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開始ー空氣公團訪談翻譯(2)

感覺讓人想起初期空氣公團的音樂質感。


─空氣公團每張專輯都致力於錄音的方法,這次又是如何呢?

窪田 : 『春愁秋思』是在錄音室開會後一次錄好的,『夜はそのまなざしの先に流れる(即使每天就這樣流逝)』這首曲子則是連帶收錄現場樂迷的聲音,不過只有錄新曲而已。雖然想著以這樣的方式前進會如何,但在那個時候以くうきにみつる(空気公団/倉本美津留)的錄音完成了普通的多軌錄製,非常的開心。這次拜託了Peace Music工程師中村宗一郎的錄音室,那邊的錄音室氣氛非常好,錄音的過程也很有趣。

戸川由幸(以下簡稱戸川) : 以一句話來說的話就是「搖滾!」的感覺。錄音室有非常老舊的器材,感覺可以不用太在意微不足道的地方,盡情揮灑。

窪田 :並非錙銖必較地錄音,而是根據當時的氛圍錄製。對於中村選擇剪輯片段的感覺也有很大的興趣。擷取至今為止空氣公團的瞬間及以多軌方式個別錄音再加以堆砌,感覺這兩種錄音方式可以巧妙地融合。因此說到普通的錄音室錄音盤雖然就是這樣,但對我們來說是抱持著延續前作的感覺而完成的錄音。

─你們是第一次讓中村宗一郎擔任這樣的工作嗎?

窪田 :混音製作的工作之前就有拜託他過,但從錄音到混音則是第一次。

戸川 : 雖然是有點瑣碎的內容,不過我非常喜歡鋼琴或左或右搖擺不定的粗糙混音,剛好中村的混音完全符合我的喜好。也正因為這樣才感覺讓人想起初期空氣公團的音樂質感。雖然中村希望我們能給他近期籌備的音樂之類作為參考,但太忙了以至於什麼也沒給就直接開始錄音工作,中村似乎非常不安。

山崎 : 中村說「我不知道怎樣的音樂才有空氣公團的風格」,而我就告訴他「不知道空氣公團的風格完全沒關係。因為標題是『こんにちは、はじまり。(你好,新的開始)』,所以非常想依中村的喜好去做」,他聽到這段話之後就說「放心了」。

─參與錄製「はじまり(開始)」的NINGEN OK這次也是第一次合作對吧。他們的參與是經歷了怎樣的過程呢?

窪田 : 一開始我們在2014年3月於新木場STUDIO COAST舉辦的「Booked!」活動中合作。輪到我們將樂器搬到會場時剛好聽到有樂團演奏,覺得是非常棒的音樂,就問了「這團是誰?」才知道是NINGEN OK。那時候因為沒做功課所以完全不知道,但當時的印象一直殘留在我們三個人腦中。在製作『こんにちは、はじまり。(你好,新的開始)』的時候,因為是『こんにちは、はじまり。(你好,新的開始)』所以想試著和新的組合一起做些什麼,於是就找上他們了。

山崎 : 對,就像燈泡不亮了通常會想說「啊!怎麼不亮了…」,但現在即使燈泡不亮了,也能想成「啊!是個新的開始」,就連非常重要的筆電壞掉的時候也能覺得「這是個全新的開始」呢。

戸川 :現在是在談 NINGEN OK的話題對吧?

山崎 :和NINGEN OK一起做的所有事情都是第一次,如果能想成全部都是新的開始也不賴。

─這次的專輯有很多富含Noise Guitar意象在其中的曲子呢。

山崎 : 因為不論是山本精一或NINGEN OK都請他們依照自己的喜好來詮釋、演奏。

戸川 : 雖然NINGEN OK在錄音現場說「這搞不好是空氣公團有始以來最不正常的吉他」,但我們完全不覺得糟糕。

山崎 : 不如說正好符合我們的概念,非常適合。

─這次鼓手オータコージ也加入製作,感覺如何呢?
山崎 : 有種回歸到原點的感覺,或許又是新的開始吧。初期的空氣公團都是由オータ打鼓,現在已經離開有段時間了。不過這次為什麼會想到オータ,我想是因為只有他和我們一起度過最初的艱困時期,感覺就像昨天也見過面一樣,一起演奏也很順利。

第一次加入Rap
─在歌單中有提到「新しい窓(新窗子)」的作曲是戸川,這也是新事物之一嗎?

戸川 :有幾首曲子都是我和窪田作曲的,但被ゆかり說如果要做成歌單的話歌詞就自己寫,所以就做了純音樂的曲子。不過這次ゆかり會幫忙填詞,就覺得「太好了!」

山崎 :(笑)。

戸川 : 我是用三根手指彈吉他絃加上其他音色的吉他做成Demo,再交給窪田做編排。跟漥田說想修改絃或旋律都可以,結果就如願地變成快節奏歌曲。

窪田 : 真好呢~。

山崎 : (笑)。

戸川 : 最近銷聲匿跡像窪田祭一樣的東西在序曲又出現了,嗯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

窪田 : 窪田祭是什麼啊?

戸川 :木全務和ゆかり組成的Ao也是窪田編曲的,偶然聽到類似當時Keyboard演奏出來的感覺。我作的曲子是兩個人做的感覺

─窪田さん作曲的「手紙が書きたい(想寫封信)」是怎麼完成的?
窪田 : 一開始是山崎先想到「手紙が書きたい(想寫封信)」的歌名,我覺得「作成曲子也不賴」。不過是以「手紙が書きたい(想寫封信)」的人雖然想但沒辦法寫為前提,一邊想將那樣的苦惱和不斷打轉、迷惘的違和感加入曲子才完成的,因此也試著加入吉他。

山崎 : 演奏的時候我們幾乎是沒有相互聯繫呢。

戸川 : 我只有提議將節奏韻律量化,還有把聲音的品質再降低一點點,演奏的部分100%都出自窪田之手。

─在朗讀「声の梯子(聲音的梯子)」的歌詞時會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觸呢。
窪田 : 雖然有純鋼琴的曲子,但最後將它留下沒有編排進去。當三個人在錄音室時心血來潮做了很多事情,於是這樣的曲子就誕生了。「声の梯子(聲音的梯子)」幾乎都直接使用軟體的預設節奏,因為我們覺得像這樣的前衛感很好。山崎覺得像軟體中Break Beats的感覺很棒,因此說了「Rap不是很好嗎」 ,戸川就說「啊?Rap嗎?」「如果是Rap的話沒辦法配上像這樣的歌詞」,這樣反覆討論的結果就變成用朗讀的了。

戸川 : 有一瞬間差點要變成Rap了呢。

山崎 :快要了呢。

戸川 : 第一次唱Rap。

山崎 : 第一次的Rap啊…(笑)。

戸川 : 欸,不過最後很害羞地變成朗讀了。

山崎 : 不,比起害羞更像是完全沒有開始的感覺。因為出現了沒有中止卻也沒有開始的問題,所以就改成用唸的。

(待續)

有話想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