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專訪】 SIRUP 首次來台 分享未曝光小秘密

現今日本樂壇極受注目的R&B都會暖男 SIRUP ,攜手入圍2019年金曲最佳新人的創作才女Karencici,於12月8日在台北THE WALL舉辦首次演出。在演出前,迷迷音十分榮幸有機會和SIRUP深談他的音樂。

日本語バージョン

ー首次來台演出,請問感想如何?

因為是第一次的台灣公演,所以很期待會有甚麼樣的觀眾在等著我。

ー對於共演的Karencici有什麼樣的印象?

是在知道共演名單後才第一次知道Karencici,我現在很常聽他的音樂。以英國、以世界的音響為基礎,在那上面建立自己的風格,有著帥氣的印象。

ー除了Karencici以外,有其他注意的台灣音樂人嗎?

我也會聽Julia Wu 吳卓源 的音樂,是去年在apple music發現的。

ー現在聽音樂是以串流為主嗎?

是的,主要都是用串流來聽。


KYOtaro→SIRUP 濃厚的兩年


ー從「KYOtaro」換成以「SIRUP」名義活動至今約兩年,想請問回過頭來看,這兩年如何呢?

將KYOtaro時期沒有體驗過的事情濃縮在兩年間一次體驗了,也有很多是KYOtaro時期不曾想像過的體驗,因此對我自己而言是很濃厚的兩年。

ー這兩年和不少音樂人合作,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次合作呢?

大家都是在自然相遇後,互相覺得彼此音樂不錯,而一起合作的。其中就語言部分來說,之前曾和韓國一位名為YonYon的女生合作,用英日文和韓文來溝通、作曲的經驗很有趣。另外,和名為showmore的二人組一起作的曲子,完美融合了我自己歌唱的R&B以及POPS與JAZZ的元素,感覺也十分耳目一新。這兩首讓我覺得成品特別有趣。

ー今後有什麼音樂人或是設計師是想要合作但還沒合作過的嗎?

就製作人來說,有個名為Brasstracks的紐約雙人組,為Chance The Rapper的<No Problem>一曲擔任製作。我很喜歡他們的音樂,希望有機會可以一起合作。在日本的話就很少會跟國外的人一起合作,所以像是這次有機會在台灣和Karencici共演,希望之後可以跟越來越多建立起連結的人們一同擦撞出更多火花。

ー〈Do Well〉這首曲子被選為Honda「VEZEL TOURING」的廣告曲,旋律聽起來非常適合兜風。那麼SIRUP自己開車、或是坐車移動時有特別喜歡聽甚麼樣的音樂嗎?

最近我不太常開車,但以前開車時好像不會特別說要聽甚麼樣的音樂。當然在開車或坐車時會想要聽音樂,但我甚麼都聽。所以好像不會說開車要聽哪種音樂。會聽緩和的音樂,以前坐車時也很常聽NEO SOUL。大多是聽Rhythm & Blues。

ー現在都是聽歐美的音樂為主嗎?

歐美比較多,像是美國或是英國最多。

ー最近有什麼推薦的音樂嗎?

有一位名為UMI的女歌手,他的音樂非常療癒。最近因為有很多案子、比較忙碌所以平常聽的音樂變得比較柔和。UMI雖然是美國歌手,但他也有用日文演唱的作品,像是有首曲子叫作<好きだから>,開頭是「僕は君のことが好きだからね 〜(因為我喜歡你)」中間會轉成英文,就跟我在做的事很像,推薦大家!



關於歌詞,不曾公開說過的事?


ーSIRUP的音樂雖然是以日文為主,但聽起來卻有種英文的腔調感…

雖然我不曾公開說過,不過我心中也會去思考日文的意義…例如「正味(日文讀音有點像是英文的”show me”)」這個日文單字,因為我是大阪出身的,這詞在大阪有「實話」的意思,因此我會把他寫進歌詞中去玩那聲律,當然反過來的情形也有。像是雖然是英文,但故意用日文來寫;或是雖然是日文,卻會故意讓它聽起來像英文。在歌詞中不少地方會有這樣的安排,我每次都會這麼作。不過現在是第一次明說具體是如何操作的。

ー那麼在思考歌詞時,例如看到這個日文單字,就會想說把它改成英文也可以這樣嗎?

那種情形也有,還蠻常這麼做的。

ー英文和日文之間是如何取得平衡的呢?

我是先用日文寫詞,再轉換成英文,至於為何這邊要用英文呢?是因為這樣可以藉此表現多一層的意思,當這個單字很重要時就會把它轉成英文;或是例如說如果這邊用日文的音律不好,那就會改成用英文。大概就是這兩種模式。改好之後,就會一首首整體來聽,如果有哪邊聽起來不順,就會再去想要用日文或是英文。

ー關於作詞,是否會為了進軍海外,而選擇調高英文的比例呢?或是會更加重視日文的使用?

今後我想也不太會改變,我覺得如果用英文來唱可能就不太能表現出SIRUP的有趣之處,當然還是看情況而定,但現在不會想用全英文來唱。

ー原來如此。最近發行了新曲<Light>,請向我們介紹一下這首曲子。

這首曲子是日本「J-WAVE」廣播節目的廣告歌曲,說到曲子製作的回憶,有一位音樂人名為mori zentaro (Beatmake/Composer),和我同樣是創作集團Soulflex的一員,之前<Do Well>他也有一起合作。mori zentaro是從KYOtaro時代到現在,十幾年來最好的夥伴。另外還有一位名為Shin Sakiura的track maker,他和mori zentaro在音樂製作上路線是完全相反的。這次新曲<Light>同時邀來這兩位一同製作,成品新穎而容易入耳,但構成上十分創新。可說是做出我從未做過的音樂。現在無論世界或是日本,都已經不在是以CD為主流,反而是串流當道。我覺得現在整個世界是處於進化到下一個世界的過程當中,而這首曲子就是在描述這件事的歌曲。


迎合他人是不行的!


ーSIRUP之前曾在其他訪談中談到,現在是音樂類型消失的時代,想請問SIRUP認為在這樣的時代要如何凸顯自己的獨特之處呢?為了讓自己的音樂能被更多人聽到,應該怎麼做比較好呢?

