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In The Box × ART-SCHOOL × SYNCHRONICITY三方對談 迷迷音特別翻譯

2016年11月16日(三)將舉辦『SYNCHRONICITY』企劃,其中有People In The Box和ART-SCHOOL的共演。睽違4年的共盤,對樂迷而言應該引頸期盼吧。

DJ除了the band apar之外eiichi kogrey也會出演。這次的活動當然和音樂有關,還是由樂手和主辦私下的交流中產生的企劃。或許那樣的交流會帶來只屬於這次活動才有的風格吧。

輕鬆的氣氛中慎選每句話,大家深談各自對音樂和活動的想法。


最近在辦LIVE、接演出契約時都特別慎重呢。和誰合作變成最重要的事情。(波多野)

麻生:
這次當然是因為跟音樂有關,但與其說單純的因為活動簽約,不如說有部分原因是你們兩位私下交流,因而促成這次的企劃。因此想好好的來談這件事情。木下都已經喝過酒了呢(笑)。請多多指教!

一同:
請多多指教!

麻生:
這次People In The Box和ART-SCHOOL是從2012年金澤「BABY ACID BABYTOUR 2012」之後睽違四年再次合作呢。我想對樂迷而言是期待已久的共演,聽到這次共演的事情有怎樣的想法?

波多野裕文(以下簡稱波多野);
坦白說很開心呢。因為ART-SCHOOL對我而言是很特別的存在。而且理樹當然不在話下,我非常喜歡ART-SCHOOL的所有團員。聽到對盤的事情就馬上想演出了。

木下理樹(以下簡稱木下):
當時有和其他人討論嗎?

波多野:
我們絕對會討論。最近在辦LIVE、接演出契約時都特別慎重呢。有時候會來一些感覺有沒有都沒差的活動邀約對吧?以前的我們會想說共演對象誰來都沒關係啊,不過最近覺得那樣有點無趣,變成和誰合作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剛好現在樂團的狀態也是想回到原點,從頭開始思考、改正,因此對於要參加怎樣的活動我們都會很認真的討論。參加怎樣的活動也代表了樂團態度。因此這次的兩團合作當然也討論過,因為團員們也很喜歡ART-SCHOOL,也因為是麻生促成的,因此大家一致都決定要參加。


麻生:
謝謝。關於這次的兩團合作,其實我們相遇的契機是來自downy的Robin,最初也有想過加入downy變成三團合作。不過這次特別感受到People In The Box和ART-SCHOOL共同的部分,因此決定以兩團為主。對我而言三團合作是真的很特別的。理樹也說過People In The Box很特別。聽到這個企劃時有什麼想法?

木下:
像這樣跟波多野、People In The Box,還有麻生一起合作真的相當開心。不過我之前就跟麻生說過了吧。為什麼不辦呢?。因此現在有種終於實現的感覺。


這個活動和錢沒關係。很開心,很有意義。也感受到責任感。非常。(木下)

麻生:
謝謝!理樹收到邀約時沒有和團員商量嗎?

木下;
我沒什麼商量呢。姑且提到有這樣的邀約,行程是空的吧?不過要不要參加基本上決定權在我。

麻生:
要不要參加的基準在哪?

木下;
我們能開心是最重要的。基本上30〜40歲的人會想要開心的生活。開心,無憂無慮。那個很重要呢。我這7〜8年左右一直為睡眠障礙而苦,最近終於了解到重要的事情。大概在三天前。

波多野:
超級最近!真的很最近欸!笑。

木下:
對,最近。大多數的人都會在為沒有正解的事情而煩惱。都已經快煩惱到不想出門了。因為那會耗費精力。因為沒有答案,就算煩惱也無可奈何。但那時腦部機能就只會想一件事情。如果感到不安,就會出現不安,導致其他事情都無法思考。一定樣慢慢的去除那些不安。因此那是很重要的事情。這個活動和錢沒關係。很開心,很有意義。也非常能感受到責任感。


波多野:
很自然而然就產生這樣的結果。我們兩人參加『SYNCHRONICITY』的時候,就如此自然的產生了。

木下:
所以說麻生異常的熱愛音樂,重視人與人的羈絆,真的很喜歡呢。不留任何空隙。是稱讚呦。我會全力的回應。

波多野:
對,真的很能理解。今年讓我去『SYNCHRONICITY』玩,在那裡體會到樂團的選擇、時間表,都能感受到麻生的氣息,真的很棒。完全掌握住2016年的趨勢,將各音樂類型所擁有的美好掌握住,可以感受到其中對音樂的愛情。那些可以說全都是喜好。所以那些全都和喜歡麻生有所連結。能感受到音樂和人們之間的羈絆,體會到那種自然生成的感覺。

麻生:
感覺一直被稱讚,訪談的方向好像有點偏了,不過很高興!

