ダウト D=OUT 自作自演、台灣單獨公演「讓我們在約定的地方再會吧」ー我愛你STYLEー

[SETLIST]

SE:FASTA

1.シャングリラ

2.サテライトTV

3.獄

4.明星オリオン

5.野良猫と♪(中文)

6.青い鳥

7.生にしがみつく

8.バラ色の人生

9.DANCE NUMBER

10.ざんげの花道

11.MUSIC NIPPON

12.飛行少女

 

EN1.恋ができない

EN2.あいするひと(中文)

EN2.感電18号

EN3.鬼門

EN4.花咲ビューティ

 

EN5.ONE

 

未命名2

2015年11月14日,ダウト今年也依約回到臺灣的與樂迷們相會。每一年都遵守承諾來到臺灣的他們,這次的公演主題也直白地訂為「在約定的地方再會吧─我愛你STYLE─」,團員們對臺灣滿滿的愛意顯而易見。

開演時分,會場裡重複播放的音樂倏地一變,<FASTA.>的樂音終於如願響起。「臺灣────!!!」幸樹一張口便以洶湧的氣勢嘶啞大吼,其他四人隨之奏起了樂迷們再熟悉不過的開場曲<シャングリラ>。吉他手ひヵる及貝斯手玲夏不時湊到舞台最左邊,跨越欄杆扶著過低的音響煽動著下方觀眾,讓原本就興奮不已的樂迷們爭相尖叫鼓譟。

開頭便拋出了LIVE上定番出現的<明星オリオン>,眾樂迷們也熟練地隨著幸樹帶領下定點跳躍,主唱幸樹甚至拿起了前排的毛巾領著大家做動作,帶起又一波的尖叫。「我們是ダウト!」幸樹開心地用中文大喊,而後表示要來進行團員自我介紹。第一位的幸樹分別以三種強力放電的動作定格,吐出魅惑氣音以中文說著:「我是幸樹。」,逗得全場樂迷們笑聲與尖叫不斷。幸樹的表現讓下一位的威吹覺得自己只是用中文自我介紹似乎略顯平淡,於是想了想又說:「不擺pose好像不行?」,而後走上前抬手半遮面比出帥氣動作又說了一次:「我是威吹。」,帶些生硬害羞卻又帥氣十足的動作,讓台下不禁大喊再來一次!威吹只好一邊說著:「那大家要更嗨喔!」,臨時又擺了一個有些彆扭的可愛pose,接著害羞喊卡:「沒有第三次了!FINISH!」。

惜字如金的ひヵる這次也對大家說了不少話,甚至比手畫腳地表示自己吃了很多小籠包,可愛的模樣立刻換來大片的尖叫;貝斯手玲夏也學了「好想你們」、「我超帥」等中文,模仿著樂迷們發音教學的認真模樣也令台下掌聲連連。最後輪到新鼓手直人,雖然看上去有些緊張,但也相當入境隨俗的兩度搞笑以鈸遮住自己的臉用不標準的中文說著「我是直人!」。台下樂迷們也大方地給予不亞於其他團員的歡呼與掌聲,熱情的歡迎著新鼓手的到來。

對臺灣已經非常熟稔的團員們今年也秀了不少中文,除了基本必備的「謝謝」、「開心嗎?」、「大家一起嗨」以外,總是誠意破表的主唱幸樹甚至以中文全程演唱<野良猫と♪>及<あいするひと>兩首歌曲,用心練習的努力與誠意令樂迷們感動不已,獻上最熱烈的掌聲。

騷動緩下後,清脆鋼琴聲淡入的瞬間,不少樂迷都忍不住發出小小的驚呼聲,相當受到歡迎的<青い鳥>憂傷的歌詞與溫柔繾綣的旋律都受到不少人所喜愛。在那之後緩緩如漣漪散開的前奏中迴盪出的是描寫著努力生存下去的<生にしがみつく>,玲夏靜靜的低首舉起貝斯、同時用雙手在琴頸上來回輕緩滑弦,一反其他首曲目強烈主張自己存在的彈法,溫柔的包裹著幸樹緩緩吟詠出的一字一句,令人聽著真摯心痛,甚至有樂迷忍不住擦起眼角淚花。

憂傷寧靜的氣氛一轉,隨著幸樹的登高一呼,帶出一連串激烈火熱的<ザンケの花道>、<DANCE NUMBER>以及將臺灣一詞安插進歌詞裡的<MUSIC NIPPON>等曲目,現場也隨之燃燒起一片再激烈也不夠發洩的暴動。稍作休息後,幸樹問台下的觀眾是從哪裡來的,觀眾中立刻四處響起「臺灣!」「日本!」「香港!」等熱情回應,幸樹聞言竟以主人家的口吻對臺灣以外國家的樂迷說著「歡迎來到臺灣!」,這也立刻惹來玲夏一陣吐槽。而後,台下此起彼落的回答中甚至出現「南極!」、「印度!」,讓幸樹不禁苦笑說:「怎麼變成大家回答自己知道的國家了呢?」樂迷們也笑成一片。

