有多華麗炫目的開場,默默地就位調一下音,靜靜的一語不發直接流淌出前奏歌出首段樂句就很Vast&Hazy。很喜歡咖咖前一秒凜冽衝上高嶺下一秒猛然越下低谷如野鷹展翅俯衝高高低低的唱法,如乘風破浪般肆意舒服。

<求救訊號> 在前段好像多加了幼棉軟糯的「啊」「啊」合音音效,只吶吶的啞了兩聲就消失,被淹沒在清晰嘹亮的歌聲中轉頭即忘,有點像安靜的存在感低到邊緣的某個誰,憋不住了想對誰傾訴、撐不住了想對誰呼救,但被團團洶湧的害怕塞住喉頭發不出聲音,因為太微弱,所以即使被注意也立刻被忘記。

<我想成為你>後半段比較是我喜歡的凌厲裂帛,<故障>是最近才醒悟它含意的一首歌,跟別人不一樣就是「故障」,無法控制自己也的確是「故障」,身不由己。

<指向你的線索>我先前在聽時很喜歡歌詞,後來據咖咖說是在描寫她記憶力漸漸衰退剝落的阿嬤才明白是指親人,「都怪我/怎麼會弄丟了/指向你的重要線索」再成熟的人遇到分離時都想賴皮啊。

易祺與咖咖默契偶爾好偶爾又不好的接錯對方要講的話倒是真心戳到我笑點:

「這首歌大家」「大家可能很少看我們演唱」「呃我本來是想說大家很少看到我們只有兩個人」(觀眾席一陣悶笑)

「等一下會播 MV...」「(秒打斷)你幹嘛現在就講啦」「之前沒公布嗎?」「沒有啊」「蛤?!!」
在台下被易祺震驚的高音分岔「蛤」戳到笑點,這默契無法不笑。

第二次被戳笑點是我才剛細細描摹昏暗中專注演唱的咖咖舞動的逆光輪廓,想像我在練習描繪詠唱狀態的歌者,但一唱完咖咖就自爆自己太緊張其實指甲油沒擦完,害我和旁邊的人一起笑到雙肩顫抖,原來我剛才覺得指甲反光也美都是場笑話。

入場贈品的五張明信片是主唱咖咖親自拍攝,五張照片剛好是專輯裡的五支MV,五片切成手中方塊的意境有著Vast&Hazy招牌的飄渺空曠,但對比咖咖銳利的歌聲少了點磅礡,籠上一層紗般無聲的柔邈遼遠,用一條樸實的搓繩細心的攏成一疊傳遞到我們手中。

最初看到<獨一>主視覺圖只覺得主標惹眼鮮明,也眼熟的像港產電影海報,在介紹 MV的時候咖咖也證實的確是以電影為概念去拍攝 MV,所以<獨一>主視覺才會是這樣的設計。
另,這天拿到門票近看才發現那蒼藍圓形是注滿水的魚缸,裡面是在小小的空間中無止盡繞圈打轉的兩尾魚,像被囚困在狹小的圓形世界,也像是 MV中節奏同步氣場強烈的雙人共舞。覺得有點有趣的是,Vast&Hazy也剛好是雙人,咖咖若是獨,易祺則是一,易祺若是獨,咖咖則是一,節奏同步合拍,弦音磅礡遼闊,歌聲力量銳利如強風獵獵作響吞噬一切雜音。

這天除了<獨一>歌譜手寫歌詞以外也能拿到新歌歌詞跟樂譜(後來公布歌名<無差別傷害>),並搶先其他人看到最新 MV(獨一)。好笑的是第一場現場觀眾中無人會彈吉他,就算拿到樂譜似乎實用度也...( VH兩人哭笑不得)而且據說就是因為之前<獨一>很多人詢問這次才會印給觀眾,咖咖的反應是逼大家以這個做為學吉他的原動力(噴笑)

纏繞在二樓鐵架的白幕如猜想的一樣是投影幕,一直很像劇場黑子一樣蹲在上面的工作人員七手八腳地迅速展開投影布的畫面既生動又有點可愛,雖然光鮮亮麗的都是站在舞台上的表演者,但沒有幕後就不可能成就任何形式的表演舞台。

不專業如我這天第一次聽到<獨一>,第一次聽就是搭配著密合度極高的MV影像我非常喜歡,喜歡曲子喜歡歌詞喜歡影像喜歡舞蹈喜歡四者相互搭配起來的緊密與分分秒秒滾燙煽惑的鼓動心跳。我其實看不懂現代舞,現代舞當代藝術之類的甚少涉獵,但獨一的舞蹈我非常非常喜歡,說不上來的每次看到鏡頭晃過舞者閉著雙眸配合心中的韻律一轉再轉綻放自己也擁抱寬廣世界的姿態就著迷的移不開眼,維特魯威人完美的圓弧動軌。

