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音/音樂/動漫/次文化

「大橋三重唱」樂器樣樣難不倒 首次台灣個唱大講台語超用心

自去年(2016年)在犀利趴演出以來,相隔一年再度來台演出的大橋三重唱,這次是首次來台個唱,不得不說大橋自己本身就是多才多藝的音樂才子,這次亞巡成員也是集結日本樂壇的各方強者,例如擔任鍵盤的伊澤一葉就是東京事變的成員。尚未開演,光是看到台上放著平台鋼琴,就令人相當期待聽到現場演奏。

夜晚在輕快的鄉村音樂曲風中展開,以Legacy這場地來說,這場演唱會台下是少見的座位式,幾乎座無虛席,不少人就坐著隨節奏拍手與搖擺身體。穿著一襲藍色長衫頭戴灰色寬邊帽,宛如插畫中現身的「詩人」。大橋就在台下自發的手拍節奏中登場。開頭的<DOLLY>融合鄉村與迷幻的的輕盈,聽著大橋三重唱療癒的歌聲,令人感到愉悅,溫暖與放鬆。

爵士中帶著雷鬼節奏的<VOODOO>全曲以英文演唱,<國王的新衣>大橋跟伊澤一葉交換彈奏起鋼琴來,多才多藝的大橋不只有副療癒溫暖的嗓音,整場演出只見他從吉他、鋼琴、曼陀鈴琴,甚至是吹奏簫,樣樣難不倒他。其他樂團成員們也是隨曲子變換演奏的樂器,輕鬆寫意的變換多種樂器,或是在曲中互JAM,自在操控繽紛多彩的音色。「大橋三重唱」的現場演奏實力毋庸置疑。

三曲不停歇的演唱後,大橋以治癒的聲音用台語問台灣樂迷們: 「打給後!哇洗大橋!」,這種反差令人不禁失笑。整晚他都努力以有限的台語跟台下頻頻互動,其他成員也是努力以台語自我介紹。一一獲得樂迷們的稱讚。只要台下有人喊大橋,他總會停下來比個讚,或給予一個微笑。非常親切的對待台下樂迷們。

大橋:「大家日文都聽得懂嗎?」 ,台下大喊:「沒問題~」 ,大橋接著說:「去年很榮幸受邀到犀利趴演出,這次是我首次來台個唱,希望跟大家一起enjoy到最後。」、「今天台下觀眾們的熱氣很厲害啊,我有點要輸了的感覺。」大橋俏皮的以手搧風表示很熱,「下面為大家帶來平緩的曲子。」抒情的<月亮背面的鏡子>鋼琴獨奏聲融入台上深藍色的燈光,直到燈光再次變亮時,樂團的演奏也一齊響起。Bass聲線如同在夏日夜晚游泳一樣,溫暖滑順,歌詞「ああどうしてどうして ,胸が痛むのか (啊啊,為何,胸口會如此痛呢?)」一再迴盪在耳中不散。

接續的<EMERALD>前奏中夾著呼嘯風聲,大橋吹起的蕭聲備感蒼涼。下一刻大橋又變換到鋼琴演奏,與樂團在互不相讓漸漸激昂的演奏聲中又轉為溫和平靜。

整晚最可愛的一幕,就是「大橋三重唱」樂團成員們全部聚集到台前,以單隻麥克風收音、acoustic的方式演奏。樂器配置就更加簡化,伊澤吹起可愛的口風琴,貝斯近藤零改拿電木貝斯,吉他THE CHARM PARK拿起曼陀鈴琴,鼓手神谷洵平把單個落地鼓搬到台前。全部的人都聚集在大橋的麥克風前。 大橋:「為什麼我們聚到台前來,這次巡迴開始用單隻麥克風收音的形式表演,(指向貝斯)這看起來雖然像吉他,不過是木貝斯喔,雖然不太有貝斯感,聲音也比較高。」、 「阿對了,今天是零桑(貝斯)的生日,零桑唱一首吧!」貝斯手近藤零只好靦腆地開金口。

「今天想要為大家帶來難得有機會演奏的歌。」<蘋果樹> 這樣可愛的曲子,很適合「單隻麥克風編制」來呈現「大橋三重唱」最擅長的即興爵士。一曲奏完,大橋笑容滿面的說:「怎樣?聽起來很不賴吧!」、「雖然差了兩個月…不是聖誕節喔,接下來為大家帶來這首」沒想到會以這樣的編制翻唱英文名曲<SEPTEMBER>,讓人覺得驚訝。原來可以改編得如此好聽。如果閉上眼睛應該想像不到樂器這麼簡樸吧,現場氣氛也越加高昂。

<The Day Will Come Again>後恢復了通常的樂器配置。 原曲與秦基博合唱的<怪物>現場則是與吉他THE CHARM PARK合唱。迷編私心喜歡這首歌,雖然描寫心中的膽怯如同「怪物」歌詞有點灰暗,聽起來卻很輕鬆明快,如同一切悲痛都能隨風而逝。

<Sally>、<瑪蒂達>、<時光機>之後,所有團員揮手下台。 等待安可時,台下樂迷主動大合唱起「生日快樂」為壽星近藤零祝賀。再次登台時「大橋三重唱」成員們都滿臉笑容。「這裡向大家介紹樂團成員!」大橋一一介紹,各位成員也努力以台語自我介紹, 「打給後!哇喜近藤零,哇洗詩人」大橋在臉書上介紹這次亞巡成員時,以「BASS詩人」稱呼近藤零。來不及換衣服汗濕全身上場的鼓手神谷「打給後,哇喜神谷,哇好濕」 而吉他THE CHARM PARK也是感受到現場的熱情,狂說「打給後」、「哇洗THE CHARM PARK」、「今天很熱,我們很熱,你們更熱」惹得台下不停拍手叫好,不明所以的大橋還反問「你說了啥啊?」成員間互動也幽默有趣。最後輪到大橋「甲飽未!」台下樂迷驚呼連連他這才笑說:「在上海時,他們叫我要說”大家好,我是大橋叔叔!”。」

最後安可,帶來<形形色色>、<Happy Trall>,雖然台下樂迷始終都乖乖坐在座位上欣賞,但是不管是跟著音樂打拍子或是台上說話總報以熱烈掌聲大橋不斷笑容滿面說「很棒!」、「要是大家覺得很開心就好了!」,「接下來是最後一首歌了。」 大橋用中文說:「我會再來喔!明年,不見不散!」與台下樂迷約定好後,唱起最後一首曲子<忘不了> 。整場聽下來,就是兩個字「舒服」。現場演出的小細節處處可見用心,每當大橋停下來說話時,背景音總傳來隱隱約約的鳥鳴,如置身森林之中,連小細節都考慮到真的很浪漫啊。原本LIVE現場就是種非日常空間,但大橋三重唱的現場魅力在於,能把所有來到他演唱會的人都一起帶到森林中開唱一樣。沒有花俏的舞台裝置,而單純靠現場演唱的魅力加上準確思考設計,不流於花俏的燈光設計,簡單而精緻。不造作也不散漫,就如同「大橋三重唱」的音樂。自由穿梭在民謠、爵士、靈魂、抒情流行之間,也期待他明年再度來台演出。

 

歌單請見此

文:迷迷音

照片提供:avex taiwan

相關文章:大橋トリオ(大橋三重唱)台灣首次演出 呈現音樂的多元可能

有話想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