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金曲論壇》區塊鏈 (Blockchain) – 音樂產業的未來式

引言人鄭國威指出,區塊鏈的技術,也許大家不太熟悉,但是現在風起雲湧,價值超過黃金的比特幣,其背後的技術就是區塊鏈。而區塊鏈可以幫助詞曲創作者、表演者、音樂公司能夠更節省溝通與分潤的成本。用一個簡單的說法,過去,集中化的管理非常繁複,並且當數量一大,範圍擴增到全球,這個管理上就會出現很大的問題,於是一首歌走到全球,往往因為這些不經濟的行為,讓創作者並不能完全享受到這首歌曲真正創造出的所有價值,而區塊鏈技術能夠在這方面提供一個全新的模式,創造出一個更開放、更公平,也更透明的平台,這就是今天要探討的主題:音樂產業的未來式──區塊鏈(Blockchain)。

鄭國威提到「區塊鏈革命」一書中,提到了許多產業運用區塊鏈獲致成功的例子,而其中一個談到音樂的成功案例,那位藝人所運用的技術,恰好就是參與本場次的與談者──Jesse Grushack公司所創建的平台。因此對於音樂產業與區塊鏈的結合,他認為區塊鏈可以擔負的角色,不是從音樂產業中榨取價值,而是幫助音樂創造更多價值。他認為雖然現在的發展還不到成熟的階段,但前景絕對值得樂觀以待。

Benji ROGERS :dotBC — 涵蓋智能合約的新數位音樂格式

Benji是藝人出身,對於目前版權收入的分配方式感到非常不合理,這也激發他對區塊鏈技術產生興趣,於是催生了dotBlockchain Music這家公司,結合部落格、創投公司、以及區塊鏈的技術,來發展一種取代mp3的新數位音樂格式。

他強調,音樂創作是一種資產,但現行的數位平台上,任何一個使用者都可以從Youtube上下載一首歌,放進自己的iTune,就完全擁有這首歌的所有權利,甚至還可以輕鬆把演唱者、創作者的名字都改掉,這很顯然是一個對創作者不公平的環境。

他指出透過區塊鏈,這樣的情況是可以改變的,而改變的關鍵點,在於創造一種取代WAV與mp3的新格式:「dotBC」。在這種新數位音樂格式裡,每一首音樂創作的歌名、創作者、版權擁有者的名字都是寫死的,是不能被使用者隨意修改的,所有的版權相關資料都綁定在一個不能刪除與修改的檔案上,透過這樣的格式所形成的音樂資料庫,大家用一種共通的格式來面對每一首音樂作品,發行商、歌手、消費者,都能在一個開放公平的環境下,看到每一首歌被購買、被聆聽與被使用的狀況,甚至是P2P的傳輸模式中,這樣的格式一樣有效。

在現行的狀況裡,版權管理組織PRO需要花費大量的金錢來找出每一首歌的版權屬於誰,而且每個版權公司都知道,他們不但耗費了許多時間,並且也沒有辦法正確記錄每次版權被使用的行為。

Benji所提出的dotBC,事實上也是一個智能檔案。例如一個芝加哥出版商,可以把台灣的製作人與杜拜的工程師都Tag上去,不受國界限制,而這個創始者放進去的資料是沒有辦法被移除的。透過這種音樂格式,每個人都知道一首歌是誰寫的,誰唱的,誰創造的。這會帶來一個很簡單的幫助,當有人想要購買這首歌的時候,他知道應該要付錢給誰。

Benji分析,dotBC的發展正如所有的新科技,對於既得利益者來說,他們並不會樂見改變發生。因此所有奠基於區塊鏈的新音樂科技發展,都要兼顧棍子與胡蘿蔔,一方面要讓現在能夠分配利益的利害關係人知道,透明化是把餅坐大,版權收入會比現在更多,讓他們站在一個贊同的角度給予幫助。另一方面,透明化也是一根棍子,會把那些使用了音樂卻沒有付出版權費的行為攤在陽光下,這也會讓非法行為無所遁形。

Benji用雨果說過的一句話作為他的結論:「什麼東西比一支精良的軍隊更有力?」答案就是一個時機成熟的觀念。他提到一開始在參與區塊鏈的研討會時,參與的只有8個人,而工作人員竟有16個;如今在金曲獎的論壇裡,關心區塊鏈的聽眾已經有幾百人,這就是一個值得樂觀以待的轉變,也是音樂產業發展的全新局面。

