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靠著一把吉他環遊世界 不用很會唱歌就做得到的新旅行體驗

最近迷編不時會在台北街頭遇到一個日本人自彈自唱,前方放一塊板子寫著:「我來自日本,我在世界各地旅遊,謝謝!」,好奇心驅使之下便與其進行了訪問。

這位日本人名為「藤澤慎太郎」,環遊世界至今已一年半,去過澳洲、紐西蘭、印尼、新加坡、緬甸、印度、英國、西班牙、墨西哥、古巴……等38個國家。對世界名勝沒有興趣、旅行毫無規劃、第二天全身家當被偷光光只剩一把吉他,但就這一把吉他,讓他看遍了世界。長達三小時的談話,藤澤慎太郎生動有趣地說了許多在各地發生的趣事,也讓人知道原來還有這種環遊世界的方式!

完全不會說英文 只帶一萬五千日幣出國 第二天行李就被偷!

「人生只有一次,就來趟世界旅行吧!」原是業務的藤澤慎太郎,對於接觸世界各地的人事物、體驗當地文化極感興趣,因而給了自己三年,要去環遊世界;然而愛賭博的他,卻在踏上旅途前把這筆旅遊基金賠了光,但藤澤慎太郎仍然不放棄夢想,買了張去澳洲的機票、帶著一萬五千塊日幣(約台幣四千塊),毅然決然踏上這趟旅程。

可惜的是,在抵達澳洲的第二天,靠在長椅上睡醒,行李卻被偷了個精光,辛苦帶出來的iphone、相機、錄影機、ipod……都沒有了,只剩一把吉他,就算想回日本也沒有錢買機票。回憶起那時候,藤澤慎太郎輕鬆地笑著說:「幸好後來有找到被丟棄在路邊的護照!想說至少護照還在就沒關係!」每天夜宿街頭、白天在路邊街頭演唱,慢慢存錢,直到三個月存到錢後才前往下一個國家ー紐西蘭。

藤澤慎太郎亮出他的iphone說:「現在這支iphone是第三支,吉他也是第四把。當時從日本帶出來的東西全部都不見了,現在有的這些東西都是旅程途中買的。」

原以為有勇氣這麼踏上旅途,應該英文很不錯,沒想到藤澤慎太郎卻說他當初剛到澳洲時完全不會說英文!雖然如此,但他也說道:「雖然語言不同,但遇到的人們都非常熱情親切。在街頭演唱時,大家會問我”今天來我家住吧!”、”一起去吃飯吧!”,非常溫暖親切。」

在澳洲三個月的移動方式都是搭便車,三千公里的路程上有將近五十個人好心地載他一程過。曾經搭便車時被問要去哪,他說還沒決定,結果對方便邀請藤澤慎太郎到其生活的城鎮。「那個地方地圖上甚至沒有標記,但是真的很漂亮!當時對方幫我找了當晚落腳處,才要給他旅館錢,沒想到他卻說”不用啦!你說我住的地方很漂亮讓我很高興,所以不用沒關係,希望你玩得開心就好!”」又有一次在超市前演唱,一位婦人聽到後說因為她兒子很喜歡日本而邀請他到深山家中作客,甚至還特地在藤澤慎太郎旅行到她兒子所居住的城市時,打電話給她兒子請他帶著藤澤慎太郎到處觀光。許多人的親切對待讓他備受感動。

「我每天都在網路上學英文,現在開始會說一點點了,日常會話還可以溝通。」好學的藤澤慎太郎不僅學英文,為了讓台灣人們能夠認識他,在剛來到台灣時也特地請新加坡的朋友教他寫中文看板,演出時放在麥克風架前給大家看。3月1日抵達台灣至今兩個月,每天更是努力學習中文。訪談間,提到什麼中文詞彙藤澤慎太郎都會立即拿起手機紀錄發音,還給我們看他用來學中文的app「chinese skill」。

「台灣根本是神的國家!」

雖然以街頭演唱環遊世界,但是藤澤慎太郎表示他之前在日本完全沒有做過街頭演唱,第一次的街頭演唱是在澳洲,「第一次唱時非常緊張,也沒賺到什麼錢,但就還是繼續做,直到現在。」在街頭表演不容易,演出是否具有足夠魅力瞬間便能見真章。相較於日本對於街頭演出者較為冷淡的態度,藤澤慎太郎認為瑞士、新加坡、台灣是對街頭演唱者最好的國家。「如果在日本,大家都不會聽你唱歌、不會理你,但在台灣大家會停下腳步來聽我唱歌、隨著旋律拍手、跟我搭話。對我來說,新加坡是街頭演唱有名的國家,但台灣根本是神的國家!」