波多野:
當面說這些話很害羞就是了(笑)。


原本打算戰略性的做那樣的音樂,結果都是ART-SCHOOL害我變成一團亂(笑)。(波多野)

麻生:
謝謝。現在講的內容都是在『SYNCHRONICITY』中一直思考並努力實踐的事情,所以非常開心。而且對我而言『SYNCHRONICITY』的兩團企劃真的很特別。音樂祭邀請很多音樂家演出,當天很多都見不到,有時甚至也沒辦法好打聲招呼。那樣感覺很寂寞、難受,因此想好好地互相交流、傳達那股熱忱,而誕生了兩團合作的形式。那樣的想法在今年1月展開。這次因為是在這樣的私人交流中產生的合作,因此除了音樂性更加上了人際關係這樣特別的成分。

我覺得People In The Box和ART-SCHOOL有著某種共通點。雖然各自都不一樣,但又有極為相似的地方。對你們兩位而言有這樣的感覺嗎?

波多野:
雖然各自都不相同,但也有能理解的地方,我想一定是很根本的部分吧。我在福岡時開始玩樂團,當時我在想為什麼沒有將日本人最根本的黑暗面用搖滾或POP音樂呈現出來呢。那就由我來做好了,於是組成了樂團。

然後、在福岡的樂團圈裡有不屬於任何樂團的戶高,他說要加入ART-SCHOOL,請我們共同的朋友做了MD。聽了之後覺得居然有人做這樣的東西!當時的衝擊仍記憶猶新。於是覺得自己做不來。從那時候就決定好好界定自己的身分。這就是契機,大概是20歲剛過的時候吧。

因此像那樣根本的地方或許有點相似。原本打算戰略性的做那樣的音樂,結果都是ART-SCHOOL害我變成一團亂(笑)。


木下:
別再說了啦〜!笑。

麻生:
哈哈哈,從那樣的意義來看在根本上是類似的呢。

波多野:
對,曲子和旋律真的很棒,當時的日本也沒有那種歌詞,真的很後悔。

麻生:
理樹覺得如何?

木下:
People In The Box保有獨自的世界觀,所謂的保護也就是戰鬥。因此我想會持續戰鬥下去。這點真的很相像呢。才能當然很厲害,沒有任何人能模仿。而且還會更加進步呢。還有不想聽到尖叫聲對吧?

波多野:
是啊。不論好壞。

木下:
我也是啊!但是我最近很想聽到尖叫聲。


不要太認真很重要。ART-SCHOOL覺得既存的道德觀怎樣都好對吧。(木下)

波多野、麻生:
欸?!

木下:
大概在3日前發現的。啊,原來我想被尖叫聲包圍啊。

波多野:
是最近呢!(笑)。不過,原來如此。大概就是這樣吧,不過那樣比較健康。

木下:
果然因為是認真做出成果、認真對峙的音樂家,所以若沒有向外擴散的能力就會變得壓抑。如此一來對身心都不太好。

波多野:
現在是想被尖叫聲包圍的意思嗎?

木下:
是,從三天前開始。即使煩惱也無可奈何。

麻生:
三天前對理樹來說是很重要的時機點呢。

木下:
感受上真的是最糟的。感覺只能住院了吧。還想說乾脆去空気不錯的籠子好了。

麻生:
欸,講這樣的話沒問題嗎?

