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LIVE TOUR 15-16 DOGMATIC – FINAL – 漆黑」中the GazettE所描繪的東西是? 訪談翻譯(3)

◆「UGLY」已經變成Live的引爆點了(麗)



─「UN」和「DUE」中間發行了單曲『UGLY』,錄音本身是什麼時候進行的呢?

麗:剛好是上次訪談的時候呢。因為在巡迴前錄了音。

葵:那個時候很忙呢。也拍了MV。



─剛好在召集很會甩頭的人呢。團員自己也拿著擴音器,葵說「拿起擴音器來打吧」。

葵:我有說過那樣的話嗎!?是錯覺啦(笑)。



(笑)。完成的作品是從未有過非常具Live感的MV。

葵:這首曲子在Live上第一次是在「DUE」演出,不過當時說了「明明拍了那樣的MV,如果在Live上觀眾的氣氛不一樣怎麼辦?吃力不討好呢」。不過實際在Live上是做了之後發現我們是最沒能做到那樣感覺的人(笑)。影像很帥但Live有點抱歉的感覺。今後想在努力下去。


─一定要。不過這首曲子感覺會變成難以置信的引爆點呢。

麗:雖然「UGLY」已經是引爆點了,但因為「DEPRAVITY」是必須慢慢加強氣勢的曲子,必須多次嘗試錯誤。或許是因為不知道氣氛該如何,現在還是很和緩呢。

葵:不過這3首曲子在「UN」中沒出現似乎也沒什麼的感覺呢。就印象而言還不錯。

 

─剛剛說了「當時很忙」,之前訪問麗和葵的時候有說過影像的編輯很累人吧。

RUKI:因為最近是我們自己做的。之前是給外面的人做,在那之後雖然變成經紀人做,可是看到完成品果然還是有些地方會覺得「這個地方想這樣做」。於是問「現在可以過去嗎?」,然後去了事務所,坐在工作台旁一邊說這邊要怎麼做、那邊要怎麼做,最後變成跟自己做沒兩樣了(笑)。



─即便如此,這次最終巡演的預告片也有很棒的完成度呢。

RUKI:謝謝。不過總體來說代價太高!雖然那個影像片長本身約3分鐘,但製作時間相當長。

葵:動畫主要是REITA做的,因為最近團員的要求變多,所以技術也進步了呢。

RUKI:有說之後要用CG對吧。

REITA:啥!?不不,沒有這件事(笑)。

戒:不過這次不管是誰做,果然在完成又會出現新的要求呢。

葵:對啊對啊。3人(麗、葵、REITA)在會議室聚集討論的時候,當大師(RUKI)來了就說「這邊改成這樣的感覺」。於是他就拼命的修正呢。

REITA:因為做好的東西立馬被推翻了嘛。

RUKI:不不,不是什麼大師啦(笑)。因為那是感覺的問題嘛。

葵:不過你不會對我們做的東西起雞皮疙瘩對吧?

RUKI:…是啦(笑)。

全員:(笑)



◆不吉利的年就這樣讓它結束,對the GazettE的形象而言是好事(葵)



─想請教關於明年春天發行的單曲『UNDYING』。

RUKI:目前沒什麼可以說的就是了。



─順帶一提,這個作品是13周年的結束嗎?還是14周年的開端?

葵:全部的結束呢…

麗:如果這麼想…

REITA:最後的單曲…

RUKI:或許會被捕風捉影呢。

REITA:如果被這樣解釋的話很美味呢。

RUKI:美味是什麼啦(笑)。不過或許是因為最近的活動整個配合在一起,又出現久違的解散說了。

REITA:『DOGMA』之後,也收到一些樂迷寫的信問說是不是要解散….不過不要再說解散了!因為不像要解散嘛(笑)!

全員:(笑)



─和標題結合意義非常深遠(笑)。不過專輯發行後,所有樂迷對於發行兩張單曲都欣喜若狂。

麗:不怎麼這樣做的呢,在專輯後發行單曲。

RUKI:這次非常清楚發行後會如何了呢。



─會如何?

戒:不敷成本。

REITA:很大的災難。

RUKI:捉襟見肘呢。不過很棒就是了。

麗:如果要發行的話就只能在這個時間點,因為沒有創新的發行方法嘛。

葵:總而言之,今年有點工作太過火了。



─13周年是個過度勞動的一年呢。

REITA:真的是不吉利的一年呢(OMINOUS YEAR)ー…。

RUKI:我們自己真的是不吉利的一年。

REITA:要舉出好的事情反而很難呢。

葵:不吉利的年就這樣讓它結束,對the GazettE的形象而言是好事(笑)。

RUKI:「To be continued」的感覺呢。



─之前訪談時麗說了「真是的,一直碰電腦的生活都快不知道自己是什麼職業的人了。好想快點去巡迴!好想彈吉他!」,之後確實辦了巡迴,我想可以消除那樣的欲求不滿了。

RUKI:欸,他說了那樣的話嗎!?超級不舒服耶!

REITA:如果已經辦好幾場巡迴這個人就會說不一樣的話了。

麗:「已經不想彈吉他了!想回家!先讓我回家!」之類的?

REITA:「先讓我回家」是什麼啊!想回家的是你吧(笑)。



─(笑)。這就是為什麼2015已經快要結束了,但大家的分隔點是在最終巡演嗎。

葵:是啊。因為是我們是年度制。

RUKI:我們每次都沒有過年要到的感覺耶。其他樂團的人在年末或過年之類的都會有很多活動或Live之類的不是嗎。我們沒有那樣,就只有攝影之類的很平淡地結束。哪天想來試試跨年倒數呢。…雖然也沒有那麼想做就是了。

REITA:到底是想怎樣啦(笑)。

RUKI:覺得偶爾做做好像還不賴。

葵:不,一點也不好呢(速答)。

麗:因為絕對是會想回老家的人吧(笑)。

 

─那麼最後請說幾句話。

RUKI:首先希望大家能來代代木。我想能夠看到平常在代代木看不到的黑暗世界。

REITA:是啊。因為代代木不怎麼能看到那樣的景象呢(笑)。

戒:希望大家能抱著期待的心情。請大家一定要來。

(完)

 

延伸閱讀:

在「LIVE TOUR 15-16 DOGMATIC – FINAL – 漆黑」中the GazettE所描繪的東西是? 訪談翻譯(1)

在「LIVE TOUR 15-16 DOGMATIC – FINAL – 漆黑」中the GazettE所描繪的東西是? 訪談翻譯(2)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