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法想像從事其他職業的自己」大村孝佳迷迷專訪

在日本有「光速吉他手」之稱的大村孝佳 (Takayoshi Ohmura)是日本新生代力量金屬、新古典金屬的吉他英雄,現任搖滾樂團C4、重金屬樂團Cross Hard、音樂團體dCprG、搖滾樂團UROBOROS成員,同時也是Marty Friedman、LIV MOON、萌金屬女團的支援吉他手。五月時,大村孝佳應邀來台舉行電吉他講習會,活動前與迷迷音進行了專訪,談到了許多從事音樂活動的眉角喔!

日本語バージョン

ー大村先生至今為止有擔任過多位藝人的客席樂手,客席樂手的演奏與自己所想要表現的音樂應該會有些不同,想請問要如何在這之間取得平衡?

在我的樂團或是我自己的solo活動中,就是表現我想要表現的東西;如果是作為客席支援樂手的話,會跟工作人員以及整個團隊討論過後,將他們所追求的音樂呈現出來,並不會特別去思考中間的平衡,就是單純將他們想要我做的東西做出來,並沒有那麼困難。

ー大村先生不僅只是與日本的藝人合作,也曾經擔任台灣知名歌手張惠妹的亞洲巡迴客席吉他手,台灣演唱會的表現與製作方法和日本有什麼不一樣嗎?

首先我會先學習該國的文化,將相關知識放入腦中,然後去思考怎樣的表現會與該國的人相應合,這是身為日本人的我所不知道的。像是感情、音樂表現風格、國民性、文化等等,如果是日本的話我就會知道,但外國的話我就得要先去學習,如果不去學習就不會知道其他國家的人們是從什麼角度在看世界的。學習之後,實際與對方見面、交談,從中取得平衡。「那麼請你這樣做」像是這樣,他們會這麼對我說,而後與對方建立起良好的關係。如果沒有與對方建立良好的關係,那麼演唱會應該就會變得很難做起來。

ー參加張惠妹那次巡迴演出的契機是什麼呢?

契機是有認識張惠妹公司的人在日本,因而得到這份工作。

ー原來如此。大村先生也常常作為偶像團體的支援樂手到世界巡迴,想請問在進軍海外時,是否會有因為是日本人而比較難被接受的地方?

不要特別去想這些其實反而比較容易被對方所接受。自己是以一個日本人的身份去的、自己是要去展現日本文化給他們看的。所以並不是要配合對方的想像、不是要去想怎樣的表演比較好被他們接受,而是要展現說「我是這樣的樂手!」、「我的演出就是這樣!」讓他們看,他們會比較自由地去接受我們自己的演出,而我們在表現上也會比較自由,所以就是不要設下侷限地去做。

ー與張惠妹的共演,有什麼至今為止仍然印象深刻的地方嗎?

他對所有人都非常溫柔親切,對團員如此、對工作人員也非常親切,演唱會中不也有一些非固定班底的工作人員嗎?他也對那些來幫忙的工作人員、會場的工作人員都很親切,還有為我們做料理的廚師、打理後台事物的工作人員也都是如此。雖然其他團員也很親切,但是他明明就是如此頂尖的藝人,卻非常好地展現了一個值得學習的模範態度。真正頂尖的藝人,除了工作之外,平常在這些小地方也是非常重要的,讓我學到很多。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部分。

ー除了張惠妹以外,有什麼其他有特別注意的台灣藝人嗎?

每次想說要聽台灣的音樂,都會不知不覺聽回張惠妹呢。當時真的演了好多首張惠妹的曲子,大概三十幾首吧,每一首都有各自的回憶。每次想要搜尋台灣的藝人時,都一定會看到張惠妹。之前我記得的曲名都是英文,不記得漢字,所以看到時總會想說「這是哪一首啊?」,不自覺便會點下去聽,才發現「原來是那首啊!」結果又繼續聽了下去,變成都只聽張惠妹。

ー那麼有其他想要共演的藝人嗎?

不過如果是要跟自己憧憬的偶像同台的話感覺有點可怕也說不定。當然會想要跟自己喜歡的偶像同台,但是同台的話就會知道不少事情不是嗎?像是他的性格之類的。或許他其實私底下不是一個很好的人也說不定。一直以來都只聽著他的音樂不是嗎?可是實際見面後或許會有完全不一樣的印象,這感覺蠻可怕的。所以現在說真的,我大概只想要跟我的親友、知道的藝人一起做音樂,以現況來說。無論是solo或是樂團都是。相較於合作共演,想要一起做session、一起工作的人還是很多的,畢竟我有很多憧憬的偶像。

ー主要是日本的藝人嗎?或是歐美呢?

日本的藝人也有,不過歐美的藝人應該比較多。畢竟在重金屬方面,我都是聽美國、歐洲的專輯和藝人作品長大的。

ー順帶一提,聽說大村先生很喜歡尾崎豊。

是的,非常喜歡。

ー對於大村先生而言,尾崎豊的音樂有什麼樣的魅力呢?