木下:
沒問題。因為大家都是扮演那樣的角色。我們都很認真但不要太過認真是很重要的。現今日本的社會也是很注重認真、誠實,但我不懂那個哪裡叫美德?那樣的人真的有好好享受生活嗎?。ART-SCHOOL覺得既存的道德觀怎樣都好。


波多野:
對於大家既定很美麗的東西大多數人就認為是美麗,我也是在開始玩音樂時,對於這樣的事情感到可怕。但和這個無關,美的東西就是美啊。ART-SCHOOL很徹底得做到這件事。也包含歌詞在內。

麻生:
歌詞真的是這樣呢。我覺得兩位就算是這樣說話也能感受到很重視用字遣詞呢,或許和這也有點關係。真的很重視一字一句,不說半生不熟的事情。一個個吸收後轉成自己的語言再回答。

波多野:
的確很重視言語。此外從歌詞的涵義來說,我覺得理樹的歌詞更加原始。就像畫畫一樣。憑感覺?或許說靠直覺。

木下:
不具邏輯性的意思?

波多野:
對對,不具邏輯性。我比較有邏輯。在作詞的時候也是如此。

木下:
原來如此,用數學在作嗎?

波多野:
不,比起說用數學的邏輯填詞,不如說當有個聲音出現時會不想用某個的單字。組合而成的感覺。而且以那個作品為單位來看,不喜歡沒有整體性。

麻生:
這個我非常能理解。People In The Box的旋律和歌詞,似乎沒有比這個更謹慎,能感覺出經過深思熟慮。

波多野:
對,超級深思熟慮。

麻生:
相較之下ART-SCHOOL的歌詞與其說和曲子的整體性,不如說比較重感覺。

木下:
到底是如何呢?我在填詞時有注意不讓歌詞太虛假。曲子的話則是盡量不要有一些癖好。再來就是不要煩惱就對了。不煩惱。


不想做的事情真的就一個也不想做。(波多野)

麻生:
剛才也說過不煩惱,具體來說是怎樣的事情?

木下:
關鍵就是肩膀稍微放輕鬆吧。因為我很認真。那樣對作曲也會有影響,即使是必須和人碰面的工作也會變成不想外出。因此讓肩膀放輕鬆,盡量開心地過活。攝取營養,雖然很簡單,但就像踩踩飛輪之類的。

波多野:
這些是很重要呢。說到為什麼ART-SCHOOL能這麼可靠,會覺得都是因為理樹過的理直氣壯吧。或許現在理樹講的內容和這也有關係吧。現在即使聽到別人的批評也都不在意嗎?一些小發現之類的。

木下:
嗯,不在意。

波多野:
這點我也一樣。除了拼命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其他還有什麼價值呢。為了它而努力,但若那份努力連自己都不想做的話就毫無意義可言。若並非我想做的事情真的一件也不想做。因此像這次即使是一個活動有很慎重地挑選,團員間也會搞清楚不懂的地方。理樹讓人感覺和音楽能劃上等號呢。

木下:
是啊,People In The Box也是這樣的感覺不是嗎?

波多野:
不,我是想著若有必要,把我的部分刪掉就好,作曲時反而抱持著只要是兩個人產出的東西就全盤接受。這和剛剛提到不要有些癖好或許有點相近。想要自己沒有的東西而和團員一起作業,但即使如此我或許喜歡像那樣能產出作品的自己。就結果來說產出的東西很棒就是了。

另一方面理樹是直接產出作品!以料理來打比方就像烤全雞之類的料理吧(笑)。不過還是會好好地加上迷迭香之類的各種添加物,最後直接產出理樹的烤全雞(笑)。

木下:
理樹的烤全雞……。

波多野:
是打比方喔!(笑)。我也是不知道能再做什麼,不斷嘗試著調理的感覺。

木下:
給聽者留了點想像空間呢。不是沒把話講滿嗎?沒有肯定地說和我們很像。

波多野:
對阿。那也是我們喜歡ART-SCHOOL的地方。不過話雖如此,也沒想變成曖昧的感覺。因此和繪畫、電影之類的有點相似。雖然不說受到什麼啟蒙,但確切的感受到就是這個,而後成形。這真的就是共通的地方。


用交錯的方式來突破,從各種意義來說想要有新的邂逅。(麻生)

麻生:
的確是呢。雖然沒有把話說滿,卻有好好地成形,就是這個的感覺。我想這真的就是原創。正因如此才能傳達真實的情感,能感受到熱量。對『SYNCHRONICITY』而言也很重視那種熱量和獨創性呢。

波多野:
雖然現在說熱量,但我覺得好像也只有熱量了。至於原創性,我埋頭做的時候完全沒意識到這件事,但我想若埋頭於這件事原創性就會自己出現了吧。這段話從去年看到『SYNCHRONICITY』的組成後就隱約有這種感覺。因為壓軸是渋さ知らズオーケストラ(笑)。

