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現場】治癒的溫柔魔法 「NUUAMM」挾新專輯《w/ave》再訪臺灣

12月11日,漫步在冷風襲面的巷道使人充分感受寒冬到來。靜寥夜巷中,「月見ル君想フ」溫暖的木質店面靜候來自城市各方的訪客,開門走進其中首先觸到的是琳瑯滿目的滿牆裝飾及美味的香氣撲鼻,濃厚的文藝氣息及獨立音樂獨特的海報廣告俯拾皆是。忍著腹中饞蟲穿過大啖美食笑談人生的食客們再沿著略陡的狹窄樓梯拾階而下,才是今年青葉市子第無數次回到臺灣演出的場地;天才音樂少女今年帶著如同她雙子般的另一位分身MahiToThePeople結成的組合「NUUAMM」再訪臺灣。

 不同於前一天假日在「Culture & Art Book Fair in Taipei」活動上可以好好放鬆享受,「NUUAMM」正式專場演出的這一天是讓人不喜的憂鬱星期一。儘管如此,整個地下室仍舊塞滿了受曼妙音樂吸引的樂迷們,不大的空間限制了這次的人數,但仍不減樂迷們背負著一整日忙碌後也想前來欣賞演出的熱情。

通往地下室的樓梯牆面繪製顯眼的「NUUAMM」,可愛黃色插圖,再往下擠過專心選購CD等周邊商品的樂迷們,一走進狹小的門口適應了黑暗後看見的是一枚碩大月球鑲嵌在舞台上,月球大面積陰影襯托著明亮的那一彎光華靜謐的散發著朦朧光暈。鋪著異國情調地毯的舞台中央簡單擺著兩張木椅、兩把吉他及地上縱橫交叉的導線。暗得讓人看不清四周的地下室角落兀自亮著強烈的濃紫與暗紅燈光,音響播著的平靜、詭譎又奇妙地叫人放鬆的旋律不斷流淌過昏暗到看不清彼此的分際,整個空間裡的種種物件都充分展現月見ル君想フ的獨特個性。

時間稍遲,平靜流瀉的背景音樂不仔細注意不會發現的略微加強了氣勢,「月見ル君想フ」的主人寺尾先生領著「NUUAMM」兩人擦過肩挨著肩擠坐一起的觀眾們身旁、就這樣直接步上舞台,觀眾們回過神才驚訝的發現兩人已現身會場:一襲長及腳踝的純白長裙和微捲長長黑髮的青葉市子雙手捧著整疊樂譜悠悠飄過眾人,像洋娃娃一樣嬌小純白卻難以忽視她的存在;MahiToThePeople還是像去年一樣一身紅的裝扮跟在青葉身後走向舞台,看見好奇的東西先摸摸看看才悠哉地晃上舞台,和青葉一樣的長長黑髮下是同樣被稱為音樂才子特有的安定淡然神情 

兩人各自安座上木椅後簡單的調了調音,撥弄了一下小凳上排列的電子琴及各種能發出各色聲響音效的小道具後便直接展開演出。第一首由MahiToThePeople主唱、青葉接唱及和音;木吉他悠然的旋律緩緩地一下一下撫過耳膜,紅色電吉他將漣漪蕩漾的回聲完美融入。MahiTo與青葉壓低的喃喃口白像床邊故事在耳邊響起,輕輕柔柔又神秘的男女音齊聲說著「NUU...AMM。」

如同自我介紹的第一曲靜靜在空氣中消散,青葉伸出手來直接從黑色譜架上摘掉琴譜毫不在乎地任其掉落在地,紙張一觸及地面發出的弱小沙沙聲在靜謐的空間清晰可聞,與此同時第二首歌曲在琴弦錚一聲鳴響後起始。舞台上方單數的燈盞兜頭撒下澄黃昏暗的光線,減弱了神遊物外的迷幻、增添了平靜的旋律中青葉市子蘆葦般柔軟的歌聲撩撥心湖蕩漾,如知更鳥般細鳴輕唱,MahiTo抱著紅色吉他專注的輪指奏出更飄忽空靈的電波漣漪。空靈憑幽的音符如細絲密密織出一張細柔的輕薄毯子包覆住這個空間與外界隔絕,青葉綿軟的嗓音與圓潤木吉他輕柔的舒服,MahiTo搖晃整把紅色斑駁吉他,令它掉出更多回音,被導引來的電波嗡嗡然迴盪在青葉的弦音之後擴散、再擴散。MahiTo將平放在膝上的紅色吉他巧手轉變為效果器扭出更多雖輕卻難以忽視的電子音波,喃喃輕吟歌詞時青葉扳過整把木吉他使勁奏響民俗風情濃厚的旋律,熟練撥弦的細白手指最後從琴頸一路往下輕滑過弦再按住底部簡單結束一曲。 

