ピエール中野×小室哲哉 訪談翻譯(3)

──不好意思插題一下、YOSHIKI和小室先生一起去買衣服時,聽說兩人有「從架子的這裡到這裡麻煩全部包下來」這樣的互相較勁傳說(笑)。

小室:哈哈哈。這樣啊(笑)。

中野:我也很喜歡這段傳說呢。

小室:我完全不記得呢,有這樣的事情啊~(笑)。不過我懷疑應該不是衣服。要的話應該也是車子吧。

中野:規模更大了啊(笑)。超強!

小室:不過一起去吃飯時,YOSHIKI也會請我吃飯。在這層意義上,我和YOSHIKI處於相當對等的關係。總之,他具有獨一無二的存在感,是完全的音樂人。在日本,那樣的藝人非常少,因此YOSHIKI真的是非常貴重的存在。

 

─從小室的角度來看,對現在的日本搖滾有怎樣的印象?

小室:感覺和英國樂團在美國成名的時候很接近。總覺得和The Stone Roses、Primal Scream、Oasis那些樂團剛出來時的感覺很像。話說Oasis剛出來的時候我在倫敦看了他們的live。我記得沒錯的話應該是宣傳取向的live,不過印象中演奏非常糟糕。

中野:哈哈哈!

小室:好像通往NIRVANA的境界一樣呢。聲音的平衡之類的,感覺「這麼糟糕可以嗎?」(笑)。之後哥哥的歌聲也很糟。

中野:Noel Gallagher的歌聲(笑)

小室:不過非常有力量,我覺得和所謂營利取向的搖滾不同,有種自由力量的感覺。感覺他們暢快地做著自己想做的事。現在的日本搖滾也有同樣的氛圍。因為每個樂團都有自己的個性。當然凛として時雨也是這樣的樂團之一。

中野:謝謝。

小室:因為從名字來看很自由啊(笑)。

中野:是啊(笑)。

小室:凛として時雨是什麼意思啊?(笑)

中野:雖然取團名的是我們的吉他手,不過我想沒有那麼深的意涵。因為想用「凜」這個單字,但如果不用「凛と」的話,只有單一個字意思沒辦法成立。因此用了「凛と」的名字。當時腦海中突然浮現了「時雨」的文字。

小室:欸~感覺論。

中野:嗯。因為我們的曲子有很多延伸,一首曲子中意象會一直改變,而那樣的感覺跟時雨很像,所以我們就說把「凛と」和「時雨」連結在一起,就取名為「凛として時雨」。好像是在ガスト(註:日本知名連鎖家庭餐廳)決定的(笑)。

小室:這樣啊。雖然我們在SKYLARK 決定的感覺嗎(笑)。

中野:那麼以系列而言是一樣的呢(笑)。SKYLARK 系列。

小室:哈哈哈。

中野:接著就我個人而言有件事情無論如何都想知道。電気グルーヴ的出道單曲「RHYTHM RED BEAT BLACK (Version 2.0)」是和TM合作的不是嗎。那個是怎樣的合作過程啊?

小室:應該是跟『オールナイトニッポン(All night NIPPON)』有關對吧。因為TM也有參與『オールナイトニッポン(All night NIPPON)』。

中野:對電気グルーヴ的第一印象如何?

小室:超級有活力的三人組(笑)。

中野:果然(笑)。

小室:只是完全不會感到討厭呢。如果日本的官方語言是英文的話就會變成這樣的溝通方式了吧。該怎麼說才好……應該是敬語不存在的感覺吧。

中野:哈哈哈哈!

小室:不過我想不會和討厭的印象連結在一起果然是他們的魅力所在吧。因為我自己本身聊得很開心。他們存活了下來我想這多少也有點關係吧。

中野:我也是從以前就很想知道小室先生對電気グルーヴ有怎樣的評價呢。

小室:當然就音樂家而言單純覺得很厲害。待在倫敦的期間,打開電視有時候也會看到卓球(註:電気グルーヴ主唱石野卓球)(笑)。或許是他們在德國的愛的大遊行中出演的時候吧。感覺他們活躍在世界上呢。之後在前往巡迴的新幹線上也巧遇卓球很多次。每次都會問「在這邊下車嗎?」,因為他都在不起眼的站下車呢。如果問「為什麼在這站下車啊?」,他就會說「現在要去DJ」。卓球像那樣到各地的街上,用音樂讓大家開心。

中野:超棒的故事呢!

