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y、第六作品集《無題》青木ロビン 訪談翻譯(前)

距離睽違9年才發行的專輯已過3年。downy將發行期待已久的新作・第六作品集『(無題)』。這次的作品算是LIVE活動再開後的首張專輯,各種意義來說都可說是特別的作品。

此次新作,除了充滿至今為止downy風格的聲音,還能聽嶄新的音樂。那或許就是downy第二期(活動再開後)現在進行式的聲音吧。

此次長篇訪談邀請了常在『After Hours』會議中露臉的青木ロビン。作為一同舉辦音樂節(SYNCHRONOCITY)的戰友,希望透過這次訪談來剖析downy的最新作品以及現在的downy。這次是第一篇。

這次的作品或許是因為著重在演奏的部分,感覺更加強化了。

麻生:
首先,恭喜發行新專輯!具有downy風格之中也有嶄新的部分。是很棒的作品!

青木:
謝謝。不知為何,或許是因為總在『After Hours』的會議中碰面,像現在這樣換成訪談的場面感覺還真有點不好意思(笑)。

麻生:
哈哈哈,是呢。不過希望能聽到更多只有這次訪談才會出現的內容。因為我個人也超級喜歡downy這個樂團,所以很期待在這樣的近距離訪談中能聽到些有趣的事情。

青木:
也是呢。請多多指教。

麻生:
三年前的第五作品集是復出專輯,這次的作品則是於復出後,樂團活動再開而產生的第二張專輯。因為是活動再開後的第一個作品,因此又是一張很特別的專輯。回顧這兩次的作品有什麼的感想嗎?

青木:
首先,前作的第五張專輯是在沒有辦LIVE的狀況下直接錄製,所以做法和整體都有種以錄音為基礎的感覺。而後才在LIVE中把感覺給喚醒。此外,因為很久沒能聚在一起,那種喜悅也造就了特別的感覺。現在我變得很常來東京,就做音樂而言雖然焦頭爛額,不過是件好事。或許是因為充滿緊張感吧。我想這就是兩張作品差異。

另一方面,這次的專輯也有收錄在LIVE上演奏的曲子,或許是因為著重在演奏的部分,感覺更加強化了。downy應該是音節更少的樂團吧?再刪掉一些地方似乎比較好?這三年辦LIVE的過程中,思考了很多,也有回到原點的部分。

麻生:
回到原點?

青木:
嗯,我想得出這樣的結論的契機正是因為交錯辦了很多場LIVE。和樂迷的距離感和當時(停止活動前)不一樣,現在也不會單純的因為彆扭而放著不管。說好聽一點就是在LIVE中找到如何產生異體感的方法。更深入去思考的話,選曲也會跟著變對吧。最初決定的歌單和現在的歌單也不同。我發現果然還是要用搖滾的方式,享受辦LIVE的時光,樂迷也樂在其中,想著沉浸於LIVE中的歌迷,再從中開始選這次專輯要收錄怎樣的曲子 、怎樣的曲風。

麻生:
原來如此。所以與說是意識到「來做專輯吧!」才開始做,不如說是因為辦了LIVE,所以自然而然連結到專輯的錄製?

青木:
對,從LIVE開始的概念。特別是我休息了九年,需要一些時間來找回音樂家的自信和感覺。說到downy,在錄製專輯和LIVE時沒有什麼改變,當然有部份是因為具有LIVE的Sense,為了在樂迷前演奏、為了表達出世界觀而拼命練習,不過我覺得傳達的技巧和表現能力跟現在的我們非常契合。為了能發揮到最大極限,簡單地回到原點,更能讓原本生硬的表現富有情感。我覺得現在即使沒彈吉他、沒唱歌的瞬間也能感受到情感的流露。


再次將各種限制徹底捨棄。

麻生:
此次作品雖然和至今為止downy的聲音沒有什麼改變,不過感覺更容易理解了。你之前曾說過再來想做看看POP的音樂,這次是在意識到POP的風格之下完成的作品嗎?

青木:
姑且我覺得downy是屬於POP風格的樂團(笑)。完全沒打算用很難理解的不規則拍子,只是有時候想要厲害的重複旋律或打鼓橋段,因此偶爾會出現不規則拍子。我覺得每一段其實都是能輕鬆上手的旋律。而把那些全部聚集起來就成了downy的聲音。當然我說的POP不是像J-POP那樣,說到底只是含有POP特質的樂團。這次雖說盡量做成POP的曲子,結果就變成現在這樣的專輯了(笑)。

麻生:
具downy風格的POP對吧(笑)。

青木:
對對!具downy風格的POP(笑)。

麻生:
這次也有用合成器呢。

青木:
對,到第四張專輯為止都在嘗試我們能在限制中做到怎樣的程度。不過在做第五張專輯時決定先將各種限制徹底捨棄。不是像如果加入鋼琴的部分就不是downy那麼誇張。而是這次如果需要合成器就用合成器,需要吉他就彈吉他,嘗試自由地作曲。

