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音/音樂/動漫/次文化

新世代日本loud rock先驅─NoisyCell翻譯(2)

─這次專輯收錄的曲子全部都是《Your Hands》發行後才製作的嗎?

Ryo:是啊。

Ryosuke:雖然已經完成在獨立樂團時期就開始做的〈Dream Box〉(Track.3)還有受到提拔的〈Last Theater〉(Track.6),不過其他曲子只有旋律或零星的片段,要將那些片段變成完整的曲子。

─可以告訴大家這次作品的概念或主題嗎?。

Ryosuke:原本想到的主題是「戰鬥」。經歷了《Your Hands》的我們對於今後要以怎樣的方式發展有些許衝突,必須要能清楚表達出我們想做怎樣的作品──這樣也意味著我們自己的戰爭。因此整張專輯可以感受到我們就某種意義而言弄得渾身是泥、滲血般的熱血情感。

─原來如此。的確是一部傳遞著源源不斷熱情的作品。如果用喜怒哀樂來比喻,「喜」和「樂」的占比是零,而「怒」占40%,「哀」占60%的感覺吧。是非常俐落且具攻擊性的作品。

Ryosuke:謝謝。

─NoisyCell的樂曲似乎沒有特別要求台下一起做什麼動作呢……像是這裡要舉手、要2step、要sing along……等等,現在有很多非常強調與台下的連帶感的樂團或樂曲。NoisyCell則幾乎沒有呢。

Ryosuke:畢竟因為我們是從網路出來的,沒什麼現場演出,而這點也就反應在我們的音樂上了吧。

─並不是有意識地排除在外嗎?

Ryo:沒有意識到呢。2step之類的真的是最近才知道的(笑)。

Kiyoshi:去Livehouse的時候嚇到了呢!想說「這是怎樣啊!大家都做同樣的動作呢!」(笑)。

Ryo:我作曲時所意識到、接受到的刺激是00年代初期SAOSIN等樂團的初期Emo。我想當時也沒有2step呢,因此真的不知道。說起來也沒有想做,覺得只要是能讓大家喜歡聽的音樂就好了。我認為所謂的音樂就是自由的享樂,因此不太想強求成那樣。

Kiyoshi:其他樂團不是會告訴大家「要這樣做、要那樣做」嗎?或許這樣樂迷會比較容易理解,覺得比較輕鬆,可是就我們的情況而言想只靠音樂讓大家享受其中。不用言語,僅以音樂傳達。

─這點就是和最近國內LoudRock樂團不一樣的地方吧。

Ryosuke:我並不否認就是了。

─充滿讓孩子們容易有開心反應的曲子的情況下,不怕因為對象不同而得到排斥的結果嗎?

Ryo:我很喜歡喔,和原訂計畫不協調的感覺。

─剛剛提到SAOSIN的名字,感覺得出來是受到從90年代後期DEFTONES和TAPROOT之類的LoudRock到FUNERAL FOR A FRIEND和FINCH之類00年代Screamo的影響。將那樣的聲音進化之後更具現代感的或許就是NoisyCell的聲音吧。比起日本音樂,感覺西洋音樂的影響更大呢。

Kiyoshi:因為我也是從西洋音樂開始接觸的。

Ryo:不過也喜歡日本的音樂喔。我很喜歡宇多田光的旋律和合唱團的感覺,我想也多少有些影響。

Ryosuke:我原本不怎麼聽西洋音樂,一直都在聽電視上流行的日本音樂,不過和Ryo相遇之後開始接觸西洋音樂和Loud之類的音樂。我從以前就喜歡他做的音樂,若要說喜歡哪一點應該就是有日本旋律的感覺吧。很喜歡日本音樂的我即使加入了喊叫的要素也毫不抗拒的非常喜歡。我想在這一點大家彼此理解也成了NoisyCell的樂團根基。

Kiyoshi:當我也加入的時候,覺得旋律好到讓人感覺非常有魅力。只有我比較年長,之前也玩過別的樂團,不過沒待過這麼有趣的樂團。因為曲子的風格和展開就像至今為止都沒聽過一樣非常有趣。

(待續)

有話想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