MahiTo將吉他放在一邊轉身取過小小的電子琴開始操弄,悠哉盤腿坐在木椅上的模樣像在自宅錄音一樣自在自然,就連同台的青葉見狀都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起來,有別於方才夢幻朦朧的精靈,露出笑容的青葉市子就像平凡可愛的少女一樣親切可人。眾人一番鼓掌後青葉以簡單的台語開口問好「打ㄍㄟ厚。」,MahiTo聞言立刻詢問是什麼意思的好奇模樣讓台下笑出聲來。 

再次撥響琴弦的青葉笑著說「我們是NUUAMM,大家好。」,如雀鳥跳躍的<ムーミン>可愛旋律沖散了剛才的神祕氛圍,兩人也像全身放鬆一樣隨意歌唱、甚至邊唱邊玩起來,彩漆鈴鐺、伸縮笛、手搖鈴等在青葉手中看起來只是普通的把玩,卻又能與歌曲旋律自然完美的融合,並更增添趣味亮眼之效堪稱錦上添花。就像隨興的小遊戲,興致一來就連在手心敲打笛身都像質樸的俏皮拍子,將萬物信手拈來皆化為音樂遊戲的一枚零件正是青葉市子最讓人佩服的魔法之一。玩心大起的青葉將不同笛子吹奏出趣味聲調還出乎意料地向正前方的樂迷伸手比YA,俏皮舉動大大縮短了演出者與聆聽者的距離,最後她甚至將笛管拔成兩段隨意拋在木板地上,讓人雖訝異又覺得非常符合她的作風。

接著的歌曲MahiTo兩度忘詞露出困惑的向青葉求救的樣子讓客席響起一片笑聲,青葉毫無停頓笑著哼出美妙音調完美救場後邊介紹這首歌是「在北海道作的。」並依舊由MahiTo主唱、青葉側對著台下邊彈奏電子琴邊伴唱兼和音,簡單到像基礎兒歌的旋律配上兩人輕柔的歌聲竟被引出別樣悅耳的情調。一串銅製手搖鈴清澈響起,作為一個段落結束後MahiTo輕輕向眾人道謝「兜蝦。」樂迷們也給予一片溫柔掌聲。

下一首歌曲很快又重新溫暖照亮眾人,青葉轉身再次面對大家綻放笑容,兩肩披著長長及腰捲髮的她吹著口哨輕晃雙臂,長長及地的白色連身裙擺微小的幅度晃動像在共鳴。如紅髮安妮插圖般清新可愛的畫面深深吸引眾人注目,MahiTo輕輕柔柔的彈奏吉他,青葉擱在純白長裙上的雙手粉色指甲輕輕跳著打拍子,邊隨手把玩柔軟蓬鬆長髮邊以哨音成詩。低矮的舞台昏黃的柔光照得她一半隱在陰影中的笑容與歌聲療癒溫柔讓人想起小時候停電的夜晚對著搖曳燭火玩影子遊戲那樣平凡又帶點奇異的魔幻。

樂迷們沉浸享受的掌聲過後,青葉取回自己的吉他重新放在膝上撥弦,再次嗡嗡響起的電波鳴響中鏘鳴銅鈴聲如星光閃爍,青葉緩慢如嘆息、輕透如空氣的鳴唱像從大氣中傳出一樣朦朧恍惚,引人浮想連篇。兩人低首貼著麥克風閉著眼專注而軟糯綿密的輕輕共鳴和音。沒有多餘的談話就只是以歌聲和樂音交互拋出一篇篇施了魔法的夢幻奏章,召喚已然忘記外界紛擾的眾人迷醉嚮往。

 

青葉邊調音邊輕輕夾住琴弦上不同音階,悠悠渺渺的旋律留住時間緩慢寧靜的彷彿凝結,微光濃暗中歌詞與音符穿梭在少許塵埃中緩緩漂浮又落下。如果夢境中能聽見聲音,想必就是青葉市子的歌聲了吧。MahiTo低著頭專注彈奏,手指成爪在電吉他鋼弦上搔抓出嗡嗡回音連結著宇宙銀河。樂迷的大片掌聲夾雜著青葉笑說「兜蝦。」的溫柔聲音;小巧的旋律飄出,NUUAMM兩人一左一右專注閉眸歌頌關於「唱著歌的人」的歌,輕柔靜悄的歌聲如蒲公英隨風而起那樣飄忽在空氣與澄黃光線中,輕柔到連吐出的呼息都像填補旋律的空白。