我覺得如果是為了讓更多人聽到而做音樂,那麼反而沒辦法讓自己的音樂傳播得更廣。所以我認為應該好好守住自我,才是最可以讓自己的音樂擴散的方式,這點我到現在仍然如此深信。如果現在為了讓某個人聽到自己的音樂而去迎合對方喜好來做,雖然會讓那個人聽到,但就沒辦法傳達給更多人。所以只有持續用自己最真誠的心來做,才可以聚集有所共鳴的人,這才是最能擴散的方式。

ー但另一方面,應該也有很多人對於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是什麼感到煩惱和困惑。

我現在是沒有這樣的煩惱…當然自己活動到現在,也有很想扼殺自己的瞬間,但會發現,去回想自己做音樂最初的心情是很重要的。像是在作曲時也是,覺得最好的總是最一開始、第一次錄的那哼唱的旋律。我常常都是以那為基礎來作曲,在這基礎之上多做了幾次後可能會產出不錯的東西,但其實還是第一次錄的是自己內心最真摯的旋律。所以首先以此為基礎,之後舉例來說,可能我想要跟剛才說的Brasstracks合作,但比起去迎合這目標來作曲,守住初心來做音樂,哪天就會跟這目標產生連結。所以,不要急!無論什麼事都請不要著急。我也想要在台灣演出,一邊想著要讓自己的音樂確實傳達給其他國家的人一邊做音樂,慢慢地來,直到現在終於得到這個機會。現在的狀態感覺非常踏實,也將自己的存在之地好好拓展開來了,讓大家從不同角度都能看到。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要專注。

ー原來如此。SIRUP對於自己想要做的事情非常有意識地在做呢!


先交朋友再談作音樂


ー關於剛才提到的Soulflex,SIRUP同時有參加Soulflex的活動,而Soulflex的成員也是SIRUP的客座樂手,想請問兩者在作曲上有什麼樣的不同?

我自己作曲時,會和長年合作的、或是想要合作的track maker一起做,有可能是當場直接session,或是請對方把track給我,我再加上旋律和歌詞。SIRUP的音樂製作主要是這兩種模式。Soulflex的話,通常是團長mori zentaro會問大家說Soulflex做這樣的曲子如何?然後大家先一起session一次後稍作調整、加入貝斯,之後再由我和Ma-Nu (Rap/Beatmake)以及ZIN (Vo)三人來討論作品主題,以及這次副歌的部份誰來演比較好,會去做分配,跟我自己solo時受到的刺機不太一樣,一定要由我自己來決定的事情減少了,但相對地,我會去回應某人做的東西來創作旋律,十分有趣。

ー那和feat.又有什麼不一樣呢?

舉例來說,feat.有時候是旋律已經做好的狀況下來做。Soulflex因為大家一起做了很久,所以會互相說「這首曲子如何?」、「不錯!來做吧!」,因為對方拋了球過來,那我也怎麼樣拋回去,這樣的模式比較多。feat.的時候是到開始作曲為止,會先好好地和對方交朋友,像是去喝酒或吃飯,聊說「我喜歡這樣的音樂」,然後才開始做音樂,從談說「那麼我們兩人一起做這樣的音樂應該很有趣吧」這裡開始,那我做旋律,對方又怎麼做之累的,第一層的溝通大概是這樣。Soulflex的話會有更多人的意見交雜其中,但大家都往同一個方向前進,所以不太一樣。單純就是人數上的差異,這樣說或許比較容易理解。feat.通常是兩個人呢。


台灣最期待的是?

ー這次來台北有什麼想要體驗的事情嗎?

現在我腦中其實都是食物呢!因為肚子餓了(笑)

ー有想要嘗試甚麼台灣料理嗎?

飲茶。之前我去中國時,不少中國人跟我說好吃的食物大多是源自台灣的,讓我這次來台充滿期待!所有美食都想嘗試呢!

ー請告訴我們今後的目標。

希望可以像這樣來台灣,跟日本全國巡迴一樣巡迴亞洲,如果能夠變成常開亞巡的藝人就好了,當然包含美國也是,希望可以透過自己的音樂周遊世界。

ー請對迷迷音的讀者說一段話。

請大家在看過這篇訪問後,有興趣的話務必聽聽看SIRUP!

SIRUP
SIRUP
【迷迷專訪】 SIRUP 首次來台 分享未曝光小秘密
【迷迷專訪】 SIRUP 首次來台 分享未曝光小秘密

文:迷迷音 / 攝影:迷迷音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追蹤迷迷音twitter最新資訊不漏接

❤如果喜歡迷迷音的文章,請順手點點廣告,迷迷音感謝你


[迷迷演唱會] 魔物獵人 15週年紀念 ORCHESTRA CONCERT〜狩獵音樂祭〜即將再度來台!

巡迴日本全國皆歡聲雷動的「 魔物獵人 15週年紀念 ORCHESTRA CONCERT〜狩獵音樂祭〜」,在台灣獵人們的殷殷期待下終於要來到台灣了!

從2019年8月10日(六)起,「魔物獵人15週年紀念 ORCHESTRA CONCERT〜狩獵音樂祭〜」由大阪開始進行日本全國5大都市巡演,每到一處皆引發極大反響和討論熱度。挾著這波超高人氣、狩獵音樂祭決定將在2020年3月飛往海外、再度來台舉辦囉!距離前一回10週年狩獵音樂祭來台已經暌違5年,台灣場將由2014年起連續6年擔任日本國內狩獵音樂祭的指揮巨匠栗田博文和台灣首屈一指的國家交響樂團(NSO)合作演出。這次為了慶祝遊戲發售15週年,預計將獻給台灣獵人們的精彩內容包括回顧過往各系列的經典主題曲,以及『魔物獵人:世界』為中心、以交響樂形式奏出歷代遊戲的超人氣魔物們的主題曲,再搭配大畫面螢幕,就是要以身歷其境的音樂引動大家的熱血與狩獵魂!

此場盛典音樂會門票將於1月19日(日)12:00於KKTIX售票系統與全台全家便利商店啟售。購買HUNTER SEAT還附贈原創周邊商品等特典。演出詳細資訊請洽主辦單位大鴻藝術BIG ART。

[迷迷演唱會] 魔物獵人 15週年紀念 ORCHESTRA CONCERT〜狩獵音樂祭〜即將再度來台!
來自魔物獵人ORCHESTRA CONCERT 狩獵音樂祭2019 東京
[迷迷演唱會] 魔物獵人 15週年紀念 ORCHESTRA CONCERT〜狩獵音樂祭〜即將再度來台!
來自魔物獵人ORCHESTRA CONCERT 狩獵音樂祭2019 東京


[迷迷演唱會] 魔物獵人 15週年紀念 ORCHESTRA CONCERT〜狩獵音樂祭〜即將再度來台!

