ダウト JAPAN VISUAL CULTURE FESTIVAL!! D=OUT CHARITY ONE MAN LIVE「 加油!台灣!」

儘管白日依舊溫暖,但晨露夕暮之際已悄悄拂上一層濕冷涼意。於10月28日的三創Clapper Studio聚集了不少日系裝扮的樂迷,興奮開心之餘又彷彿早已習慣了一年一次彷若儀式一樣聚集在一起,慶祝今年也能再次一起在祭典上共享歡笑,和那堅定牢守一年一次相見約定的D=OUT 成員們一起笑鬧,恣意瘋狂。

為宣傳視覺系演出吸引人之處,今年也和去年成團十周年一樣大放福利開放持票者攜伴免費觀賞演出今年加倍讓人感動的地方就是團員本身主動表示希望能為年初驚動全台乃至日本的花蓮震災出一份心力而將今年公演主題訂為「公益公演」,日本近年來也和臺灣一樣天災頻傳,更凸顯出團員們真心愛台這份心意的難能可貴。

Clapper Studio門口醒目的顯影出D=OUT五位團員身穿單曲<閃光花火>充滿鄉野怪談氣息的闇黑艷紅裝扮,團員們濃麗的妝容點綴紙風車的華麗,配上左右兩旁圍繞著樂迷們致贈的繽紛花籃頻頻吸引路過人們的目光

開演時間逼近,推開門扉便能看見巨大的舞台螢幕上古色古香的日本神祇風神雷神及正中央凜然的ダウト標誌,樂迷們漸漸充盈寬廣的客席,並主動打起拍子隨著螢幕秀出的5、4、3、2、1倒數,氣勢磅礡的音樂聲催響,巨大的中華民國國旗赫然出現在舞台螢幕上飄動,巨大尺寸的氣勢令眾人瞪大雙眼,緊接著呼應了此次公益公演的主題出現的是代表祈福的無數天燈飄放夜空中的美麗畫面,團員的細膩心思在最開頭就溫暖的熨貼了臺灣樂迷們的心。
螢幕接著變換出現了D=OUT最新造型的宣傳照,鼓手直人、貝斯手玲夏、吉他手HIKARU、吉他手威吹及主唱幸樹一個個依次輪流跳上台於美艷的獨照前帥氣現身,爆量的尖叫聲疊加累積直衝屋頂。

今年春天才完成前所未聞日本全國47都道府縣免費巡迴的D=OUT便是帶著專輯《伝統芸能》踏遍全國,來到臺灣也豪氣地剛開場就一連兩首帶來專輯中的曲目<平成超バヴル>及<躾>,搖滾狂暴瞬間掃遍台下全部的人,不分男女都猛烈揮拳甩頭,在貝斯手玲夏緊貼麥克風低音嘶吼和音中隨節奏用力向前折腰。

主唱幸樹站上主唱台更顯得身形高大,他連連大喊呼喚「臺灣!臺灣!!臺灣!!!」樂迷們也亢奮的高舉搖滾手勢回應。暴走後出現的是樂迷們嫻熟於耳的< シャングリラ >、<感電18号>以及<ROMAN REVOLUTION>,仰首望著台上即使持續多年仍像親兄弟一樣好默契的做著同樣動作邊演奏的團員們,即使是這樣小小的地方也讓人感到心安;洗腦的電波「嗶哩嗶哩」的電麻眾人耳膜,樂迷們開心的比出打電話手勢蹦蹦跳跳;少女們在弦樂器組獨奏時心花怒放的高高跳起,朝台上張開雙臂大展愛意。仰天釋放全身大喊著「本日も全身全霊努めさせていただきます!!!ダウトです!!!」的幸樹被身後激響的爆裂鼓音鋼弦與腳下樂迷們狂熱的死腔嘶吼眾星拱月托高的傲然眾生。

