ピエール中野×小室哲哉 訪談翻譯(1)

中野:今天真的非常高興。完全沒想像過的事情就在今天、在我眼前發生了(笑)。沒想到有一天能和小室先生談話……。

小室:這樣的對談,不知不覺就會談了許多東西呢。要開始了嗎? (笑)

中野:是的!請多多指教。

──那麼最開始先從基本的來吧。中野最開始聽到小室先生的曲子是甚麼時候呢?

中野:小學二、三年級左右的時候。我是1980年出生的,哥哥比我大十歲,是非常熱衷於TM NETWORK(1983年成立,由小室哲哉、木根尚登、宇都宮隆等三人組成)的世代。有時候哥哥會在家裡看電影「機動戰士鋼彈 逆襲的夏亞」,因為我當時還是小孩子,所以對於劇情還不太能理解,不過聽到片尾曲TM NETWORK的那首<BEYOND THE TIME(メビウスの宇宙を越えて>,受到了不曾體驗過的巨大衝擊。問哥哥:「這個音樂是甚麼?!是誰唱的?!」,哥哥跟我說是TM NETWORK。第一次意識到音樂非常厲害帥氣,便是TM的<BEYOND THE TIME>。

小室:原來如此。你哥哥真偉大呢(笑)。

中野:哈哈哈。

小室:你哥哥熱衷於TM大概是甚麼時候的事呢?大概是單曲<Get Wild>的時候之類的?

中野:我想應該是。哥哥給我聽<Get Wild>的時候,覺得「這首曲子以前聽過!」。

小室:那個時期熱衷於TM的人非常多呢。當時差不多是樂團熱潮正要開始的時期,有超多樂團出現,其中相當引人注目的是BOφWY。

中野:聽說當時人氣超強的呢。

小室:當時TM常被拿來和BOφWY做比較。學校班級中也會分BOφWY派和TM派。

中野:就像是兩大勢力一樣。

小室:雖然實際上BOφWY的銷售量佔了壓倒性的優勢(笑)。當時我們追趕著BOφWY,以超越他們為目標。

中野:和BOφWY的世代也十分近呢。

小室:嗯。雖然他們比較年輕一些、不過大致算是同世代。也是在同一時期出道的,但是他們比較先受人注目。就像當時U2那樣,以技巧巧妙的吉他聲音和簡單的節奏組成變化多端的音樂的樂團當時有很多,BOφWY就是那樣的樂團的代表。以布袋的吉他為中心,構築出不簡單的音樂。TM則是想要做出和他們完全相反的事情。所以我就以合成器來做布袋(註:BOφWY吉他手)在樂團中的角色。

中野:就是這樣呢!那麼也就是說當時非常意識到BOφWY的存在是吧。

小室:相當在意呢。

中野:那令人有點意外。

小室:而且我們的主唱UTSU(宇都宮隆)和氷室還有西城秀樹三人的聲音在電視上播放時,偶爾會有那麼一瞬間分不出來呢(笑)。

中野:確實大家都是用有點嘶啞的聲音在唱呢(笑)。

小室:一方面也是因為這樣,所以BOφWY才會變成讓人十分在意存在。變成這樣的關鍵在於他們推出<B・BLUE>這首曲子的時候。某方面而言,這首曲子說是歌謠曲,不如說是很好地將日本聽眾可以接受的元素放了進去。聽到那首曲子時,覺得TM的音樂中太過缺乏日本的元素。因此做了<BE TOGETHER>這首曲。

中野:是鈴木亜美後來有翻唱的那首<BE TOGETHER>。

小室:就是用那首來對抗<B・BLUE>,一樣是「B」開頭,這樣。

中野:這樣啊(笑)。

小室:因為是現在才能說的事情(笑)。不過像今天這樣用合成器做的音樂,在當時還不夠普及,所以以吉他為中心的搖滾樂團比較受到歡迎,說是當然也是沒錯。連「四つ打ち(以低音鼓打四分音符節奏)」這樣的詞都沒甚麼概念。

中野:現在「四つ打ち」已經完全滲透進搖滾樂中了呢。

小室:當時是會被說「這個節奏,人沒有在打鼓不是嗎」之類的時代(笑)。對於聽者而言,我們所做的聲音和節奏,大概也會覺得哪裡有點違和。畢竟當時鼓都是生人演奏的時代。

中野:順帶一提,目前一起合作過、或是看過的演出中,印象最深刻的鼓手是誰呢?

