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IZO Visit Syrian Refugees翻譯

SUGIZO


在聯合國難民署的大力幫助下,我到約旦與敘利亞難民們見面了。

我到Azraq和Zaatari難民營給予慰問及作了點小演出。

在敘利亞救濟協會的安排下我也去拜訪了約旦首都安曼的難民們。

自從幾年前我致力於難民議題開始,我便持續嘗試一點一點地去幫助他們;在今年春天,我終於能夠向前跨進一大步。

這麼久以來我一直希望能直接與難民們實際面對面交流,想去傾聽他們想說的話、想去接觸他們。

能真正實現我這個長久以來的願望帶給我驚人強烈的感受…我無法以言語文字表達出這種感受。

這些人並不是自願成為難民的,也不是他們自已選擇身處現在這個情勢中。

他們是戰爭和那些心心念念著權力與財富的軍事產業造成的受害者,

這些正承受著痛苦的難民們背後有著鉅額的金錢在流動而只有少數某些人獲利其中。每當我想到這些形勢和這世界的運作方式就感到明確的憤怒。

在安曼醫院裡那些被炮彈擊中、遭受嚴重傷害也失去了家人的傷患,敘利亞政府與軍事公司有責任照顧他們的後半餘生。

但此刻看來似乎還遙遙無期,這些難民們仍深陷痛苦之中。

這真是不可原諒。

這無差別濫殺和隨意傷害市民難道不是戰爭之罪嗎?

我對於自己什麼忙也幫不上感到濃重的無助與無力...

但我仍強烈地希望能帶給他們絕望的生活中即使只有一點微小的光芒也好...

相較之下,難民營裡的孩童們卻擁有最耀眼最天真爛漫的美麗雙眼,儘管他們生活在如此痛苦的情勢中。

我覺得他們在絕望中仍對未來懷有巨大夢想;他們選擇去享受,儘管他們被迫生活在骯髒又不衛生的環境中。

我為難民們演奏並表達了我的感受,即使只有一下子也好,我希望他們能從這痛苦的情況中稍微得以喘息。

事實證明這只是我多慮了---他們以享受及開懷的喜悅回應我的音樂;我感受到我們都在言語無法形容的溫暖繫絆之中;那真是個美妙無比的經驗。

我與他們一起同樂,我反而是那個得到了純淨又豐富的能量的人;在受災難蹂躪的日本東北地區也曾讓我有這種感受。

我希望給予,但最後我卻獲得了更重要的東西。

許多人選擇住在難民營,那些城市難民也是,他們關心他們在敘利亞的家鄉並盼望有朝一日能回去。

敘利亞人民是那樣令人難以置信的親切和善,他們對待他人的精神是那樣的熱情與珍視;儘管經濟上是如此貧困,但看見他們仍親切地以茶和點心招待客人令我不住落淚。

日本、歐洲和美國的人們總認為中東危機四伏,但約旦其實不是那樣的;這些國家是虔誠穆斯林們的家,偷竊對他們來說是重罪,他們甚至滴酒不沾;他們是那樣不可思議的親切又和藹。

這也是為何這裡公共秩序良好,我對約旦的治安也感到良好。

在約旦我全身上下都感受到這裡的情形與偏頗的媒體報導完全不同;事實上,我覺得現在的東京和日本還比較危險,孩童們無法安心地在街上走著,在約旦卻可以。

我受到不少身在約旦的日本人的幫助,他們一心一意的在這裡幫助難民並為他們工作,他們是這樣令人嘆服的勇敢、和睦與活躍,並刻苦的在遙遠的中東努力著。

但同時他們也熱愛並享受著他們的義務與任務,這是多麼的美好。

我為這正面的態度感到強烈的衝擊,我由衷地對這群人感到敬佩與感謝。

我們日本人應當多多擴展我們的眼界;我們應該給予這些在世界各地艱難環境中忠誠的努力著的日本人更多認同。

同時我們也應該以自己的國家為傲,日本七十年來抵制戰爭至今仍保持著和平(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我們也應該為我們仍擁有家鄉、有家可回、有足夠的食物吃,還能將錢花在嗜好上、有能力過舒適的生活心存感激,我深刻地這樣覺得。

我初次的中東之旅是如此美好。

在那兒,我從如此和善的人們那兒得到了能量,住在那裏的難民們是多麼堅毅。

我會長久持續這些活動下去,我相信未來有一天「難民」這個詞再也不需要出現在這個世界。

我堅定的希望未來和平再度降臨的那天,難民們能回到他們在敘利亞的故鄉,而我也將會再度前往拜訪他們。

From Tokyo with Love,

SGZ

SUGIZO3

SUGIZO2

SUGIZO4

原文與照片出處:SUGIZO FB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