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奶茶TOP銷售員?! BLUE ENCOUNT台灣公演前訪問

來自熊本的四人樂團BLUE ENCOUNT,自學生時代成團,熱血而獨特的搖滾樂音深深吸引聽者的心,並擔任多部膾炙人口的動畫歌曲,讓他們就此聲名大噪,成為當今最受注目的樂團之一。今年10月,BLUE ENCOUNT第一次登上武道館,一萬多張票在開賣當天即完售,可見其驚人魅力。10月15日,BLUE ENCOUNT第一次來到台灣與BIGMAMA共演,演出前與迷迷音進行了專訪,透露初期對音樂的熱情與展望。

日本語バージョン

從《BECK》到武道館

ー恭喜BLUE ENCOUNT前些日子在武道館的公演獲得極大的成功。聽說那場公演是從之前在O-WEST的MC開始的。從O-WEST到現在才經過三年就可以到武道館,實在是件很厲害的事情。可以告訴我們現在的感想嗎?

辻村勇太:雖然是在O-WEST發表宣言說想要去武道館的,不過我們在高中生,大概16、17歲的時候,就有說想要在武道館演出了。花了12年到現在,終於能夠實現,真的覺得非常感慨。

高村佳秀:當然,一部分是因為我們做了很多東西、思考了許多事情,所以才能夠有現在,不過這並不只是我們四個人的力量,也是因為有周圍許多人的幫忙、有許多人愛著BLUE ENCOUNT,所以才能成就的舞台。

田邊駿一:對我而言,武道館也是我高中便開始有的夢想。雖然是我們心中想像的夢,不過真的是因為工作人員大家的力量,還有最重要的,與我們相遇的樂迷們的支持,才可以達成的。所以某種意義上來說,是大家終於可以一起到武道館了。

江口雄也:當然一部分是因為我們四人的夢想就是武道館,不過這不只是我們,還有整個團隊的工作人員以及觀眾們,大家抱持著同樣的夢想、一起朝著武道館這個夢想努力。達成了一個目標,感覺真的超棒。

ー在三年前左右的激ロック訪談中,大家有提到說是看了《BECK》這部漫畫來描繪樂團的未來的。

辻村勇太:首先,我和鼓手高村以及吉他手江口是透過《BECK》認識的。《BECK》中不是有提到各種夢想和絕望嗎?想要出演那樣大型的音樂祭啊、乏人問津啊等等,各種樂團會遇到的現實都被描繪在《BECK》中。我們就是看了這個,然後想像自己能走到哪裡的呢。

ー好厲害喔!順帶一提,在那次激ロック訪談中也有提到,「BLUE ENCOUNT」這個團名是來自田邊看到的香港電影『BLUE ENCOUNT』。不曉得現在有看了那部電影了嗎?

辻村勇太:還沒看(笑)。

田邊駿一:雖然有DVD。

辻村勇太:DVD是在我這邊。雖然還沒看,總之就是先由我保管(笑)。

高村佳秀:某天會看吧(笑)。

ー現在樂團已經達成了「武道館」這巨大的目標,想請問今後有什麼樣的目標呢?

田邊駿一:真的想要與更多更多更多觀眾相遇呢。因為還有很多觀眾不知道我們,希望能夠更加……為了讓更多觀眾認識我們,我們會做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在更多地方演出,將我們的音樂傳達給更多人。這些事情與我們到目前為止所做的事情沒什麼不一樣。雖然沒什麼不一樣,但我們的目標是希望能做出比現在更加帥氣的音樂。

ー所以這次才會來台灣演出呢。

田邊駿一:是的。

「沒有放棄真是太好了!」

ー如果要對三年前的自己說句話,會想說什麼呢?

江口雄也:沒有放棄真是太好了!

高村佳秀:再更相信自己一點吧!果然當時很多辛苦與煩惱,不過當時果然是因為我們相信我們自己、相信我們自己的音樂才能繼續走下去。

ー當時曾想過要放棄是嗎?

高村佳秀:好幾次都想放棄了。

ー那麼又是如何能繼續下去的呢?