小室:CMJK也出道之後很快就退出電気グルーヴ。才在想之後會變怎樣,現在就已經以名編曲家、名製作人的身分活耀著。說到ピエール瀧,現在已經是日本娛樂圈不可或缺的存在了呢。

中野:或許可以說在各方面都很敬佩他。

小室:嗯。繼續剛才V2的話題,電気グルーヴ身邊協助的團隊應該也是十分堅強。如果不是這樣,我想應該沒辦法自由成那樣。貼上Ki/oon Music的標籤之下,在Sony Group中可以算是非常活躍的呢。X正是那個時期旗下的樂團之一(笑)。在這樣的意義之下,身為音樂家的魅力當然不在話下,支持他們的團體事實上也非常重要呢。

中野:我有件事情也非常想傳達給小室先生知道,之前在DOMMUNE不是辦過連續兩小時的Live嗎?

小室:啊,完全是即興演出呢。

中野:我看了那個演出後受到很大的衝擊,想著哪天自己也能和小室一起演出。以合成器和鼓的形式。實際上這種事情是有可能發生的嗎?

小室:我覺得完全有可能呢。因為實際在V2也做了。

中野:今天想直接把這樣的想法傳達給小室先生知道。

小室:不過就年齡而言,中野在大概這個時期先有那樣的經驗,確實可能對今後的音樂人生有些幫助呢。環境也包含在內,當經驗越加累積後,冒險也變得越來越困難

中野:果然是這樣呢。

小室:之後雖然一直重複做同樣的事情,但就變成會讓你隨自己所好做事情的團隊呢。幫你準備好像舞台一樣的環境的人會期待你能給他們多少樂趣。

中野:原來如此。

小室:中野是不作曲的嗎?只打鼓?

中野:是啊。

小室:或許那樣反而比較容易做到。

 

─比較容易做到的理由是?

小室:對作曲很精通的人而言,會明確地決定自己想要的和弦或旋律之類的,因此當要一起做些什麼的時候,就必須從尋找彼此的妥協點開始動作。如果中野和我一起做的話,音樂性當然要顧,但我覺得最重要的事情是追求韻律和節奏感的工作。因為鋼琴也是打擊樂的一種。

中野:沒錯呢。

小室:同樣是打擊樂,要在哪裡妥協呢。我覺得只要能找到那個點或許就能做出有趣的東西了吧。

 

─時間差不多了,最後中野對小室有什麼是「特別想問」的問題嗎。

中野:這個嘛。請問你覺得現在的時代,專業的音樂家要能繼續存活下去最重要的特質是什麼?

小室:雖然CD市場沒落,而且這幾年跟音樂相關的環境也有非常大的變化,不過某種意義而言,我覺得現在的狀況是危機也可以是轉機。我最近每次被各式各樣的人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都會這麼回答,因為就CD而言,在錄音室錄的聲音跟實際市售的聲音很明顯的不一樣,因此今後可能會有更高的清晰度,又或者會逐漸推出比CD更能以好聲音來聽音樂的媒體。

中野:是啊。

小室:因此我覺得不要太負面的去思考音樂相關的環境應該是最重要的事情吧。

中野:因為音樂這種東西是絕對不會衰退的呢。

小室:嗯。我覺得自己想傳達的聲音在往後的某一天一定能正確無誤地傳達給聽者。不過我覺得最重要的是音樂本身就是了。

中野:因為即使傳達的技術再怎麼發達,如果音樂不具魅力的話就完全沒意義了嘛。

小室:只有這個部份,我覺得若是根基不好那怎麼做都徒勞無功。

中野:正因為這樣才傷人呢。

小室:之後能以柔軟的姿態去面對時代變化,我想這會是今後更重要的事情。但經過剛剛的談話,我覺得聽吉他手的聲音在思考自己的演奏,這樣的方式以樂手而言就具備柔軟的思考。

中野:謝謝。

小室:如果養成敏銳的直覺的話。我覺得不只是音樂,無論怎樣的表現都適用,因為最終結果就僅是「很棒」或「很爛」而已。因為那樣的判斷基準,不論是音樂評論家或是存錢來看Live的十幾歲小孩,大家都是一樣的。我想結果能不能意識到這一點或許對音樂家今後的道路而言會有很大的不同吧。

中野:我會牢記在心。今天真的非常感謝。

小室:彼此彼此。如果哪天能一起做些有趣的事情就好了呢。

中野:嗯。一定要!

(完)

小室X中野

延伸閱讀:
ピエール中野×小室哲哉 訪談翻譯(1)

ピエール中野×小室哲哉 訪談翻譯(2)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