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現場】ダウト11周年公演破紀錄動員 大玩東京巨蛋JUMP 「今天不是結束!現在才要開始!!」

ダウト(D=OUT撐過因為從主流轉回獨立地下樂團身分而對未來產生的種種不安,五位團員團結一致持續向前,終於打破紀錄完成全日本47個都道府縣巡迴全數門票¥0的無敵成就!有些地區甚至長達七年才再次於當地演出專場,親力親為踏遍全國全部地區實地拓展了樂團的知名度。

胸口別著這次全國巡迴得到的歷練與跨越挫折所磨練出來的自信勳章,ダウト於47日回到東京、並於第一次登上的千人場地TDC HALL盛大舉辦了巡迴最終公演「ダウト祝!11周年記念特別公演!『東京ドーム総会』」,帶著滿滿回憶也吸引了來自各地的大批樂迷前往同祝相慶。

挑高四層的偌大會場內傳來樂迷們開心的嬉鬧聲,熱鬧的氣氛尚未開演就已滲透進春一番強風夾帶冷雨的冰涼氣溫當中。三味線明亮而快速的絕妙旋律忽然響起,搭配寬廣舞台左右各設置了一株綻放的櫻花樹與梅花樹,撐起壯大氣勢的舞台後方也掛上繪製了巍峨松樹的巨大金色布幕,視覺與聽覺雙重渲染下,在正式演出之始就令會場溢滿濃厚的日本傳統韻味。

上千位樂迷們帶著期待發亮的神情隨著新專輯《伝統芸能》的開場曲<國華斉唱>打著整齊的拍子迎接團員們出場,去年十周年公演上首度登場的全身全靈充氣燈柱在這一天也不缺席的靜靜站立在舞台左右守護著今日的演出。

鼓手直人率先出場,頂著武士般高高的馬尾、手拿著鮮紅色紙傘緩步走向舞台中央,隨後吉他手威吹、貝斯手玲夏以及吉他手ひヵる也都一一扛著日本傳統紙傘現身,鮮明的全新造型令樂迷們眼睛一亮。全員統一純白的上衣顯現出11周年特別公演相對正式的一致性,但在款式上又配合團員們個人特質各有不同,有的穿著軍裝、有的是華麗的荷葉領寬袖、改良和服及傳統的羽織也別有韻味,壓軸登場的主唱幸樹吸睛度超高的衣著更是華麗的讓人難以忽視:手持一把銀粉如星、紫墨漸染的絢麗紙扇轉舞,傳統的和式衣領代表著ダウト的日式和風主題,雙肘窄袖下緣卻繫著如水袖般長長的潔白寬帶輕飄飄的連到背後腰上,隨著幸樹的一舉一動在空中畫出一道道華美波浪,舞台效果十足。

五位成員都就定位後即刻帶來連續兩首新專輯中的<平成超バヴル>與< >,電音搖滾的魅力在一開始就席捲全場,成功帶起場內上千觀眾的亢奮情緒,舞台上方『磅!』地猛然炸出的火花激發充滿搖滾因子的少女們暖身般俐落甩頭揮拳、興奮呼喊著心愛成員的名字。

懷念的拍子木「喀喀喀」開頭清晰無比的響起,數年前的專輯主打曲< 歌舞伎デスコ >有著ダウト歌曲中常見的琅琅上口助興呼喊,樂迷們熟練的隨著幸樹高唱「パラリラ〜パラリラ〜パラリラリライライラ」轉動著兩手一下開著花、一下湊上愛心手勢;貝斯手玲夏俐落的收緊琴頸鋼弦發出的響亮震動效果音也帥氣的令台下心蕩神馳。

總是能帶動氣氛的< 感電18 >使寬闊的會場內充斥著電音,成千上百位樂迷也隨著電波亂舞;吉他手ひヵる站在花道上秉著凜然神情將音波彈得響亮,時不時認真的揮手煽動台下情緒;威吹邊彈奏吉他邊優雅高舉起右手,寬大的華麗荷葉寬袖半掩藏美艷妝容半露出如歌曲般電力十足的魅惑笑容;主唱幸樹鼓足氣勢喊出招牌的「本日も全身全霊務めさせていただきます!ダウトです!!」全力以赴宣言之後,全會場上千位樂迷卯足全力朝舞台上的成員們高喊應援,熱氣與鬥志旺盛熱烈地沿著樓層一階階向上竄燒。

ダウト結成五年主流出道發行的第一張單曲< ROMAN REVOLUTION >也列在這天歌單當中,幸樹提到這天是47都道府縣無料巡迴的最後一場公演,雖然不是樂團結成日但是是為了慶祝十一周年而特別加開的紀念特別公演,團員們幹勁十足的邀請大家一起好好享受這天演出,得到的回應是觀眾們迫不及待的滿堂喝采。