田邊駿一:果然還是因為相信著BLUE ENCOUNT的音樂,才能夠繼續下去的呢。 

辻村勇太:還有來看我們演出的觀眾也給了我們很大的支持,在辛苦之中,這樣努力去演出,看著台下的大家一起哭泣、一起露出開心笑顏,就會覺得還可以繼續加油

ー這三年來,大家覺得成長最多的團員是誰呢?

辻村勇太:不過綜合來看,應該是田邊駿一吧。

田邊駿一:不不不,我沒成長那麼多啦!

辻村勇太:田邊支撐著BLUE ENCOUNT帥氣的門面,像是MC也是,因為主唱田邊有了非常大的成長,我們也才可以有一樣的成長。

ー大家都有所成長了呢。剛才有提到MC有改變,想請問是什麼樣的轉變呢?

田邊駿一:不過換個角度想,改變從以前就持續下來的東西真的好嗎?從出道就一直這樣走到現在,是因為有周遭的人們願意給我們機會。不過老實說還是想要做些改變,例如想要有像BIGMAMA的金井那樣的帥哥加入之類的……

辻村勇太:那是不可能的(笑)

田邊駿一:雖然這麼說,不過因為BLUE ENCOUNT還是有屬於BLUE ENCOUNT特有的地方,所以才能撐過十年走到現在。所以相反地,今後也有想維持不變的地方。

珍珠奶茶TOP銷售員

ー出道前與後有什麼改變嗎?

辻村勇太:幾乎沒什麼改變呢。

田邊駿一:可以拿到薪水(笑)。

高村佳秀:雖然之前有打工之類的,做過不少事情,不過現在很感謝給我們出道的機會,讓我們能比以前更集中精神在音樂上,因此我覺得比之前更加樂在其中。

辻村勇太:就BLUE ENCOUNT的風格而言,沒什麼改變。

ー順帶一問,想知道大家以前都是打什麼樣的工呢?

田邊駿一:我曾經在珍珠奶茶專賣店打工,還曾經有段時間做到日本的TOP銷售員。那是在涉谷的珍珠奶茶專門店,是一個人經營的那種,在日本全國有許多連鎖店面,我那家店是其中業績最好的,是業績最好的男人!某天,有位義大利人問我要不要一起開珍珠奶茶專門店,不過我拒絕了。如果當時說OK的話,現在的我啊應該完全不一樣吧。

辻村勇太:打了各種工呢,還有便利商店,7-11。

高村佳秀:營造相關。

江口雄也:壽司。

辻村勇太:就像這樣,大家都做過很多不同的工作。

武道館後是THE END?!

ー武道館公演上有宣告將發行新專輯「THE END」,這專輯的標題實在別有意味。請向大家介紹這次的作品。

田邊駿一:這次的作品有種內容意義深厚的感覺,不過絕不是BLUE ENCOUNT的THE END,而是指所有事物的完結。這並不是一個負面的詞,而是充滿正面意義的詞語。例如告別討厭的回憶與過去軟弱的自己、邁向嶄新的自己這樣,在這層意義上,是為了要將截至目前為止所做的事情有番創新的THE END,也就是結束前一個階段,往下個階段邁進。因而想要將如此正面的想法以「THE END」來表現。是專屬於BLUE ENCOUNT所說的THE END。

高村佳秀:這個詞是可以非常樂觀地說出口的呢。「結束囉。」不是說沒有特別深的涵義,而是指一個漂亮的結束。對我們來說,「THE END」並非如此黑暗的詞語,而是積極向前的詞彙。

ー未來有什麼想要在音樂上嘗試的事情呢?

田邊駿一:今後當然希望能以band sound為主來做。

辻村勇太:希望能多嘗試至今為止我們尚未做過的音樂種類以及聲音。希望能讓我們的音樂幅度更加拓寬。想要做各種的嘗試,將各類元素融合,讓人聽了覺得「這非常有BLUE ENCOUNT的特色」。因為我們想要繼續做音樂,因此想要做這樣的挑戰。

ー最近樂團有和BIGMAMA等團共演,想請問今後有什麼想要合作的藝人嗎?

