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0個一起全身全霊的日子 永不停止升起的祭典花火 【ダウト祝十周年大感謝祭「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迷迷音現場特別報導

3650個一起全身全霊的日子,永不停止升起的祭典花火,武道館只是個必經的通過點!滿溢出十年份感謝之意的最棒報答演出!Happy Birthday!ダウト祝十周年大感謝祭!!「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迷迷音現場特別報導來囉!


2017年是個特別的年份,有許許多多如今已凜然站上大舞台的樂團都在十年前組成、為夢想奮鬥至今,而ダウト便是其中之一。3月4日ダウト組成十周年的這 天便廣邀各地樂迷前往東京上野水上野外音楽堂共襄盛舉;為感謝十年來眾多樂迷們的大力支持並紀念這十年僅只一次的重要日子,ダウト以「大感謝祭」的名義舉 辦成團初次的免費公演,成功吸引近千位樂迷到場為樂團祝賀同樂。

這十年間成員們並肩努力越過了主流出道、更換事務所、成員更替、活動暫停等挫折難關與磨練,也多次前往歐洲、亞洲等數個海外國家進行巡演,增進歷練;特別一提的是,對臺灣情有獨鍾的他們一直嚴守著與臺灣樂迷的約定,每一年都來到臺灣舉辦單獨公演與樂迷們同歡。

天氣晴朗的午後早已有密密麻麻大批樂迷從四面八方不遠千里湧向東京、聚集在擁有不忍池邊美麗景色的野外音楽堂四周,帶著欣喜雀躍的笑容排隊等著進場。

場內注目焦點的艷紅地毯舖滿整個舞台,包括直直延伸出的花道深深探入觀眾席間;日本味濃厚的紅白幕總不缺席的掛在舞台牆上,舞台正中央安穩地立著ダウト五彩鮮豔、龍騰鳳躍的主唱台,隱隱透出幕後團隊在背後為了這一天費心費力策畫的各種努力,空氣中漫出歡慶祭典即將開幕的濃烈期盼氣息。

隨著舞台正中央代表日本的日之丸旗幟緩慢升起,兩旁印著「全身全霊」的彩色大型直立氣球也氣勢凜然的漸漸充飽氣站立起來,樂迷們在<青天の霹靂>中興奮地拍著手紛紛探頭盼望成員們的身影快快出現。鼓手直人、貝斯手玲夏、吉他手ひヵる、吉他手威吹以及主唱幸樹穿著最新的造型服裝一躍而上舞台,接受千位樂迷的歡呼洗禮。

<心技体>充滿和風的前奏緩緩揚起,宣告了十周年公演的正式開始。緊接著第二首歌便出現了ダウト公演定番的<香格里拉>,璀璨繽紛的歡樂旋律中,幸樹、玲夏、ひヵる和威吹一同奔向舞台延伸出的花道帶著自信的燦笑放肆演奏歌唱。「和ダウト一起度過這3650個日子,托大家的福在今天平安迎來了十周年,Happy Birthday、ダウト!」主唱幸樹以一貫元氣飽滿又有禮的聲音大喊著,客席間響起如雷的掌聲與熱烈的恭賀聲。

濃厚祭典味的節奏一聲一聲在場內敲響,台下眾多樂迷們興奮的舉起手中的各色毛巾隨著<太刀風横丁>的前奏一左一右的揮舞晃動,臉上帶著開心的大大笑容跳躍舞動,將整個野外音樂堂轉變成ダウト獨特的日本祭典歡欣氣氛。

樂迷們在耳熟能詳的<明星獵戶座>舉高手臂大大的揮舞著,緊接著炙熱的<ダァァティィ・ロマンチッカァァ>乍響,台下樂迷們高興地揮舞雙臂蹦跳,台上台下都帶著調皮的笑容互比中指。

時間很快地接近傍晚,被扇形屋頂遮蔽了大半的落日晚霞是美麗澄淨的粉紅色,伴隨著嘩啦水聲、迴盪的鳥鳴適時適地、切合情景的搭上了<中距離恋愛>這首歌,吉他手威吹一撥撥彈出略帶哀愁的旋律,並由幸樹特別的腔調吟唱出樂迷們為了樂團自各個地方前來聚在這個空間相見的期盼心聲;鬱鬱的昭和昏黃色調漫漫暈染擴散,幸樹緩緩吟唱出公演上甚少出現的<赤い傘と貴女>,坐在高高鼓座上的直人一步一拍的敲著沉緩憂鬱的鼓拍,同為節奏組的玲夏也低著頭將貝斯敲出漣漪擴散般的悶響。

