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宿LOFT 發起「Forever Shinjuku Loft」支援計畫 布袋寅泰、BUCK-TICK、D’ELANGER、T$UYO$HI、AA=、…眾星聲援!

日本政府於日前宣布緊急狀態解除,然而live house尚未在開放營業之列。雖然日本政府有提出補助計畫,針對因新冠病毒而延期或取消的音樂會、劇場、歌舞伎等活動,如重新舉辦將給予一半的費用支援,上限5,000萬日幣;至於配合政府防疫政策停業的live house,則會給予補助金,最高200萬日幣。

不過TBS在今年的報導特輯針對live house 「 LOFT 」創辦人平野悠以及LOFT社長加藤梅造進行訪問,訪問中透露 新宿LOFT 光租金一個月就超過300萬日幣,其他地區的live house也要100萬日幣。受到武漢肺炎疫情影響無法營業對live house的延續造成巨大衝擊,僅靠政府補助根本無法生存,因此各live house和音樂人也積極設法推出各種支援計畫希望能度過難過。

以日本搖滾重地「新宿LOFT」發起「Forever Shinjuku Loft」支援計畫(http://www.loft-prj.co.jp/LOFT/forever/),繼之前提出新宿LOFT原創布口罩公益販售後,許多從新宿LOFT踏出第一步的音樂人也紛紛留下訊息聲援新宿LOFT,包括 布袋寅泰BUCK-TICK Malice Mizer 吉他手Közi、 D’ELANGER 、貝斯手T$UYO$HI( The BONEZ / Pay money To my Pain )、 AA=KANA-BOON ……等。

布袋寅泰

1981年5月11日,BOØWY首次登上新宿LOFT的舞台。那天是我以音樂為職業的開始。在一個沒有網路的時代,你唯一能相信的,就是live上觀眾的反應。我們每個月一次在LOFT的舞台上的演出,學到所有的東西。現在,整個世界都在痛苦之中,LOFT也很痛苦。這裡是每個人夢想成真的地方,所以我希望LOFT可以永遠發光發熱。我會一直支持你的

BUCK-TICK

我第一次去新宿LOFT是BOΦWY的演唱會(1984年3月30日)。 演出結束後的Pub Time上,和BOΦWY的成員有機會說到了話,這對我來說就像昨天的事情一樣。BUCK-TICK的首次演出是太陽唱片的活動「太陽祭」(1986年9月10日)。這是我來東京時最想演出的live House,所以當時我很興奮。最近一次是因為PV拍攝的關係受到新宿LOFT的照顧。就我個人而言,我在1月份的時候,去參加了他們的鼓手聚會。我想,新宿LOFT的音樂文化傳承可以追溯到1976年。作為新宿LOFT的粉絲,雖然現在的情況很困難,但還是希望它能早日重新開業。(ヤガミ・トール)

1985年我從群馬搬到東京的時候,新宿LOFT已經是搖滾樂的發信地,也是培養出很多優秀的音樂人的live house。這裡是BUCK-TICK最初站上的目標舞台,當初的感動現在還記得。隨著新的冠狀病毒感染全球各地,新宿Loft陷入危機。讓我們一起努力,克服這個困境,讓更多的音樂人能夠在LOFT的舞台上表演。(樋口 豊)

我們嚮往已久的黑白格子舞台!希望新宿LOFT可以永遠持續下去!一起加油吧!我支持你!(星野英彦)

✌️PEACE!我們很堅強(今井寿)

春天就要來了。在那一天之前,請讓我們彼此忍耐。(櫻井敦司)

Közi(Malice Mizer、Dalle、ZIZ…etc)

新宿LOFT是一個神聖的地方,也是一個非常重要和特殊的家。這裡是ZIZ的出生地,是我接受了無數刺激的地方,也是我受到非常多照顧的地方。我們會順利地度過這一切,直到有一天我們能在這個聖地爆音鳴響、與大家團聚! 我們都要活下去!

T$UYO$HI(The BONEZ / Pay money To my Pain)

最後一次在這裡演出是2007年1月的PTP企劃。已經13年了,今年應該要演出live的,在我出道20年的這時候了。這裡是我自己作為觀眾也常去的live house。果然還想要在這裡再演一次。請一定要讓我舉辦改期公演。

aie(deadman/the god and death stars/gibkiy gibkiy gibkiy)

讓我們一起度過這個難關。然後,我們就像往常一樣歡聲笑語、回首往事。地點是在新宿LOFT。

D’ELANGER

「LIVE 」一起成長,「LIVE HOUSE 」新宿Loft已经成為了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LIFE STYLE」,我們隨著「LIVE 」一起成長,這樣說毫不誇張。

D’ELANGER每年都會有一個特別的live,每年都會有一次鼓手聚集的超大鼓手聚會。這是個特別的箱子。前輩們留下的磅礴的歷史還在,現在也正在刻畫著歷史,新宿樓閣,我想和你一起向未來邁進!一定要跨越這次難關然後再一起再演出上大暴動吧。(Tetsu)

AA=

新宿LOFT是live house中很特別的一個箱子,如果沒有LOFT,就很難談日本搖滾。 現在這時候大家都在經歷著同樣的痛苦。在這中間,如果有人有一點餘裕想幫LOFT的人,他們會很高興。 讓我們一起加油吧。(上田剛士)

KANA-BOON

當我們從大阪坐夜巴搖搖晃晃地來到新宿歌舞伎町時,我們的印象是,這裡是一個繁華而又慌亂不穩的城市,有憔悴的男人和女人,還有成群的烏鴉在吃早餐。 從鄉下來的我們惶惶不安,但自從那天遇到LOFT後,這裡就成了我們最喜歡的地方。 他對我們這些甚麼都還搞不清楚的人很熱情親切,他陪著我們這些連該往何處去都不知道的人直到天亮,離開時他叫我們下次再來玩。 新宿LOFT是我們在東京的一個不可替代的家,因為他讓我們在進入會場前後看到了城市和世界的變化。我們發自內心地支持新宿LOFT,感謝他們的熱情支持著我們。

更多樂手聲援訊息請見「Forever Shinjuku Loft」支援計畫特設網站:
http://loft-prj.co.jp/LOFT/forever/

新宿LOFT 發起「Forever Shinjuku Loft」支援計畫 布袋寅泰、BUCK-TICK、D’ELANGER、T$UYO$HI、AA=、…眾星聲援!

編譯:迷迷音 / 照片:レコチョ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