辻村勇太:Perfume吧。

田邊駿一:因為我很喜歡Perfume。

高村佳秀:大家都超喜歡Perfume。

田邊駿一:我們四個都很喜歡。可以的話希望我們可以演奏,Perfume在前面一邊唱歌一邊跳舞之類的。

高村佳秀:如果那樣的話就最棒了。

辻村勇太:從影像開始都想要合作看看呢(笑)。

ー覺得什麼是ROCK呢?

辻村勇太:ROCK的範圍不是很廣嗎?並不是說只有什麼是ROCK,屬於各人的搖滾有很多種,我們做著屬於我們自己的搖滾,但是我們的搖滾也可能被他人說那不是搖滾。但我們自己覺得那就是ROCK。

ー所以就是相信自己去做音樂這樣。

辻村勇太:是的。我認為相信自己就是最搖滾的事。

高村佳秀:我直覺想到的東西就是ROCK。如果我覺得那是ROCK那就是ROCK(一邊說著一邊舉起玻璃杯、搖搖杯中的冰塊  *註:日文中「ロック(ROCK)」也指稱「加冰的酒」之意)。不過不用特別在意被別人說什麼…..

江口雄也:不用威士忌嗎?

高村佳秀:對對對!(笑)但是即使被周遭的人說話,只要自己相信著那就會是ROCK。

田邊駿一:我認為叫喊是ROCK。抒情曲也好什麼也好,就是非常想要大喊、有想要傳達的東西,那就是ROCK。所以那和樂種並沒有什麼關係,各個樂團拿樂器、做音樂,我想都懷抱著搖滾的心情。

江口雄也:以各人自己想要的方式活下去,我認為那就是搖滾。

想要跟「多啦A夢」合作

ーBLUE ENCOUNT曾擔任「銀魂゜」、「機動戰士鋼彈 鐵血孤兒」等多部知名動畫的主題曲,請各位推薦自己喜歡的動畫或漫畫。

辻村勇太:當然我很喜歡「銀魂゜」,其他還有「海賊王」、「火影忍者」、「攻殻機動隊」……

江口雄也:還有什麼?「多啦A夢」?

辻村勇太:「柯南」……

高村佳秀:「七龍珠」……

辻村勇太:「排球少年!! 」、「TIGER×DRAGON!」…….「攻殻機動隊」是我第一部看的動畫。

田邊駿一:「EVA」知道嗎?

ー知道!在台灣也很有人氣呢!那麼有什麼動畫是之後想要合作的嗎?

辻村勇太:「攻殻機動隊」。不過風格會不會不太合適啊……

田邊駿一:不過果然會想要跟「多啦A夢」合作呢。如果能跟「多啦A夢」合作的話,是超級榮耀的事情呢。

ー昨天有看到樂團放在推特上的照片,似乎是前幾天去了九份,覺得如何呢?

田邊駿一:我們去了據說是「神隱少女」舞台背景的地方,景色真的很棒呢。雖然有下雨,但反而因為下雨而多了些神秘的感覺,真的很棒。

高村佳秀:沒想到山有那麼高呢,爬了很多路。

田邊駿一:是日本所沒有的景色。

高村佳秀:不過臭豆腐的味道果然……

ー有試過了嗎?

田邊駿一:不不!沒有辦法。你敢吃嗎?

ー敢吃。

高村佳秀:但是納豆敢嗎?

ー納豆的話就…..

高村佳秀:這是一樣的啊!

田邊駿一:不過九份真的很棒!那個作為「神影少女」舞台的建築!我們也有喝茶,很好喝呢!

高村佳秀:茶真的很美味!很香!景色也很美,是日本所沒有的,所以感到很新鮮。

ー這次第一次來到台灣,打算呈現出什麼樣的演出呢?

田邊駿一:我們才剛開始,首先希望能先讓大家知道BLUE ENCOUNT做的是什麼樣的音樂。我們不會做什麼太特別的事情,不過會拼命揮灑汗水搖滾!

ー最後,請對MeMeOn Music的讀者說一段話。

田邊駿一:在台灣我們什麼都還沒開始,為了能讓更多台灣的人們聽到我們的音樂,我們會努力變得更大,努力在哪天可以做到「多啦A夢」的主題曲,今後也請大家多多支持我們!謝謝!

文:迷迷音

照片提供:Sony Music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