夜色漸濃,祭典氣氛則反之更加喧囂塵上,已不顧爆音是否會太過激烈而溢洩出場地之外,主唱幸樹以更加霸氣的死腔吼出專輯中相當受歡迎也最煽動人心的<綺麗事>及<53>,以帥氣張狂性格聞名的貝斯手玲夏也像脫韁野馬一般全力散發濃烈的費洛蒙大肆勾引樂迷,台下猛烈地揮舞拳頭、狂熱的折腰甩頭,空中狂舞著樂迷們的各色髮梢及烘熱喘息,暴動正在醞釀,空氣因高溫而扭曲。

很久沒有的「團員CALLING時間」也呼應樂迷們此時激動興奮心境驚喜出現,團員們一個個輪流走上花道接受一眾樂迷的熱情尖叫,就連只能安坐在鼓座上的直人也獲得全場盛大的歡呼叫喚,令他不禁感動的大呼「像在作夢一樣!!」眾人也不禁哄堂大笑。

在樂團成立不久便發行的<万國、大東京>之後,<JUDAS>輕巧的隨夜幕一溜而下,吉他手威吹含著招牌的溫和笑容以木吉他彈奏可愛輕快的小調;符合春天櫻花綻放氣息、也帶有回歸初心的歌曲<SAKURAリフレイン>崁入十周年公演的歌單當中再適切不過了,在幸樹輕輕清唱出第一句歌詞時,客席間紛紛響起氣音形成的小片驚喜譁然。

接著氣氛隨著<感電18号>搖身一變再度狂熱,場內眾人到處都是「嗶哩嗶哩」電力外洩的興奮狀態!新單曲<卍>樂迷們拿出超惹眼的鮮豔羽毛扇揮舞,一時之間空中飛揚著黃、粉紅、紫、藍、橘五色羽毛,團員們也配合歌曲好幾次像斷電一樣突然定格在各種姿勢,明明是熱鬧的鑼鼓齊鳴弦樂驟響卻又猛然寂靜無聲,滑稽趣味的場面逗得現場眾人爆笑出聲;經典的<DANCE NUMBER>及<MUSIC NIPPON>眾少女們團結一致的猛力甩頭令髮絲亂飛、開心的笑著叫著、笑顏堪比豔陽的隨著電流亂竄的音樂熱舞著,在幸樹全力嘶吼命令下齊聲大喊「嘿!嘿!嘿!」用力打拍子,濃濃日本魂中毫無違和的亂竄著煽惑人心的五色音波與爆裂節奏、明亮的音色炫麗的閃耀在眾人眼中。

始終帶著孩子般笑容開心打鼓的直人用超大音量大聲喊著「ダウト的各位!包含我在內(笑)十周年恭喜!!」真情流露的喊話得到一大片掌聲。

「雖然我沒有透露自己的年齡,但和團員們一起度過的時間已經佔了人生的將近三分之一了,今天早上想到此不禁覺得感慨萬千。」吉他手ひヵる按捺不住內心雀躍的比手畫腳,主唱幸樹卻忍不住吐槽「這樣說大家不就知道你的年齡了嘛!」短短對話立刻引來眾人大笑,ひヵる自己也隨著大家笑出聲來,但也含笑為十周年感言作了結尾「我會繼續努力下去。」,安穩一如往常的認真模樣贏得眾人支持的掌聲。

隨著台下一片呼喚,威吹也向大家吐露出感謝的話語「雖然獨立出來後抱持著不安的心情,但因為有大家的支持所以才能持續走下去。總之現在只有感謝的心情。」樂迷們也以溫暖的掌聲回應。

隊長玲夏也帶著真誠的神情發表十周年的心情,「雖然我們是這樣的臭傢伙,不過這十年…啊,直人是兩年,這段時間真的很感謝大家。從今而後也請多多指教!」並朝著四位好夥伴深深一鞠躬,其他成員們也忙笑著回敬一禮;話說到此玲夏忽然轉了個頭朝著空中某個方向喊著已畢業的前任鼓手名字「ミナセ也是啊──!」溫馨又搞笑的言行舉止逗得大家又好笑又感動。

