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無法想像的樂手打工生活!

想必大家都知道,樂手成名之前無法完全靠音樂吃飯,多半必須靠一邊打工來維持生計。但你以為想靠音樂闖出一片天的人最初一定是在唱片行、live house打工嗎?別傻了!這種在唱片行的美好機會可遇不可求啊!咖啡店、便利商店之類的服務業?!在日本許多服務業是不允許服務員留長髮、染髮、穿環的喔!那麼到底樂手們成名前都是做些甚麼樣的工作呢?快讓我們來看看吧!

柩(ナイトメア):麵包工場剝香蕉

柩

對!你沒看錯!就是剝香蕉!柩曾在BARKS的訪談中提到,以前曾在麵包工場剝香蕉,一天就要剝1000根,然後看著香蕉和奶油進入攪拌機中攪拌,就這樣過一天。

至於ナイトメア的其他團員也有提到以前的打工經驗,例如主唱YOMI曾在披薩店、貝斯手Ni~ya則是在便利商店。

資料來源:
http://www.barks.jp/news/?id=1000027830

 

河村隆一(LUNA SEA):冰淇淋工廠

河村

在2008年1月公開播放的『徹子の部屋』中,河村隆一表示自己曾在冰淇淋工廠工作過。零下30度的環境中,甚至一小時得休息一次才可以。打工結束後,關節全都僵硬得不能動了。不過也是因為以前這些經驗,因此現在的作品中才會有不少關於日常生活的幸福。

資料來源:https://ja.wikipedia.org/…/%E6%B2%B3%E6%9D%91%E9%9A%86%E4%B…

 

J(LUNA SEA):園丁

J
就如前所述,染髮要找工作非常困難,因此在成名前,J也是到處打工維生,做過在高速道路旁的懸崖上拉設保護網防止落石掉落、發傳單……等等工作都曾做過,不過都偏臨時性質。在1993年出版的<LUNA SEA―BLACK BOX>中,J也透露到做過長期的打工便是園丁。當時高中剛畢業,每天早上七點半就要起床,先搬兩大袋水泥爬上山,對體力負擔相當大。雖然薪水不是很差,但總是拖過好多天才發薪,在工作現場還常常被罵。每天工作到五點後回家洗個澡,六點半左右又到SUGIZO家練團,回到家都半夜了,生活非常艱辛。

 

INORAN(LUNA SEA):河川測量

INORAN
同樣在<LUNA SEA―BLACK BOX>中,INORAN透露約莫高中時期,透過住家附近玩團友人的介紹,開啟起了「測量」的打工人生,上山下海進行各種測量,甚至連神奈川縣最大的酒匂川也都下去過。日薪8000日圓,以當時住在老家的情況來說,這樣的薪水可以滿足一般生活開銷還有剩,然而對於不會游泳的INORAN而言,卻也是個深具危險性的工作。

 

宮脇渉(12012):漁夫 

12012

其實很多樂手非常喜歡釣魚,之前曾來台灣的LITE也曾提到此事。而12012的宮脇則曾在NEW ROCK’S的訪談中談到,由於上台的造型服非常昂貴,為了賺錢治裝,當年曾經整團一起每天清晨三點上漁船工作,大概一星期就能賺到足夠費用。

資料來源:http://new-rocks.com/interview-12012-miyawaki-plastictree-a…

 

氷室京介(BOØWY):英語教材推銷員

BOOWY

據說BOØWY的主唱氷室在樂團剛組成時,曾當過英語教材推銷員,而且業績非常好。不過氷室也有發生在在柏青哥店破壞了機台、在遊戲中心打工卻整天玩遊戲等等插曲。

順帶一提,吉他手布袋寅泰則是有過去咖啡店面試時,被說身高太高而拒絕的經驗。也曾經有過在居酒屋點一杯低酒精飲料,吃別桌剩下的食物;蒐集空酒瓶變賣等等的日子呢。

資料來源:https://ja.wikipedia.org/wiki/BOOWY

 

DIE(DIR EN GREY):中華料理店

DIE
在打工情報站「バイトルマガジン」中,DIE分享他中學畢業後曾在中華料理店打工。除了洗碗外,也要包餃子。不過由於打從出師以來都沒包過餃子,因此一開始包得跟小籠包一樣;拉麵煮了也曾被嫌太硬而退貨,不是很簡單的工作呢。

DIE也分享到,在唸專門學校時在大阪美國村找到一家靴子與皮革製品販售店的工作,雖然通車要花很久的時間,但因為留了長髮還染金色,要找打工非常困難,所以很珍惜這份工作。

資料來源:
http://www.baitoru.com/contents/star2/108/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