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LIVE TOUR 15-16 DOGMATIC – FINAL – 漆黑」中the GazettE所描繪的東西是? 訪談翻譯(1)

為了宣傳期待已久的新專輯『DOGMA』所辦的巡迴「LIVE TOUR 15 DOGMATIC -UN-」,還有正在進行的巡迴「LIVE TOUR 15-16 DOGMATIC -DUE-」,the GazettE發表將在2016年2月28日於國立代代木競技場第一體育館舉辦最終巡演「LIVE TOUR 15-16 DOGMATIC – FINAL – 漆黒」的消息後,門票瞬間完售。對他們而言,這兩場的巡迴代表什麼意義,以及在此之前的最終巡演有怎樣的計畫,在Vif首次公開5個人的採訪內容。

※本篇採訪於2015年12月

來源:http://vif-music.com/interview/the-gazette-3/


◆如果能實現這件事的話我們就能集中精神在Live上了(戒)



─回顧10月30日結束的「LIVE TOUR 15 DOGMATIC -UN-」(以下「UN」),覺得是怎樣的巡迴呢?

RUKI:很開心呢。很像Live的Live吧。平常的話都會在巡迴前決定好大致上的流程,如果有好的歌單那後半也會一直沿用下去,不過這次的歌單一直都沒確定。

REITA:雖然第一天說了「只有這個!」,硬擠出了歌單,但實際做了還是有哪裡不對。

RUKI:即使是一樣的歌單也會有很棒的時候跟狀況不好的時候。這樣的情況下我想應該可以說像Live的Live吧。



─從12月1日開始了「LIVE TOUR 15-16 DOGMATIC -DUE-」(以下「DUE」),第一天就在橫須賀藝術劇場發表最後巡演(在國立代代木競技場第一體育館舉辦「LIVE TOUR 15-16 DOGMATIC – FINAL – 漆黑」)。為什麼會選在這個時間點發表呢?

葵:配合製作之類的事情

全員:(笑)

葵:這麼嘛,那是其次(笑),因為喜歡我們在Live上發表時聽到的迴響。



─發表時會場的反應如何?

葵:和想像中一樣的反應。

麗:在Live上發表果然很好。

戒:嗯。那種氣氛果然很棒。

RUKI:只是雖然發表時的反應跟預期一樣,但「UN」的巡迴本身完全和想像中的不一樣呢。

REITA:第一天被嚇到了呢。效果太不理想了。

全員:(笑)



─意外的感想呢。

RUKI:在這場巡演想表現出腦中所描繪出『DOGMA』的世界。雖然這個用影像的話就很容易傳達,可是要在舞台上實際讓大家看到那樣的世界觀很難,即使嘗試了還是覺得哪裡不對。如果是之前或許就已經滿足了,但我想我們沒辦法滿足可能是因為自己的技術提升了吧。

麗:藉由巡演也發現一些自認為有必要的東西其實是不需要的。像是背景的影像有草原之類的。

REITA:對對(笑)。

戒:因此有很多東西雖然在「UN」的舞台上有,但「DUE」就刪掉了。

麗:與其說是單純的減法,不如說知道了一些原本以為必要而集中精力的部分其實是不必要的,並發現其他必要的地方。這樣的結果就導致「DUE」變的很精簡。

葵:東西逐漸被刪光了呢。不過這次空間的使用很困難(笑)。

戒:和相關工作人員的討論從「UN」途中開始能順利進行,感覺終於能和我們思考的東西有所交集了。因為是感覺,當然有很難的部分,不過如果那些能實現的話我們就能集中精神在Live上。



─我想你們在「DUE」的舞台也有想過要著重這些部分。順帶一提,「UN」和「DUE」似乎有在舞台上做煙霧效果,這是計畫中的效果嗎?

RUKI:想做出有煙燻、一直被薄霧壟罩的感覺。但那個很難。

REITA:因為空調的關係,很難一直維持。

戒:因為「想要做出被薄霧壟罩的感覺」,同時也「想把這首曲子用成像雲的感覺」,所以更加困難。

RUKI:不過在「DUE」的時候解決了,終於變成乾淨輕飄的薄霧。

(待續)

 

延伸閱讀:

在「LIVE TOUR 15-16 DOGMATIC – FINAL – 漆黑」中the GazettE所描繪的東西是? 訪談翻譯(2)

在「LIVE TOUR 15-16 DOGMATIC – FINAL – 漆黑」中the GazettE所描繪的東西是? 訪談翻譯(3)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