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音偶像女團PassCode迷迷音專訪

以嘶吼為特色的偶像女團PassCode於今年首次來台參加大港開場,並在隔日於台北舉辦單獨公演。大港開唱前,迷迷音與PassCode的南菜生、高嶋楓、今田夢菜三人進行了訪問(註:大上陽奈子為晚班飛機,因此未參與取材)。三人在言行舉止上皆非常禮貌、有規矩,回答時也十分謹慎,看得出受過嚴密訓練。

日本語バージョン

ー去年PassCode在8月8日的”PassCode VIRTUAL TOUR 2016”公演上發表了主流出道的消息,想請問主流出道後與過去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呢?

南菜生:主流出道後,很明顯地,周遭的專業人士與前輩變多了,像是環球唱片公司的人、舉辦各式演出活動的人等等,真的受到很多人的支持與幫助,這是我感受到最大的變化。

高嶋楓:就像南菜生說的,成熟專業人士變多了。至今為止,我們在一個自由而可以好好進行演出活動的環境下,非常自由地與製作人平地先生討論音樂與歌唱的方式;但在與環球音樂建立關係後,我們有了更好的環境,讓我們可以很快樂地做音樂。

今田夢菜:音樂的表現方式在主流出道後和PassCode初期並無不同,一直延續著初期的方式直到現在。主流出道後,我們出演了大型的音樂節、和許多樂團共演,學習到許多關於演出的一體感、演出的表現方式等等。

ー今田夢菜的吼叫是PassCode的一大特色。想請問最開始是如何學習吼叫的呢?

今田夢菜:在累積了越來越多的現場演出經驗後,逐漸地就會了吼叫。之前也沒練習過,就是想試著吼看看,結果就成功了。

ー誒?!在演出時?

今田夢菜:是的。在演出時想試試看,於是便吼了,然後就順利吼出來了。「這樣吼的話不是很帥嗎?」心中這麼想著,看了些有嘶吼的樂團的影片,覺得「啊!這個好帥!」,就會試看看,學了很多。

ー例如有看過誰的影片呢?

今田夢菜:最近的話是有一起巡迴演出過的ヒステリックパニック,主唱的嘶吼聲有非常多樣種,明明就是同一個人吼的,卻都不一樣,覺得很厲害,那也讓我學到很多。

ー原來如此。主流出道單曲《MISS UNLIMITED》非常適合在現場演出。樂曲製作和現場演出的呈現都是由製作人平地孝次來規劃的嗎?或是團員也會一起參與討論呢?

南菜生:這個啊,製作人常常會採納我們的意見,並會思考演出的呈現來為我們作曲。因為他總是會想說「如果有這樣的曲子在現場演出上會更豐富吧」,樂曲做好、實際演出過後團員們再來一起討論是比較適合我們的。

ー觀眾的反應又是如何呢?

南菜生:觀眾們覺得很帥呢。

ー4月19日即將發行新單曲《bite the bullet》,請向我們介紹這張新作品。

今田夢菜:《bite the bullet》中有rap、shout,也有一般歌唱的部份,並沒有特別安排哪裡是曲子的高潮,每個部分都很厲害,就像是整首歌都是高潮的感覺,整首曲子就是我們的代表,我們的個性都非常年輕有活力,覺得這是首非常帥氣的曲子。

ー以前也試過rap嗎?

南菜生:雖然在過去的曲子中曾多次加入rap的元素,不過這次是最難的一次,「極具rap感的rap」在表現上果然還是很不同,之前比較像是唱rap風的曲子,這次則是希望盡可能貼近道地的rap感來錄音。

ー錄音時有什麼特別的插曲嗎?

今田夢菜:第一次看ヒステリックパニック的演出時,覺得他的嘶吼非常帥,因此想要試試看那種吼法,就在錄音時試著吼了幾次,不過不知道會不會被採用。還有因為嘶吼的難度越來越高,所以有的地方一直吼不出來,花了快一個小時呢。好幾句歌詞吼了好幾次都沒辦法,都快哭了呢。情緒變得很複雜、很強烈,於是就吼出來了。覺得是很不錯的吼聲。

ー第一次來台灣,會希望做出什麼樣的演出呢?

南菜生:希望可以做出有一體感的演出。雖然是第一次在台灣的演出,不過希望可以做出能將全場捲入的演出。

ー這次在台灣不僅出演音樂節、也有單獨公演,想請問在歌單安排等等的部分是否會有什麼樣的不同呢?

南菜生:大港開唱上會有樂團編制,單獨公演則會是用放音樂的方式。因為大港開唱中,出演的多為樂團,所以我們也要以此為我們的武器到戶外演出。至於單獨公演,則是以平常PassCode的演出風格來呈現。

ー對於台灣有什麼樣的印象呢?

高嶋楓:夜景很美。還有在推特之類的地方常常會收到台灣人傳來的訊息,覺得原來台灣也有PassCode的粉絲在啊。

ー這次有什麼想要在台灣體驗的事物嗎?

南菜生:原本想要去「神隱少女」靈感來源地九份看看,不過因為時間不夠所以沒辦法去,希望下次來台灣時能夠去。

文:迷迷音

攝影:迷迷音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