© CAPCOM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演唱會情報】

魔物獵人15週年紀念 ORCHESTRA CONCERT〜狩獵音樂祭〜

日期:2020.3.2(一)

會場:國家表演藝術中心 國家音樂廳 (National Concert Hall)

時間:開場19:00 / 開演19:30

演出:指揮 栗田博文/演奏 國家交響樂團(NSO)

票價:HUNTER SEAT NT$3,800 / A席NT$2,800 / B席NT$2,400 / C席NT$2,200 / D席NT$2,000 / E席NT$1,800 / 身障票NT$1,800

※HUNTER SEAT特典:原創周邊、活動海報、周邊商品優先購入資格

※特典為非賣品。特典與資格限持票本人使用,無法轉售、轉讓。

啟售:1月19日(日)12:00〜

購票方式:KKTIX及全台全家便利商店FamiPort機台

售票網址:https://reurl.cc/Rdl6zD

主辦:大鴻藝術BIG ART / 傑仕登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製作:PROMAX / Harmonics International

監修:CAPCOM

媒體協力:安利美特 / PlayStation®

<預定演奏曲目> 【】內為收錄軟體名稱

『Monster Hunter World: Ice borne』主題曲「継がれる光」【MHW:I】

星に駆られて【MH:W】、旅立ちの風【MH4】、生命あるものへ【MH3】、眼光 -The Hunted- 〜咆哮/リオレウス(雄火龍)〜真紅の角/モノブロス(一角龍)【MH】、牙を剥く轟竜/ティガレックス(轟龍) 〜 闇に走る赤い残光/ナルガクルガ(迅龍)【MH2P/MH2PG】、狩猟生活への扉〜海と陸の共震/ラギアクルス(海龍)【MH3】、光蝕む外套/ゴア・マガラ(黑蝕龍)~剛き紺藍/ブラキディオス(碎龍)【MH4】、古龍を脅かす獣牙〜ネルギガンテ(滅盡龍)【MHW】

…….and more!

(以上皆為預定。主辦單位保留變更權利)

照片:大鴻藝術

小賈斯汀 Justin Bieber 宣告明年回歸 新專 + 新巡迴 + 新紀錄片 = Bieber2020

在流行天王 小賈斯汀 Justin Bieber 15年推出的專輯—《我的決心》橫掃全球樂壇之後,苦等4年的全球樂迷現在終於盼到了他全新專輯的消息!在與 23 歲名模海莉鮑德溫(Hailey Baldwin)於今年 9 月完成婚禮之後,現在似乎要從曬恩愛模式調整為工作模式,將重心放回音樂事業上。在社群上擁有1億2300萬粉絲的他也繼續挾帶著全球超高人氣,在日前透過預告影片一口氣宣布許多令樂迷興奮的新消息,除了宣布明年1月3日將會有新單曲之外,將也會在明年推出新專輯、新紀錄片,甚至還有在5月開跑的世界巡迴演唱會,讓期盼許久的全球粉絲超級期待。

在這支網路預告片中小賈斯汀透過影片表示:「我們人類都不是完美的,我的過去,我犯過的錯,我經歷過的一切事物,我相信我現在正處於應該到達的位置,這一切都是上帝的旨意。」這也可能表示這張專輯小賈斯汀會帶給樂迷全新的體悟。而小賈斯汀的預告影片一發布便在五小時內超越200萬人點擊,可見他在網路上的人氣依舊相當驚人。小賈斯汀也透過訪問表示:「我覺得這一張專輯跟之前的作品非常不同,因為它代表了現在的我,我很期待呈現給大家。」儘管小賈斯汀目前尚未宣布專輯的確切發布日,但可以肯定的是2020 年我們會聽到很多很多的<小賈斯汀>。

小賈斯汀 Justin Bieber

照片:環球音樂


延伸閱讀:

[迷迷音樂] 沖繩歌手 Anly 新曲〈愛情不足〉公開 邀來Rude-α合作

沖繩伊江島出身、現年22歲的歌手 Anly ,自今年11月開始,祭出連續五個月發行新單曲計畫。第二張單曲〈愛情不足〉迎來同樣是沖繩出身的新世代饒舌歌手Rude-α(www.rude-alpha.com)合作。Anly表示,之前曾和Rude-α聊過,兩人都覺得「愛」這個字很重要,因此這次便以「愛」為主題創作。 〈愛情不足〉 數位聆聽 : https://smr.lnk.to/Aijobusoku

[迷迷音樂] 沖繩歌手 Anly 新曲〈愛情不足〉公開 邀來Rude-α合作
Anly

編譯:迷迷音 / 照片:株式会社ソニー・ミュージックレーベルズ


[迷迷演唱會] 澀谷昴 LIVE TOUR 2020「二歲」 3/7、8 ATT SHOW BOX大直開唱

澀谷昴 以音樂人之姿強勢回歸。今年陸續發表的單曲在音樂串流平台上都有亮眼的成績,10月9日發行「二歲」創作專輯更登上當日ORICON的專輯第一名,更被許多樂評點選為年度必聽專輯之一。再踏上音樂舞台上的澀谷昴表現相當出色,目前則正將展開日本全國8個地方總計11場巡迴演唱會,以及個人第一次海外演唱會。

專輯發行時透過宣傳影片,澀谷昴談到專輯的概念:「希望保有不管在哪裡都可以凝聚澀谷昴自我風格,因此不管專輯名稱、專輯封面,應該都令人印象深刻吧!也就是相當澀谷昴的風格。」除了專輯提到演唱會的部分,澀谷昴則表示:「真的很想舉辦海外演唱會,敬請大家期待,也請大家一定要來!」而一講到台灣想到的前三名,澀谷昴馬上回答第一個一定是「珍珠粉圓」,因為現在珍珠粉圓在日本真的相當火紅,工作人員也買了珍珠奶茶給他喝。此外就是「歐陽菲菲」及「垠凌」,因為曾受到這兩位的照顧,兩位也都很為澀谷昴打氣加油。

