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ur Rós睽違四年再次登台 美麗而震懾人心

等待了四年,Sigur Rós終於再次來台。縷縷白煙瀰漫,以新曲<óveður>作為開場,三位團員聚集在舞台後方中央,輕輕奏出空靈的樂音環繞全場。雖然不似上次有其他支援樂手共同演出,僅三位團員的編制,卻依舊是如此的美麗而震懾人心。黑暗之中,在Orri敲擊出如同電掣一般的聲響的同時,舞台上的燈光便如同閃電一般,發出熾白閃光。

Jónsi輕拉著小提琴弓奏出<Starálfur>,LED燈柱亮著溫暖的黃光,帶領聽者進入超越自然的秘境。接著背景出現藍綠色如青苔又如藻類一般的影像,清亮如玻璃珠般的鋼琴聲輕輕流瀉,藍綠色的光自舞台後方打向三位團員,帶來<Sæglópur>。下一秒,聚集在舞台中央的團員們分別往舞台前方移步,Orri在爵士鼓組前坐下,激烈的鼓聲落下,讓螢幕上方的聚集的光點也隨著一聲聲的鼓聲炸裂。厚重而極具魄力的低音震懾得令人喘不過氣來。白光閃動,突然抽走了鼓聲,一切瞬間變得風平浪靜而寧和安詳。在鋼琴延音靜下的那秒,引爆全場熱切掌聲。

喘息片刻後,橘光輕柔地向上打,映出團員們的剪影。黑色螢幕中央拉開一道白光,令人得以窺見一小塊山河的黑白影像。低音一拍拍穩健地前進,托著Jónsi的高音拋出<Glósóli>。遠處由吉他築起的音牆拉開樂曲的層次,不斷前進的小鼓與鈸推動著樂曲張力直到最高點爆發,也令人見到了水平線的盡頭。延續器樂留下殘響,鋼琴聲亮起,Jónsi那共鳴極佳的歌聲繚繞。直到最後一絲音收去,會場再次爆出歡呼掌聲。

<vaka> 帶有些哀傷感的鋼琴前奏響起,Jónsi撫慰人心的歌聲飄蕩在會場,寧靜而安詳。黑暗中雜音蠢動,<Ný Batterí>帶些神秘感的吉他流瀉,白光閃動,鈸和鼓頓時炸裂,Jónsi拋出了長音綿延不絕直到最後。昏黃光束自左側打向舞台,綿延的高音之下大鼓隱隱敲響,似是有大事將至。逐漸強烈的低音奏出<e-bow>史詩般的磅礴氣勢。

一曲方歇,氣氛一轉,水藍色光線灑落,平靜的<festival>響起Jónsi細如絲的聲音拉得老長,讓台下不禁屏息凝聽,直到聲音收去那一刻爆出歡聲。單音撥弦聲和著鼓聲推進著旋律,顯得明亮而完美。而後,Jónsi細細吟唱,帶出<yfirbord>。

不和諧低音襲來,螢幕出現如岩漿一般的紅色液體。紅光籠罩之下,<kveikur>強勁的低音釋放出的巨大能量再次壓迫著令人無法喘息。如同外星般的無人荒岩,上下顛倒對稱,透過紅色光束相接。接續而來的是<Fliotavik>,橘黃色光點隨LED燈柱緩緩落下。最後,黑色石柱緩緩升起,迎來最後一首<Popplagið>。高升的溫度讓Orri褪去了上衣,強勁的鼓聲配上Jónsi不停歇的綿延高音,而後鼓聲停止,接上不斷往前的貝斯單音撥弦,將聽者的一顆心懸吊在那。接著鈸聲落下,白光不停閃動,甚至在觀眾席都能感受到腳踏鈸闔上的風壓。後方螢幕畫面就像是失了序亂了訊號一般地不斷跳動著彩色畫面,配上越發激動的樂音。音牆籠罩會場,壓迫著在場每一位聽眾。最後,團員離去,留下雜亂閃動的彩色螢幕以及不絕的殘響。直到餘音停止,全場爆出歡呼,甚至不少人起身鼓掌。

螢幕上打出「Takk」,這不僅是Sigur Rós第四張錄音室專輯名,也是冰島語的謝謝之意。團員們二次出場鞠躬謝幕、送出飛吻。與四年前相同,以<Popplagið>最後結束,留下的是滿滿的感動。

歌單請見此

文:迷迷音

有話想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