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kekiyo 二〇一六年公演「桜肌、夢締め跡と優越の詩」京都場報導

繼二〇一五年公演「宙吊り娘と掃き溜めの詩」之後,在今年四月,迎來故事的下篇。迷編也有幸在半年之後,再次來到日本,見證這長篇故事的結局。

背景音樂的The Cure漸漸淡去,遠方傳來嗡嗡鳴響。直到開演時間,提醒鈴聲響起,燈光暗下,投影幕上出現如同上篇的「烏丸監製」預告片,介紹了週邊以及最新單曲<ANIMA>的發行。

接著,風聲刮起,京低沈的嗓音響起,紅光染上舞台與背景螢幕上的海灘浪花,sukekiyo的logo顯現。而後,對上篇進行了簡短提要。

愛,與忘卻自我的人形

冀求著光而徬徨

為虛偽的愛與慾望所染

少女的命運是

「桜肌、夢締め跡と優越の詩(櫻花般的肌膚、放棄夢想的足跡與優越之詩)」。

藍光打向觀眾席,樂器隊出場,演奏著純樂器的session,背景舞台上可見到與上次一樣的紅色帳篷。接著,身著修女服的京上了舞台,背對觀眾席定著不動,<hemimetabolism>流瀉,後方螢幕上水滴一滴滴緩慢落下。樂曲一轉,進入<elisabeth addict>。美麗又虛幻的彩蝶紛飛,白色煙霧瀰漫,藍色、綠色、桃紅色的燈光自舞台打向觀眾席,讓團員們的身影若隱若現。

一陣靜默,遠方傳來一陣陣不祥的鈴聲,進入<mama>。背景螢幕上毫無生機的花兒逐漸凋零軟謝。而無論在節拍或是編曲上,也都做了不少變化。

風聲再起,京喃喃地念完了一段歌詩。接著聚光燈打向UTA,帶入<latour>的前奏solo。一旁的YUCHI瘋狂地甩頭,京斜坐在地一邊伸展著手臂似是在索求些什麼一邊唱著。而後紅色帳篷收起,綠色燈光將團員身影直接打在後方投影幕上,似是穿過了帳篷,進到戲劇世界之中。

下一首曲子前奏剛出來,後方變大了的投影幕上瞬間出現盛開的櫻花樹景象,花瓣不斷飄落,十分美麗。投影幕上再次出現了「被侵犯」的字眼。唱完<304号室 舌と夜>後,京走下台,沒多久投影幕上便出現了京走路的腳步影像,下一秒卻看到修女扮相的京就這麼將頭穿進繩子中上吊自殺。

懷念的場所

落入心中的聲音

如同死去般沈睡的肌

越過盡頭的地平線

百日之夜

將淚水全部改變

希求著有著白色芳香的明日

朝向開放的自我

「歡迎回來」

聚光燈打上獨自輕輕彈著琴的匠,重生的京再度現身於舞台上,以一襲黑色新造型服配上如同中國古代帝王的王冠,似是表明重生的自己掌握了自我的主導權。隨後來到<focus>,後方投影幕上也出現了一大片白色雛菊配上藍天、立居高處俯視夜景、野火燃滅一切等畫面,猶如象徵新的開始。

接著,來到最新作品<anima>,背景投影幕上也透出<anima>的PV影像。隨後進入<雨上がりの優詩>與<鵠>,後方影像夕陽沈落,京背對著觀眾席伸開雙臂,迎接了黎明的到來。

到了<烏有の空>,小投影幕降下,黑白雜訊閃動,接著穿插出現一個外國臉孔的小女孩拿著攝影機隨意拍攝的畫面。演到中段,京走下了舞台,小投影幕上再次接到後台的畫面。而走下舞台的京打開小房間的門,正中央矗著一座沙發,上篇時出現的兩位SM姊姊正等在那邊。京坐上沙發往後躺去,一面讓蒙著面的SM姊姊作勢口交,一邊卻也讓另一位姊姊任意用繩子束縛著雙手、撩撥著京。

了解現實

為絕望所侵犯

萌生夢想

以自己的方式開拓了未來

畫面越拉越遠,徒地切斷,舞台上方吊下一個小女孩的人形,後方螢幕工作名單一條條跑過。最後,投影幕上映出熟悉的字眼:「おやすみ(晚安)」。

這次下篇將整個故事的世界觀做了完整的呈現,真實與理想、規制束縛與解放、自我的探索與追求,透過人形、穿修女裝的男性、SM、上吊、劇場……等各種元素與符號的使用,在故事的最後也留下了若大的想像空間。

在京都第二日的演出最後,sukekiyo也公布了七月的演出情報,將一連演出上下篇,為大家完整呈現出故事始末。

照片請參見東京場:

160415_s_0862

160415_s_2258

160415_s_2776

160415_s_3142

160415_s_3472

160415_s_3474

歌單請見此

文:迷迷音

攝影:尾形隆夫(OGATA TAKAO)

照片提供:有限会社サンクレイド

相關文章:

sukekiyo公演「裸体と遊具、泥芝居に讃歌の詩」ー漆黒の儀ー決定

sukekiyo 二〇一五年公演「宙吊り娘と掃き溜めの詩」東京場報導

有話想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