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將所有優缺點都表現出來─OLDCODEX訪談翻譯(下)

無論如何就是理性的爆走,將全員擊垮!

─第二首曲子<Reminder>簡直就像電影原聲帶一樣,從低落的情緒開始,一轉而成了激昂的聲音和喊叫。

Ta_2:第一次嘗試想做出有辦法認識我們是怎樣樂團的曲子。我們樂團的特色就是包含繪畫在裡面,比如說邊演出邊作畫、或是希望可以看到樂器隊的表情等等。這些東西在跟作曲的eba討論時,我們說「請以你最想看見的YORKE.作畫時的姿態以及你最想看見的OLDCODEX演出的開場模樣來作曲」,eba聽了後很興奮,做出來的就是這首曲子。

YORKE.:最近出席『TIMM』的活動時,有來了很多國外的買家,說我們的概念很清晰,非常有趣。因此如果日本人也能感覺到更多的自由就好了。不過將他們引導到那個地方的人是我們的工作,所以這樣的曲子才會產生吧。

─在日本,大家嗨的方式似乎很一致呢?

Ta_2:我覺得那樣就好了。因為那是日本這個國家的國民性。在理解這樣的前提下,思考要如何從中變成出頭的那個人就是我們。像10歲左右的毛頭小孩一樣衝動的做些什麼就能改變世間之類的事情已經都沒有想過了。反正爆走的話也是理性的暴走,是想讓全部人都能接受不是嗎。因為站在Live舞台上時真的這麼想。非得好好傳遞不可、不好好地改變不行,無意義的事情一件也沒有。我們並非對發行的狀況和立場表達不滿,而是在清楚知道的情況下想依自己的想法走。<Reminder>就是成為那個突破口的曲子。

 

─第三首的<Get Up To Go>,吉他和刮碟做了很好的融合呢

Ta_2:實際上這首曲子是在<Aching Horns>完成前就一直想寫並提交的Demo,希望能作一首以超帥吉他riff為主的曲子。巡迴的時候,和團員及工作人員一起努力巡迴演出,如果有好的時候也就有狀況差的時候,在這樣的磨合過程終生成的一體感,同時從中也有更純粹的東西生成。感受到了那樣的簡單純粹,希望能做一首帥氣的曲子。不過也不想要這麼簡單就結束,最後成型的就是這首曲子

 

──<WALK>(3rd專輯『A Silent, within The Roar』收錄曲)在前奏的開頭似乎有加上歡呼聲。

Ta_2:嗯嗯。<WALK>開頭第二遍的旋律就可以聽到。

 

─歌詞是以怎樣的意象寫出來的呢?

YORKE.:在歌舞伎町醉倒,快要被誘惑打敗的自己從醉意中醒來的感覺(笑)。想回到那美麗的景色,不過似乎可以看到更新的東西,就是像這樣的感覺。歌舞伎町以前有一間叫做CODE的俱樂部,我很常在那邊喝醉酒,早上從店裡走出來時看到垃圾到處飛舞、有各種的人,就會覺得「我到底在做什麼啊?」大概就是從那樣的情況之下醒來。「我存在的地方不應該是這裡吧!」曲子帶出了這樣的場景。

 

──想以OLDCODEX踏出新的一步,這也算是某種「期許」嗎?

YORKE.:將那個以怠惰的感覺表現出來。

 

─2016年2月的第二次武道館演出(2days)似乎會讓我們看到最新的東西。那樣的武道館公演主題為「Veni Vidi」是什麼意思?

YORKE.:是凱薩大帝說過的話,以前Marlboro香菸的外盒也有出現過,用拉丁語寫了「Veni, vidi, vici,」,意思是「來了、看了、獲勝了」。不過還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勝利,所以把「vici」刪掉,變成「來了、看了」。雖然2015年有了第一次的武道館公演,但想再好好地站在舞台看看,因此取了這個標題。

Ta_2:當時覺得雖然站上武道館,但應該有更多能做的事情吧。這麼一響就點燃了挑戰的精神,決定活用上次的教訓再來認真做一次吧。明明上次已經檢討過了,卻還是在武道館辦Live,似乎沒有任何用呢(笑)。

 

─那說到這次想在武道館做的事情?

YORKE.:Live。

Ta_2:如果說其他還能做什麼呢?(笑)

 

─以武道館拉開序幕的2016年想做些什麼活動呢?

Ta_2:不輕易滿足於現況,好好將我們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做好。如果大家對我們有什麼樣的期待,希望能在不背叛那些期待的期待下找到中間的平衡好好做下去。所以老實說,從武道館之後並沒有像是重新再度開始的感覺。像是將棋一樣,希望能從平日生活中預見之後的10步、20步。雖然2016年是從元旦才開始的,但在我們心中早已開始了。所以從出道後就像是一直不停地下著無結束的將棋一樣。

 

(完)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