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編聽聽】即使消失了,我們也曾經存在過 ACIDMAN的《有と無》聽後感

微涼的天氣,夜晚不自覺地想拿出ACIDMAN的《有と無》來聽。超越死亡的專輯,歌唱著「死後的世界」,雖然是看似悲傷的主題,但卻不僅是悲傷。

<有と無>原本靜謐的低沈的弦音上點綴著吉他清亮如星點般的撥弦,毫無縫隙地進入<永遠の底>,主唱大木輕柔的歌聲就像是柔軟的雪花一般輕輕飄落,然而隨著不斷前進的吉他,大木的歌聲也越益加重,就像是對著高空吶喊一般。

「We found an everlight.」大木反覆輕聲地唱著,卻在一陣激烈吉他刷弦下瞬間改變氣氛,進入<EVERLIGHT>,同時一路以如此快節奏奔馳至<Stay in my hand>。「Stay in my hand」大木不斷用盡生命吶喊著,如此聲嘶力竭、令人動容。而後的<star rain>,半音階造成不平衡的詭異感,就如同歌詞中述說的那魔幻夢境般的景色。

然而<EDEN>卻又轉回溫柔的曲調,直到<世界が終わる夜>令人眼淚不禁落下。最後以<黃昏の街>和<最期の景色>來做結尾,說著再見,也說著「再見」。溫柔的聲音,充滿著愛,微笑地高聲唱著。然而卻也是如此,讓不絕的旋律迴盪在胸中久久散不去。

初聽時可能不那麼深刻,但當讀了歌詞後,每一首卻都如此認真地活著,認真得讓人眼淚欲墜,尤其是<世界が終わる夜>,這首就連團員們自己錄音時都流了淚。

為主唱大木那溫暖的聲線溫暖包覆著,雖然生命皆有盡頭,但看放到更大格局來思考,其實似乎也沒什麼好怕。因為即使消失了,我們也曾經存在過。而這也是這張專輯不斷反覆訴說的事情。遙遠的過往牽繫著我們,我們都確實活著。

「死後的世界」或許乍看之下是個很大的命題,然而其實卻也貼近著每個個人。無論是歌詞或是音樂,都是拼命歌唱著生與死、拼命歌唱著浩瀚宇宙,但在這同時,卻也是對處於宇宙中的自己唱著。

CD轉到最後停止了播放,那些聲嘶力竭的吶喊、那些不斷敲擊胸口的低音、都讓人得到了些力量。將CD收起,於是又可以繼續走下去。

文:迷迷音

有話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