小室:印象深刻的都去世了,不過要說的話大概是TOTO的Jeff Porcaro吧。

中野:Jeff Porcaro在名為『ドラムマガジン』的鼓手專門雜誌中的英雄鼓手排行,也被選為第一名。

小室:他的鼓非常特別,不像黑人也不像白人的打法,大概是介於兩者之間的那種搖擺節奏感。鼓的調和聽來也十分舒服。

中野:音色、節奏、動作,全部都很棒呢。

小室:就是啊。雖然非常簡單,不過卻能做出非常厲害的演奏。那不特別誇耀自己厲害技術的態度也是,讓人深深感受到其專業。而若是說日本鼓手的話,大概就是山木秀夫。一起合作演出時,不禁就會跟著變成爵士的感覺了(笑)。

中野:山木先生有在玩即興演出對吧。我也看過幾次。

小室:從以前就一直很受山木的照顧。以音樂人的身分,他也教了我很多事情。

中野:就像剛才提到的,我是受到小室的音樂的啟發,對於小室先生那獨特的節奏感,受到強烈的影響。像是填入4分音符的方法、節奏構築的方法等等。因此對於小室先生在節奏方面受到的影響非常有興趣。今天也希望能了解這部分。

小室:基本來說只是我自己的習慣而已(笑)。不過若要說的話,就像剛說的,我對吉他手抱持著對抗意識(笑)。吉他就某方面而言,我認為是和人聲最相近的樂器。要用鍵盤來對抗吉他,在這條路上做了許多嘗試,一直找不到對的方法。像是吉他用切音做出舞動感時,也會思考鍵盤樂器是不適也能有甚麼形式來做出舞動感。

中野:聽者也會下意識地跟著擺動起身體來呢。

小室:雖然不是一定要讓聽者也跟著跳舞起來,不過一直在想要怎樣才能營造出好的舞動感。最後思考出的答案是house music。

中野:欸是house啊!

小室:說得更深入一點,是變成house路線的拉丁節奏。以前我曾在邁阿密錄音,邁阿密有很多古巴或是南美洲出身的鍵盤手,他們的演奏真的很厲害。

中野:拉丁系的鍵盤手的演奏,那躍動感很厲害呢。

小室:親眼看見時真的就像是要飛翔一般厲害。思考著要怎麼樣才能做出這樣多彩的節奏。無論是4拍還是8拍,兩個聽起來都非常舒服。真的是受到他們演奏很大的影響。

中野:原來如此。真是讓人感到非常有興趣的一段話呢。

小室:怎麼想都覺得,只要加入這樣具跳動感的節奏,就可以營造出groove。像是摩城音樂( Motown ,靈魂樂的一種)。以前摩城音樂之類的,每種都不是節奏非常準確的,但是這種微妙的偏差產生了非常獨特的groove。為了想要做出那種拍子外的感覺,Stevie Wonder找了錄音工程師Roger Linn合作,於是在70年代後半,LinnDrum誕生。不過以當時的技術,無法完全再現那種微妙的「躍動感」。我之前也不太習慣用LinnDrum就是(笑)。後來這逐漸進化,變成可以調整重音符號的長短、音和音之間的間隔等。

中野:隨著技術的進步,一邊進行各種嘗試,一邊也找到了自己心中所追求的理想節奏呢。

小室:是的。雖然我是基於對吉他的對抗意識才開始做這些事的(笑)。結果逐漸意識到節奏的部分。

(待續)

來源:http://www.sigure.jp/special0114/bestoftornado/interview2/

延伸閱讀:

ピエール中野×小室哲哉 訪談翻譯(2)

ピエール中野×小室哲哉 訪談翻譯(3)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