澀谷昴LIVE TOUR 2020「二歲」即將在2020年3月7、8兩日在ATT SHOW BOX大直開唱,敬請歌迷一起期待澀谷昴的音樂爆發力。

澀谷昴
澀谷昴
[迷迷演唱會]  澀谷昴  LIVE TOUR 2020「二歲」 3/7、8 ATT SHOW BOX大直開唱

【迷迷演唱會】

澀谷昴 LIVE TOUR 2020「二歲」 

日期:2020.3.7 (六) 18:00 入場 /19:00 開演
   2020.3.8 (日) 18:00 入場 /19:00 開演
地點:ATT SHOW BOX 大直 (台北市中山區敬業三路123號 ATT 4 Recharge 8F)
票價:NT$ 2,500元(全場站席,依序號入場)
售票時間:2020.1.4 (六) 上午 11:00
售票方式:tixCraft 拓元售票系統
主辦:好玩國際文化/大國文化

照片:好玩國際文化

【迷迷現場】 ZAQ LIVE 2019「KURUIZAQ ver.2019」 宣示2020年將迎向更多挑戰

鹿兒島出身的創作歌手,同時也擅於作詞、作曲,為許多歌手提供樂曲的 ZAQ 。2019年12月20日於新宿BLAZE舉辦歷年來的盛事:ZAQ LIVE 2019「KURUIZAQ ver.2019」。

正式開始前,會場中播放著ZAQ的未公開音源,讓大家漸漸進到ZAQ的世界。開場時間一到,待團員們就定位後,便一連以<ソラノネ>、<Serendipity>、<INSIDE
IDENTITY>、<SPEED JUNKY>等曲子轟炸整場。「讓我聽聽你們的聲音!」ZAQ的煽動下,台下的情緒不斷升溫。

「ZAQ已經活動了七年左右,這系列的LIVE讓大家把一年之中所以不愉快的事情都拋去。名為KURUIZAQ的LIVE很嗨呦!會一直跳舞!請大家用身體感受我的音樂!」來自ZAQ的問候。「有好多第一次來的人,好開心~平日晚上六點半真的很逼人吼?為何選這個時候?因為之後要喝酒啊!全力以赴之後的啤酒超好喝!但我不太喝啤酒就是了…」聽到ZAQ的話讓大家笑成一片。

而後帶來的曲子是由電台廣播節目《バズザックファクトリー》誕生的<microcosmos>。爆發性強而厚實的嗓音充滿了會場,讓嗨度不斷上升。而後更是加快速度,一連送上<BEAUTIFUL≒SENTENCE>及<Alteration>。

「好開心啊~大家好像還很有餘力?」接著迎來的是自翻唱曲,動畫《荒野のコトブキ飛行隊(荒野的壽飛行隊)》片尾曲<翼を持つ者たち>。大家跟著旋律左右揮手,會場彷彿被溫柔羽翼包覆。

「Hey !!Hey!!We can do!!Go for it!!」ZAQ和台下一來一往的互喊練習,迎接下一首同為自翻唱曲的<ビッグバンズバリボー>。全場的喊聲讓曲子更加熱血沸騰。

「大家有熱到嗎?汗流不止呢!就算都不動也能感覺到熱氣。嗯?ZAQ可愛?ZAQ天才?…等等後半場也要讓大家很嗨,所以~先緩緩,不要激動啊!」聽到這裡又讓會場瞬間湧入笑聲。

「現在要開始了!等等啊!」ZAQ深吸一口氣準備正開始唱<ヒロインは嘘>時,卻因台下反應笑場。「拜託燈光師營造出緊張感!」暗下的舞台,ZAQ重新醞釀情緒,由強而有力的清唱聲開始了曲子。加上效果音的RAP而後將大家從哀傷的情緒抽離,用<OVERDRIVER>再度炒熱氣氛。

「太多角色讓我有點錯亂,但不管哪個都是我!大家能跟上各種角色的曲子真的很棒!」ZAQ誇獎完樂迷們後便進到樂團成員的介紹時間。

「接下來要到後半場囉!剛才腳有好好休息了吧!要繼續衝囉!」後半場由<カゼノワ>打頭陣,一連送上<星空を歩く音>、<hopeness>等曲。

「每年都說想要回到之前,但現在是最棒的時候!早期的曲也很重要,但已經回不去了…」ZAQ講到一半被突如其來的鼓聲給打斷,「嗯…對不起…只好怪給器材!都是器材的錯!」聽到鼓手的辯解讓全場爆笑。「我剛才要說什麼來著?總之現在很重要!要好好珍惜這個瞬間!2020年想要有各種挑戰,如果現在就是顛覆的話太無趣了,所以會做更多更多的挑戰!」ZAQ的話語引來全場歡聲。

而後由台上台下一來一往的歌聲,迎來<BRAVER>。接著以快節奏的<Against The
Abyss>、<Last Proof>、<Seven Doors>不斷緊逼而來。本篇的最後則用<KURUIZAQ>做結。

彩光照射下,由一位樂迷帶頭大喊安可。當團員們再次登場,大家隨著輕快節奏打拍子,迎來安可曲<NO RULE MY RULE>。

下一首曲子開始前,ZAQ宣佈了令人興奮的消息。於令和2年3月9日ZAQ之日,將在代官山LOOP舉辦「ZAQの日vol.4」。「這次的主軸是自翻唱曲,如果成功的話搞不好會出專輯,也可能有巡迴呢~這次沒有樂團,只有DJ,像派對的概念。請大家好好預習!」聽到ZAQ的發言,全場歡聲雷動。

接著以<絶好調UNLIMITED>及<Sparkling Daydream>做最後衝刺,讓歡樂氣氛滿溢會場。「最後要和大家一起跳呦!」演出結束後,ZAQ和團員們一字排開,牽手鞠躬感謝樂迷。「今天是ZAQ的音樂最閃耀的一個夜晚。明年也想要辦熱血到不行的LIVE!一定要再來玩喔!」沐浴在七彩燈光之中,ZAQ再次深深鞠躬,結束了熱血沸騰的演出。

