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SHIKI於Carnegie Hall(卡內基廳)演出首日 美國現場特別報導

「YOSHIKI Classical Special featuring Tokyo Philharmonic Orchestra」繼日本、香港站之後,與東京愛樂攜手於1月12、13日在美國紐約古典樂代表殿堂「Carnegie Hall(卡內基廳)」進行兩場精采演出。延續著前年帶領X JAPAN麥迪遜花園廣場開唱的氣勢,YOSHIKI首次登上卡內基廳的演出同樣全場爆滿、一票難求;本次演出皆有現場轉播,讓亞洲樂迷可以即時見證歷史性的一刻!

七點一到,場燈準時暗了下來。指揮Yuga Cohler手一揚,樂團就以悠揚的<I’ll Be Your Love>開場;這次的版本為純管弦編曲,由弦樂、木管和銅管代替鋼琴和女聲帶出主題,方式不同、但一樣溫暖和煦。歌曲結束後,後方螢幕緊接著放了紀錄片「We Are X」的片段:影片中的Yoshiki談著他在父親過世前總是聽著古典樂,那時候古典樂帶給他的都是無限美好,直到父親過世、對未來感到茫然的時候,是搖滾樂拯救了他;YOSHIKI狂暴打鼓和優雅彈琴、指揮的畫面不斷交替出現,Miracle也作為背景音樂穿插其中;鏡頭一轉,帶出近年X JAPAN和YOSHIKI在世界各地表演的照片,巴黎、莫斯科、曼谷、柏林、上海、台灣等,一幕幕都是X JAPAN重生後的活躍和歌迷們的歡顏。

影片末,YOSHIKI穿著一襲全黑西裝上臺,在鋼琴前靜靜坐下;影片一結束,他便彈下<The Last Song>的第一個和弦,全場尖叫;在法國號、弦樂、管樂循序加入後,Violet UK女主唱Katie Fitzgerald也在曲子後半悄悄出場,一同將結尾推至高潮。此曲結束後,YOSHIKI就拿起麥克風,首先感謝所有人參加這次的巡迴演出,「I’m finally here!」他大喊;YOSHIKI的聲音聽起來既緊張又混雜著興奮和感動,他笑著說在開演前十分鐘還很害怕,直到看到眾多期待的臉龐時才真正放下心,隨後介紹了本次演出的形式和前面兩首曲子,也提到好像在開頭就彈「最後一首歌」真的有點奇怪,但為了讓影片的情感連下去,個人覺得將寫給父親、HIDE和TAIJI的<The Last Song>放在第二首是挺合適的。

由於今晚是YOSHIKI古典作品演奏會,因此演出曲目大多為他所譜寫的動畫、電影或各種活動的主題曲;第三首<Forever Love>是動畫「X戰記」的主題曲,原本激昂的TOSHI歌聲,改編成古典作品後變得十分柔和、甜蜜,但我還是忍不住輕輕哼著原本的歌詞,沒有TOSHI的<Forever Love>還是有點不習慣。這部份的talking,Yoshiki介紹之餘順便推薦「X戰記」,打趣地說:「這漫畫真的也叫X,沒有開玩笑唷!」臺下一片笑聲過後,他提到接下來的曲子,是因緣際會幸運得到機會而寫的金球獎主題曲<Golden Globe Theme >。

YOSHIKI的曲子都有很好記的動機,這首也不例外,動機不斷重複、移調,不斷上行的旋律在中間接應後,動機重現、乾淨結尾。YOSHIKI停下後,先將下一首的譜擺上,介紹第五首歌,是為了動畫「聖鬥士星矢」劇場版所寫的主題曲<Hero>,並再度邀請Katie上臺;Katie目前就讀於哈佛大學,來紐約大概需要四小時,而一直以為紐約和波士頓很近的YOSHIKI聽到後嚇了一跳,「蛤!這麼久!」突如其來的大叔萌讓觀眾忍不住又笑起來。指揮Yuga和美東的淵源也很深,除了同為哈佛校友外,他畢業於紐約茱莉亞音樂學院(主修指揮);這次能在卡內基廳演出,Yuga除了開心之外,也很感激有這個機會能跟最棒的藝術家們、在一流的場地演出。

