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LIVE TOUR 15-16 DOGMATIC – FINAL – 漆黑」中the GazettE所描繪的東西是? 訪談翻譯(2)

◆不講話對RUKI而言是好的狀態(RUKI)


─『DOGMA』和以往的作品相比之下,有吶喊和咆嘯很多的感覺,實際在巡迴唱的感覺如何呢?

RUKI:本身喉嚨沒什麼不舒服,不會造成問題。雖然印象中一直喊叫就是了(笑)。

麗:喉嚨已經不會壞掉了呢。

RUKI:已經不會壞了呢。不過煽動的時候喉嚨變痛就是了。


─煽動比較會造成負擔呢。戒這次整張專輯的打擊似乎也變得不太一樣了。
戒:是啊。之前用的(Hi-hat)是26吋,但錄音用22吋,在巡演時也繼續用22吋的踩。很好踩呢。雖然不知道是因為22吋好還是因為樂器本身好,樂器技師的柴山跟我說「這是超棒的Hi-hat」。甚至覺得應該不會再用之前一直用到現在的26吋

REITA:  我每次演出時都超級狂暴的呢(笑)。不過我覺得改變打法讓我能聽到平衡的聲音。在會館的話很難讓人聽到漂亮的聲音,但Live聽到的聲音感覺也很好呢

葵:我今年是樂器的年。因為買來的樂器全部都狀況良好,是很厲害的一年。所以我覺得在Live也能發出好聲音。


─話說有聽說過「RUKI的MC很有趣」的傳聞。

RUKI:MC很…有趣!?這是為什麼呢。我只是正常地講話呢。

葵:應該是因為喜歡RUKI,所以連講話的方式也覺得很可愛之類的吧。

RUKI:喔,原來如此啊(滿臉得意)。

REITA:不過如果不鬧他的話,他就會變得不太講話了呢(笑)。

麗:視當天而訂呢。演出地之類的全部都不一樣。

RUKI:硬要說的話我在MC時間不講話才表示RUKI是在最佳狀態。因為安可之類的MC如果說太長說不定會讓人感覺在敷衍。



─承認這件事滿有男子氣概的呢。

RUKI:因為不會在舞台上高興地一直講,所以當正式演出很順利時,就會很順地一直下去,覺得「不要中間停下來!繼續下去!」(笑)。

麗:有時候也會進行得太快呢(笑)。

RUKI:這步調很好。

麗:相反的,在一些地方演出時如果有點安靜,覺得這樣下去會缺乏熱度的時候就會想講多一點話。

RUKI:不過我不會扯得太遠。我對地方的人很溫柔的。

麗:像是大阪之類的地方,即使扯遠了也能很快回來,這就沒關係,不過有時候扯遠的話題拉不回來時,我也會趕快幫忙拉回來呢。

 

─好貼心呢。

REITA:在大阪講話的話會變得很可怕呢。因為在等待著什麼。

麗:主要是在等出包呢(笑)。

RUKI:好像講一講就會出現什麼笑點(笑)

REITA:因為大家臉上好像都寫著「不好笑不行」呢。

RUKI:總之就是這樣的感覺,可以讓我們不追求搞笑嗎(笑)?

 

◆不是說最終場一定要在代代木,而是巡迴結束後就覺得該去代代木(REITA)



─「UN」結束後開始了「DUE」,最終巡演是本來就預見的嗎?

REITA:不是說最終場一定要在代代木,而是巡迴結束後就覺得該去代代木。巡迴結束後的結果吧。

麗:雖然我還沒預見結果如何,但有種感覺呢。

REITA:真假!?

麗:嗯。還看不到就是了。



─話說「LIVE TOUR 15-16 DOGMATIC – FINAL – 漆黑」的「漆黑」是從「PROJECT:DARK AGE」延續下來的對吧。

RUKI:是從『DOGMA』呢。就算要選被黑暗壟罩的單字,果然不是「DARK」而是「漆黑」。



─所謂的「漆黑」就是引人注目的黑呢。這次預告片中,「塗黑的狂宴(黒塗りの狂宴)」一詞也讓人非常印象深刻。

RUKI:在代代木會讓大家看到一場漆黑的Live呢。希望大家會很期待。



─話說這次是睽違8年在代代木第一體育館辦Live呢。

RUKI:是啊。不過雖然這次特別強調睽違8年,但並非這8年忘記了,而是一直都想在這裡辦Live。

REITA:一直都想在代代木辦Live,只是單純的租不到場地。

葵:雖然我們的最終巡迴1月場比較多,但那個時期代代木剛好變溜冰場,沒辦法租場地呢。

 

–為什麼會想在代代木辦Live呢?

REITA:為什麼呢…都已經快忘記了,只是因為一直說這件事。「如果覺得辦不到反而會更想做」的感覺吧(笑)。

RUKI:最終巡演原本想辦在東京,但東京的大會場不就只有武道館和代代木嗎。因此最後無論如何都變成傾向在埼玉(スーパーアリーナ)或橫濱(アリーナ)。不過終於實現了。


─13周年在武道館開始,在代代木結束是很難得的排法呢。

RUKI:是啊。不過沒有特別深的意涵,總之就變成這樣了(笑)。



─不過之前的代代木以作為『STUCKED RUBBISH』的最終巡演(TOUR 2007-2008 STACKED RUBBISH GRAND FINALE [REPEATED COUNTLESS ERROR])而言果然能感覺到時間的推移。當時和現在有感覺到很大的改變嗎?

RUKI:那是因為已經有8年了呢。

麗:當時氣勢真的超大呢ー。

葵:因為是8年前啊。因為很年輕所以當時的訪談也是比較青澀(笑)。



─…訪談選在現在真是太好了。如果太害臊的話可能會哭著回家了。

RUKI:那樣的話應該就會說「是在哭什麼啦」然後抓著他的頭髮吧(笑)。

─!!

(待續)

 

延伸閱讀:

在「LIVE TOUR 15-16 DOGMATIC – FINAL – 漆黑」中the GazettE所描繪的東西是? 訪談翻譯(1)

在「LIVE TOUR 15-16 DOGMATIC – FINAL – 漆黑」中the GazettE所描繪的東西是? 訪談翻譯(3)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