【迷迷現場】 ZAQ LIVE 2019「KURUIZAQ ver.2019」 宣示2020年將迎向更多挑戰
ZAQ

文:迷迷音 / 照片: 株式会社バンダイナムコアーツ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加入迷迷音粉絲團最新資訊不漏接  https://www.facebook.com/memeonmusic/

❤如果喜歡迷迷音的文章,請順手點點廣告,迷迷音感謝你

【迷迷現場】 fhána 「where you are Tour 2019」東京最終場

唱過眾多動漫主題曲的 fhána ,以電視動畫《實況主的逃脫遊戲【直播中】》插入曲<where you are>作為巡迴標題,舉行「where you are Tour 2019」巡迴。大阪的fade、名古屋的illuminate、東京的narrative及東京最終場的divine,此次各場次分別以四種不同的概念為主軸呈現,讓樂迷們能享受到不同的樂趣。在此送上於12月15日在舞濱圓形劇場舉行的東京公演最終場的現場報導。

優美的琴聲流逝,被藍光包圍的舞台,投射出「fhána」的白色字樣,才進到舞濱圓形劇場,便可感受到divine的氛圍。到了開演時刻,舞台秀出「where you are Tour 2019」,全場打拍子迎接團員們的登場。

一開始便由主唱towana的清唱,以<divine intervention>拉開序幕。而後更是接連唱了<The Color to Gray World>、<星屑のインターリュード>,讓現場不斷升溫。「今天會唱很多新曲及舊曲,請大家開心享受到最後一刻!」來自佐藤純一簡單的問候。「雖然逝去的已經回不來,但會往下一個目的地邁進。下一首曲子詮釋了這樣的想法。」佐藤的介紹帶到<It’s a Popular Song>,俏皮的旋律讓人不禁想跟著擺動。而後鼓聲不間斷的將大家帶往<虹を編めたら>,七彩的燈光更加豐富了曲子。

「這個圓形會場很棒,可以圍繞在大家身邊。真的非常開心!」佐藤難掩的興奮情緒的說道。「fhána其實已經出道六年、結成八年了,意外頗久呢!認真說起來fhána的故事其實可以算是Kevin Mitsunaga的成長史?」佐藤的話讓全場大爆笑。Kevin也自己吐槽到:「有點做得太過火的感覺,根本就變成饒舌歌手了阿!」。於是接著便開始唱起饒舌風的<Unplugged>。副歌的部分大家一同揮舞著旗子,讓歡樂氣氛不斷擴散。

接著則一連帶來<lyrical sentence>、<ユーレカ>、<真っ白>、<Do you realize?>等曲。「下一首曲子照相OK!上傳SNS也OK!希望大家可以TAG我們,這樣搜尋才能比較快找到!」佐藤的話讓樂迷們開心的拿出手機紀錄歡樂的瞬間。該首曲子便是fhána的自翻唱曲<Code “Genesis”?>,且以英文版本呈現。而後無縫接軌到<光舞う冬の日に>,全場一同做動作,營造出一體感。「大家今天也做得超棒!」曲子結束後Towana開心的大讚樂迷們。

「這兩三年有開始嘗試填詞,一開始還在思考要寫怎樣的歌詞,不知不覺竟成了這次的巡迴標題。這是一首重要的曲子,包含永遠的分離、以及期盼著再次相會。你存在的地方在何處?而我又身在何方?然而我無時無刻想著你的事情。」Towana道出<where you are>的誕生背景。溫柔的紫光包覆著舞台,激昂的高音加上提琴點綴,讓炙熱的情感充滿整個會場。

Towana演唱結束後,便暫離舞台,由其他團員們帶來<願い事>的純樂器演奏。鼓聲落下,無數藍光束由地上筆直射出,將舞台包圍。再次登台的Towana開始唱起<STORIES>。接著強調貝斯低沉樂音的<Relief>也緊跟著而來。

「3、2、1!」暗下的舞台瞬間亮起,Kevin跑向舞台前方帶著大家一同大跳、拍手,迎來<青空のラプソディ>。輕快的旋律讓全場嗨度爆表。而後稍稍緩和激動的情緒,Towana整頓情緒,深吸一口氣後開始和著琴聲唱起<Outside of Melancholy>。其他樂器陸續加入,讓曲子更增添一道色彩。全場隨著旋律奮力跳躍,簡直要將地板給震垮。

「我們有了各種的變化,也經歷了許多的分離,其中包括了很棒的音樂家去世。下一首曲子想獻給已故音樂家及他所做的曲子。」佐藤溫暖的話語迎來本番的壓軸曲<僕を見つけて>。橘色燈光輕柔的包圍著舞台,情感滿溢的曲子創造出舒適的空間。最後Towana鞠躬並離開舞台,嘈雜聲中團員們也一一離去,僅剩餘音鳴響。

全場的安可喊聲中,清脆的鈴聲響起,暗示著演出再度開始。白光閃爍之下,團員們再次登台,漸漸加速的節奏直接帶來安可曲<きみは帰る場所>。「這是很重要的曲子,和<where you are>有所連結,能讓大家聽到這首曲子非常開心!」來自佐藤的話語。下一首曲子<World Atlas>,於副歌部分全場一同揮舞旗子並合唱,讓場面十分歡樂溫馨。

接下來到了團員介紹的時間。講到一半佐藤開始歪樓說到:「感覺很緊張,但緊張之後就能RELAX。」,於是Kevin繼續追問「那RELAX之後呢?」,佐藤答到:「就能進到ZONE的領域~似乎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了…總之不是做了什麼才能進到ZONE的領域,似乎是要緊張到極致後RELAX,就能進去。」,聽到這裡Towana便補充到:「好像泡澡的感覺啊!」。團員們彼此的吐槽讓大家不禁大笑。而後則是公布了幾則消息。包括將在明年2月26日發行新單曲《劇場版『SHIROBAKO』》的主題曲<星をあつめて>。甚至現場清唱一段,讓大家提前一飽耳福。

「作品就是靈魂本身,比起話語,作品即使創作者過世還是能和大家有所連結、再次於某處相見。」佐藤的話語帶出最後一首曲子<white light>。白光映出了團員們的剪影,由鋼琴開始了曲子。鼓聲重重落下,將情感深深刻印在所有人心中。