不同於以往動漫主題曲的熱血,YOSHIKI把<Hero>定調為一首敘事歌般的作品,優美的展現不凡的氣勢。接下來是X JAPAN為他們的紀錄片「We Are X」所寫的<La Venus>,YOSHIKI似乎覺得觀眾可能不知道他的來頭,還認真的告訴大家:「對了!我有個樂團叫X JAPAN唷!我是鼓手。」台下當然就無奈的笑了。新歌<La Venus>原版是TOSHI主唱,YOSHIKI也提到TOSHI過去不可思議的經歷和HIDE的意外。或許是看到第一排外國觀眾疑惑的眼神,他簡單交代一下就自己笑著說:「好的,我知道這一切好像太複雜了。」便坐回鋼琴前開始演奏。

前幾首歌在演奏時幾乎只有燈光相伴,但<La Venus>卻是隨著音樂的推進,背景也放上「We Are X」的片段,從HIDE身亡的新聞開始、到YOSHIKI和TOSHI最近去憑弔他和TAIJI的畫面,讓現場很多老粉絲都紅了眼眶,幸好中間一句模仿TAIJI囂張語氣的台詞:「What do you want, fuckers?」把氣氛稍稍拉回了一點歡樂,但曲終YOSHIKI的談話又令大家心情為之一沉。

「每一次的經歷,身心都會無比疼痛。」他說;第一次聽到接下來要演奏的貝多芬<Moonlight Sonata(月光奏鳴曲)>時,他才七歲、完全不知道什麼是苦痛,聽完這首曲子好像明白了些什麼,不過跟後來的境遇相比,這只是個微不足道的開頭罷了。音樂一下,背景出現了點點光亮,隨著音樂流動、逐漸延伸至觀眾席,就像月光灑在無波的湖面上那般恬靜深沉,悠然而綿長的痛似乎也在最後一個和弦之後,暫時畫下休止符。

中場前的最後一首歌是<Anniversary>,是YOSHIKI為了慶祝天皇即位十周年所做的奉祝曲;這個邀約是在X JAPAN解散後提出的,當時的他非常沮喪,對於未來感到徬徨,最後曲子在母親的鼓勵下完成;YOSHIKI也在創作的過程中發覺音樂對自己的重要性,因此一直堅持至今。他也說了個小趣事:原本<Anniversary>是首長達25分鐘的作品,但有鑑於台下的人常常聽到一半就失去耐性,後來演出的版本全部縮減為七分鐘。這首也是我最喜歡的作品,悠揚恢宏又不失高貴典雅,如果是完整編制的管弦樂團來呈現(今天是四十多人的中型編制),應該氣勢能更磅礡吧。

休息過後,以管弦樂版<Tears>揭開下半場的序幕,YOSHIKI一樣在曲末時出現,不一樣的是衣服換成白色襯衫與白長西外,帥歸帥但眾人都很冷靜,只能內心默默尖叫按讚。下一首是<Miracle>,雖然沒有合唱團,另一美聲歌手Ashley Knight的支援下,原本澎湃的曲子一下子就變得溫馨。

Yoshiki Classical Carnegie Hall Jan 12 13 2017 文章請見此:http://wp.me/p6QBMi-1Mq 照片提供:Resonance Media

A post shared by 迷迷音MeMeOn Music (@memeonmusic) on

曲子結束之後,YOSHIKI馬上跳開鋼琴椅,說是因為旁邊的燈光直接打在他左眼上,燙到簡直要燒起來了;後來工作人員上臺幫他調整,大概重新擺了六七次他都不滿意,一直小聲指揮對方怎麼擺比較好;而或許也是這份求好心切讓他的作品得以維持在一貫的高水平吧。燈調好了,YOSHIKI又再一次感謝場地和樂團願意跟他一起演出,並宣布接下來的曲目會稍微更動。

Yoshiki Classical Carnegie Hall Jan 12 13 2017 照片提供:Resonance Media

A post shared by 迷迷音MeMeOn Music (@memeonmusic) on

可能是有感於美國總統最近的風波,身為在美國定居十幾年的亞洲人,他誠摯期望美國總統能讓現狀更美好、讓美國依舊能是全球逐夢者的天堂,「很多人都有美國夢,我很幸運的能在這裡有不錯的表現,希望每個人也都能有機會在美國闖蕩。」他感慨的說完,雙手便彈出了美國國歌<Star-Spangled Banner(星光燦爛的旗幟)>。

之後Ashley再度出場,除了介紹她是這次巡演的新夥伴,YOHSIKI還提到了香港場巡迴演出驚魂記:演出前兩個小時才發現沒有拿到證照、不能演出,指揮和Ashley甚至是開演前十分鐘才被通知!總之事情平安落幕,YOSHIKI還假裝問後台:「所以我們這次紐約的演出,有沒有拿到演出許可呢?」<River of the Light>的女聲高音有些尖銳,整體而言還是好聽的。