接著,幸樹則說:「在不遠的未來,我們希望可以帶著大家到日本武道館。不過就現狀而言,如果現在硬是辦了武道館公演,武道館可能就成了ダウト的結束,這樣的話幾年後我們一定會後悔。對我們而言的ダウト是什麼?對大家而言ダウト又有什麼意義呢?我們五個久違地一邊喝酒一邊討論著這件事直到天亮。相較於沒有明天的武道館公演,我們更想聊武道館演出後的明天。所以有件事情想要拜託大家,請再多等我們一段時間好嗎?我們約定好一定會帶大家一起去武道館。武道館不是終點,我們希望讓武道館成為我們的一個通過點,可以站上武道館的那天一定會到來。在那天來到之前,希望可以和大家一起全身全靈地衝刺。今後也會準備許多讓人興奮的節目。而在那之後,某一天,讓我們一起朝著「九段下的日之丸」雙手合十拜拜吧!謝謝今天大家來到這裡!」(註:武道館即位於九段下)

「背負著全部人的心情,用這一首曲子當作壓軸,放出最棒的花火吧!!」隨著幸樹的高聲吶喊,滿天燦爛如星的銀色彩帶與<花咲ビューティー>在同一時間迸射而出﹐漫天飛舞的閃耀銀光如同ダウト充滿希望的未來與眾人寄予的期待一閃一閃的慢慢佔領眾人視線。在驚喜的歡呼與笑聲後,近千位樂迷們手拉著手笑著齊聲大合唱,將此刻心中滿溢的喜悅心情與對ダウト的滿滿愛意徹底融進歌聲中傳遞出去。

安可曲<バラ色の人生>時,主唱幸樹似乎因著就要進入十周年祭典尾聲了而放肆開心的衝進客席間引起不小騷動,和沿途驚呼的樂迷擊掌邊大聲歌唱著,十年來始終維持一貫本色的幸樹自始自終都貫徹著全身全靈的精神,致力為ダウト、為樂迷們帶來滿滿的感動與歡笑。

最後一首安可曲驟然響起的是ダウト成團後首度發行的單曲<Flash Back>,將ダウト以初生之犢的青澀姿態站上世人眼前的第一支作品安排在十周年公演的最後成為這一天的句點、也成為這一天之後的起步點,回歸初心的用意讓在場眾人都了然於胸。

當眾人依著主唱幸樹的指揮高舉起雙手的時候,台上一切樂器聲響都在瞬間消了音,就連幸樹本人也愣在主唱台上;看著五位團員驚訝地瞠大了眼瞪著台下近千位樂迷們出其不意的人手一支十周年粉絲應援扇的場景令樂迷自己都忍不住竊笑出聲,「你們這些傢伙手上拿的是什麼啊?!」幸樹略帶羞惱的兇惡口氣終於令樂迷哄堂大笑,台上團員也不禁笑了出來。

慣例的三三七拍子在耳畔紛亂如慶賀的鞭炮聲,樂迷們笑著用力的隨著雜亂的樂音鑼鼓齊響,胡亂拍著已經不知道在哪一拍的三三七拍子,邊聽著幸樹高高站上主唱台發出極具煽動力的低沉渾圓長音,邊將這天狂歡後剩下的全部精力都投注在雙手掌聲中、彷彿在為今後的ダウト持續不斷的鼓掌打氣。

終於成功撐過種種難關擠身十年樂團之列,從今而後的ダウト也會一心貫徹「全身全霊」的精神,以元氣飽滿、精神奕奕的凜然姿態持續不斷的為樂迷們帶來歡笑與正面能量,之後的二十周年、三十周年……也會載歌載舞的持續不斷施放璀璨繽紛的煙火,奏響自信歡悅的音樂,指引著眾人在永不結束的祭典中歌舞同樂,領著大家在共同努力邁向的未來帶向那夢想之地。

歌單請見此

文:迷迷音

圖片來源:https://twitter.com/reika_d_out

相關文章:

「想要在台北小巨蛋演出!」、「想要台灣巡迴!」 ダウト台灣公演前專訪

一年一度的七夕相聚 超愛台灣的ダウト今年也來和大家相見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