背德又瘋狂的<ダァァティィ・ロマンチッカァァ>前奏與第一句歌詞一出現就引發觀眾興奮暴亂,猛烈甩頭的樂迷們長髮如鞭擊打著炙熱的空氣,將密閉空間中的高溫攪拌得有猶如滾燙岩漿。直人坐在全新的鼓座堡壘中猛烈的敲鈸踩鼓,嶄新的音色若渾圓龐大的巨輪重重輾壓全場心臟。幸樹沉浸在這首歌的扭曲情緒中,揶揄的指著中央搖滾區的樂迷哈哈冷笑,隨後又以尖嘯嘶鳴咆哮「悲し恥ずかしいリベンジポル●!!!」震住一票樂迷,施放全身狂氣的主唱身旁玲夏一逕飆著貝斯弦帶著帥氣笑容和音、時不時朝樂迷作出狙擊手勢,略帶痞味的迷人風采令少女們更加瘋狂。

延續著毒藥般令人上癮的狂氣,幸樹壓低聲線從喉嚨深處滾出霸氣又直白的命令:「頭。 觀眾席間旋即聽命掀起一大片甩頭狂嵐。< 禁じられた遊び>疾速炸裂的重音巧妙融合了民俗韻律,樂迷們跟著台上齊鳴呼喝,揮著拳頭的同時依舊不停歇的猛烈甩動頸子,歌唱者幸樹徹底掌控此曲狂暴情緒的在怒唱、咆哮、吶喊之間穿插大量理智潰散的口白尖嘯,最後在一通瘋狂意味不明的鬼叫暴喊後將麥克風猛地一砸掉頭離去,響撤整個空間的暴響餘音中眾人一片屏息噤聲。

舞台上赤紅的血色光芒在短時間內消失無蹤,失控狂暴的氣氛也因<JUDAS >、< 体温 >兩首溫柔似水波蕩漾的抒情歌曲迅速散去,幸樹和方才判若兩人的靜立在場中央深情投入的閉眸獻唱,白色燈光和眾人焦點都從四面八方集中投射在舞台中央;兩旁的威吹及ひヵる亦帶著安靜的微笑低頭撥弄琴弦,令吉他蕩漾出更美更溫柔的音色,玲夏也祭出久違的電子大提琴,溫潤的低沉音色靜靜的從空中降下包覆住全場眾人耳膜。

清脆的鑼聲鏘鏘撒下舞台,柔美的旋律流瀉出來時樂迷們臉上紛紛露出驚訝的神情,初夏微溫的氣息滿溢,濃厚卻清透的季節風情令人著迷,直人略重的鼓點一分一分替明亮的旋律增加了深刻的份量,末了在黑暗中幸樹以氣音喃喃吐出「謝謝。」之後觀眾席間旋即亮起感動的掌聲。事後團員們才透露這是為了這場公演在短時間內創作出的新曲< 閃光花火 >,也是第一次在樂迷面前演奏這首歌。毫不意外的成為這天最動人的記憶焦點。

細碎金屬聲響自舞台上傳來,單盞燈落在鼓座中央獨奏的直人頭上,煽惑人心的激盪鼓聲不斷不斷響起,幸樹也重新走回燈光下開始煽動觀眾席,由於是ダウト難得開催的全國全縣總巡迴因此將客席分為不同地區住民來指揮眾人分批揮拳呼喊,不同縣觀眾們在被點名時都興奮的揮舞著手代表自己家鄉發出熱情歡呼,在點到海外時竟也有熱情回應出現,帶給團員們不小驚喜。

充滿歡笑的全國點點名之後樂迷們現學現賣的跟著幸樹教學的Hey!! Hey!! YOOO~~~Hey!!」在 伝統芸能 高舉拳頭呼喝,舞台背後巨大的金色布幕掉落瞬間也激起一陣驚呼,露出的一大片壯觀打燈炫目的發射出藍色及綠色的雷射光線掃遍整個空間;鄉村鬼怪氣氛濃厚的< 狐の嫁入り >旋律中,樂迷們將雙手放在頭兩側俏皮化身一隻隻狐狸頂著長耳朵一拍一拍轉著圈,現場彷彿霎那間化為小妖怪們嬉戲遊樂的可愛畫面也讓台上成員們露出滿足笑容。

