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想盡可能地在亞洲圈巡迴」─DIR EN GREY特別訪談

dir2

 

1.這次參加由亞洲圈所舉辦的音樂祭,請問有什麼感想呢?

薫:2010年時也曾參加韓國的音樂祭,所以這並不是第一次。有許多人來看我們演出,我認為就有其價值在。

 

2.這次有很多日本樂隊都到台灣來表演,有誰是你們特別想要去看的?過去有過跟日本樂隊一起在海外參加音樂季的經驗嗎?

薫:因為和Kenken(LIFE IS GROOVE)關係很不錯,所以原想說可能會在會場遇到,沒想到完全沒有機會。直到第二天要離開飯店時才在大廳遇見宿醉的Kenken(笑)。「昨天看了你們的演出喔」他這麼對我說,讓我很開心。

 

3.覺得台灣和13年前的印象有什麼樣的不一樣嗎?

薫:和13年前相較之下比較沒有到國外的感覺吧。雖然自己很常出國也是原因之一,但或許是整體感覺和日本很相似吧。是非常舒適的地方。

 

4.這次setlist是依什麼樣的考量而決定的呢?

薫:雖然不可能在很短的時間回顧完13年所有的事情,但希望能以現在的我們為主軸,盡量把那段時間完成的曲子加進來。

 

5. DIR EN GREY的歌曲主題常有關於反戰或兒童虐待等社會問題的敏感內容,如去年底發行的「ARCHE」專輯中<Revelation of Mankind>的MV,內容延續了收錄在2005年『Withering to death.』的<朔-saku-> 、<鼓動>這兩部MV中兒童虐待,弒親,暴力場面等爭議題材。為什麼會事隔近十年才推出「續作」?是什麼動機讓你們延續了過去的主題?

薫:雖然有各種原因交疊在一起,不過或許覺得就是現在才選了這個時間點吧。現在和10年前不一樣,變得可以在不讓對方看到臉的情況下就進行交談、互動。我想可以從這次的作品中看到那個時代改變和不變的部分。

 

6.最近的宣傳短片都跟不同的ARTIST/聲優合作,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構想呢?

薫:順應潮流吧。

 

7.日本和台灣這麼近,但為何這十三年來都沒有想過要再來台灣演出呢?

薫:不是沒想過,只是不怎麼能實現。

 

8.睽違13年再度回到台灣演出,同時還發行了台壓盤CD。前些日子也發表了中國巡迴。之後,對於在亞洲的發展有什麼樣的計劃呢?

薫:之後想盡可能地在亞洲圈巡迴。希望哪天能辦一場和在日本相同的演出。

 

9. 團員們今年都各自發表了不同的SOLO活動。對此有什麼感想和冀望?會否考慮也以SOLO的身份(例如sukekiyo和DECAYS)到海外參加其他形式的活動呢?

薫:沒有特別在意的地方,大概就是不要太操把身體搞壞吧。

 

 

 

die toshiya kyo

shinya kaoru

取材:迷迷音

照片提供:サンクレイド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