歌名是獨一卻是分開的兩個字兩個人,又互相較勁又合而為一,好喜歡這種兩人拆開是獨立個體、擁抱又融為一體的感覺。

播放MV時我就注意到有兩人穿著和銀幕裡舞者一樣一身黑貼在牆邊做準備, MV裡的男舞者克翰這天不巧人在國外,因此請到另一位舞者與女舞者共舞,小小的空地被龐大的影像與沸騰的歌曲鮮明張狂搶占眾人注意的影響下更顯得狹窄,兩位舞者安靜專注踏著赤腳翻舞律動,視覺上更真實活現的只為我們這一百八十位觀眾重演那支舞。

<獨一>MV呈現荒涼的野外被人布置得彷若客廳,沒有牆壁自成一個奇異的空間,老電視、圓缽魚缸、單人椅、花紋絨毯、沒有燈泡的檯燈,生命力野旺的植物違和又融入的被安插在這個空間裡,與銀幕外我眼前的老電視與空魚缸相互輝映。舞者走進不存在的客廳安坐在野外的單人椅上、在天橋遇見另一個外表完全不同但舞步完全重疊的舞者、如魚缸內不存在的兩條魚繞圈共舞,盡情伸展與擁抱彼此、在水泥叢林獨舞旋轉展現自己的光芒、在水泥海岸奔跑,在他人看來不明白,但追求自由追求自己渴望想做的事想做自己的行動不曾停下。

還處於被 MV歌曲舞蹈衝擊的後勁中,我腦袋空白的看著螢幕隨著最後的旋律滾動著工作人員名單,忽然在一大片名字裡面看見自己的,又是一個傻住。我愣到咖咖出來解釋才明白今天買票來看的觀眾都算是資助者,所以都在感謝名單裡,從沒想到自己的名字會出現在樂團 MV裡的我有點哭笑不得。但不得不承認這讓這支 MV在我心裡有一份獨特的地位,剛好我還很喜歡它。

咖咖扮作旁白故意站在角落說話卻立刻被大家捕捉定位,在笑聲中她解釋接下來想帶幕後團隊到幕前讓大家看見有他們的幫助才能完成這支 MV,還將這個安排特意設計的像金馬影展映後座談一樣,從主視覺圖、門票到拍攝團隊映後及早中晚三場演出都弄得像早場午場晚場電影一樣,每個細節都緊扣電影這個概念不漏一滴,主題性非常完整強烈也執著的很有趣,作為客人在了解後不禁嘆服的滿足與感動。

導演心宥、美術小周、小周助理思堯、攝影師小陳,團隊非常年輕,坐在牆角的舞者彥君跟代舞者德連(不確定選字正確否)也被邀上來介紹給大家,六位自我介紹完畢後就沉默了,咖咖表示「我有想到會這樣。」習慣在幕後的人亮相在幕前被一堆眼睛盯著看會不自在啊(集體尷尬笑)

其實時間也不多,所以接著 Vast&Hazy 現場又演奏了一次<獨一>,這次比較中規中矩一點,金曲獎那天就比較狂放。

接著是當時剛錄完的新曲<_____>,專場當時還未命名,就是後來的<無差別傷害>,咖咖表示蠻喜歡這首的曲風。比較了後來釋出的音源,雖然歌詞一樣批判但木吉他不插電力道果然溫和很多,但咖咖最後不斷往上衝的最末一個尾音仍高亢的鋒利,彷彿看見劍客將鞘豎起氣勢萬鈞的朝空中拔刀,筆直的刀鋒一寸寸在眼前嶄露鋒芒。

每次現場必抱期待的<與浪之間>這天也不負安可眾望的演唱了真是非常感謝,原本只預定演唱專輯曲目的。
眾人接唱與合唱,明明如此磅礡狂暴的歌曲,咖咖卻總在現場演唱時悠哉地朝樂迷的鏡頭比手勢,這次更邊高歌邊提著裙襬一階一階緩緩地步入階梯式觀眾席。這樣如夢般的場地,戲劇化強烈的歌曲,小女生一樣純真的舉動但力量強大的歌聲源源不斷噴發沖的我滿頭懵茫,真的是很奇特的體驗。

我很喜歡心宥導演說的一句話「歌曲本身就是個故事。故事不一定要有起承轉合,它可以是個狀態,一個很小很小的事件都可以被稱為故事。」

Vast&Hazy的歌曲每一首意境都營造得很完整,光用聽覺就身入其境,含 MV十三首歌聽完一輪也彷彿看了一場電影馬拉松,帶著被十三個各別不同又頭尾呼應且各有想傳達的涵義的故事塞滿腦袋的充實與恍惚有點依依不捨的流連,磨磨蹭蹭的踏出劇場外,後知後覺的羨慕起那些一天三場都能看到的樂迷。

 

 

 

 

 

 

 

文:Hannah / 照片:Hannah
編輯:迷迷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