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金曲論壇》流行音樂的A&R-過去與未來

2017金曲獎國際論壇熱鬧開場,第一場的主題是「流行音樂的A&R-過去與未來」,由明知顧問創辦人李岳奇擔任引言人,與美國Agency for the Performing Arts副總John PANTLE、華研國際音樂事業二處總監施人誠,與雅慕斯娛樂董事長兼總經理廣澤 誠共同探討。

李岳奇:科技不見了?還是人性不見了?

李岳奇在引言時指出,A&R可以說是音樂產業不可或缺的靈魂,而要把這個角色扮演好,在維基百科裡面可以查到三個條件, 第一,經紀人是伯樂;第二,經紀人是支持者;第三,在0到1的過程裡面,讓歌手與外界產生共鳴和影響,是一個發展陪伴的角色。

在音樂產業裡,A&R一直是源頭,具有溝通傳播的屬性,這樣的本質在科技的影響之下,今天呈現出一個不一樣的樣貌。過去一個世界知名的電信公司有一句著名的廣告詞,叫做「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英語說的是「connect people」,這家公司現在不見了,是科技不見了?還是人性不見了?今天科技從連結的角色,演變成一個替代的角色(replace),科技究竟是助力還是阻力,就是我們今天要探討的主題。

李岳奇歸納與談者的發言,他認為被改變或改變的未來不只在音樂產業,而是在整個社會,主流逐漸消逝,同溫層越來越重要,而過去要進入音樂產業的門檻,現在也真正降低了,越來越多網紅,因為他有足夠的粉絲團人數,他可以很輕易的跨足歌手這個身份。另一方面來看,音樂產業也越來越不賺錢了,這也讓這個領域的專業人才出現斷層。現在的音樂市場上沒有傳唱的名曲(例如<吻別>、<忘情水>、<家後>…),這種我們共同的記憶也逐漸消失了。

John PANTLE:讓初音未來舉辦美國巡迴演唱會的推手

John PANTLE擔任經紀人已經有11年的時間,他認為經紀人的工作很靠直覺,很少看到經紀人靠著別人的指令來工作,因為經紀人的直覺才是引導藝人成功的關鍵。當然,所謂成功的定義,現在也與過去不一樣了,但是從過去到現在相同的是,A&R的工作都是從一個概念開始,發展成一個現實,從一個概念變成一個作品,不管是音樂人、攝影者、經紀人要處理的是如何讓他們升級,展現他們的才華。

John PANTLE表示,A&R的工作要花很多時間在網路上,雖然我的責任是跟藝人接觸,幫助他們做好的規劃,但不可諱言的是在網路上花時間是很必要的,他提到很多年前他們就很關注網路上的日本動漫影片,影片中的歌曲被翻譯成各種不同語言,有一天他們發現一個虛擬歌手,看了非常喜歡,聯絡之後才知道她是在日本音樂界大名鼎鼎的初音未來,於是他們開始思考,如何把初音帶到美國市場,例如,能不能把活生生的初音帶上演唱會?當時大家都覺得難度很高,但John PANTLE與他的團隊覺得沒有不可能,初音也是一位藝人,他的音樂值得被大家聽見。當時美國市場剛進入後網路時期的第一個世代,歌手不是一定要出過唱片,甚至不需要唱片公司代表你,所以John PANTLE與他的團隊促成了初音未來在美國的巡迴演出,當時舉辦的售票演唱會,票全部完售,這讓很多人覺得不可思議,竟然在美國有這樣的市場,有這樣的演唱會。John PANTLE認為他在這裡學到的是A&R的精神,不相信的人,往往可以給你很多做不到的理由,「但只要你相信,你就一定可以找到做得到的理由!」這是每一個身為A&R的人可以思考的議題。

科技帶來的優勢,John PANTLE認為有三項,分別是尋找藝人、聯繫藝人,以及讓藝人成功。全球有越來越多優秀的歌手是沒有出過唱片的,他們在沒有網路的年代不會被大家關注,但是現在由於科技的進步,經紀人可以輕易的找到來自日本、西非等各地的網路歌手,當他們把音樂作品放在網路上,社群媒體就能幫上很大的忙,他們公司也經常觀察FB、IG上面的數據,看現在的聽眾喜歡什麼。在留住藝人這方面,通訊軟體讓經紀人與世界各地的藝人能夠保持聯繫,了解他們的狀況。而他也曾經有一個經驗,就是為東京斯卡樂園管絃樂團(TOKYO SKA PARADISE ORCHESTRA)舉辦了紐約中央公園的表演機會,但是那天下雨,反應不如期望,後來是社群媒體讓他們找到粉絲在哪裡,他回憶說當時影片一上線,發現真的有一個社群喜歡東京斯卡,而他們甚至是說西班牙文的。他們發現在墨西哥市,有一個主宰非法唱片市場的人,他很喜歡東京斯卡,所以非法把CD拿去賣,當然這是非法的,但當這個團體第一次到墨西哥的時候,觀眾就來了25000人,後來東京斯卡甚至到阿根廷、巴西、智利巡迴,等再回到墨西哥時,來的觀眾已經有50000人了,所以這讓我們看到,科技可以幫助A&R的工作做得更好。