我以前很喜歡他的歌詞,有時候歌詞中會有風之類的詞彙出現,真的很喜歡他的歌詞。當我漸漸長大了後,也逐漸開始看他的演出影像,覺得他的演出具有非常強大的熱力。他的靈魂非常熾熱,音樂表現也很厲害,無論是現在的搖滾或是金屬樂界都沒有的表現方式。我就是被那演出給深深吸引。他總是盡全力將所思所想傳達出來,那是我最喜歡他的地方。

ー去年在ShowBoat 23周年的紀念活動上,於藤岡先生的樂團擔任嘉賓演出。聽說那次大村先生並未彈奏任何樂器,而是演唱尾崎豊的歌曲呢!

對!是copy band!(笑)

ー那次就只有唱歌嗎?

是的,完全只有唱歌。

ー當時的曲目是如何挑選的呢?

當時的團員是常常會一起做音樂的朋友,選了最容易被觀眾所接受的、最為人所知的幾首。唱的時候很緊張呢。要唱最喜歡的偶像的曲子,會覺得對他很不好意思,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很緊張呢。比原先預想的還緊張!

ー在編曲上是改為搖滾編曲嗎?

尾崎豊有他自己實際演奏過的現場版本,像是口白、MC等各種表現都是依照他的現場版本所做。

ー1月大村先生發行了新作品,翻唱了METALLICA、Dokken……等從小受到影響的樂手的音樂,想請問曲子是怎麼選的呢?

曲子是和一起做樂團的團長選的,大部分是自己喜歡的樂團、還有那些暢銷金曲,相較於一些大家不太熟悉的樂團,METALLICA是比較具知名度的,不過同時也想加入一些比較困難的東西。

ーcover時有什麼部分是比較困難的嗎?

最執著的地方是在主唱,要找適合的主唱真的很不容易。TOKI的話除了他是和我一起做樂團的隊長之餘,也是他說想唱METALLICA所以才找他加入。Atsushi是我solo的樂團的主唱,最難的曲子覺得給他唱應該沒問題。翻唱EVANESCENCE曲子的AYA KAMIKI是一起做UROBOROS得朋友,我覺得他的聲音最適合,又是女主唱。至於翻唱Arch Enemy的lynch.主唱葉月則和TOKI認識,有一起做過C4,就是那時認識的。翻唱MEGADETH的Ikepy則是在「ヘドバン」的活動上認識的,覺得他最適合。

ー也就是說是先選好曲子才找主唱的……

是的!真的超煩惱的!

ー實際上錄音時有什麼小插曲發生嗎?

Dream Theater的曲子是我覺得是最辛苦的。Kuze一直都是唱重金屬,然而Dream Theater有點不一樣,拍子比較奇怪複雜、高音的地方轉為氣音…..有各種表現方法,所以有很多地方重複了好多次,「還是有點不對啊」、「這次請這樣唱」等等的,有各種調整,一首曲子錄了六個小時,不厭其煩地修改了好多次。那是最辛苦的一首曲子。其他曲子大家都很熟,都是大家所尊敬的樂手的曲子,相較之下比較容易做。

ー這次新作品並非錄製原創曲,而是製作翻唱專輯的理由是什麼呢?

這個啊,不過很多曲子都想要翻唱看看呢,像是Dokken也想試看看。現在是我出道後第十三年,出道超過十年,現在的狀態是我個人至今為止的最高峰,以現在最好的狀態來做cover的話不知道會是如何,因此便想做看看。

ー像是METALLICA或是Dokken都是在大村先生出道四年前第一次聽到的,才經過四年而已就可以出道真的很厲害,想請問回想起當時,有什麼想法呢?

可以得到大家的支持,都是因為有適合的環境,像是周遭有喜歡金屬的人,還有就是要相信自己,因為有很多人幫忙、周遭有許多溫柔的人,所以才可以做得到。如果只靠自己是絕對沒有辦法的。相較於技術,更多的是有其他人的幫忙才可以達到這地步。高中時根本無法想像會有這麼多人的支持與幫忙呢,而且還做了十多年到現在。

ー至今為止一次也沒想過要放棄嗎?

應該沒有呢。當然也是有很辛苦的時候、也有討厭的事情,不過並沒有想過要放棄。我無法想像從事其他職業的自己,我就只有吉他而已,因此從沒想過要放棄。

ー是從高中就開始以職業為目標的嗎?

這個啊,最開始我是進入音樂專門學校就讀,進音樂學校後腦內想法就切換成要以職業為目標了呢。畢竟音樂專門學校的學費很高,不賺回來不行。

ー不過也聽說很多人念專門學校念到一半就不念了。

如果只想著技術或技巧的話,絕對沒有辦法持續的……

ー所以要有技術跟努力……

就是啊,心情上也是,還有與人之間的關係也非常重要。

ー從小以職業為目標時就已經決定以solo的吉他手為目標了是吧。

最開始我比較喜歡樂團,像是JROCK之類的,很喜歡GLAY的曲子,所以之前是想要做樂團。不過不知何時,開始喜歡上金屬,都在聽hard rock,因此就想要以solo的吉他手身份來活動。

ー這次來到台灣有特別想要嘗試什麼事情嗎?

當然今天很期待要享受其中,不過希望下次能來演出呢!以樂團來!這邊(紅樓河岸留言)感覺很不錯,想要談談看能不能下次來這裡演出。希望可以以樂團來!

文:迷迷音

攝影:海國樂器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