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備高難度的打鼓技術與說話技巧 ピエール中野訪談翻譯

nakano

由男女三人組成搖滾樂團「凛として時雨」的鼓手。以鼓手的身分也參與了GLAY、桃色幸運草Z、電波組.inc、星野源等人多首曲子的演出。他同時也有參加三人即興樂團「カオティック・スピードキング」和Hiphop團體「玉筋クールJ太郎」。並在DJ、專欄連載、廣播、節目等領域也極為活躍。

interview:日野弘美(LOFT/PLUS ONE)
來源:http://rooftop.cc/interview/160104113900.php

如果為了而叫我停止其他的活動我會馬上放棄喔

─凛として時雨的在橫濱國際平和會議場的最終巡演,辛苦了。

ピエール:謝謝。

 

─至今還沒決定凛として時雨在2016年預定進行的Live,是打算增加個人的活動嗎?

ピエール:有這麼打算呢。偶爾發表自己個人的活動。

 

─カオティック・スピードキング似乎要辦Live,玉筋クールJ太郎也會有活動嗎?

ピエール:玉筋クールJ太郎的Live還沒決定,不過人氣默默地上升中。之前曾一起在朝日電視台主辦的『ドリームフェスティバル2015(夢幻祭)』中演出,發現還蠻喜歡這樣的演出的。現在還沒有其他活動,不如說是正在充電中。啊,不過那個團體充電什麼的也都沒有呢(笑)。

 

─DJ和廣播之類的,在各方面活躍的機會增加了。最想專注在哪一方面呢?

ピエール:當然是凛として時雨吧。因為如果不認真做好本業,不管怎樣的活動都沒辦法成立了啊。如果為了凛として時雨而叫我停止其他的活動,我會馬上放棄喔。因為凛として時雨很重要。

 

─以鼓手身分加入很多曲子的演出,你曾說過再來想和YOSHIKI(X JAPAN)、小室哲哉、Denki Groove一起演出,還有其他想一起合作的人嗎?

ピエール:偶爾會想和傑尼斯相關的團體合作。最近在NHK BS Premium放送的

『ザ少年倶楽部 プレミアム(The少年俱樂部Premium)』節目中第一次和KAT-TUN一起演出,那個場面很棒。貝斯是KenKen(RIZE, LIFE IS GROOVE)、吉他是Miya(MUCC)和滝善充(9mm Parabellum Bullet),雖然比較偏重金搖滾就是了。禁慾、有點強硬又帶有嚴肅感的音樂的和KAT-TUN的成員非常搭。KAT-TUN的曲子有合成器也有加上舞蹈節拍,不過實際上搖滾的編制也讓人上癮呢。因為KAT-TUN的成員也非常起勁,合作地非常棒,所以還想和這些成員一起演出。收錄的時候大概是10分鐘三首曲子,但希望哪天能辦成1、2小時左右的Live。因為KAT-TUN也變成三個人,正在動盪的時期,想說像我們一樣的外人加入,如果能產生一些刺激就好了,因此還想跟KAT-TUN合作。

 

─也有和關八一起演出對吧。

ピエール:是啊。在『ドリームフェスティバル(夢幻祭)』的時候一起演出的。X JAPAN、椎名林檎、aiko、Kyuso Nekokami和凛として時雨,大家的個性都很強烈所以可能還蠻驚人的(笑)。

 

─Twitter上有時雨成員和YOSHIKI的合照,那是當時照的對吧。

ピエール:是啊。因為『ドリームフェスティバル(夢幻祭)』結束時YOSHIKI說一起來照相吧。當時覺得好親切!很感激,所以就一起照了(笑)。X JAPAN也是從彩排開始看,是很珍貴的經驗。

 

─打鼓受到影響最深的是YOSHIKI嗎。

ピエール:契機是X JAPAN,迷上樂團是因為LUNA SEA。之後受到最大影響的是SIAM SHADE。因此淳士(SIAM SHADE)的打鼓方式對我有相當的影響。YOSHIKI真的很特別。鼓的設置是傾斜的,打起鼓來非常強而有力。將力量完全地投入呢。如果不投入力量的話,有些聲音就會沒辦法表現出來。雖然是使用透明的水晶爵士鼓,但如果用普通的打法沒辦法發出聲音呢。因為如果不確實地敲擊就只能發出比較薄弱的聲音,我覺得自己沒辦法模仿。我在找尋自己的打鼓方式時,因為喜歡講求技術,覺得和淳士的風格很合,所以一直複製他的打法。雖然非常重技巧,但也具有很強的熱度,編曲也令人印象深刻,匯集了所有我喜歡的要素。第一次看鼓手演出而流淚的也是在SIAM SHADE的Live。淳士會讓我強烈地想著自己哪天也想變成這樣能振奮人心的鼓手。

總之喜歡有趣的事物

─除了音樂之外也精通於動畫之類的次文化,在次文化中受到什麼的影響最大呢。

ピエール:因為和我年紀有點差距的哥哥讀了『ラジオライフ(收音機人生)』,是關於遊戲機的駭客和竊聽之類的內容,因此我自然的也開始讀這本書。雖然一般而言實際做就是犯罪了(笑)。我想那是契機。之後也讀了『完全自殺マニュアル(完全自殺手冊)』。『実話ナックルズ』系列中次文化的『GON!』從創刊號開始看,也有看『BUBKA』。所謂的小報,就是會刊登像「一番ジュースはどれだ!?(最難喝的果汁是什麼)」的匿名文章,不是很有趣嗎。

 

─喜歡次文化也喜歡搖滾,很厲害呢。

ピエール:我是什麼都接受的類型呢。在班上之類的不是會分小團體嗎。如果說這個小團體有自己樂在其中的事物,那個小團體也有自己樂在其中的事物,那我就是加入哪邊都可以的類型。這點到現在還是沒變,總之就是喜歡有趣的事物。因此自然而然就變成去哪都行了。

 

─所謂的有趣就是思考很直接對吧。

ピエール:是啊。討論時偶爾會有一些情況,像其實是喜歡這個或因為有想像過情境所以不能說之類的,不過坦白說我覺得「說就好了阿!」。喜歡的話就說喜歡比較好。說出口的話意外地會有所連繫,因此我認為說出來比較好。

 

如果是和団長的話不管是什麼話題都有自信能延伸!

─對於各領域都有興趣的ピエール,在1月11日於Loft Plus One舉辦的現場談話節目『ピエールナイト 〜トーク編〜 初夜(Pierre Night~談話篇~初夜)』上,為什麼特別指名団長當特別來賓呢。

ピエール:雖然原本就認識,不過一起參加『オールナイトニッポン(All Night日本)』的廣播節目覺得我們非常合得來。団長的廣播節目大概當了五次左右的特別來賓,有一次在節目中的對決是我贏了,所以節目名稱就從『NoGoD団長のオールナイトニッポン(NoGoD團長的All Night日本)』改成『ピエール中野のオールナイトニッポン(ピエール中野的All Night日本)』。我把節目搶過來了(笑)。我想應該也有人知道我們這樣的關係,而且很久沒有在這樣的場面聊天,覺得滿有趣的。如果是和団長的話不管是什麼話題都有自信能延伸!

 

─期待和団長的對談! 對活動有幹勁嗎?

ピエール:我和団長會以對外媒體沒辦法說的內容為中心展開對談。因為我們約好絕對不能對外洩漏,所以想要聊一些只有那時候才能聊的內容。

翻譯:凛として時雨 x Taiwan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