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金曲論壇》創造亞洲獨立音樂的多贏機會

第二場的主題是「創造亞洲獨立音樂的多贏機會」,引言人白紀齡先請三位與談者描述獨立音樂在他們所屬國家的發展狀況。並請他們分享獨立音樂未來的發展,有哪些值得關注的重點,要掌握哪些機會。他分析日本的版權制度做得非常好,現在還有TOWER唱片行,獨立樂團還可以賣自己的專輯,而印尼與中國同樣都在發展的階段,也各有不同的機會與限制。

Robin MALAU :表演場地是未來發展的關鍵課題

Robin MALAU自己從樂團的樂手開始,待了十年,發行了三張專輯,在日本、馬來西亞、法國都有過唱片發行的經驗,於是逐漸的發展成獨立唱片界的一個唱片公司,由於後來他所經營的樂團,陸續與大型唱片公司合作,Robin也接觸了許多音樂週邊的不同產品,從獨立音樂歌手到音樂公司的角色轉換,Robin認為印尼是一個發展中國家,最大的特點,就是一切產業都在發展中,這是他成立音樂公司的初衷,希望促成政府能夠營造一個適合音樂產業發展的環境。

印尼的獨立音樂發展,根據Robin長期參與的經驗,他認為印尼與世界上其他音樂人的第一步沒有太大不同,大家都是從獨立音樂開始,但是獨立音樂在世界各地都一樣面臨挑戰,因為一般的樂團或藝人一看到MTV,就以為那是唯一的發展方向,但可能經過了20年,他才發現那不是唯一適合他的發展路線。Robin分析,印尼目前並不具備足夠多且足夠好,讓獨立樂團可以表演的場所。沒有表演場所,如何支持藝人或樂團的開支就成為一個問題,音樂創作者都想寫歌賣歌,但Robin以自己為例,他所屬的硬派樂團比較小眾,他們的歌不太可能賣出很高的價錢,所以印尼現在有很多獨立樂團,他們自己開咖啡店或小餐廳,作為一種收費的管道,這大概是印尼獨立音樂的現狀。

從地理特性來看,印尼是一個很大的國家,從東到西要飛十個小時,總共有兩萬多個小島,所以他們很難用開車的方式去巡迴演唱,去哪裡都要搭飛機,有時候甚至搭飛機去新加坡,比去印尼東北部的某一個城還要便宜,這又回到印尼不是到處都有合適獨立樂團表演的場地,觀眾不容易培養消費買票的習慣,這是印尼獨立音樂未來發展要突破的課題。

Robin MALAU提到如果獨立音樂要注重跨國合作,那麼政府所扮演的角色就很重要,例如一個音樂節從海外來1000人,簽證就成為很重要的問題,大家就有類似的經驗,藝人臨時無法去海外音樂節表演,只因為簽證沒有辦法通過。除了政府支持之外,獨立音樂的收入來源,也可以從思考與其他企業合作的方向來思考,而現在Robin所做的就是與服飾產業開展合作,印尼有很多人,音樂可以聚集群眾,所以不只是服飾業,對於其他許多消費型產業來說,有人就代表有生意,這就可以換來他們對音樂產業的支持。

Archie HAMILTON :中國的主流與非主流音樂差距正在縮小中

Archie HAMILTON 一開始進入音樂產業是擔任DJ的工作,這段經歷持續了15年,他也開始幫助其他DJ做宣傳,後來到上海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他笑稱自己做宣傳比作DJ更出色,長期在中國發展的經歷,他所經營的Split United公司在過去十年陸續推出五場音樂節、發展兩個網路社群,並在中國超過40座城市策劃超過400場的演出活動。

Archie HAMILTON也同意Robin的看法,他認為中國發展早期也是一樣的情況,沒有場地,沒有音樂節,沒有這些機制,但現在來到上海,這樣的場地已經出現了,有兩個萬人容量的大型運動場,也有可以容納800人的夜店,現在如果再增加幾個可以容納三五千人的中型場地,那麼整個機能就堪稱完整了。而在中國,一年大概有400-500個音樂祭,是一個從零開始的跳躍性成長,不過Archie指出,跳躍太快也有問題,99%的媒體與音樂產業都只關注20個主流巨星,而其他許多不同的音樂類型與風格,媒體佔比微乎其微。而根據他的觀察,獨立音樂的生機逐漸萌現,像是鹿晗、李宇春這些主流歌手,都已經開始與非主流歌手合作,主流與非主流音樂的差距可望因此而繼續縮小。

