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金曲論壇》音樂的多元延伸: 配樂創作與商機

引言人Mark Frieser是全球娛樂及互動內容產業的連續創業家與意見領袖,曾開發多項即時、網路、互動與行動服務。他目前是「SyncSummit」系列活動的創辦人兼執行長,每年廣邀各界人士分享構想與知識,並促進視覺、互動、品牌媒體市場的交易形成;他也創設了一個音樂授權公司「Sync Exchange」並身兼執行長,與全球多家大型音樂廠牌、發行商、音樂人、經紀公司合作,將音樂用於各種電視節目、電影、電玩、廣告、網路影片與應用程式之中。

他指出,配樂是一個創意工作者,也是一個為導演代言的音樂詮釋者。工作中最主要的挑戰,是把自己的創意與動畫、電影、電視、遊戲製作者的創意結合。以電影來說,配樂者要和導演有最好的共鳴與合作,而在遊戲製作的時候,除了導演,甚至還要和程式設計者取得共識,因此對於一個配樂者而言,如何讓各種不同的作品能夠呈現出最好的結合,這不但是配樂工作者的挑戰,也是他滿足感的來源。

Xavier Jamaux:幫導演把情緒的聲音傳遞給觀眾

Xavier是一位法國作曲人兼製作人,他曾與三名團員成立「Orange」樂團,也曾和Marc Collin合作創立法國樂團「Ollano」,之後推出個人品牌「bangbang」,並與Jay-Jay Johanson、Garry Christian、Simon Lord等眾多音樂人合作,「The Face」曾形容他的風格猶如「Air與Isaac Hayes交集」。他目前以電影配樂為主業,曾與多位知名導演合作,包括杜琪峯、Michael Haneke、Kevin Reynolds、JPLimosin、Thomas Winterberg、Alexandre Arcady、鄭保瑞等,而他與杜琪峯導演合作的電影也曾被台灣金馬獎提名。

他認為在合作的過程中,如何與導演溝通是很重要的,舉例來說,你收到一個簡訊,同樣一句話,配上不同的表情符號,也許就代表完全不同的意思。導演可能會用他熟悉的語言來跟你溝通,也許是色彩,也許是影像,而配樂工作者必須要讓自己融入整部電影的創作,讓自己的創意能夠融入整個作品之中,讓這個結合音樂與影像的作品說一個故事,讓觀眾感知到一種情緒。「這是一個超越自己的過程,」他強調:「不是把自己喜歡的東西加進去就叫配樂」。以和杜琪峰導演合作的經驗為例,他認為配樂要瞭解一個導演的調性,例如杜琪峰的電影裡面有一種嘲諷的基調,因此在配樂上他不需要太喧賓奪主,太大聲主導的音樂類型,而配樂工作者不是只按照導演的喜好給出音樂,當然在一開始要能夠給出導演要的感覺,讓他對彼此合作先有信心,但有時也要把導演從他的舒適圈移開,要有一種企圖心,丟出一段音樂的時候是超出導演的期望,但是卻是更能夠詮釋這段情節,或是帶來更好呈現的驚喜。

Russell Brower:配樂要給遊戲者一個忘記現實的平行時空

Russell是三次艾美獎得主,是一位擁有超過 30 年經驗的資深作曲家、音效及音樂總監與後製總監。Brower 現任 Blizzard Entertainment 的資深音效總監暨首席作曲家,為《魔獸世界》、《爐石戰記》、《鬥陣特攻》與 《魔獸爭霸》、《星海爭霸》、《暗黑破壞神》 以及跨系列作品 《暴雪英霸》等遊戲製作配樂。

過去他跨足電視、電影、主題樂園與遊戲產業等不同領域,曾得獲英國電影和電視藝術學院提名最佳作曲家,也曾經在設計、建造迪士尼樂園的「華特迪士尼幻想工程」,擔任媒體設計負責人與音樂總監。而他也曾以獨立作曲家與聲音設計師的身分,參與《狂歡三寶》 與《蝙蝠俠:動畫系列》等製作。 他目前是作曲作詞協會(Society of Composers & Lyricists)與遊戲音效網路協會(Game Audio Network Guild,G.A.N.G.)的董事會成員,也是電視藝術和科學學院以及美國國家科學院錄音藝術與科學學院的會員。他現在也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擔任推廣課程的講師。他為《魔獸世界:巫妖王之怒》所譜的曲目「 Invincible」曾在2014年4月於 Classic FM「名人堂300」中播出。

