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金曲論壇》音樂 IP 的跨界應用與商機

引言人商台玉指出,IP的跨領域發展,早年發展最成熟的例子是金庸和瓊瑤的小說,這些知名的創作會被影視音的公司買下來,再製成膾炙人口的作品。所以IP發展的主流,比較多的是以平面的作品,轉化為影像的作品,這在美國和日本也是一樣,像美國的漫威與DC,他們的超級英雄漫畫現在變成好萊塢橫掃全球市場的電影題材;而日本更是如此,因為他們的漫畫更多元,所以在影像化方面也有非常多元的發展,而我們今天要談的主題是音樂IP,舉例來說,周杰倫和方文山大概是台灣最受矚目的音樂IP之一,因此他們在海外合作方面的經驗,也很值得台灣音樂圈參考,因為音樂不若漫畫或小說,發展成影視作品相對有比較高的困難性,而今天的國際論壇就以此為題,要與現場的與談人一起來探討。

關於滾石愛情故事,引言人指出他是第一時間就看,並且是每一集都認真的看,他不只看到音樂與影像的結合,還發現裡面有很多台灣導演、編劇、新演員,透過看這個劇來做功課,他認為這可以對台灣的影視產業會有更深一層的認識。而日本BangDream的發展歷程,從漫畫、遊戲,到現在的音樂影視作品,IP發展的經驗很值得台灣參考,舉例來說,日本的「聲優」是一個很大的族群,因為日本有足夠大的市場可以支撐,也因此他們可以發展成一個聲優與動畫結合的新媒體型態。商台玉指出她曾經在日本看過聲優演員的見面會,發現粉絲對這些聲優的熱情絲毫不遜於偶像明星,日本在這方面的分眾發展做得非常成功。

段鍾潭:每個音樂公司都應該開始拍片!

2015年,滾石投資了一個20集的電視電影:「滾石愛情故事」。這個計畫選了20首滾石的經典歌曲,每一首歌拍了將近一小時的電視電影,在2015年製作,2016年第一季於愛奇藝台灣與公視聯合首播,今年在騰訊視頻播出,這個以音樂IP發展出來的影視作品版權順利的賣出,也拿到文化部1200萬的補助,整體算下來,這個計畫讓滾石小賺了一點點,但是就一個音樂IP發展出來的產品來說,品質已經相當不錯,但還是期待未來還有改善的空間。

而他也坦言,雖然是這麼高知名度的作品,但是在賣版權的時候也碰到困難,因此他建議音樂公司要有更靈活的方法來面對與其他媒體業者的合作,例如面對強勢的網絡媒體通路,滾石採用的方法是不只銷售「滾石愛情故事」大陸地區的版權,另外還「重新打包」,把滾石愛情故事第二季、演唱會,以及未來拍攝電影的部分投資權利,與已經完成的20集作品一起打包,才順利的銷售出去。

在他的經驗中,唱片公司和電視台、電影的合作已經有幾十年的歷史,並且合作關係是不斷的強化,因為每個影視作品都需要主題曲,很多好的影視作品也塑造出經典的歌曲,段鍾潭提到滾石愛情故事將會開拍第二季,在開拍之前他的體會是:「每個唱片公司都應該去拍電視劇」,因為多元化、視覺化是音樂產業一定要做的,並且越快越好。跨足影視的方式,「如果有錢有膽子可以自己拍,」他的看法是:「找合作伙伴一起結盟、合作、合併,也都是可以考慮的作法。」一開始不能做到最好也不要緊,走在這條路上就是要繼續去嘗試和努力。

段鍾潭坦言,滾石愛情故事這個系列在執行過程中,其實他們心裡也很忐忑,擔心戲劇反而破壞了歌曲在聽眾心中累積多年的情感記憶,後來決定這20集以各自獨立的單元劇形式呈現。不是做一個42分鐘的大MV,也不是為了推銷歌曲而存在,而是以一個「發生在台北的愛情故事」作為這個劇集的定調。因此他們先從找編劇開始,讓編劇們選歌寫劇本,劇本完成後再找導演挑劇本,然後才開始找合適的演員。他自謙這個嘗試最後有一個很幸運的成果,包括演員願意抽時間來配合拍攝,觀眾也有不錯的反應。

方文山:情感的共同記憶 是音樂IP無可取代的優勢

以作詞人的角色,方文山指出,一首歌才四五分鐘,範圍太小,時間太短,所以流行歌呈現的通常只有情緒,但是對於創作者而言,如果音樂可以做成影視IP,會有更過癮的呈現,包括可以塑造出更深刻的角色,更寬廣的氛圍,讓音樂作品有更不一樣,更深刻的呈現。

方文山認為,通常談到「IP」大家都認為是產權,但他覺得光是這個詞彙好像不太夠解釋其內涵,IP的概念裡有一種跨媒介、無界限的概念,過去,最常被改編成影視的通常是小說;後來,動漫開始也可以成為影視作品的素材,而小說、動漫現在也可以成為遊戲的素材。從創作者來觀察,從金庸、瓊瑤,到現在的九把刀,他們就是從文學創作,衍生成電視、電影,然後遊戲,甚至主題公園。當然,IP的跨界,也有遊戲變成電視劇的例子,例如仙劍奇俠傳。另外在香港,黃易的作品也創造了IP的跨界,像是「風雲」、「誅仙」,也都成功在影視、遊戲等不同媒介領域遊走。