承接著前頭開心歡快的氣氛,團員們帶頭指揮整場觀眾玩起人體波浪,觀眾們的座位依照建築裝潢呈現半圓弧形包圍住舞台,正好讓分別站在舞台兩側的團員們可以兩兩輪流帶領樂迷們從下手打起第一波波浪直蔓延到上手、再從上手回到下手;但在玲夏及幸樹從舞台左邊花道帶領人體波浪繞過舞台跑去和站在右方花道的威吹與 ひヵる交棒後,威吹卻在跑到舞台中央就突然停下腳步,讓跟在他身後奔跑的ひヵる差點撞上踉蹌幾步才續跑回左邊花道,獨自一人成功帶滿一輪人體波浪;事後幸樹也不放過威吹的質問「幹嘛停在那裡啦?!」讓現場笑聲不斷;歡樂的互動還有幸樹要觀眾們假裝這裡(TOKYO DOME CITY HALL)是東京巨蛋(TOKYO DOME)大玩東京巨蛋JUMP,有趣的是明明是幸樹指揮大家蹲下再跳起,卻在大家或蹲或坐時生氣地嚷嚷「你們為什麼坐下了?!是在休息嗎?!」引來樂迷們哄堂大笑

五位團員順利將全場帶入接下來的<バクチ>、<卍> 等熱烈的曲子,<MUSIC NIPPON>全場上千位樂迷高舉各色扇子雀躍揮舞的模樣令祭典歡樂氣氛更加濃得化不開;接著的<Flashback>更讓場內急速加溫,儘管在幸樹嘶吼煽動下忽然轉變為暴動專用的 <鬼門> ,眾樂迷們卻也心會神領立刻切換成暴走模式!

痛快發洩後樂迷們氣喘吁吁的揮汗如雨,「你們這些傢伙最棒啦!!!」幸樹高聲大喊,贏得台下們同樣亢奮的吶喊回應;這時優雅的女聲合音從音響中傳出,溫柔地將躁動的空氣安定下來,突然有大量繽紛彩帶在樂迷們驚呼聲中自空中爆出,團員拋射出代替情書的紙飛機,更驚喜的是四位成員站上兩邊花道底端,那繫上紅白幕的站台出乎意料的原來竟是能移動的,在全場樂迷驚喜的笑容和興奮的注目中,玲夏、 ひヵる、威吹和幸樹邊演奏 恋文 邊站在移動站台上開始沿著搖滾區座位邊緣行進在客席中的穿梭巡禮。演者觀者雙方都開心的笑著朝彼此揮著手;不只搖滾區,二三階的樂迷們也都因為能更近距離地看見團員而開懷不已,全部的人歡欣鼓舞的大合唱「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樂迷們高興的止不住掌聲頻頻呼喚團員們的名字,興奮的心情促使大家在團員們才剛退下舞台就立即催起響亮的安可。

沒多久ダウト五位團員便順應著樂迷們的召喚穿上這次47巡迴的周邊T恤笑盈盈的回到舞台上,搞笑細胞滿身的團員們剛回到眾人面前就開始趣味公告,幸樹戲胞十足的像報導新聞那樣正經八百的超低音宣布這次47巡迴的一大重要事件:「直人掉了錢包。」在全場爆笑聲中,幸樹跟玲夏一搭一唱的生動描述從一開始直人發現錢包不見的沮喪程度、到四處翻找錢包的著急神態以及最後找到錢包時激動到破了音的模樣,全都模仿得維妙維肖,最後直人接過麥克風也很乾脆的說自己是「掉了錢包的直人。」 感激涕零向幫了忙的團員們道謝的誇張模樣讓全場捧腹大笑。

銜接著開心的心情來到輕快又振奮人心的< 全身全霊LIVES >,全場樂迷開心的猛揮著拳接受此曲正能量洗禮;接連<Mr JAP>、< フェンダー >數首懷舊單曲在多年後的現在聽起來也似乎隨著團員們的成長而有所變化,不變的是現在依舊和當時一樣享受著與ダウト一同開心完成一場場祭典公演的歡樂時光。

仍擁有赤子之心的團員們到了尾聲也不放過任何機會和台下大玩模仿遊戲,全場連喊「YAYAYAYAYAYAYA!!!」玩得不亦樂乎;接著五位團員分別單獨對台下熱情支持的樂迷們說一番話, ひヵる:「從去年秋天開始的巡迴到現在,已經春天了呢,有紅葉也有櫻花……櫻花也都像那樣開花了。(指向舞台旁的花樹)」幸樹立即橫插一句「那邊的是梅花耶,所以舞台中間這邊是夏天嗎?」引發台下一陣笑聲後,ひヵる續接著說「舞台上的確像夏天一樣熱呢。大家的笑容也像盛放的花那樣綻放滿開,很美好的一次賞花呢!大飽眼福了。」 一語雙關的精妙絕句令包含團員在內的眾人帶著驚嘆鼓掌連連。

其他團員也分別發表了自己的感想:「今天是最終場,不過同時也將會由此踏出新的一步,今後繼續往前邁進吧!」幸樹說完,直人接著道:「我沒有要說的!因為很開心!今天也是、歷時半年的巡迴也是!超感謝大家喔!你也是你也是你也是你也是你也是你也是……!!!」一個個指著台下樂迷的臉大喊的直人讓客席間鼓掌大笑。