MahiTo再次轉身操作電子琴,以一句「ヴァンパイア(吸血鬼)。」簡潔介紹完即將演唱的歌後旋即令器材發出一聲「ヴァンパイア~」的機器人喊叫,一反剛才的緩慢幾近靜止的調性,輕快的旋律隨著木吉他絃及電子琴鍵小跑步竄出,MahiTo更像是卯起全力操弄出各種趣味十足的電子音效,一會兒發出泰山回音一會兒讓電子琴發出小動物與機器人吵架的拌嘴聲,青葉也以假音發出像小嬰兒又像生氣幼犬的可愛童音哇哇吠鳴,讓樂迷聽得雙眼發亮新鮮有趣;MahiTo邊唱邊發出哇哇假音、頻頻按響玩具電子音效,整個人更靜不下來地在木椅上不斷變化坐姿,一下把小巧的電子琴整個拿起頂在頭上一下又蓋在眼皮上,一舉一動都像這首歌一樣有趣又自由不受控制,就在大家以為歌曲結束了的時候台上又冒出一次跟第一聲一樣的「ヴァンパイア~」機械音,令眾人不禁笑成一片拍手鼓掌。

「把玩音樂」玩得相當開心的青葉笑得像個小孩一樣又把琴譜摘下拋向背後的月球,台上兩人轉身對著中間的小凳子上各類器材撥弄出廣播雜音、伸縮笛特殊的彈簧音、鈴鐺等各種看似混雜隨便卻奇異的讓人想仔細聆聽的音效,雜音中鑽出一汩輕柔旋律,青葉飄忽的柔柔哼唱如水氣滲出漸漸瀰漫整個空間;兩人像巫師又像科學家面對面專心沈浸在音樂實驗中相當忘我。幽暗深遠的杳黑中迷迷渺渺看不清楚也聽不清楚,緲遠歌聲斷斷續續滲漏如霧氣蔓延開來,直至染上眾人末梢神經迷住所有人的感官。

暗室內微弱的光線折射鏡球表面上一格格細小鏡片後剪下一片暗夜中的彩虹在昏暗地下室四面八方貼上,偶爾會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發現那模糊的一方七彩色調在悠遠如霧的魔幻音色中發出醉人光芒。NUUAMM兩人的歌聲像從遙遠的曠野那端邈邈傳來,漸漸弱化消失的那不受常理規範的歌詠著永遠的歌聲中,青葉轉動手中的銀色鈴鐺仿佛白衣巫女施展夜晚的魔法...叮鈴鏘鈴。

實驗完畢,隨著兩人拾回各自的吉他再次奏鳴美妙弦音,迷霧中也透出點點光芒清晰了視線,一步一拍的旋律及NUUAMM溫柔似水的歌聲撫慰著疲累的心與被日常嘈雜麻痺的耳;在場的樂迷們放鬆的跟著緩如水波的節奏輕輕搖晃,陶醉其中。

青葉市子與MahiToThePeople儘管乍看像是兩個不同類型,但再進一步認識就會發現兩人氣息相似的仿若同一人,兩人同奏同歌的時候更是像雙胞胎懂得彼此的呼吸,依靠彼此的吸氣吐息當作節拍器循著只有彼此才懂的主絃一左一右來回鉤織出絕妙魔幻的樂章。

 兩人下舞台還是照入場方式一樣從旁穿越觀眾席,也玩性很重的讓觀眾們僅安可兩分鐘左右就又回到台上,讓慣例以拍手代替吶喊安可的樂迷們還摸不清狀況就紛紛笑了出來,現場氣氛放鬆和樂。少少的MC終於再次出現,青葉市子綻放童心未泯的燦笑說著「甘蝦甘蝦甘溫,兜蝦。」可愛的模樣感染現場百位樂迷們也不禁跟著笑了起來。沒多耽誤時間,兩人很快又輕輕刷起琴弦同步歌唱,最後一首歌換成青葉一人彈奏、MahiTo腳踩在椅上悠哉沈浸歌唱當中,兩人的歌聲融合在整個空間裡令現場猶如沐浴在溫暖微風中那般舒適宜人。自在不受拘束的MahiTo閒適的玩著自己的紅色袖子邊唱歌,還伸手在麥克風前自己拍手作音效,青葉搖晃著身體邊彈奏暖暖的旋律,畫面和諧又溫馨。短短的一首歌在MahiTo沒來由脫下紅色帆船鞋一拋掛在麥克風架上後結束了,在眾人的笑聲中也只毫不在意地說了「兜蝦。」後便揚長而去,青葉也漾著開心的笑容放下木吉他便蹦的一聲跳下舞臺、笑吟吟的穿過仍舊雙眼放光、持續不停拍響掌聲的樂迷們游離眾人視線。

雖是寒意一日日逐漸加深,吹著冷風的12月冬季,但NUUAMM兩人今年除了為臺灣帶來了新專輯《w/ave》隱含各種人生深意的哲學歌曲及不少尚未命名的新作品以外,也以無盡長夜中一蕊燭光的朦朧溫暖施展治癒的溫柔魔法,輕輕巧巧的放鬆觀眾們日常生活的壓力與疲憊;透過他們如夢似幻的歌聲及暖和的弦音將眾人緊繃的感官一步步引導連結到沒有外物干擾的溫柔夢境當中,當純白琴譜在滿盈的月球光暈照耀下沙沙飛舞,琴聲叩響瞬間便是下一場夢境揭幕。

​文:迷迷音

照片提供:月見ル君想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