而在音樂領域,音樂IP也逐漸改編成電影,音樂的優勢是情感的共同記憶,比如說高中的時候喜歡一個樂團,等到十年後再聽依然會很感動,因為他把記憶拉回那個時空。一個樂團,一首歌,有時不只是個人,而是連接一整個世代的記憶,所以我們會說羅大佑、鄧麗君,或是李宗盛的時代,那是一整代的人記憶。這是音樂的特性,一首傳頌千年的宋詞再受歡迎,也不會成為一個時代的記憶,但音樂卻有這樣的力量,這是音樂IP能夠成為電影,與其他媒介素材不一樣的地方。

而現在在中國大陸的音樂IP發展,像是張洪量的<廣島之戀>、張雨生的<天天想你>也都正在發展成影視作品,周杰倫<不能說的秘密>也集結了20首歌,發展成音樂舞台劇,至今已經在中國幾個城市演出了34場。陳奕迅的<你的背包>、張學友的<他來聽我的演唱會>,以及方文山自己的作品,包括周杰倫的<三年二班>、蔡依林的<倒帶>、林俊傑的<茉莉雨>等等,也都以經進入了影劇製作的階段。

方文山分析,音樂IP與文學、動漫、遊戲不同的是,音樂是情感的共同記憶,而這是影視作品裡最重要的生命力,但它的優勢也就僅止於此。因為一首歌沒有角色,沒有主角配角,也沒有故事線,所以一首歌要發展成單元劇、連續劇,怎麼說好一個故事就很重要。一首歌的歌詞最多300到400個字,其中也許講情緒,講一點畫面,而當要發展成一個影視作品時,最大的危機在於編劇、拍攝、後製出來的作品,與觀眾對於這首歌的期待有沒有落差。因為觀眾的情感認同會讓他有一個期待的樣子,如果落差太大,反而這個作品就不能夠得到大家的認同。音樂IP帶來了高知名度,讓觀眾有期待,有記憶的連結,因為你會想看到廣島之戀,會想看到三年二班,「但是不到400字的歌詞如何變成故事梗概、故事大綱、以致於有分鏡的整個劇本,這等於是重新創作一個作品了。」方文山指出,特別是連續劇一拍十幾二十集,如何讓整個歌曲的感動不被稀釋,這就是很有挑戰性的地方。

與中國的合作經驗,方文山建議一開始就要鎖定有能見度、傳唱度的歌曲來執行後續的計畫,因為這樣會省去行銷、廣告上很大的力氣,並能夠得到大量的觀眾關注。中國的網絡平台其實很強勢,這是一種通路為王的概念,再好喝的飲料如果在便利商店買不到,消費者也不會知道;而現在的網絡世界也是這樣,再好的作品如果不能上架,音樂IP也無用武之地。因此透過廣告拆分、技術持股,或是平台真的投資製作費都是有可能合作的方式。實務上的作法,方文山認為若是先把音樂IP後續的發展作好延伸,例如一千多字的故事梗概,男女

主角可以找誰(比如說能夠找到陳奕迅出演<你的背包>、莫文蔚出演<盛夏的果實>等等),都會幫助音樂IP合作的順利推進。同時,有了比較完整的計畫,也比較容易找到贊助商,儘管不是全額,但如果已經有企業願意資助1/3的資金,都會是很好的合作基礎。

太田淳:動畫歌曲 音樂IP發展新型態

太田淳在他10年結合動畫與音樂領域的工作中,他指出儘管日本是CD賣得最好的國家,但是現在銷量也是每下愈況,而遊戲與動漫卻逆勢上升,越賣越好,因此現在,動畫的主題曲逐漸在市場上引領風騷,所以現在的音樂人也更重視這些只存在動畫當中的歌曲(animation song),而在這樣的浪潮之下,這些所謂的聲優,現在也會組成樂團去唱歌,也逐漸受到消費者歡迎。

因此現在音樂公司也會去取得動畫歌曲的著作權與IP,太田 淳正在進行的一個計畫,是幫日本一個名為Bang Dream的公司執行專案,從宣傳、影像化、製作各方面全程參與,把影片裡面的聲優組成一個樂團,不僅僅在動畫當中演唱,他們也實際上站在舞台上對聽眾演唱,創造出一種跨媒體的新呈現方式。因為在過去,這些聲優不是歌手,他們通常都在幕後配唱,而如今,這些聲優也組成樂團,來到觀眾面前現場演唱,這是一個全新的現象。

論到音樂IP發展的成功關鍵,太田 淳認為,作品本身的優質是最重要的,不管音樂、影像、動畫,品質必須夠好,必須有觀眾喜歡,就具備了全球行銷的基礎,在全球得到迴響的底氣。而在他十年的工作經驗中也發現,音樂IP的多元化發展後勢可期,以動畫歌曲來說,一開始的動畫音樂是針對宅男族群,但現在已經擴展到十幾二十歲的觀眾群,他們也像喜歡流行音樂一樣喜歡動畫歌曲。

動畫音樂能不能做LIVE演唱會?太田 淳認為,答案當然是肯定的,他們現在在東京舉辦的演唱會也是達到售票秒殺的程度,甚至不只音樂與動畫,就連推出遊戲的時候也都很受歡迎,他指出,儘管動畫音樂的發展一開始是小眾,一場活動只有一兩千人來參加,但是只要一場一場做好,現在已經成為一萬兩萬群眾參加的活動,這就是很好的發展案例。

最後他也提到,希望日本與台灣能夠合作來製作音樂IP的影視作品,發揮各自的優勢,並且透過合作,做出更好的作品。

新聞稿提供:台視

照片提供:台視

編輯:迷迷音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