目前藤澤慎太郎主要會在捷運松江南京站附近的四平商圈、龍山寺、大安森林公園、士林夜市、饒河街夜市等地演唱。有一次迷編竟在汐止火車站也聽到了那熟悉的歌聲,讓迷編不禁驚訝他竟然會到汐止這樣一個較偏遠的地方。「因為那裡有屋頂啊!」他笑道。「在汐止火車站廣場長椅上坐著的長輩們很多,像是唱<乾杯>之類的歌曲大家聽了就會很開心。」

在演唱前,他會先去與周遭商家打招呼,取得演唱許可,而每個地方的商家也都很願意讓他唱、對他很親切。「我第一次在四平商圈演唱時,一個像商圈負責人的男人走過來,原以為是要跟我說這邊不能唱,沒想到他卻問說我會在台灣待到什麼時候,然後說“那你每天都來唱吧!”。雖然我也很想每天去,不過怕太頻繁地去會給人家添麻煩,所以一週會去個一兩次。「那位負責人常常會買便當、買果汁給我,出大太陽或是下雨還會幫我立一把傘給我撐!大家真的都對我好親切!」(註:封面圖即為在四平商圈與其日本友人的演出照片。平常藤澤慎太郎是一人演出,僅在四平商圈才會看到他和友人一起呈現的雙人演出。)

無論在哪裏演唱,藤澤慎太郎都會在那附近吃晚餐、買最喜歡的鳳梨或是其他蔬菜水果回家。有一次在四平商圈唱完要買水果回家,沒想到店家卻跟他說「沒關係啦!不用付錢!」更是讓他備受感動。

「我最開始是因為想要看看各國文化與人所以才踏上這趟旅行,世界各地無論哪一個國家的人真的都很親切溫柔,這讓我覺得非常開心。雖然有時候也會遇上一些奇怪的人,但基本上大家都對我很好。尤其是台灣人特別溫柔,會說日文的人也很多,像是去吃飯時在不經意間就有人幫我付錢了,大概來過台灣的日本人都說過吧,台灣人真的好親切!」

街頭演唱其實不一定要很會唱歌?!

雖然藤澤慎太郎自己也有在作曲,以前也曾在日本當鼓手玩過一年左右的樂團,演出甚至都是樂團原創曲,不過並沒有想要以此賺錢。相較於演唱自己的曲子,反而比較喜歡唱大家所熟悉的曲子,例如在台灣就會唱美空雲雀、鄧麗君、中島美雪、灌籃高手、<古老的大鐘>、<淚光閃閃>……等等,大家聽了就會開心地說「知道知道!」。由於他不太會說英文,因此在歐洲除了唱The Blue Hearts的<Linda Linda>之外,其他唱的也都是知名日文歌曲。曾遇過一些歐洲人聽了會好奇地問那是哪裡的歌,他便驕傲地回答:「THIS IS JAPAN!」 同時他也透露,曾有朋友在台灣做街頭演唱,一開始唱英文卻都沒什麼人給小費,然而改成唱日文後就有了。

看過藤澤慎太郎的演出的人們或許會發現,他與一般人彈吉他的方法不太一樣,是左右反過來彈的。他說他從19歲開始彈吉他,不過學了兩年左右就遇上事故、左手食指斷了,因此僅能改成左右顛倒來彈。「反過來彈真的很難,所以我很久沒彈了。但是現在要街頭演出,不彈不行,所以就得要練習。」藤澤慎太郎平常聽的曲子範圍很廣,在街頭演唱時也會問大家喜歡聽什麼曲子,記下來後回去練習,像是現在就在學台灣民謠<望春風>。

聽著藤澤慎太郎的故事,讓迷編不禁讚嘆好厲害,然而藤澤慎太郎卻說:「街頭演唱其實不一定要很會唱歌、很會彈吉他,就只是唱台灣的人們聽了會很開心的歌曲而已。我想只要大家想做,任何人都可以做的。如果有年長者在場,就會唱一些比較舊的歌曲;如果有年輕人在場,就會唱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就像這樣,我就只是唱一些大家會開心的曲子而已。」

問他回日本後會不會想再次組樂團,他立即搖頭,笑說:「太麻煩了!要聚集團員、一起練習什麼的真的很討厭,超麻煩。如果要做的話我會自己一個人做。」

對於觀光沒什麼興趣?!!!