Jesse GRUSHACK 區塊鏈重現網路的開放與多元

Jesse提到區塊鏈導入音樂產業,其實是一個必然的現象,因為沒有人希望自己的隱私都無條件的交給全球網路巨擘,事實上,透過每天使用資訊的收集,手機比人們更瞭解自己,而現在全世界所有的手機使用者,他們的資訊被少數幾個全球化的網路強權收集,這樣的問題該如何解決?Jesse認為區塊鏈值得大家關注的原因,在於它不但可以幫助人們找回自己資訊的主權,更可以讓網路重現十年前的開放與多元,大家都可以利用網路來作自己想做的事情。

從數據來分析,現有的音樂市場,Spotify有70%的支出是支付給三家音樂公司,這很顯然是一個過度集中的現象。在美國,音樂產業的市值不斷萎縮,看起來消費者不願意付更多錢去買音樂。而消費者現在是如何使用音樂的呢?目前串流佔音樂產業收入的51%,人們買實體音樂的比例越來越低,而提供串流服務最大的廠商是蘋果、Google與Amazon,人們使用音樂的資料成為科技大廠的私人資產,這些網路巨頭並不會把資料開放出來給大家運用,這樣的情況很顯然是需要改變的。

Jesse指出,區塊鏈的導入,最重要的精神就是分散,在這樣的趨勢下,Ujo提供一個可以運作的平台系統,讓音樂產業可以逐步轉型,可以針對不同的產業,不同的領域,做出不同的計畫。一年半以前,Ujo提供了一種概念驗證的服務,他們與科技業者合作,提供一種服務,當創作者推出一首創作放在這個平台上,平台會把所有的資訊都公開,包括這首歌被多少人買,創作者收到多少錢,購買者也可以直接在這個開放平台上從電子錢包付錢給創作者,創作者就能收到這個購買行為產生的分潤。這是一種全新的方式,特別對於獨立音樂者來說,一個更有效的版權分配方式是他們急需的,舉例來說,如果有一位購買者希望用500美元購買一首歌的使用權,他可能面臨一個狀況,就是也許創作者願意,但大型音樂公司卻不願意,而這個平台就可以解決這樣的問題,透過區塊鏈的技術就可以讓這樣的交易形成。舉例來說,一位叫做RAC的藝人,他把音樂作品放在這個平台上,消費者可以選擇買整張唱片,或是購買單一首歌,然後版權公司和創作者就可以立即在消費者的購買中得到他們合理的利潤。許多創作者因為這樣開放的平台,得到比現行制度更多的版權收入。

Turo PEKARI 讓版稅更立即透明的進行全球分配

Turo提到他的公司Teosto來自北歐,提供許多數位方面的服務,包括在手機上提供的各種數位運用,包括Spotify, HBO, Netflix都是他們的客戶,他指出這個平台的成立,是希望能夠為音樂產業創造一種新模式,包括開放數據與API,也提供早期創投資金,幫助音樂科技業者能夠發展他們的應用。他們相信音樂環境的改造不能只靠自己,需要與政府和科技產業的密切合作。Teosto也再進行許多有趣的計畫,他們與芬蘭的音樂創作者,軟體開發者密切合作,研發出一個以音樂為中心的教育系統「Nemo」,是一個為兒童打造,結合神經科學的音樂感受計畫。

區塊鏈是數據庫的延伸,也是一種很重要的數據儲存方式,在每個區塊裡儲存的數據都是一個小小的封包,透過技術的進步,參與區塊鏈的人可以加入不同的數據,並且可以決定在哪個區塊加入,透過這種分散式的方式,每個區塊會有不同的協議,區塊也可以分成公開的與私人的,有些資訊可以共享,但有些公司也希望擁有自己私有的數據平台,不管哪一種方式,區塊鏈都可以增進他們的績效,也會因為這樣的協同運作,新的區塊也會持續產生。而現在,以區塊鏈為主的音樂平台就有30-40個,他們各有不同的功能,服務不同的使用者。

北歐是音樂科技產業發展的一個重要根據地,Turo描述他們的使命,就是成立一個結合科技、音樂與金融的平台,促成音樂產業的轉型,不過當然,一個產業的轉型沒有那麼簡單,因此他們也辦了許多活動,去倡議這個全新的方式。對於音樂產業來說,區塊鏈可以解決很多問題,幾週前Teosto推出了全球第一個使用區塊鏈技術創立的版權管理平台「Pigeon platform」。Turo解釋道,現在的版權分配機制好像一個黑箱作業,對於PRO與創作者之間,他們的溝通往往不是很順暢。因此每一個音樂作品的表演版權,若能有一個API與網路服務,就好像一個放在網路上的帳本,讓銀行業者、音樂創作者、版權購買者都可以看到音樂被使用的數據,並且可以公正公開的計費,這就是Pigeon platform想要達成的使命。

新聞稿提供:台視

照片提供:台視

編輯:迷迷音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