因為原本就一直都是我在輸入,所以碰鍵盤是很基本的事情,一直把合成器放在一邊。因此先將組合好的部分拆解後再加入吉他等要素。

此外,LIVE的經驗真的非常重要,能學到很多東西。最近變得很喜歡吉他,也會自彈自唱,再次的練習讓我發現最原始的吉他其實是富有極大可能性的樂器。downy因為有裕彈出強而華麗的音色,不過老實說,我反而比較著重在最原始的聲音。這次不管是歌聲或合成器的音色,感覺我自己就是走類比的風格。雖然也用合成器,但我覺得各方面都取得平衡,做出恰到好處的作品。

麻生:
原來如此。把限制徹底捨棄。合成器的確有新鮮感。<凍る花>、<海の静寂>、<檸檬>,這些都是目前沒有過的要素呢。

青木:
不,實際上只有<凍る花>和<海の静寂>而已吧?

麻生:
咦,<檸檬>不是嗎?

青木:
對阿,那是吉他的聲音。難以置信對吧?那是青木裕呦!想說像小提琴一樣,斷奏的彈法似乎很適合這首曲子,結果就產生那段音色,他說超厲害!(笑)。

音樂製作的部分,downy的做法是先以鼓和貝斯做基底,再往上疊歌聲和吉他,這次特別這麼做對吧。

雖然剛才說要徹底捨去限制,但某種意義來說也不能失真。當然有些樂團就是這樣才厲害,但我們的做法是想像古典樂一樣,嘗試用節奏、合奏來營造出更富有情感的曲子。說到古典樂,即使只有一把大提琴也能營造氣氛,因為我們比較喜歡那種作法,因此我們在其中找出屬於downy的表現方法。

麻生:
或許正因為有那樣的限制,所以不管哪首曲子聽起來就是downy的歌。我覺得在有限制當中的表現是很美麗的。請更具體說明何謂限制。

青木:
如果是以前的話,首先鼓就只能用四種要素(kick、snare、hat、ride),貝斯不能用效果器,只用吉他表現出不是吉他的聲音之類的。此外,單純的開場誰都想得到,所以downy一直追求不一樣的方向,第四張專輯為止都是這樣走來的。即使再怎麼容易理解,downy絕對不採用誰都想得到的展開方式。因為這樣的作法先驅的樂團大有人在,因此雖然很厲害,但如果有類似作法也無可奈何。因此我們自然而然、理所當然地選擇了不同條的路。於是就變成徹底捨去所有限制了。不過秋山因為喜歡那些限制,導致鼓點幾乎沒什麼改變(笑)。最後捨棄限制的結果,大概就只有我彈鋼琴和加了合成器而已吧。

麻生:
說到底,一開始說要訂下限制是你的主意嗎?

青木:
最開始是。不過原本downy想做的其實應該是加了一些不規則拍的硬派曲子(笑)。打算以此作為原創性,做出我們最獨特的音樂,結果就變成現在的型態了。不過要走到這一步有很多的方法論,可以像管絃樂隊一樣的加法,當然也可以簡單地刪除。不過就音樂家而言減法是很少有的發想,是我們決定要採用減法。在簡單中我們選擇了挑戰。

麻生:
原來如此,所謂的限制也可說是從簡單中挑戰。

青木:
嗯。而且設了限制讓我們變厲害,有了成功經驗也讓我們對自己更有信心。正因為這樣,或許是對捨去限制這件事情沒什麼後顧之憂,我們一直以獨特的方式走來,因此不論做什麼事都難不倒我們。不過最後沒什麼改變就是了(笑)。我想說的是,在心理層面感覺我們做什麼都能成功。這次專輯中有一首叫檸檬的曲子,合唱的部分原本是想邀請女主唱當特別來賓,但偶然有一次在家叫女兒試唱,殊不知團員們說採用(笑)。


我想這首曲子在專輯中也有那樣的意象。

麻生:
原來如此。請談談寫歌的部分。

青木:
這次的曲子多半是先做出大致的音軌,再用郵件交換。之後才和秋山針對具體的部分、構成等討論、修正。如果用打的就會很想做出豐富的曲子,所以會借助秋山的智慧和演奏來調整。接著就討論和弦要怎麼開頭之類的,漸漸地將曲子完成。開頭就POPS而言是很重要的部分。對我們而言,開頭會因為情感而產生動力呢。雖然身為作曲者,但曲子是大家一起完成的。

麻生:
感覺用郵件交換是只有downy才會做的事情呢。這次MV的主題曲是?