整場演出完畢,團員們一字排開,牽手高舉並鞠躬謝謝樂迷,為最終場畫下完美而溫馨的句點。

fhána
fhána
【迷迷現場】 fhána 「where you are Tour 2019」東京最終場
【迷迷現場】 fhána 「where you are Tour 2019」東京最終場
【迷迷現場】 fhána 「where you are Tour 2019」東京最終場
【迷迷現場】 fhána 「where you are Tour 2019」東京最終場
【迷迷現場】 fhána 「where you are Tour 2019」東京最終場
【迷迷現場】 fhána 「where you are Tour 2019」東京最終場
【迷迷現場】 fhána 「where you are Tour 2019」東京最終場

文:迷迷音 / 照片: 株式会社バンダイナムコアーツ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加入迷迷音粉絲團最新資訊不漏接  https://www.facebook.com/memeonmusic/

❤如果喜歡迷迷音的文章,請順手點點廣告,迷迷音感謝你

[迷迷音樂] The BONEZ 公開巡迴紀錄影像談吉他手NAKA退團心境

The BONEZ 吉他手NAKA於本月22日宣布退團,讓不少樂迷感到震驚與難過。他特別解釋選擇退團與JESSE的事件無關,透露其實在一年前就已經做出退團的決定,並且以此和團員們計畫了這一年的行程。退團理由主要是因為個人的人生觀與音樂活動無法配合,因而做出這樣的決定。「無法回應一直以來支持我的各位及一起走到現在的團員們的期待,我非常地難過。『不論好壞,人生的道路都是自己選擇的。』請原諒這樣任性的我。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他在公告文中表示。

同時,樂團也公開了先前的巡迴紀錄影像,四位團員都談到了許多自己的心情。NAKA在影片中說道:「許多人會說因為是這四個人組成的樂團所以才那麼喜歡,這件事讓我很感謝,也是因為受到這樣的鼓勵,才會努力到今天。但對於自己的任務,老實說自己已經放棄了,更直接的來說,就是我覺得我的任務已經結束了。在TOUR “WOKE”後半的時候,我是抱著這樣的心情來演出的,對於沒辦法轉換心情來演出的自己,我也覺得很厭惡,而這樣的感受無法好好傳達給團員時,更是讓我情緒很不安穩。將我自己的所有想法告訴團員,團員也接受了。」

鼓手ZAX表示:「每一次的演出後,就會知道已經又少一次了、之後就看不到這樣的景色了,就會讓我覺得很難過。」

貝斯手T$UYO$HI說:「因為是和NAKA的最後一次巡迴,當然現實上是理解的,但直到那傢伙的最後一場live的那天為止,我大概一直都不覺得是和NAKA的最後一場巡迴。」

主唱Jesse講到:「因為是和NAKA的最後一次出航,所以當時對NAKA說『用盡全力去做吧!NAKA請多多關照啊』,但這麼說的時候眼淚卻停不下來。」

NAKA覺得,這就像是篇名為The BONEZ的故事,「這對我來說是人生中的一個章節,有趣的是大家都希望這故事可以一直持續下去不崩壞,當然我也是這麼想,但另一部分的我…我想這大概10個人中有9個人無法理解吧,但我覺得真的沒有『永遠』,所以我才會去追求一件事物,我是會這樣想的人。在The BONEZ這樂團形成、透過演出表現各式各樣的樂曲的過程中,我覺得其中還是有終點的,也正是因為有結束所以才可下一個新的開始。The BONEZ很帥,將我們的想法用音樂具象化並透過演出來傳達,可以作為這樣的樂團,是很讓我自豪的,可以對這樂團有所貢獻也讓我覺得很棒。」

對於NAKA今後的發展,Jesse也提到:「那傢伙剩下的人生想要怎麼度過,我想他的答案有時候並不是樂團。不過我可以看到,我們絕對會再相見。」

[迷迷音樂]  The BONEZ 公開巡迴紀錄影像談吉他手NAKA退團心境
NAKA (sourc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Tt0Wcz0Ack&feature=youtu.be&fbclid=IwAR2ha4uNPcF3EvzDrb_jrgD7WGtarclVcd9oMXrRJsOMFyoSARE3BAlvDQc )
[迷迷音樂]  The BONEZ 公開巡迴紀錄影像談吉他手NAKA退團心境
(source: https://boner.thebonez.com/news/4908 )

編譯:迷迷音

【MeMeOn インタビュー】 never young beach 一番共演したい台湾バンドは?

never young beach とCHAIが、10月よりツーマンで「NEVER YOUNG BEACH AND CHAI ASIA TOUR 2019」ライブツアーを開催。10月15日のZepp Nagoya公演を皮切りに11月15日の台北 THE WALL公演まで全4公演が行われる。台北公演直前、インタビューさせていただいた。

中文版

ーまず、CHAIとツーマンツアーをやるきっかけを教えてください。

安部勇磨:CHAIとやりたい、単純にそれだけです。

ーCHAIに対するイメージはどうですか。

安部勇磨:普通にかっこいいな!という、演奏とかみてもそうだし。

鈴木健人:そういえば、東京でZepp Tokyoでやってたワンマンライブをみんなで観に行ったんですけど、可愛いイメージだけじゃなくて、単純に”音楽”としてかっこいいなって思います。

ーこのツアーのZepp Tokyoのライブで阿南さんが珍しく踊ったようですが、ご感想を教えてくださいませんか。

阿南智史:CHAIがみんなでダンスしてたんで、「踊って引いてみてよ!」みたいな感じで言われて、じゃ、ちょっとやってみようかな!と思って。

ー実際にやってみてどうですか。

阿南智史:本当に難しかったです。。。CHAIはすごいなと。

ーメンバーが脱退して、初となるアルバム《STORY》が今年リリースされました。今までの作品とまた違って、より簡潔になって、never young beachの新しい一面も見えてきました。このような変化が起こった理由について、お話をいただけますでしょうか。

安部勇磨:単純に音楽性の好みというか、バンドをやっていく’うちに変わったりとか、色々な音楽をみんなで聞いて、こうなりたいな、ああなりたいな、ってまた変わっていくうちに、シンプルな方向でやってみたいな。と思って作った作品ですね。

ー最低限の音を鳴るように鳴るということはそんなに簡単ではないでしょう。しかもその余白の呼吸はすごく大事だと思います。当初、メンバーみんなはどうやって同じ方向にまとめましたか。

