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音/音樂/動漫/次文化

新世代日本loud rock先驅─NoisyCell翻譯(4)

─想請教和企劃人PABLO相遇的情形。

Ryo:聽說PABLO對企劃很有興趣,我們也覺得有些事情自己做不來,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剛好雙方的時間能配合,就這樣合作了。

Ryosuke:PABLO一開始來看我們的Live,之後在慶功宴時打招呼直接說「來我家!」。這就是試作第一天的感覺(笑)。在那之後不知不覺就一起做了(笑)。

Kiyoshi:現在PABLO對樂團而言就像大哥般的存在。

─從你們身上感覺不太到受日本Loud系樂團的影響,不過感覺和PTP有相通的地方。

Ryosuke:超喜歡PTP的呢。或許在西洋音樂的興趣上是相通的吧。

Ryo:受到PTP相當的影響呢。從GUNDOG時期就很喜歡主唱K,隨著他的發展也知道PTP這個樂團。在追求LoudRock的時候最喜歡他們,因此甚至連樂曲都受到影響。

─PABLO和你們在聽的音樂基本上很相近吧?

Ryo:嗯…似乎比我們喜歡的樂團更早一點的樂團。

─以前在激ロック的DJ派對上演出的曲子大多都是Nu-Metal。

Ryosuke:雖然在Twitter上看到激ロック公開的Set List,但幾乎都是我不知道的音樂家。

Kiyoshi:我發現我跟PABLO的興趣很相近,都喜歡KORN之類的。在前製作業時很常搭PABLO的車回家,他常說很多「哎呀,果然還是油漬搖滾時期的樂團好呢!」之類的話。聽的音樂真的非常廣泛,最近說正在聽迪斯可類型的音樂……。我從80年代的重搖滾和LA metal開始聽,反而不怎麼聽最近的音樂,因此學習到很多呢。

─王道バラード的〈Last Theater〉(Track.6)有吉他Solo,能感覺出80年代重搖滾的味道。

Ryo:最近的曲子不怎麼出現吉他的Solo。加入吉他Solo大部分都是PABLO的建議。最初的Demo在製作時依照曲子做了輕鬆的吉他Solo,不過被建議”吉他既然要Solo就讓它變得更厲害吧!”於是就試著彈得相當激烈。因而發現吉他Solo做出這樣的激烈感也不錯。這次PABLO著重在讓每一首曲子都擁有自己的個性,有「CONTINUE?」感覺的電子音就是這樣誕生的。上次有很多曲子加入了多種合成器效果,不過「這次還沒有那樣的曲子對吧?」因此試著做了這樣的感覺。只不過我們想做出和最近電音樂團不一樣的東西,因而試著加入電子聲音。。

─還有其他曲子是有意識地加入不一樣的要素嗎?

Ryo:像是〈Flagship〉(Track.1)就試著加入HAWAIIAN6之類的龐克要素。後半段則嘗試做出00年代初期情緒化的感覺。印象最深刻的曲子是〈Pool of Water〉(Track.9),將編曲弄成像大叔在做的感覺(笑)。具有美國風,希望能表現出簡單而笨重的感覺。

─像NICKELBACK一樣?

Kiyoshi:果然讓人聯想到NICKELBACK了(笑)?

─是啊,不過因為歌聲和NICKELBACK不一樣,是比較抒情的感覺,因此配上不同的主唱整個聲音就會完全不一樣。還有Track.2〈Blaze a Trail〉是古典加入了雜亂的Hardcore Breakdown曲風。

Ryo:是啊。「嗯,這裡是Breakdown喔」我們注意到不符合規則的Breakdown。之後不只是低音程的部分,還注意到旋律的美感及讓人朗朗上口的程度。

─能告訴我們身為主唱最辛苦的部分是什麼嗎?

Ryosuke:最辛苦的部分……全部差不多累呢(笑)。不過因為只有〈Last Theater〉是最先錄音的,有和指導人一起思考修正的時間。因為那段時間學到了英文的發音和歌曲的流暢感,所以想將所得的成果活用在這張專輯的製作。

─那鼓手如何呢?

Kiyoshi:因為NoisyCell的樂曲基本上鼓的部分都很難所以很累呢(笑)。段落非常細微,因此必須做出微妙的區別。當Ryo加入的階段某種程度而言差不多就完成了,之後再加上情感的表現,每次增加曲目時打鼓的技巧又能在更上一層樓。託這次作品的福,我覺得鼓有更加進步。

─在採訪其他樂團時常常聽到如果曲子不是鼓手做的,常常就會發生現實中無法完全依照編曲打出來的情況。

Kiyoshi:有那樣的情況呢(笑)!「沒三隻手的話根本不可能」(笑)。不過本身果然很討厭”辦不到”,所以會盡可能地努力做到。對鼓手好一點(笑)!

Ryo:……。

Kiyoshi:無言(笑)!這之後還是會持續下去呢(笑)。

(完)

有話想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