時間過得飛快,當「最後一首!」的宣布出現時,樂迷們立刻不捨大喊「不要!」幸樹便開起了玩笑:「那唱到明天早上好了」不料台下樂迷們竟立刻回答「好啊!」,幸樹聽了不禁笑說要請工作人員把門鎖起來不讓大家回去,場面歡樂而溫馨。

「 不安の先 一人じゃない その場所には僕もいる きっといる(不安的未來 並不是只有獨自一人 在那個地方還有我在 一直陪伴在你身邊)」正如同<飛行少女>的歌詞一般,演唱完後幸樹溫柔的對大家說:「雖然一年只能見一次面,但ダウト會一直在大家心裡陪伴著。」

安可由樂器組四人率先出場即興演奏。鼓手直人帶頭數著拍子,緊張的模樣令台下樂迷們不時大喊直人的名字為他加油打氣;同為節奏組的玲夏首先來了一段個人特色強烈、流暢響亮的貝斯獨奏,甚至與音控人員互相搭配合作,單拍一下貝斯就發出漣漪般由大漸小的回音效果,令樂迷們嘖嘖稱奇。下一位ひヵる則秀了一長段速彈絕技,一旁的玲夏還調皮地在一旁模仿著他彈奏的手勢一邊以眼神示意要ひヵる展現更多絕活給大家看,而威吹一連串的快速刷弦也贏得許多喝采。

接著,主唱幸樹在一陣歡迎歸來的尖叫聲中重新回到舞台上,閒聊間ひヵる談到自己公演前一天作了手部按摩,幸樹在一旁聽了便要ひヵる到舞台中間再獨奏一次表現給大家聽聽按摩的成效,沒想到一首<頑皮豹>才沒彈幾個音幸樹就唱起了生日快樂歌,工作人員也捧著蛋糕上台,全場為當月壽星的ひヵる獻上掌聲與祝福。

甫唱完生日快樂歌,一旁的幸樹突然扁著嘴羨慕地說兩週後生日的ひヵる可以在臺灣慶生,兩週前生日的自己卻沒有,一旁的直人反應很快的馬上大聲唱起了生日歌,而玲夏也快速跑去後台將蛋糕再度端出來遞給幸樹,幸樹開心舔著奶油的模樣也逗樂了全場樂迷。一場驚喜到了最後甚至連玲夏及明年才過生日的威吹及直人都得到被慶生的機會,讓全場的人笑得前俯後仰,而第一次全員一起在臺灣慶祝生日,也讓團員們開心得合不攏嘴。

再次開始演奏後,不負眾望地出現了十月剛發行沒多久的<恋ができない>,流暢的旋律中串入了獨特的日本祭典煽動聲帶動全場樂迷隨著幸樹指揮跳動,現場與音源如出一轍的精準平穩演出顯現出團員們紮實的演出實力。最後,相當適合做為告別歌曲的<花咲ビューティ>前奏響起,樂迷們齊聲合唱著副歌,台上團員們也笑盈盈的滿足看著全場樂迷們手牽著手大合唱。

再會的歌曲漸漸淡出,ダウト五位團員們揮著手離開舞台,樂迷們立刻不捨地又再次催起了安可。而令人訝異的是,團員們真的沒隔多久又再度回到舞台上;在謝過大家的安可後,幸樹大聲地問著樂迷們「大家最喜歡的樂團是誰?明天也想見到的樂團是誰?」台下眾樂迷大聲地回應「ダウト!!」得到滿意答案的幸樹笑瞇著眼又再次大喊「明天也想來的國家?」然後自己高舉拳頭回答:「臺灣!!」出乎意料的窩心發言令台下樂迷們又感動的頻頻拭淚,繼而喧騰出這夜最盛大激動的歡呼。

最後,溫柔輕快的旋律響起,由ダウト寫給樂迷們,表達了樂手與樂迷一心同體、相伴左右的<ONE>,讓每個人都高舉食指整齊劃一地合唱著「We Are The ONE」。結束後,幸樹帶領著全部的人舉起雙手開始慣例的日本傳統三三七拍子,隨著越來越快、幾乎黏在一起的連綿節奏,樂迷們也笑鬧著加速連續拍手;最後一聲鼓下,幸樹跳上主唱台對著全部的樂迷以中文大吼:「我愛大家!!」累積了一年思念的告白話語得來熱烈的掌聲,結束了這美好溫馨的一夜。

 

文:迷迷音

照片來源:團員ameba、twitter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