Archie HAMILTON提到,亞洲是一個佔世界人口一半的市場,過去這個市場也許不受重視,但是現在情況應該改觀了,音樂人應該正視亞洲市場。但在他的經驗裡,亞洲市場不能含糊的視為一個整體,這與歐洲很不一樣,一個藝人去歐洲巡迴,雖然在不同的國家,不同的城市,一張簽證就可以通行歐洲各大城市,但在亞洲城市巡迴的話,每個國家都要申請簽證,Archie舉例,以中國來說,現在一個美國人要申請簽證,需要250塊美金,一個樂團5個人,在票價沒有增加,但簽證、住宿等成本都成倍增加的情況下,可能會讓許多獨立樂團卻步。

根據他的觀察,中國的樂團往往有個迷思,如果要去音樂節,就一定要去最大的,例如美國的SXSW,但Archie卻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亞洲就是一個足夠大的市場,與其飛十幾個小時去美國表演給非華語的聽眾聽,不如在亞洲找相同語言的聽眾,反而能得到更大的迴響。他強調,亞洲的藝人要更重視亞洲的機會,亞洲的市場,亞洲的音樂節。

2007年Archie曾經想要引進一些歐美的獨立樂隊進入中國,但是當時算成本,一個倫敦的樂隊要來中國實在成本太高,後來Archie問了一些在亞洲經營其他國家巡迴演出的朋友,建立了合作關係,也幫樂團建立了中國之外的亞洲巡迴,這個經驗告訴他,如果這個成本分攤到5-6個城市的話,就不會形成太大的負擔。或是以更多樣的方式,例如開直播、與KKBOX合作等等,就有更多元的管道來推廣藝人,並且創造營收。

上出卓:網路讓獨立音樂與主流音樂更對等

上出卓從國際上對獨立音樂的定義開始思考,「Indies」的強項在哪裡?上出卓指出獨立音樂的風格與類型多元化,重視也尊重彼此的差異,在獨立音樂的領域裡,國界的概念已經越來越模糊,日本的獨立音樂者正在努力加強與國際的交流。國際的獨立音樂市場,過去大概佔整體音樂市場的15%,而去年日本的Worldwide Independent Network(簡稱WIN)做了調查,獨立音樂的比例佔到37.6%,其中最大的增加幅度來自日本與韓國。而獨立音樂業者也知道,網路是幫助他們成長的重要管道,也因為網路,獨立音樂業者可以與過去的主流業者以一種更對等的姿態來競爭,這也促成一些主流音樂的品牌與獨立音樂品牌合作,跨公司的合作越來越多,大家一起做到單一公司做不到的事,這些都是值得關注的事項。

上出卓以日本唱片市場(2007-2016)10年當中的變化數據分析,數位市場、串流音樂是逐漸在成長;傳統唱片緩步下降,收入沒有太大變化,唯一成長的是演唱會的收入,穩定攀升,光是去年在日本就有30000場演唱會,有超過5000萬人參與。他坦言,日本至今仍然有許多法規上的棘手問題存在,但是跨國交流將是一個趨勢,不管要花多少錢取得簽證,但是音樂祭或是此類大活動,預料還是會繼續成長,而這個成長也會帶動更暢旺的交流,對獨立音樂產生很大的推動力量。

現在透過社群或是YOUTUBE,網絡與社群的平台能讓更多人知道樂團或藝人的存在,傳播的效果比傳統媒體更好,這形成了一個新的市場機會,不管你的語言是什麼,不管藝人在哪裡,只要內容能夠向外傳遞,就能夠創造出新的影響力,所以這絕對是獨立樂團國際化發展不可或缺的助力。

最後,上出卓呼籲,獨立音樂絕對不是獨立發展的,應該促成不同的音樂人一起合作,並且與世界上不同的獨立音樂人來接軌,跨越障礙,形成一種群眾的力量,亞太地區可以建立自己獨立音樂的音樂性,甚至創造一個獎項,當然,這需要亞洲各國音樂人的通力合作,才能匯聚更大的影響力。

新聞稿提供:台視

照片提供:台視

編輯:迷迷音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