幸樹呼喚著臺灣、丹田有力的肉聲大喊自舞台中央投射出去跨越過整個會場直抵客席末端,煽動著眾人頻頻嘶吼又噓靜大家,在笑聲中D=OUT全體成員、包括負傷來台的玲夏都活力滿滿的以中文自我介紹名字,樂迷們滿載愛意的大聲以「歡迎回來!!!」溫暖的包裹住台上五位團員,台上台下皆露出開心的笑靨。<禁じられた遊び>先狂暴的下令「HEAD-BANGING!! TAIWAN!!」樂迷們歪著頭顱高舉一只拳頭再頭手猛力同步往反方向收回,如此反覆在激烈如狂風暴雨的鼓點割弦與負面詞句中發狂甩頭,暴走之後的喘息時分,吉他手威吹輕巧的撥響弦音,溫柔無比的<JUDAS>將暴風絲絲縷縷收攏為柔柔夜風,引領眾人在夢幻摩天輪的點點燈光下悠游漫步,浪漫的「Shall we dance?」優雅旋舞,樂迷們收光狂暴化的一面開心地給予喜悅的掌聲。

夜風再溫柔也不可避免孤單的連接上<閃光花火>,與線香同音,但卻改為更 D=OUT 明亮風格的「閃光」;「花火」雖在日本是代表夏天的風物詩,但整首曲子卻染滿濃濃霧霧的憂愁寂寞,昏暗舞台上幸樹輕蹙眉頭詠唱,幽幽舞動手臂劃過空中,放下麥克風無聲的「BYE BYE…」氣音隨著一圈一圈吉他的孤涼回音仿似花火燃盡最後的煙裊裊散去。
充滿和式怪談的<狐の嫁入り>一開頭就要樂迷們變身狐狸妖怪原地四拍轉圈,台下不亦樂乎的小狐狸們以及不知所措的陪看觀眾湊在一起的畫面十分有趣。弦聲漸歇獨剩直人有力強勁的鼓點重重環繞眾人四周,乘著興奮浮動的情緒,幸樹指揮起台下「Taiwan Jump」,邊教導大家喊著「臺!灣!」「小籠!包!」邊高高跳起,台上胡鬧指揮台下也一片亂七八糟的胡亂蹦跳笑成一團。

完全靜不下來的大孩子幸樹不出所料的今年也直搗黃龍跑進客席中,只見他忽然消失在舞台上,在眾人還未反應過來前就出現在客席最深處煽動後方觀眾也跳起來,頂著一身華麗裝扮艷麗妝容相當無畏也相當沒距離的熱情洋溢和後方愣愣的觀眾大玩擊掌後又在瞬間衝回舞台上。

焦點一轉,玲夏一字一句的以中文朝台下大家說出「能再見到大家很開心。」贏得樂迷們開心的掌聲如雷,一番「左邊右邊、男生女生」現場中文教學也逗得眾人哈哈大笑。在一片陰盛陽衰中逐年增多的男樂迷也令團員們高興地咧嘴笑開,幸樹更是在歌曲途中忽然拿走台下男樂迷的眼鏡戴上自在歌唱。順著舖出的梗在<バクチ>中幸樹展臂指揮台下數百位樂迷玩起左右大挪移的MOSH,眾樂迷不分熟識初見都開心地撞成一片。現場魅力滿溢的<DANCE NUMBER>五位團員使出渾身解數施展自己最迷人的一面,舞台最後方鼓座中的直人重重擊出敲擊心室的爽快重鼓,並頻頻站起身來讓客席能看得清楚他。吉他手HIKARU一改往年的靦腆害羞在舞台上大放光彩,眨著紅色眼影的美麗圓瞳丟著飛吻,把玩著白色吉他刷弦好幾次原地旋轉令白色披風飄揚,在在惹得樂迷們心臟狂跳尖叫頻傳。

彷若漫畫人物活過來的吉他手威吹電力強大的狹長電眼從出場就絲毫沒有收斂的猛電四方,激的樂迷小鹿亂撞尖叫不絕於耳。主唱幸樹一下溫柔一下胡鬧一下又霸氣嘶吼將現場氣氛燃至高點的多變魅力也為他吸引無數粉絲,一向不吝於展現對樂迷愛意的他在樂句暴動間忽然一聲中文的魅惑低音「我愛你。」炸得台下樂迷們正暴動甩的忘我時興奮尖叫。< 卍 >一片扇子海揮舞帶動起場內熱氣流遍四方,上千位樂迷一會兒揮拳暴動一會兒安靜定格在各式各樣滑稽姿勢玩得不亦樂乎。