問起至今為止覺得受到最大文化衝擊的是什麼,藤澤慎太郎舉了幾個例子,像是伊斯蘭教的人們都可以完美遵守著各種戒律。不過藤澤慎太郎也說:「反過來,我覺得日本文化竟然遠播到各國更是讓我驚訝!像是L’Arc〜en〜Ciel在印尼竟然超有名!聽到當地人跟我說了L’Arc〜en〜Ciel時我驚訝地說”欸?!你知道?!!“”我超喜歡的!“」

然而他也舉了一個日本文化完全沒有傳播滲透的例子:在社會主義的古巴,因為實行共產制度,所以除了大都市外都沒有便利商店、沒有旅館,人們薪水統一為一個月七百台幣。由於沒有網路,因此當地人們也完全不曉得日本流行什麼音樂,可是聽到藤澤慎太郎的歌聲,便開心地在一旁手舞足道起來。尤其當藤澤慎太郎身著如坂本龍馬的日本傳統服飾唱歌時,更興奮地跑過去問:「Are you SAMURAI(武士)?!」還開心地與藤澤慎太郎合照,高興大喊說他遇到武士了!

至於台灣,藤澤慎太郎覺得跟日本很像,並沒有太多讓人驚訝的地方,來到台灣有種回到日本的感覺。不過有一點卻讓藤澤慎太郎感到驚奇,那就是台灣的章魚燒和大阪燒都會加芥末,而且淋在上面的美乃滋都是甜的!「日本沒有這樣加的,可是吃了覺得好好吃!!完全沒想過芥末也可以這樣用!」

相較於一般觀光客會去各種世界名勝、觀光景點,藤澤慎太郎則不然。「如果沒有實際去到當地親眼看看、親自去體驗看看,就不會知道到底是怎麼樣。這樣的體驗很讓人興奮、覺得非常有趣。我對於觀光沒什麼興趣,像是世界遺產啊、知名寺廟啊,這些我都沒太大興趣,反而比較喜歡跟當地街上的人們聊天、吃飯,那比較有趣。」藤澤慎太郎說。而也就是因此,他才選擇一邊街頭演唱一邊旅行,增加與當地人們接觸、互動的機會。

在台北的這段日子,他平常就是在住處寫部落格、跟其他同為街頭藝人的朋友一起聊天到傍晚,大家再分別去各處街頭表演。同時,他也說道他最喜歡台灣的滷肉飯,尤其是三八九滷肉飯以及西門町的天天利滷肉飯;珍珠奶茶也是他的心頭好,回家時總要先買杯coco的珍珠奶茶再上樓。偶爾,也會去吃拉麵,還向我們推薦日本人經營的士林橫濱拉麵道樂屋台。

「沒有最想去哪裡,我每個國家都想去,但沒有一定要去的地方。」

藤澤慎太郎將會在台灣待到6月10日左右,之後會先去香港或泰國,然後再去歐洲以及南美。雖然也想去台灣南部和東部看看,但是因為這趟旅遊還是以街頭演唱為第一優先考慮,而就街頭演唱來說,台北的人口較大,外加現在在台北租房子,因此這次恐怕僅能在台北。「明年夏天結束這趟旅程、回日本前,希望能再回台灣看看。」他說。

問及有沒有最想去什麼國家,「沒有最想去哪裡,我每個國家都想去,但沒有一定要去的地方,總之就是一邊走一邊看。」他表示,由於一邊街頭演唱一邊環遊世界,所以不需要擔心金錢的問題,像是去到物價高的國家所得到的小費也比較多,如果錢不夠了就唱歌也就能維持生活、繼續往下個地方前進。「然而也正是因為哪裏都可以去,所以反而會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去哪裡,因此就是一個個去看看就會知道了。」同時他也提到,決定目的地後,途中常常會因為各種機緣而改變方向,然而因此抵達的另一個地方也有其有趣、可看之處。「結果就是無論到哪個地方都有特別、有趣的事情發生,所以也很難選擇目的地。」

旅行一年半,被問到有沒有動過回日本的念頭,「沒有,從來沒有想過要回去,只是有時會想吃酸梅。我最喜歡酸梅了。」藤澤慎太郎說道。對於這樣的旅行計畫,藤澤慎太郎的家人都表示支持。哥哥和弟弟都結婚了,就剩他單身一人,但卻也因此能這麼隻身一人到處旅遊。喜歡旅遊的弟弟看到他傳的照片、訊息也常說「好羨慕啊!」雖然有時候也會想見見在日本的朋友以及弟弟剛出生的小嬰兒,不過因為平常都還是會透過line或電話與親朋好友聯絡,所以其實也不會覺得寂寞。

相較於一般的環遊世界,一邊街頭演唱一邊旅行所遇到的人事物更加豐富且深入。一年半後,這趟旅行就會暫時劃下句點。對於旅行之後的計畫,藤澤慎太郎尚未決定,「回到日本可能就要工作了,所以不要留下遺憾,要趁現在好好把握!」他說。

更多照片請見MeMeOn Instagram

文:迷迷音

攝影:迷迷音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