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日本loud rock先驅─NoisyCell翻譯(3)

─Ryosuke有因為受到日本音樂的影響而排斥整首歌都用英文歌詞唱嗎?

Ryosuke:因為我覺得樂曲是這個樂團最重要的武器,所以不想把它抹煞。雖然日文歌詞對語言來說比較容易表達,但根據情況不同會變得老氣,因為不想讓聽的感覺變差,也不想抹煞旋律,因此從初期開始一直用英文來寫歌。只不過我個人因為從小就聽日文歌長大,所以也想用日文來唱歌。

─英文的歌詞也沒有違和感呢。英文歌詞是誰做的啊?

Ryosuke:前作《Your Hands》是我和Ryo兩個人寫的。我先用日文寫下,兩個人在一起翻譯成英文。這次的〈Sources〉基本我是連英文歌詞也寫,之後兩個人再把歌詞修得更好。

─全部都是Ryo作曲的嗎?

Ryo:是,旋律也是我做的。

─專輯曲順中Track.1~4安排了連續的快歌。好像只要還有一口氣就要全力衝刺一樣。

Kiyoshi:主題是戰爭但感覺像是「戰爭的開始」。

Ryosuke:關於曲順真的是煩惱很久,思考很多。這次完成的曲子幾乎都是前作發行後在Live上認真演出而來的,因此可說是受到Live的影響。這些曲子說是為了〈Sources〉而寫,不如說是因為「如果在Live上有這樣的曲子就好了呢」。因為完成結果比較多吵雜的曲子,所以我們討論了那些部分是否該擺到前面,從開始就以激烈的方式前進(笑)。打算排出能反映我們在Live上得到的經驗的曲順。

─NoisyCell不只有激進的曲子,就連充滿哀愁的歌謠及中度節奏的樂曲也很有魅力。因為有很多種類的樂曲都具有魅力,在安排樂曲取得好的平衡點時就有很多選擇,其中特別將激烈的四首曲子一字排開放在開頭,似乎有些拘泥的感覺。

Ryo:是啊,激烈的部分一字排開,迎接第一次高峰後,渾厚的激烈程度改變,最後則是歌謠,這三個部份構成整張專輯。我想這樣的整合方式應該會比較容易聽吧。

Ryosuke:我覺得也很接近決定Live歌單的感覺。因為我們在Live上想活用旋律將歌的優點傳遞出去,所以在這張專輯的最後決定用歌謠作為結尾。雖然一開始很激烈,但聽完之後旋律的好就會殘留在腦海中。我想成品的脈動就像是全部聽完後,那樣的印象會殘留一樣。

─剛剛提到的喜怒哀樂四種情感中「怒」和「哀」不是很極端的情感嗎。這點也表現在曲順和組成上了呢。Track.1開頭的第一聲強烈喊叫感覺並非順著聽眾,大概就像是「如果這樣不行的話不聽也沒關係喔」(笑)。

Kiyoshi:有這樣的感覺呢(笑)。

Ryo:Track.1開頭的喊叫之前為了不要嚇到大家,因此先吸一口氣留白,音量也放大了許多(笑)。

─嗯,有發現喔(笑)。

Ryosuke:只是或許我們追求的目標本身就是個灰色地帶。邊緣地帶發揮效果或許就是黑白分明的意思,不過Loud的曲子並非過度的大聲,而是連歌曲本身也好好地表現出來。我一路走來都是聽J-POP等歌曲,和Loud的曲子混合時,兩者相互角逐,最後的結果或許就是灰色地帶。每一首曲子都有那樣的感覺。

─我們來換個話題,前作發行之後很積極地對盤,也和HOOBASTANK及ONE OK ROCK等大團對盤,藉此而獲得的許多經驗對製作有影響嗎?

Ryo:看了ONE OK ROCK的Live之後受到刺激,也想做出那樣振奮人心、熱血沸騰的曲子。

Kiyoshi:本身在小時候就聽HOOBASTANK的歌,當一起站在台上時就像夢境般讓人感動。只是實際試著共演時,或許是經驗值完全不一樣,感覺到實力的差距很不甘心。因為和那樣偉大的音樂家共同演出,因此想讓自己的水準提升,抱持著下次絕對要勝利的心態。

Ryosuke:能夠一起演出真的非常開心,但想到只為了看HOOBASTANK和ONE OK ROCK而來的樂迷就覺得很不甘心。要是這些樂迷都來看我們的演出,那就是非常厲害的一件事情。這也成了想提升、洗鍊自己歌曲的契機。不過很開心,這麼做真是太好了,對樂團而言是很重要的經驗。

(待續)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