白成一片的舞台螢幕中央浮現日本國旗的赤紅圓日,站在巨大日本國旗前的團員們指揮台下以「臺!灣!」搭配定番振付拍子,幾乎年年如此的結合兩個國家一起在< MUSIC NIPPON >熱血搖滾。其實不用指揮台下樂迷也早就熟悉的自主喊了起來,每年相見令團員與樂迷之間培養出的默契在這首歌嶄露無遺。此起彼落的呼喚聲從客席間熱情響起,相當專業的死腔嘶吼勾起幸樹挑釁似的也用死腔叫回去,台上台下一來一往反覆吼來吼去的滑稽場面讓眾人笑彎了腰。

緊接著也是新曲的< 恋文 >特別的前奏哼唱響起,四位成員帶著燦爛的笑容一字排開站向前將這封「情書」跨海親自演奏給心愛的臺灣樂迷們。貝斯手玲夏假裝揮舞筆桿在手心寫字,然後笑著將空氣情書摺成的紙飛機拋射出去,親切滿點的他好幾首歌都頻頻對台下比出愛心手勢回應台下樂迷的洶湧愛意。幸樹也笑著在退下舞台前敞開喉嚨大聲告白「臺灣~臺灣~~!我~愛~大~家~~~」成員們的身影才剛消失不久,客席間旋即迫不及待催起了安可。

響亮而精神飽滿的安可聲一波接一波完全不曾停歇的響起,觀眾在盼到五位團員重回舞台上時熱情如火的以尖叫聲迎接,成員們穿著周邊T恤現身,直人展現九州男兒氣概大方地敞著胸直接上台,威吹一身視覺系風格的黑色薄上衣優雅帥氣,幸樹則將漂亮的傳統振袖當作外衣披上華麗出場,沐浴在尖叫聲中的五位成員臉上的笑容自信從容,年年到訪的他們早已對臺灣熟悉的彷彿在自己地盤一樣輕鬆自在。「我最愛的人!」幸樹唱名過後和臺灣樂迷們一起合唱出< 深愛的人 >中文版本,雖然有難度的歌詞仍有點咬字不清,但已經有不少地方可以清晰聽得出幸樹用心努力地將自己的心意親自演唱給心愛的臺灣樂迷。「謝謝你選擇了我/真心感謝/I  wanna be with you」行動力強大且說到做到的 D=OUT 無論再艱難都努力的每年回到臺灣演唱,以實際行動最誠摯的表達自己熱愛臺灣的心意,「我們是最愛臺灣的樂團!」絕不是口號喊喊而已。

幸樹帶領著台下已經變成不管怎樣都先歡呼一遍再說的興奮樂迷們為台上五位團員歡呼,接著當起司儀問起一年不見臺灣的感想,被點名的HIKARU立刻露出招牌的發光燦笑回答「很開心!」,被台下反應熱烈給鼓舞到的他難得主動的指揮大家呼喚自己名字的中文發音「Say!光!」令樂迷們開心不已的更加熱情呼喚。一旁有聽沒有懂的幸樹硬是湊一腳亂喊「光廣光廣~」讓眾人一片爆笑。接著被點名的直人尚未開口就受到樂迷專業死腔暴吼的狂熱歡迎,在一片大笑聲中直人開心舉拳大喊「最高 !!超~~最高!!!」一旁笑到不行的玲夏忍不住站出來模仿台下樂迷誇張的仰天嘶吼姿態「直人は超ー最高!!」爆笑程度讓全場團員觀眾都被狂笑聲淹沒。

 D=OUT這次也詢問台下眾人來自何處,幸樹在發現自稱來自美國的觀眾只是玩笑後假裝生氣瞪眼的露出兇巴巴的模樣指著對方重低音「You are DOUBT.」讓全場笑翻,但實際上這天真的有遠自泰國、香港、上海以及臺灣各縣市的樂迷朋友為了他們特別來此共聚一堂,團員們喜上眉梢頻頻道謝。