鈴木健人:最低限の音だけで、やっぱ今やって空けたいのは難しくて、そのスタジオでみんなでせーの!と音を出すとすると、どうしても全員の音を全部聞ききれなくなって、結局要らない、”要らない”というか、その余計な音が入ったりするんですけど、今回は阿南が家で一人一人そのパソコンで録音していて、一人一人そういう音出してるか細かく整理してやって、やったあとでこの音が要らないねとか、その話しをたくさんして、自分たちなりの最低限の音だけにしていきます。

ー「この音が要らないね」って言われた時、どう思いますか。

鈴木健人:そういう話し合いは4人でしていたので、音に対して言われることについては、全然嫌だ。とかはなかったです。

ー現状維持を打破するのってとても勇気がいると思いますが、怖くないんですか。変化していくことで、ファンから「今までのnever young beachさんが好きだったのに」といった声もあったんじゃないですか。

安部勇磨:楽しい方が勝つっていうか、普通に楽しくて、「あ、こんなこともできるんだ」とか、「こういう風に聞くと楽しい…」まぁ、でもそれがお客さんや聞いてくれる人達がどう思うかっていうのは後から少しだけ怖くなってきましたけど。。でも、このアルバムを聞いて「嫌だ!」「never young beachじゃない!」と思う人もちろんいるとは思うんですけど。そういうのを気にしていたら”いいもの”は作れないと思うので、全然怖いのも当たり前だし、でも、楽しいと思うこともたくさんあったので、いい方向に向かっている、と思います。

ー今の曲は音を減らすことになりますが、ライブで昔の曲を演奏する時はアレンジを変えますでしょうか。

安部勇磨:そんなにしてないと思います。それぞれアップデートはあると思いますけど、そんなガラっと変えてるようなことはないですね。

ー<STORY>のMVをみました。<お別れの歌>、<SURELY>、<うつらない>に続き、奥山由之さんが今回も監督になります。ライブで来場した2000人のお客さんがカメラマンとなり、ネバヤンのライヴシーンを撮影して、宇宙人さえ出ました。すごく面白いと思います。それが本当に安部さんが知らないまま撮られたのでしょうか?

從<お別れの歌>、<SURELY>、<うつらない>一直都有密切合作的導演及攝影師奥山由之,在今年發行的STORY裡也再次合作了,STORY的MV真的非常的有趣,由現場五百位觀眾的手機畫面截集而成,還有整人的橋段,請問這都是導演的構思,還是團員也都有一起參與討論呢?拍攝的期間有什麼好玩的事情可以分享一下?外星人及太空船的概念是有什麼特別的發想嗎?

安部勇磨:本当は….知ってました!笑

ーなるほど!コンセプトはみんなで話し合いましたか。

安部勇磨:あれは監督の奥山さんが全部作ってて、僕らは奥山さんのアイデアを聞いてやるっていう感じでした。

ー宇宙人っていう発想はどこからのインスピレーションでしょうか。

安部勇磨:奥山さんが《STORY》っていうアルバムのタイトルをみて、宇宙とか、昔の80年代や90年代の映画みたいなものを思い浮かべたようで、「宇宙人。なんか面白いね!!」という話しになり、具体的に進んでいきました。

ー「今は夏より、春の方が好き」と他のインタビューでおしゃべったことがあります。その上、《STORY》の中で、「春」が入ってる曲は2曲もあります。春と夏は今バンドにとって、どんな季節でしょうか。

安部勇磨:別にそんな……よくbeachっていう名前が付いているから、「夏」のことばっかり言われるんですけど、夏のこと以外に関しても歌っているし、冬の歌もあるし、今回はたまたま春のことだったり、たぶんタイトルに春って曲が2曲だけ入ってるだけど、特別に「季節」にこだわるっていうようなことはしていないです。僕は、春・夏・秋・冬。全部大好きです。

ー今後の目標についてお話をいただけますでしょうか。

安部勇磨:日本でもそうですし、アジアでもいいライブして、お客さんが増えていったらいいなと思います。

ー今夜はどのようなライブにしようと思いますか。

安部勇磨:いつも通り、日本でやっていることと変わらないとは思いますが、、この前、中国でライブしたときにお客さんがすごい、日本と違うリアクションをしてくれて、本当にそれがすごく楽しかったんです。今夜もまた、たぶん中国とも日本とも違う反応があると思うので、僕らも台湾のみんなと一緒にライブを楽しんで、その時しかできないライブをできたらいいなと思います。

ー台湾のファンに対して、どんなイメージをお持ちでしょうか。

安部勇磨:まだそんなきたことは…2回目だよね?!!

他の3人:4回じゃない!!??笑

安部勇磨:そんな来てる?!笑

鈴木健人:台湾のみんなはライブの時もすごく盛り上がってくれるし、熱狂さが本当に嬉しいし、僕たちもライブをしていて楽しく演奏させてもらっています!アルバムもすごい聞いてくれているイメージがあります。本当に僕たちのことが好きで、CDやレコードをしかっり聴いてる人が多いというイメージがあります!

ー最後、MeMeOn Musicの読者にメッセージをお願いします。

安部勇磨:メッセージね!

巽啓伍:Sunset Rollercoasterいいよね!でもそれはSunset Rollercoasterに対してのメッセージか……苦笑

安部勇磨:Sunset Rollercoasterいいよね。

(全員笑)

巽啓伍:じゃ、その台湾のみんな、Sunset RollercoasterとDeca joinsと一緒にライブしたい!みんな来てください!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MeMeOn インタビュー】  never young beach  一番共演したい台湾バンドは?
never young beach
【MeMeOn インタビュー】  never young beach  一番共演したい台湾バンドは?

文:MeMeOn Music / 写真:MeMeOn Music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追蹤迷迷音twitter最新資訊不漏接

❤如果喜歡迷迷音的文章,請順手點點廣告,迷迷音感謝你


【迷迷專訪】never young beach 最想共演的台灣團是?

never young beach 和CHAI自10月開始共同舉行巡迴「NEVER YOUNG BEACH AND CHAI ASIA TOUR 2019」。以10月15日的Zepp Nagoya為首,最後一場於11月15日在台北 THE WALL舉行,總共四場演出。台北公演前,樂團特地接受了迷迷音的訪問。

日本語バージョン

ー首先,請先告訴我們這次和CHAI一起巡迴的契機。

安部勇磨:就只是單純想要和CHAI一起演出。

ー對CHAI有什麼樣的印象呢?