麻生:
哈哈哈,謝謝。不過雖說沒有拘泥於音樂類型,但要取得平衡也很困難呢。因為『SYNCHRONICITY』今年是第11年,最初是從Club Culture和Live Culture的跨界開始的。正因此也開始了跨夜的活動,找來在club中能夠跨界表演的tech和house DJ ,也開始注意到那些在他們的現場演出中也能夠跳舞的表演者。當時十分專注於加入像那樣適合跳舞的音樂。之後漸漸壯大,也加入了很多新要素,不過那個部分至今仍是根基。

因此ART-SCHOOL和People In The Box對『SYNCHRONICITY』而言都是能帶來新鮮感的音樂家。其中,連結到這次的兩團合作真的很開心。

波多野:
我想那樣果然就是平衡。什麼都好的部分和音樂類型在形式上的有趣程度,我想取得這樣的平衡是最棒的事情。不過我們覺得有趣的活動,樂迷卻完全不接受。如果只有一個樂團就能接受,但當身為音樂家的我們覺得這樣的組合意外很有趣而合作時,卻不被樂迷接受。所以想要在這方面有所突破。

麻生:
真的是如此呢。對我而言若沒有契機,很難有機會問到新的音樂人。音樂類型和參加的活動不一樣的話就更困難了。就像之前BRAHMAN雖然有出演,但問他們通常『SYNCHRONICITY』的樂迷會去聽LIVE嗎?得到的答案卻不是這樣。不過BRAHMAN的演出真的很棒,也在進步,越來越厲害。有很多年輕的新一代音樂家,將他們全部交錯重組,來當作突破的途徑,從各種意義來說想要有新的邂逅。這不論是音樂祭或是兩團合作都是如此。


木下:
再說,像這樣有很多活動和音樂祭,若能看到對方的面孔很棒對吧。我想如此一來樂迷們也很有趣。真的很有感覺對吧。因為有些事情都無感。波多野你說看看。

波多野:
不不不,這只能體會不能言喻(笑)。

但老實說參加活動或音樂祭,會想著這是誰辦的呢,有種搞不清楚的感覺,然後就這樣結束回家了。所以理樹剛才說能好好看到對方真的很重要。雖然不是一開始提到的人跟音樂有所連結,但仔細想想這真的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以前不這麼想,但現在很常意識到這件事情。就是在其中的邂逅吧。

麻生:
是啊。真的很感謝這樣的邂逅。但開始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契機是什麼?


覺得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還是很困難。希望不要只是想辦法追上,而是以其他方法來做到這件事。(木下)

波多野:
果然是賑災呢。讓我有機會從根本重新思考各種事情,包括自己創作的音樂,及以此來賺錢的事情。不過從認真思考到得到結論花了一些時間。現在思考各式各樣的事情,感覺一直都在想。因此就連邀約也都一個一個的思考。釋出音源的方法也是。

麻生:
原來如此。理樹有獨立出來自己做Warszawa-Label 吧?除了自己樂團的立場,還要思考各種和唱片公司有關的事情。

木下:
Warszawa已經快有一年半了呢。做的人還算少數,感覺要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還是很困難。希望不要只是想辦法追上,而是以其他方法來做到這件事。我很喜歡搞笑藝人,所以很尊敬他們。像是OGIYAHAGI的矢作、達摩利,很喜歡他們的氣氛,覺得很酷。想著自己是否也和他們類似,所以才開始聚集人群的呢。因為如果是不是開心的地方絕對不會有人想聚集過來。

麻生:
期待今後的Warszawa。ART-SCHOOL的動向又是如何?


木下:
忙秋天的音樂祭的東西、累積歌曲,或許那時候會發表吧?可能會出B-SIDE專輯。明年的時候。然後覺得那段期間也必須確立一些在唱片公司的事情。

麻生:
People In The Box今後的動向呢?

波多野:
想要開心、自然地走下去。

木下:
想變成流水素麵一樣對吧?

波多野:
很想。然後就這樣進入了梅雨季(笑)。

麻生:
哈哈哈,今天非常感謝。能像這樣自在地聊天真的很開心。11/16的兩團合作就拜託了!

一同:
請多多指教!

文章來源:https://synchronicity.tv/interview/2108/

翻譯:迷迷音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