在幸樹指揮下數百位樂迷揮著拳頭吶喊帶出全英文歌詞的 <国立競技党 >,舞台螢幕也再次顯現出巨大的中華民國國旗並點綴著慶典的繽紛彩紙,台下開心地揮舞雙手,乘著由ダウト吹起的歡快的風來到<飛行少女>,彷彿能看見眼前拓展出一碧如洗的藍天白雲,在幸樹開朗的歌聲中觀眾們捏起食指拇指朝台上大喊「OK!!」,悠揚輕快的旋律乘載的是溫柔的話語「 不安的時候/你不是一個人/我也在那裡/一直在那裡」炙熱的重磅低音煽動交織鏗鏘激響,<鬼門>重重開啟每個人胸中渴望暴動的滾燙熱血。連環炸出的狂妄重音與磅然疊鼓形成的力量催促眾人不斷向前衝撞,玲夏笑容滿面的抓滿兩手水瓶不停潑灑擠成一團暴動的觀眾,讓整批樂迷都像從水底撈出一樣渾身濕淋淋,舞池成為水池。

餘音繞樑不絕於耳,最後一縷吉他弦音歪歪扭扭的隨熱氣蒸騰消散,完全狂暴化的樂迷們意猶未竟的嘶吼著,台上成員們露出滿意又得意的神情「你們這些傢伙最棒啦!!!兜蝦臺灣!!」幸樹更進一步熱情的將臺灣樂迷收進ダウト一家:「ダウト臺灣分部!Welcome to D=OUT FAMILY!!」

「還行嗎?臺灣?還行嗎??接下來是最後一首歌囉。」話未說盡立刻引來一片哀號,幸樹立刻回應「到最後了很寂寞對吧?抱著想再見到大家的心情我們會繼續努力!」一年僅一次的相聚時間所剩不多,眾人紛紛露出珍惜的神情在<花咲ビューティ>中舞動著振付,全心投入打拍子的模樣明亮耀眼。在幸樹帶領下今年眾人也牽起彼此的手一同整齊嘹亮的大聲合唱。

面對空蕩的舞台,再一次的,在一大片依依不捨的呼喚團員名字後樂迷們又催起了安可,深愛臺灣的團員們也不負眾望的再次衝上舞台回到眾人面前,開心的在台上蹦蹦跳跳作勢擁抱大家。並為了不諳日語的臺灣觀眾們特別請出翻譯希望能傳達給臺灣自己的心聲,「ダウト每年一定都會來臺灣,但並不因為連續九年來台就變成理所當然的事,舉辦海外公演其實對來自日本的他們來說蠻困難的,團員自己也不知道明年能不能再來。希望大家看了今年的演唱會後明年會更想再來。」幸樹禁不住朝台下觀眾大聲問道「明年還可以再來嗎?明年可以再來嗎??」客席也報以熱烈的響亮回應。雖然因為希望大家開心而常開玩笑,但其實在日本也一直努力辦活動務求增加動員數的ダウト,至今仍持續不懈的在日本樂團解散潮中逆風努力朝夢想前進。在自己的國家不斷耕耘著,每一年也為了能跨海來臺而努力,這份心意著實令人感動。

「希望明年也能像今年一樣來臺灣開演唱會,雖然國家不一樣但是大家的心都是在一起的。We are the ONE, OK?真的是最後了,大家準備好了嗎?」總是只展現元氣開朗模樣的幸樹高舉著食指朝台下眾人喊話,身後的直人俐落地敲響鼓面,不用多作提示樂迷們就知道這連串熟稔鼓聲所帶出的是代表一體同心的<ONE>,全場數百位樂迷隨著台上的HIKARU、玲夏、幸樹及威吹一同高高舉起代表「一起」的食指,在明亮而溫柔旋律中共鳴出嘹亮動人的合唱。

在最後的道別時刻中,團員們也多停留了好長一段時間留在舞台上向樂迷們揮手道別,大方地丟出鼓棒及彈片送予樂迷們作紀念,五位成員身後的舞台螢幕顯現出和去年一樣、代表他們心意始終不變的一段話:「我愛大家,我們會一直陪在你們的身邊。」配上深色夜空中燦爛施放的五彩煙火,為這連續九年的第十一場臺灣專屬祭典落下完美閉幕。

文:Maniaco / 照片:Maniaco
編輯:迷迷音

One thought on “ダウト JAPAN VISUAL CULTURE FESTIVAL!! D=OUT CHARITY ONE MAN LIVE「 加油!台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