施人誠:消費者既想省時間 又想殺時間

施人誠從唱片企劃開始做起,也擔任作詞者的角色,到了華研唱片以後,做了SHE第一張專輯,現在他也負責華研唱片歌詞的統籌工作,他提到在華研有一個小組,扮演耳朵的角色,他們不只要聽歌手的音樂,也要把這些音樂作品塑造出喜怒哀樂,創造出可以吸引聽眾的風格。他帶來的案例是田馥甄,SHE創造了一種新模式,叫做單飛不解散,而HEBE從偶像團體裡的一個成員,發展成一個歌手,也發展出一種比較精緻的,真摯的音樂想法,施人誠指出,身為A&R,他們的工作就是如何讓大家接觸,並且接受HEBE的轉變,而HEBE目前發行了四張專輯,大家都說她是一個文青女歌手,他覺得HEBE從SHE分出來的這個案例非常成功,至今也獲得了不少迴響。

談到過去與未來之間的轉變,他認為過去展示音樂的主流是傳統媒體,而現在,媒體的記者也是在網路上挖新聞,所以整個重心已經轉移到網路上,大家重視的都是網路上呈現的,聽眾第一手的想法,這也讓音樂、歌手與聽眾的互動性增加了。而產業的轉變,沒有了唱片的銷售,過去賺錢的榮景不再了,在台灣特別明顯的是,因為賺不到錢,所以人才開始出現斷層,不只是作詞作曲者、甚至包括MV導演,很少有新人加入,現在合作的都還是十幾年前的夥伴,這是台灣比較特別的現象。另外一個他所觀察到的就是主流變分眾,分眾市場已經成為現在的主流市場,過去樂壇主流是四大天王,現在小朋友不理那一套了,所以經紀人要做的是,在某一個分眾市場裡做到第一名。也可以說,現在受歡迎的歌手都需要具有網紅的特質,網紅有忠實粉絲,一個沒有粉絲的歌手很難成功。第三,現在的音樂更講究的是現場,是LIVE,歌手必須在LIVE有功力有魅力,這成為經紀人選擇歌手的重要考量,從獲利的角度來說,音樂只是一個檔案,但現場演出是一個無法複製的經驗,而這才是獲利的來源。

施人誠認為,另一個值得憂心的現象,是音樂現在被消費者當作一種「附屬性」的消費,手機上的音樂要和其他十幾種好玩的APP或網站競爭,他認為在手機為王的時代:「消費者只喜歡兩種東西,一種幫你省時間,一種幫你殺時間。」聽眾越來越沒有耐性了,越來越少人願意花3-5分鐘好好聽完一首完整的歌,或是40-50分鐘聽完一整張專輯,所以現在紅的歌曲往往是結合戲劇,因為在網友追劇的時候聽到一首歌,時機與情緒對了,這首歌就紅起來了,這也造成許多歌手現在很久才出一張專輯,但是一直有和電視劇配合發行單曲。

廣澤 誠:AI的未來就是哆拉A夢的時代

廣澤誠提到自己的經歷,他做歌手經紀已經30年的時間,而早在1992到93年,他就和香港BEYOND樂團簽約,那時候就在做音樂的跨越國境,希望讓國外藝人進入日本市場。而日本A&R的作法是內部會做很多試鏡,也會做很多企劃,有些人與他之前的形象會有很大的差別,他也認為一個樂團或藝人的成功絕對不是隸屬於某一個公司,而是他們的經紀人必須有非常堅定的信念,才能協助這個團體成功。

對於與談者施人誠提到台灣已經進入沒有名曲的時代,廣澤發現日本也有相同的現象,日本有一個很年輕的三人少女組成一個重金屬的團隊BABYMETAL,她們很喜歡重金屬音樂,然而因為他們做的不是流行音樂,所以他們必須把音樂上傳網路,串連更多喜歡重金屬的聽眾。而時機對了,她們引起非常大的迴響,在日本成為主流,所以廣澤認為傳統的作法,例如音樂要流行就一定要透過電視打廣告的想法已經不見得適用於現在,未來的世界,例如一個重金屬類型的女子團體,可能用這種主流的宣傳方式反而不見得奏效。如果將這種音樂視為一個分眾的專業市場,透過網路走到全世界,反而會有更大的影響力,BABYMETAL現在也走出日本,以「可愛金屬」的風格在全球做巡迴演出。廣澤認為,這就是經紀人要適應的環境變化,而能夠體察環境的變化,為歌手提出最好的策略,這是A&amp;R的職責與挑戰。

對於人工智慧的看法,廣澤認為世界一直在改變,新的技術一直出現,的確也衝擊音樂產業,粉絲和歌手處於一個不同於過往的位置,他們的世界都擴大了很多,粉絲可以聽到全球更多的歌手,歌手也能夠擁有全球更多的粉絲,所以人工智慧這樣的技術勢必成為主流,這是每個身為A&amp;R的人都要重視的議題,也要有願意改變自己的思維。廣澤提到,不變的本質是,音樂是人創造的,是用來感動人的,所以如果能夠像哆拉A夢,結合科技與人性,會是A&R最好的未來典型。

新聞稿提供:台視

照片提供:台視

編輯:迷迷音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