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LIVE第二日午場公演,鐃鈸手與ROCKER的即興樂器大比拼

AD-LIVE 2016進入第二天的公演,相信這兩天看過表演的觀眾們一定感受到許多意外的驚喜,今年的舞台除了在演出部分加入淺沼晉太郎共同參與設計,使舞台呈現出比往年更加壯觀的效果之外,表演進行到一半時還會出現第3位演出者進行客串,而且連舞台上的兩位聲優事先都不知道這位演出者是誰,更不知道他會演出什麼樣的角色,如此高難度的演出堪稱即興中的即興!

%e5%9c%96%e7%89%872

本日出演的小野賢章及森久保祥太郎分別在2015年及2014年就參與過AD-LIVE的演出,是本次公演唯一都有演出經驗的組合。午場是由小野賢章負責角色設定,在開場的QUIZ SHOW當中小野賢章以一身西裝油頭登場,面對著布幕後失憶的森久保祥太郎多次脫口而出「爸比」而被系統制止不能告知身分。在QUIZ TIME當中小野賢章介紹自己名叫小川奏太,職業是鐃鈸手(若去年看過小野賢章夜場公演的觀眾這時就會發現他沿用了去年的角色),而森久保祥太郎的角色名字是小川祥太郎,職業原本是鐃鈸手改行當ROCKER,角色設定跟聲優本人太類似讓觀眾們忍不住發笑。

兩人正式面對面之後小野賢章立刻說現在有話很想對父親說,結果抽出「做菜手藝超爛」笑翻全場。說起ROCKER父親的創作歌名時小野賢章抽到了「大爆笑」及「有酒精的味道」,讓森久保祥太郎忍不住吐槽自己一定很不紅;而提起母親的形象時則接連抽到「超級溫柔」、「戰鬥力只有0」等神抽讓觀眾鼓掌讚嘆。乘上記憶巴士後,小野賢章繼續講述過去的回憶,值得一提的是,由於他抽到了「妹妹」、「肥皂」等字詞,臨場反應下便追加了妹妹是鋼琴家、很注重手部清潔所以對肥皂很講究等串聯故事的設定,不禁讓人相當佩服!

第一站回憶場景到了便利商店,原來這裡是森久保祥太郎決定要當ROCKER的關鍵場景,原因竟是老婆被帥哥店長拐跑,一怒之下憤而從鐃鈸手改當ROCKER。記憶箱子裡擺放著鐃鈸與電吉他,兩人分別敲了鐃鈸,小野賢章設定角色只能走直線的動作實在令人忍俊不住,彈起電吉他的森久保祥太郎開始慢慢回想起自己的身份。再度回到巴士上不久後,森久保祥太郎的樂團團員哲也(西山宏幸飾,名字可能是黑子哲也的梗)背著木吉他現身,有音樂底子的2人真的即興彈唱了「大爆笑」及「有酒精的味道」,還拋梗讓旁邊的小野賢章一下手舞足蹈,一下又表演空氣打鼓使觀眾捧腹大笑。西山宏幸也趁森久保祥太郎準備喝水時說「以前歌迷最愛看你MC時的喝水表演了,人稱喝水的SWEETY」,逼得森久保祥太郎只好配合雜耍一段,最後在3人相約以後一起創作「明天天氣如何」之下西山宏幸便先行離開。

第二站到了地下鐵,小野賢章說明了森久保祥太郎昏迷的原委,跳軌自殺未遂,並心痛地問為什麼父親要跳軌,森久保祥太郎則說或許想不起來比較好,配合著設定悲觀地說出自貶及道別的話語。MIND DIVE SYSTEM進入了倒數階段,小野賢章訴說著因為有父親才有現在的自己,他喜歡鐃鈸手的父親更喜歡ROCKER的父親,並遞出一封信和森久保祥太郎相約在父親表演的LIVE HOUSE等他回來。終幕,背著電吉他的森久保祥太郎走進LIVE HOUSE,看見拿著鐃鈸正等著他的小野賢章,父子兩人在同步敲響樂器的瞬間結束演出,博得熱烈掌聲。

演出結束後的FREE TALK由鈴村健一介紹所有演出者登場,聊到角色設定時小野賢章提到沿用了去年的小川奏太一角是因為他對於當時抽到父親罵人的口頭禪「搖滾到底是甚麼」印象深刻,今年的演出對手又正好是聲優界的ROCKER森久保先生,於是便決定套進去年的設定進行延伸;而森久保祥太郎表示今年的演出難度真的很高,由於他不知道角色設定,為了靈活度高便選擇非常普通的穿著,只稍微加了黑眼影,想不到剛好被設定為形象非常契合的ROCKER,但他說怎麼也沒想到會是父親引發了哄堂大笑。本次的第3位出演者(工作人員通稱角色C)是音樂家兼演員的西山宏幸,很難想像在舞台上才初次見面的3人可以帶來這麼精彩又默契極佳的即興歌曲及對手戲,相當佩服演員們深厚的實力!

另外大家聊起表演前在後台準備時,為了不讓演出者碰到面特別製作了隔間,但由於外面走道是共用的,於是當森久保祥太郎要去公用廁所時工作人員就會大喊「森久保先生現在要去廁所!」以防被其他演出者撞見,但這也讓被點名的森久保祥太郎感到非常不好意思連忙說「不好意思,我馬上就好!」,可以想見那尷尬又好笑的後台現場,最後在鈴村健一帶頭謝幕之下結束了精彩的午場表演。

文:迷迷音

圖片來源:AD-LIVE twitter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