安部勇磨:覺得真帥啊!他們的演出也是。

鈴木健人:說起來,上次大家有一起去看CHAI在東京「Zepp Tokyo」的單獨公演,覺得他們不只是可愛,單就「音樂」而言,也十分帥氣。

ー這場巡迴之前在Zepp Tokyo舉行時,據說阿南也難得地跳了舞,想請問感想如何呢?

阿南智史:CHAI說想要大家一起跳,被說「就一起跳看看嘛!」,所以我就想說「好吧!那就試試看吧」。

ー實際嘗試後覺得如何?

阿南智史:真是困難啊…CHAI真厲害啊。

ー之前成員退團後的第一張專輯《STORY》在今年發行,這張作品和之前不太一樣,覺得變得更加簡潔,讓人看到了never young beach新的一面。可否談談為何會有這樣的變化呢?

安部勇磨:單純是音樂性的喜好問題,長年做樂團的過程中,喜好會隨著時間改變,大家聽了各式各樣的音樂,會想說想要變成這樣、想要變成那樣,漸漸地就想要往簡潔的方向來嘗試,因而做出此次作品。

ー降低音符數、只演奏最少的聲音這件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其中空白間隔的呼吸配合也非常重要。當初大家是如何整合往同一個方向來前進的呢?

鈴木健人:只演奏最少的聲音、留下空白這件事真的很困難,大家在錄音室一起說「預備ー!」而後開始演奏的話,那就沒辦法完全聽到所有人的聲音,結果就會有不需要,說是「不需要」,應該說是會有多餘的聲音,所以這次是阿南在家把一個一個人的聲音錄下來,仔細整理每個人演奏的聲音後,去琢磨說「這個音不需要呢」,這樣經過大量討論後,才做到我們自己認為最少量、簡潔的聲音。

ー被說「這個音不需要」時,有什麼想法呢?

鈴木健人:這是四個人一起討論的,在針對音樂被提出意見時,不會有「超討厭」之類的想法。 

ー要打破一直以來的模式,其實也是非常需要勇氣的,面對改變大家會覺得恐怖或害怕嗎?畢竟曲風改變就會有樂迷說「我比較喜歡之前的never young beach」。

安部勇磨:我認為做得開心這點比較重要,只要做得開心、覺得「啊,這樣也可以呢」、「這樣聽起來很有趣…」不過這麼做之後聽眾會覺得如何這點,在完成之後想到這點果然也會覺得有些可怕呢…但是我想聽了這張專輯後一定會有人覺得「真討厭!」、「這不是never young beach!」,然而如果太在意這些,我覺得就沒有辦法做出「好作品」,所以會覺得可怕是一定的,但是因為做的時候覺得很開心,所以覺得我們是往好的方向在進行。

ー現在的曲子會傾向降低音符數來演奏,那麼在live上演出過去的曲子時會改變編曲嗎?

安部勇磨:沒有變這麼多,當然各首曲子都有些成長,但沒有太劇烈的改變。

ー之前也看了<STORY>的MV。繼<お別れの歌>、<SURELY>、<うつらない>之後,這次也由奥山由之擔任MV導演。<STORY>的MV真的非常的有趣,由親臨live現場的2000位觀眾來擔任攝影師、拍攝never young beach的現場影像,還有外星人的出現,非常有趣。這真的是在安部不知情的狀況下拍攝的嗎?

安部勇磨:其實….我本來就知道!笑

ー原來如此!那麼概念部分是由團員們和導演一起討論而成的嗎?

安部勇磨:這都是由導演奥山先生來策劃的,我們是聽了奥山的想法後去執行這樣。

ー外星人的靈感是從何而來的呢?

安部勇磨:奥山看到《STORY》專輯標題後,腦內就浮現了宇宙,還有以前80年代、90年代的電影畫面,大家談了後覺得「外星人,感覺頗有趣呢!!」,而後就開始具體實行。

ー之前樂團曾在其他訪問中談到「現在比起夏天,更喜歡春天」,而在專輯《STORY》中也收錄了兩首「春天」相關的曲子。想請問對於現在的never young beach而言,春天和夏天分別是什麼樣的季節呢?

安部勇磨:其實也沒……因為團名中有「beach」,所以總是會被牽連到「夏天」,但除了夏天之外,我們也有冬天的歌。這次只是因為剛好有兩首曲子唱到關於春天、在曲名中有春天的字眼,但我們並沒有特別執著於「季節」上。春、夏、秋、冬,我全都很喜歡。

ー請告訴我們今後的目標。

安部勇磨:希望能在日本和亞洲都做很棒的演出,若是能讓台下觀眾增加就好了。

ー今晚打算呈現什麼樣的演出呢?

安部勇磨:就如以往,和在日本的演出一樣。之前去中國演出時,台下觀眾很嗨,跟日本的反應都不一樣,讓我們很開心。今晚相信也會有跟中國和日本都不一樣的反應出現,希望可以和台灣的大家一起開心享受、創造出屬於當下的演出。

ー對台灣的樂迷有什麼樣的印象呢?

安部勇磨:也還沒來那麼多次…這次是第二次吧?!!

其他3人:4次吧!!??笑

安部勇磨:有來這麼多次?!笑

鈴木健人:台灣的大家在live上超嗨,對於大家的狂熱反應讓我們覺得很高興,可以開心地演奏!還有大家對我們的作品都很熟悉,感受到大家真的很喜歡我們、CD或唱片都真的很認真地在聽!

ー最後請對迷迷音的讀者說一段話。

安部勇磨:說段話啊!

巽啓伍:落日飛車很不錯呢!但那是對落日飛車的一段話吧……苦笑

安部勇磨:落日飛車很不錯呢。

(全員笑)

巽啓伍:那麼,台灣的大家,我們希望可以有機會和落日飛車以及Deca joins一起演出!希望大家都能到場!謝謝!


never young beach
never young beach
【迷迷專訪】never young beach 最想共演的台灣團是?

文:迷迷音 / 攝影:迷迷音

著作權 © MeMeOn Music 迷迷音。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追蹤迷迷音twitter最新資訊不漏接

❤如果喜歡迷迷音的文章,請順手點點廣告,迷迷音感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