「這是一場滿溢著愛的巡迴,就像是<生にしがみつく(力求生存)>這首曲子一樣,被愛所包圍。我一直在想要如何報答大家沒辦法有什麼厲害的回報,不過我認為我的使命就是站上舞台讓大家綻放笑容,今後也希望能一直讓大家展開笑容。」這天一直帶著滿滿笑容的玲夏在此時認真的向大家表達自已的決心。

威吹:「剛才在煽動的時候幸樹喊了『關東!(かんとう)』但我一直聽成『魚(カツオ)』」幸樹聞言立刻大嚷「我為什麼要喊『』啊?那剛才直人在喊『你也是你也是你也是(おまえも)』的時候難道是在說『美味棒美味棒美味棒(うまいぼう)』嗎?!」連同威吹及直人在內全場哄堂大笑,威吹好不容易止住笑才將感言補完:「現在才要開始,今後ダウト也請多多指教。」

最後幸樹說:「十一年,和大家一起走到現在,我們有很酷的樣子也有很糟的樣子,無論是很棒的景色或是很爛的情景大概都有讓大家看過,然而今天,是現在這五人的體制下第一次破紀錄來了這麼多人!」說到此處,幸樹感慨地提到之前剛從主流身分轉回地下獨立樂團的那時第一次在新宿的演出情況,令當時的他低落到以為樂團在那時候就要結束了,但現在靠著大家的支持完成了47全國巡迴也一起走到現在真的非常感謝,幸樹接著宣告:「抱歉讓大家擔心了,今後我們要一起繼續往前邁進!今天不是結束!現在才要開始!!」

幸樹帶著觀眾席間的眾人為在幕後努力的團隊們鼓掌,提到六月的巡迴以外也趁機宣布5月23日將發行最新單曲<閃光花火>,還故意賣了關子只說近期也將有其他重大消息發表,令樂迷們期待到坐不住椅子。

「一起唱這首曲子來確認彼此的存在吧!」 ダウト公演永恆的完美落幕曲<花咲ビューティ>眾人嫻熟在心的前奏隨著大量的櫻吹雪洗遍整個舞台,也點亮了所有人喜悅的神情,如瀑布般大量落下的櫻花花瓣幾乎淹沒台上五人,比滿開櫻花還要燦爛耀眼的笑容滿滿綻放在台上台下眾人頰邊,上千位樂迷們響亮的大合唱隨著粉色櫻吹雪染遍整個空間,滿滿四層樓的寬闊空間櫻色遍染春意盎然的詩句「ひらひら舞う蝶の様に/旅立ちの美空へ/きっと向かってたんだね/春うらら、唄います/あなたよ美しくあれ/鮮やかに運んでく/愛しき心のままに/春うらら、捧げます/あなたよ凛々しくもあれ/穏やかに流れては/確かな足跡残す...」

幸樹仰身朝空中也朝著四面八方大喊「這就是和你們一起建立起來的ダウト!!!」像在跟各界傾訴感嘆也像是驕傲展示的宣言。在帶領全場拍響了慣例的三三七拍子之後,幸樹站在龍騰鳳躍的彩色『全身全靈』主唱台上朝觀眾席間所有樂迷用力大吼「超愛你們!!!」樂迷們也歡欣鼓舞的張開雙臂朝台上大大綻放胸中滿溢的熱情,源源不絕高聲呼喚頂著滿頭櫻花瓣、笑著朝觀眾席各處揮手的威吹、直人、ひヵる、玲夏及幸樹,攝影師拍下的大合照留住了當下在場的眾人從內心湧現的開懷笑容與那一日美好的回憶,這一天一直笑咪咪的隊長玲夏在下台前特地拉過麥克風對台下告白:「真是,最喜歡你們了!謝謝!!」讓樂迷們尖叫著蹦蹦跳跳朝台上開花。

開心到還想再繼續一起玩的的觀眾們面上不見疲累的再次力喊起安可,響亮而堅定的安可聲旋即取代方才的歡呼響徹雲霄,樂迷們的聲聲呼喚傳進後台,沒多久成功地二度喚出心愛的團員們,五位成員也笑容滿面地各自準備好自己的樂器再次重啟戰力煽動起來,象徵和樂迷們一心同體的< ONE >悠揚旋律亮起,甩頭的狂瀾也再次席捲全場,最後所有的人都高高舉起代表「一體」的食指,指向空中也指向彼此凝聚在一起,曲終的大合唱「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We are the ONE~~~」 在層層寬闊空間中層層迴盪繚繞不止,雖然才剛同聲合唱過道別的 <花咲ビューティ>,但並不是就此分別,而是如同 < ONE > 的含意一般緊繫著彼此的情感一起朝向明亮的未來前進。

文:迷迷音

照片來源:幸樹twitte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