青木:
<凍る花>。



麻生:
我也這麼覺得。這首曲子保留了至今為止的downy,同時也有嶄新的一面。簡單來說,就像剛才稍微提到的,加入了合成器的要素、至今從未有過引人注目的部分、讓人輕鬆入手的POP成分之類。至今為止downy的音樂也有讓人印象深刻的曲子

但很少有能輕鬆朗朗上口的歌呢。不過這首歌某種意義也算是融入POP元素的曲子。這首曲子是怎樣完成的,又是怎麼變成主題曲的呢?

青木:
這首曲子用了合成器其實很刺耳,剛開始送Demo時還想說會不被採用。不過大家的反應都出乎意料的好。雖然我覺得合成器的刺耳聲真的可以嗎?結果大家說有什麼關係,偶而一次也不錯啊(笑)。

我一開始做鼓的音軌是更複雜的節奏,不過秋山建議改成更容易理解的節奏,當然技術上做了很多困難的事情,不過就POP而言想嘗試能讓人於音繞耳的方法,於是將當初的鼓譜重新拆解,和大家一起增減後才變成現在的形式。

麻生:
對downy說真的是非常嶄新的曲子。為什麼這首曲子的demo會讓大家那麼喜歡呢?(笑)。

青木:
是為什麼呢?(笑)。當然我做成demo的曲子前提是覺得他們能喜歡,殊不知他們不只喜歡,還是超喜歡,讓我覺得有點意外(笑)。所以呢?在LIVE演奏?因為出現了類似的對話,於是決定總之就是先做一次看看,結果就變成在LIVE上演奏了。然後在LIVE上演出過後,錄製時就更努力練習,因此這首歌就變成充滿downy風格的象徵性曲子了。

這次的曲子當然也歸功於LIVE上累積的經驗,不過我覺得downy就像是熔岩般的樂團,這次的作品就我的印象而言,想將有如讓人不想觸碰的滾水般沸騰的情感全部注入這次的作品中。像冰中火一般,雖然在燃燒但又無法接近,我覺得這樣的意象象徵著這首曲子在專輯中地位。

麻生:
這個很有趣呢。雖然對downy而言,那樣的能量及意象是現在進行式,不過我覺得這首曲子很有現在的風格。即使是唯一,但卻充滿現在的風格,這點很有趣。你很常聽音樂,曾經有過要把現代的精隨或同時代性的特徵加入曲子當中的想法嗎??

青木:
團員都聽很多音樂,自己有的軟體、機器也逐漸在進化。不過正因如此,即使不刻意去做,自然而然就會加入那些特徵。我有信心不管做什麼,最後都會變成downy。不過就像你說的,因為充滿了現在的風格,所以才覺得<凍る花>不會被團員採用。音色也是現在這個時代的音色呢。不過這首曲子的反應意外的大獲好評。這首曲子變成專輯的代表真的很有趣。

 


【專輯資訊】

downy
第六作品集《無題》
2016年9月7日 發行
價格:¥2,600+税
全9曲收錄:

1. 凍る花
2. 檸檬
3. 海の静寂
4. 色彩は夜に降る
5. 親切な球体
6. 孤独旋回
7. 「   」
8. 乱反射
9. 翳す、雲


【樂團簡介】

downy

2000年4月成團。因為團員中有人專攻影像製作,因此以5人組成型態特殊的搖滾樂團。將音樂和影像結合,開創先鋒的模式,創造出獨創、革新的音響空間,充滿視覺、聽覺饗宴的LIVE演出。音樂DVD的製作、企劃由團員操刀,在世界級數位電影祭中大受好評。在日本也致力於Post-rock。

青木ロビン,以zezeco的身分活動,電影音樂製作、以主唱作為特別嘉賓,提供THE NOVEMBERS等音樂家編曲、編排、製作。除了音樂界,也活躍於空間設計、飾品設計等。

青木裕,以unkie的身分活動。另外有參加MORRIE(DEAD END)單曲等企劃。除了吉他手、製作人、還負責CD封面繪圖,以畫家身分的活動也非常廣泛。

仲俣和宏,同時以fresh!、YakYakYak的身分活動。

秋山タカヒコ,fresh!、以櫻井敦司為首BUCK-TICK組成的THE MORTAL團員之一。參加長澤知之、スキマスイッチ、清春、黒夢、小南泰葉、ナオト・インティライミ等人的音樂錄製及LIVE演出。

石榴,JUNO REACTOR 、VIOLET UK、SUGIZO、カンヌMIDEMショウーケース、GoldenEggs,操刀多數公演影像演出,於國內外均有活動。

2004年活動休止後、團員各自發展,現在獲得國內外音樂家的支持,並備受關注。至今發行過五張原創專輯,第五作品集remix專輯。2016.9.7 發行第六作品集。

文章來源:https://synchronicity.tv/interview/1809/

翻譯:迷迷音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