Talking的時候,YOSHIKI又忙碌的跑去後台不知道在問什麼,回到舞台中央後,他告訴大家之前英文訪問時的糗事:主持人問他怎麼登上卡內基廳(How do you get to Carnegie Hall?),他沒多想就回答:「我走路大概三十秒就到了唷!飯店就在隔壁。」但其實對方是想聽他敘述過往努力的過程。接下來是改編柴可夫斯基<Swan Lake(天鵝湖)>的作品,YOSHIKI感性的說,父親還在的時候,每個月都會買唱盤回家聽,他因此耳濡目染、愛上柴可夫斯基。

那父親不在了之後呢?如同前面所講的,他靠著搖滾樂撐了過來,年輕時就立定志向要成為搖滾巨星。YOSHIKI也提到前年X JAPAN在紐約麥迪遜花園廣場的表演,帶著HIDE、TAIJI的期待,他和現任成員們一同實現了夢想;而接著要演奏的這首<Without You>,是獻給兩位前成員和父親的歌。

鋼琴悄悄的開了頭,而後方影片也一直跑:有HIDE、沒有HIDE、有TAIJI、沒有TAIJI、有父親、沒有父親的畫面不斷交錯出現,他們和YOSHIKI的互動、他們的喜怒哀樂、痛苦與甜蜜,讓我這個鋼鐵般的粉絲也忍不住鼻酸;有一幕HIDE在演唱會上揹著精疲力竭失去意識的YOSHIKI邊跟觀眾打招呼、邊吃著棒棒糖,蹦蹦跳跳的天真模樣讓現場許多HIDE粉絲掉了淚。YOSHIKI和父親、母親的合照,還有小時候練鋼琴的照片,也牽動了許多觀眾的情緒;他對他們的思念和愛,濃烈地注入在樂音當中,悠然而綿長的透過一個個音符,傳達到我們的耳裡、心底。

音樂沒有停止,<Kurenai>緊接在<Without You>之後出現;在其他弦樂的陪襯下,小提琴拉了一段令人心碎的獨奏,歌曲原有細膩的哀愁和無端的狂暴有秩序地不斷注入到每個聲響裡,雖然那種極端在這編曲裡無法體現,但協奏曲版的<Kurenai>帶來了另一種情迷意亂。

短暫的一個過門,<Art of Life>就出現了;內心是激動的,但私以為如此短且較為柔和的版本真的無法完整表達原曲內的所有訊息和情緒;我心中最好的<Art of Life>依舊是解散前在演唱會上唱的完整版本們,或許有人認為現今每個人的狀態以不同,重新演繹總是會有新風貌,但<Art of Life>於我而言就是X JAPAN在最華麗、最不羈的時候留下最真實的縮影,無論古典版再怎麼細膩優美,這首歌依舊只有原本的樣子才能撥動我的心弦啊!

懷舊組曲結束後,迎來今晚最後一段talking和歌;YOSHIKI再一次感謝了所有工作人員、場地、燈光人員(很多觀眾在這個地方笑了,我不太懂點在哪)和音控們,並提到今年三月中X JAPAN將會合體登上英國溫布利體育館後,<Endless Rain>的第一個音響起。

畫面很美,所有舞台上的燈都打在一個巨大迪斯可球上,整個場館瞬間光芒萬丈,流動的光點簡單且美不勝收;觀眾反應倒是和預期不大一樣,之前在麥迪遜花園廣場的經驗是只要音一下、大家就會自動跟著大聲唱,這場的觀眾一直等到後面YOSHIKI終於轉頭看向觀眾席時才開口跟著小聲唱,非常冷靜自持。但這不影響大家給予YOSHIKI肯定和謝意,曲末幾乎每個人都激動地站起來大聲鼓掌。五次謝幕對初登場的音樂家來說是很少見的事,如今YOSHIKI做到了;拿著後援會熱情自製的布條,在<Say Anything>的背景音樂下,YOSHIKI下台一鞠躬。

Yoshiki Classical Carnegie Hall Jan 12 13 2017 文章請見此:http://wp.me/p6QBMi-1Mq 照片提供:Resonance Media

A post shared by 迷迷音MeMeOn Music (@memeonmusic) on

歌單請見此

​文:Yi-Chen

照片提供:Resonance Media

相關文章:YOSHIKI於Carnegie Hall(卡內基廳)演出第二日台灣電影院直播報導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