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剛剛聊到牆壁與蛋的話題時,角館不是說了「蛋不要碰到牆壁最好」嗎。我覺得這也非常像角館的風格。

角館:最近很常思考藝術到底是什麼。或許藝術就是人的能量本身所得到的結論。以剛才的說法,如果蛋是人的靈魂,並作為藝術的根源,那就不應該去碰撞牆壁。

─不過也有藝術家果敢地去撞牆,那樣的態度是龐克的感覺,或許也是反抗音樂的泉源。你們覺得如何呢?

角館:嗯……。我從小就讀私立學校,不管是對老師或朋友的媽媽,是個必須必須阿諛奉承的生長環境(笑)。從小開始就必須承受不必要的責任,因此至少自己做的音樂想要很自由。下崗怎麼想呢?

下岡:我覺得從角館的音樂能感受到那種想法。我倒是覺得蛋即使撞到牆壁也沒關係喔。只不過想嘗試以自己最想做的方式來越過那道牆。雖然沒有要真的去撞牆,不過有時候會覺得唱歌讓人非常氣憤。基本上一直處於非常急躁的狀態(笑)。角管現在幾歲了啊?

角館:23歲。

下岡:年輕人不管是哪個時代都能描繪光明的未來,角館和周圍同世代的人在現今的社會看到怎樣的風景呢?

角舘:老實說我很不瞭解周遭同世代的人們在想些什麼,或許大家都竭盡所能地投入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吧。第一年進入職場的人也很多,在那樣的環境下我覺得認真思考幸福是什麼的人不少。我們這一輩被稱為「さとり世代」(「さとり」來自「悟る」,指1990年後出生的日本年輕人,對夢想較為實際),和對自己而言很重要的人或朋友在一起時,有時會討論到說「如果明天我引發了戰爭會怎麼樣?」因此我自己和親近的人只要遇到那樣的情況就會覺得很感傷,老實說我有時候會想難道只能默默接受嗎。

─悲傷的情感在眼前浮現。

角館:嗯。在這之前SEALDs所屬的新人曾經來我們的公演上玩過。或許是對我們的音樂和想法部分認同,他們說了「想支持我們」。當時我想的是,相較於認同SEALDs的主張,覺得年輕人崛起的姿態很美。因為對他們散發出來的能量很感動,所以便轉了他們的推特。

─比起社會主張,對於人散發出的能量更有興趣的意思?

角館:嗯。我無論如何都覺得那比較有意思。

下岡:以想法而言那算是明確的吧。某種意義來說或許是非暴力,類似甘地的作為吧。

角館:下岡呢?

下岡:我討厭現在日本所有的現狀呢(笑)。不過住在日本這個地方也是有很多喜歡的事物。

角館:我非常懂那種感覺。

下岡:正因此我覺得討厭就說討厭,喜歡就表明喜歡,這已經是和政治之類無關的層級。

角館:嗯。我也被SEALDs那種簡單的想法給感動。因此想根本地表現出「現在活著喔!」,想誠實地面對自己還活著的這件事。

下岡:嗯,首先從那裏開始吧。

角館:現在我想到的是希望大家一起去奧多摩玩(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