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開始ー空氣公團訪談翻譯(3)

難得有這麼有趣的東西,如果不創新的話就沒有意義

─專輯發行前就先公開的PV「お山参詣登山囃子(參拜登山囃子)」在空氣公團中是新鮮且讓人印象深刻的曲子。是如何決定要翻唱這首曲子的呢?

山崎 : 「お山参詣登山囃子(參拜登山囃子)」是以前就有的曲子,是到青森縣弘前市的岩木山參拜途中會唱的曲子。雖然我是青森人,還留有在小學體育館唱過很多次的記憶,但當時只覺得「到底是在做什麼呢?」,完全不知道這首歌的意義。因此決定製作『こんにちは、はじまり。(你好,新的開始)』的時候就想起那首曲子到底是什麼意思呢。之後試著查各種資料發現這是一首非常傳統且神聖的歌曲。我覺得這個非得要由空氣公團來做不可,把這個想法告訴他們兩個人,於是就決定要翻唱了。

─一開始是山崎做了Demo嗎?有原本的音源嗎?

山崎 : 我想年紀比我大的弘前市人會很清楚地記得,但我對於原曲則是似有似無的感覺。即使問了朋友,他們都說「啊~對對對,我知道」,但要他們唱的時候,大家唱到一半都會「欸?」接著就唱不下去了。所以去問了觀光協會有沒有原曲的音源,他們表示「沒有音源化」。於是我們問「那我們可以把它音源化嗎?」,他們說了「請等一下」然後經過一陣熱烈地討論後就回覆「可以喔」。之後我們就看了各種影片來聽原曲。雖然是以一個音調唱歌,但不同的人在途中就會有微妙的升調,雖然是同樣的音調但節奏會有微妙的改變。吉他也是似有似無的感覺。如果自己來將這首歌變成那樣一定很有趣,所以就做了Demo。

─聽到想要聽Demo來翻唱時戸川和窪田的反應是?

戸川 : 沒有特別抗拒。因為Live之類的也翻唱過很多種類的曲子,對於翻唱民謠這件事也沒有特別幹勁十足,覺得就自然而然地做出好曲子吧。

窪田 : 我是還滿震驚的啦,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吧。歌詞很棒,整體也很好,或許是是最讓我震驚的地方。正因為如此的震驚,編曲的時候格外耗費精力。

─對樂團而言編曲的時點似乎非常困難呢。因為原本是要去參拜山神途中唱的曲子。
窪田 : 對啊。就像紐奧良音樂所謂的Firstline(※)一樣。首先因為想維持原有的核心部分而看了很多祭典時囃子的動畫來研究,不過完全沒辦法分析。有很多無法預測的拍子會從後面加進來所以抓不到節拍,而且也想以山崎做的Demo為主,因此非常難編曲,我們一邊擬訂各種作戰計畫,經歷一次次的失敗緩慢向前邁進,。

※ファーストライン : 在紐澳良的喪禮時,下葬到葬禮結束的途中會有銅管樂隊隨行。下葬前演奏的曲子帶有悲傷的情感,稱為Firstline;葬禮結束後演奏的曲子帶有開朗、輕快的氣氛,稱為Secondline。

─要有宗教音樂的感覺,不擴大旋律而以循環方式呈現的處理果然還是很困難的工作吧。
戸川 : 雖然旋律是循環的,但我覺得不要完全變成流行音樂。

山崎 : 這是集結了頭跟尾所完成的曲子,因為下山的時候有下山的囃子,所以爬到山頂時就完成了登山囃子。與其說永遠的迴圈,不如說是攻頂之後就下山的流程。

─在編曲時有參考任何資料嗎?

窪田 : 沒有參考任何資料呢。我們不想侷限在自己認知的範圍內,也不想做出和平常的空氣公團沒兩樣的作品。正因為難得有這麼有趣的東西,如果不創新的話就沒有意義了。

[PROFILE]

空気公団
在1997年成立,現在由山崎ゆかり、戸川由幸、窪田渡三人所組成。重心擺在將日常用語與編曲緊密交織而成的演奏加以重疊的音源製作,同時也有大膽採用影像的Live、與各式各樣藝術家合作為主軸的展覽會等,持續以獨特的方法論豪不設限地追求嚮往的藝術。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