對於線上遊戲「魔獸世界」的配樂,他的形容是要在一個遊戲裡包含一整個主題樂園的音樂,「魔獸」是一個全球很多人可以同時上線,各取所需的遊戲,這表示其中需要非常多的音樂,魔獸至今13年,現在已經有超過80個小時的原創音樂,他認為電玩的音樂要達到的境界,是一個完整的世界,雖然音樂裡會有一些流行音樂的符碼,「但我希望創造的是一個平行世界,遊戲裡的音樂要讓你完全進入這個世界,在你玩遊戲的時候,忘記你自己身處的現實世界。」

他認為有時候配樂者要扮演心理醫生的角色,與導演怎麼溝通是非常重要的,配樂者必須瞭解人性,知道人想要什麼, Russell舉出自己的一個經驗為例,在與一位導演合作的過程中,他先作出一個音樂版本,是完全按照導演的要求做的,雖然這個版本他並不滿意,但是他先讓導演聽了這個版本,讓導演安心之後,再拿出另外一個配樂版本,是他自己認為更適合這個作品的,而在那次的合作過程中,導演後來也認同第二個版本更適合那個作品,這可以讓配樂者看見溝通的重要性。

舉例來說,一個槍戰場面主角中槍,大家都以為這就一定要搭配槍林彈雨的配樂,但有時候也許導演在這裡想要表達的是片中主角的犧牲,這時候更適合的音樂反而是安靜的,或是悲壯的,因此他鼓勵配樂人員要有超越性的眼光,當然,給出一個安全版本的配樂是最讓大家舒服的事,但是配樂若能讓大家看見那種犧牲的感覺,它就能讓觀眾更進入那個情節裡面。

在與不同媒介的合作過程中,Russell認為當然大家都會有不同的意見,而作品也是一個團體共創的過程,雖然往往在過程中,導演有導演的想法,製作人有製作人的想法,而怎麼融合整個團隊的共識,讓創意和可行性能夠找出一個最好的平衡,這就是創作過程的挑戰。

王希文:配樂可以讓電影呈現出一個更獨特的氛圍

王希文師從好萊塢資深作曲家Ira Newborn以及Joseph Church(《獅子王》音樂總監),是台灣第一位在紐約學習正統百老匯音樂劇的作曲家。他的創作風格多變,擅長編寫以搖滾、管弦、爵士、藍調為基底之戲劇音樂,以音樂劇作品《木蘭少女》開始嶄露頭角,活躍於影視、劇場與流行音樂之間。近年代表作品包括:《健忘村》、《總舖師》、《翻滾吧!阿信》、《十二夜》、《寶島歌舞-行動音樂劇》、《魔獸世界十週年音樂劇-艾澤拉斯之歌》、許哲珮個人專輯《搖擺電力公司》 。曾獲2009年金鐘獎、並於2011-2016年內三度入圍金馬獎、三度入圍金曲獎。

他提到自己因為「木蘭少女」的工作而回到台灣,而「木蘭少女」的工作後,他就一頭栽進電影配樂的領域,他也提到配樂能為電影增色之處在於,增添電影的氛圍與時代感,並用音樂傳達出希望讓觀眾感受到的情緒,以電影「健忘村」為例,他為山賊設計了一段結合嗩吶與民初音樂的BBOX,也為這部以黑色幽默為基調的電影設計出多種樂器組合,把嗩吶吹得很像薩克斯風,以國樂樂器吹奏出一個義大利黑幫電影配樂的感覺。

另一部還未上映的國片「癡情男子漢」,導演在電影中放入了五首國語經典老歌,所以他們也找到了一個過去曾是獨立樂團主唱,現在單飛的RAP歌手Leo王來演繹這五首歌曲,他在這部電影裡面發現到,配樂若能找到合適的歌手來演繹歌曲,可以讓電影呈現出一個更獨特的氛圍。在林育賢導演「翻滾吧男孩」三部曲的最終曲「翻滾吧男人」,由於從第一部開始就建立了合作關係,所以在這個系列的第三部,他與導演決定讓配樂呈現出一種第一部片中的體操選手已經長大,從純真到帥酷的成長蛻變。他認為,配樂可以為導演創造出一個影片的抽象概念,不管是導演的浪漫、時空的味道,都可以讓配樂跳脫出情緒音樂的角色,而能夠有新的火花,新的可能。

王希文指出,電影配樂的過程裡,有很多是溝通的工作,因為音樂是很抽象的,例如導演可能會說這裡要恐怖一點,要有趣一點,但是這個恐怖和有趣,在每個人心裡的樂器是不一樣的,這就好像跟一個古典樂手溝通的方式,與搖滾歌手溝通的方式是完全不同的。他也認同配樂者必須放下自我,融入導演的故事,才能讓整個作品更出色。

新聞稿提供:台視

照片提供:台視

編輯:迷迷音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