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台灣有會玩陀螺的印象?! GLIM SPANKY迷迷音專訪

大港開唱前,迷迷音非常高興有機會與GLIM SPANKY做訪問。主唱松尾レミ非常親切、健談,毫不扭捏做作;而吉他手亀本寛貴更是在談到動畫時眼睛放光地說他非常喜歡鋼彈,顯示出其純真。

日本語バージョン

ー4月12日GLIM SPANKY即將推出新作《I STAND ALONE》,請告訴我們製作過程中是否有什麼特別的事情?製作時又是抱持著什麼樣特別的意識在做的呢?

松尾:這次的迷你專輯是在上次第二張專輯錄音後就開始構思的。至今為止GLIM SPANKY的音樂真的可以說是以基本、簡單的搖滾為基礎來做的,不過第三張專輯開始,我們會再往前一步,更深入地去做我們所喜歡的音樂。相較於至今為止簡單的搖滾,會添入更多迷幻的要素以及不可思議的感覺,像是要多確認個什麼一樣,以此為目標做成的。

ー之前樂團曾表示音樂不僅只聲音而已,和流行、藝術、文化可以說是一心同體。這次新作的封面和造型風格與以往非常不一樣,想請問其中蘊含什麼樣的概念呢?

松尾:小學時,我非常喜歡基爾特文化,因而對迷幻搖滾、傳統民謠等等產生興趣,而這對我而言就是我最初的原點,因此這次是以我最最開始喜歡的民謠搖滾、迷幻搖滾為意象,作為我原點的回歸,同時也營造了像是在森林中的樣子,呈現如同基爾特的、幻想的感覺,就是我原點的回歸。

ー平常也會穿著這樣風格的服裝嗎?

松尾:會穿呢。隨著不一樣的曲風,也會穿著不一樣的服飾,不過我平常也會這樣穿。我超級喜歡歐洲的服裝,所以這次真的就是直接穿我平常喜歡的衣服。

ー出道後曾演唱動畫「海賊王ONE PIECE」的主題曲,並與許多日劇、廣告等合作。想請問今後是否有想要合作的動畫或電影、或是想要合作的藝人、樂團呢?

亀本:有很多呢!我很喜歡動漫!超級想要做動畫的主題歌!我超喜歡鋼彈的!

松尾:想要合作的跟樂團或動漫之類的不太一樣,不過我很喜歡亞洲的樂曲,所以不論是台灣或中國或亞洲哪裡的樂器,很想要認識只有亞洲才有的樂器,如果自己創作的音樂也能與此產生關聯就好了。很想要跟亞洲的樂器一起合作。

ー像是將亞洲的樂器做為一種新元素放入下一張作品如何呢?

松尾:這個啊。以搖滾來說,像是迷幻搖滾便有加入偏印度風的東西,只是它們是自搖滾而生,不過它們也是對這些亞洲樂器很有興趣。所以像這樣新興的迷幻搖滾讓我覺得非常帥,是搖滾可以做到的事情,希望未來可以好好學習亞洲樂器的相關知識。

ー會想要試著自己彈看看嗎?

松尾:想要試看看呢!

亀本:自己彈?

松尾:想要自己試看看,如果對哪個音色有興趣,總之就先請亀本彈….(笑)

亀本:但是那個啊,我覺得請那個樂器的專門樂手來彈也很好;或是反過來,無論是日本、中國、台灣都有許多不同的樂器,如果將這些樂器的演奏方法用在電吉他上,或許也不錯。

松尾:是啊,就像是那樣,或是將自己作的曲加上這些新元素重新組合之類的。

ー下一張專輯的…?

松尾:下一張專輯可以做到嗎…(笑)想要在下一張專輯做一些像是這樣有趣的事呢。

ーGLIM SPANKY的音樂雖然是以復古的旋律為基調,但唱的還是現在這個時代的東西,以只有自己才能做到的事情為目標。在過去的訪談中,GLIM SPANKY也曾提到,雖然是復古的曲調,但樂團所用的並不是復古的機材,而是使用最新的機器。不過GLIM SPANKY的作品除了CD和數位串流的形式之外,也有7寸黑膠盤等等。想請問在黑膠部分也是使用最新的機器來製作的嗎?

亀本:我們就只是把原本錄音好的東西壓成黑膠而已,並沒有特別使用類比的錄音方法來再錄製。

松尾:依據不同的曲子,有的曲子也會用類比錄音帶來錄音,不過並沒有說一定要用類比的方式來推出我們的作品。我們非常喜歡黑膠,我們的曲子就算做成黑膠也一定很帥,因此我們也很重視黑膠聽起來的感覺、以及整體封面設計的風格。

20170324 GLIM SPANKY 迷迷音專訪 訪談請見此:http://wp.me/p6QBMi-1Wg

A post shared by 迷迷音MeMeOn Music (@memeonmusic) on

ー6月樂團即將在東京和大阪野外音樂堂(簡稱「野音」)舉行戶外演出,想請問選擇戶外是否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呢?

松尾:之前就一直很想要在野音演出,再加上上次演出是在新木場STUDIO COAST,那裡的容納人數大概是2300人左右,再上去的話,野音場地的人數比較剛好。大家總說野音常常會發生奇蹟。野音可能會因為下雨而受到影響,不過像是天空的顏色、風的聲音等等,在不同曲子時會有什麼樣的狀況我們也不知道,不過說不定也會有奇蹟發生。樂曲和風聲融合在一起而成就很棒的演出,這種事也很常發生。因此我們也想在那裡演出看看。

ー剛好和這次的專輯風格也相符合呢。

松尾:謝謝!希望可以編排很不錯的歌單,演出與自然的舞台相符的表演。之後我們會好好思考如何做。

ー歌單也會隨著午後與傍晚不同的時間而有不同的編排呢。

松尾:是啊,GLIM SPANKY適合夜晚的曲子頗多的,所以我們大概會以夜晚為主來編排歌單。不過傍晚的曲子也有不少,所以真的再來要好好思考如何安排。很期待呢!

ー這週末在台灣的演出也是在戶外,想請問這次將會希望在台灣做出什麼樣的演出呢?

松尾:因為是第一次在海外演出呢。

亀本:大概就像是說「初次見面,大家好」的感覺。

松尾:對!心臟怦怦跳!

亀本:很緊張呢!

松尾:很緊張,不知道到底要說什麼樣的MC比較好。還有,對於台灣人到底會怎樣玩live也很在意。大家到底喜歡什麼樣的音樂這點真的很令人在意,因此我們也會做為一位聽眾好好享受這次活動,同時也希望能呈現很棒的表演。

ー對於台灣有什麼樣的印象呢?

亀本:我小學時,有台灣不知道哪裡的小學生大概十個來我們學校一個星期一起上課,如果父母親說可以的話,這些小孩子就住在我們學生的家裡、一起生活、一起打陀螺。以前有這樣的陀螺(一邊說一邊用手比劃),就這樣喊「GO!」然後丟出去,這樣玩。所以一直對台灣有陀螺的印象呢,會玩陀螺的印象。

松尾:這樣啊。我去年有來台灣旅行,台灣有很多舊時的雜貨,像是花布、購物籃之類的。還有有很多洞洞,像是網子一樣的東西。總之就是覺得台灣的雜貨超級可愛,可愛到讓人想要舉行看遍雜貨的遊覽之旅,是個很可愛的國家!可以再來台灣真的很高興!

文:迷迷音

攝影:迷迷音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