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開始ー空氣公團訪談翻譯(1)

給人們帶來新開始的預感,空氣公團的新作終於完成,標題是『你好,新的開始。』。去年12月初從專輯開始先行配信的「お山参詣 登山囃子(參拜登山囃子)」──取材自主唱山崎ゆかり的故鄉‧青森縣岩木山的登山囃子,並邀請山本精一擔任特別主唱,這首曲子確實是「空氣公團的作品」,同時也能感受到些許不同的餘韻,或許正因此才叫做「新的開始」。

在那之後約一個半月的時間完成了全十首專輯的收錄。以全程參加製作「新的開始」的NINGEN OK為首,オータコージ、山口とも、奥田健介(NONA REEVES)、ticomoon、鈴木広志、江上瑠都參與其中,而混音製作則是由中村宗一郎親手操刀。「正因如此才能有具空氣感的錄音(窪田)」請大家一定要用高音質的音源專心聆聽。

image

空氣公團的新作而『こんにちは、はじまり。(你好,新的開始)』以「伝う(傳達)」作為開頭。有在追空氣公團消息的人應該都知道,空氣公團總是將言語、音樂以某種方式相互結合。他們用自己的方式來解釋想要傳達的內容,不斷地創新。而這樣的空氣公團再度以非常簡單的標題「伝う(傳達)」作為專輯的第一首曲子。感覺有些新鮮又過時,單純卻又複雜的東西隱藏在這張專輯中。而『こんにちは、はじまり。(你好,新的開始)』則彷彿確確實實地回應了這樣的感覺。究竟空氣公團現在想要開創什麼呢?我們訪問了三位團員。

訪談&文 : 滝沢時朗
來源:http://ototoy.jp/feature/2015012100

「開始」這件事是永遠不會結束的,有種「啊!」的感覺

─我覺得『こんにちは、はじまり。(你好,新的開始)』是一張能表現出空氣公團各種改變的專輯。一開始的專輯封套帶來很大的衝擊呢。
山崎ゆかり(以下簡稱山崎) : 我們一開始先跟封套的設計者表示想做出這樣的標題。就像現在道別時說「じゃあね(再見)」的瞬間,後面「開始」就會傳來「よっ(嗯)」的回答。想著要如何讓這樣的「開始」也能用眼睛看到,於是就向專輯封面設計者提出想做出煥然一新的意象。我在提案時就已經是這個髮型,設計者看到後就說改變髮型也是一種有特色的改變,於是我們就達成共識,只能這麼做。因為每次做專輯的時候都有變化,或許在外觀上也有所改變。

─樂團本身也有改變嗎?

窪田渡(以下簡稱窪田) : 我覺得辦了很多Live、以及到國外演出的經驗,並不是讓我們煥然一新,而是正在改變些什麼。因為每一場Live都會遇到各式各樣的事情,需要再花時間思考,在策劃『こんにちは、はじまり。(你好,新的開始)』的曲子時也是一邊想著在Live演奏的情形才做出來的,比起最近空氣公團的專輯,這次實際上音程很少。

─在官網上有一篇關於這次專輯的文章,其中一段寫著「即使有形的東西全都消失無蹤,沒有消失的東西就是”新的開始“」,可以稍微說明一下這個概念嗎?
山崎 : 巡演期間在移動路途上想著「雖然自己不曾住在這條街道,不過和這裡的人接觸,他們聽了我們的音樂,接著我們便和這個街道道別」,之後就往下一站前進。不過這對下一站的人而言是第一次聽Live。雖然結束了但同時有其他事情開始,所謂的開始是永無止盡的持續。只有「開始」這件事是永遠不會結束的,很有「啊!」的感覺,我想這段話如果不寫這樣的內容似乎不能體會,而且或許有種「新的開始」來造訪的感覺。我覺得這樣的人生不是更好嗎?

窪田 : 聽了這段話我個人也想到一些事情。從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覺的期間,只要活著或許就會發生什麼重要的事情,而我想談的就是面對這些事情的態度。不過最近不管發生什麼事似乎都變得能正向思考,即使是討厭的事情,也能作為達到好結果前必經的過程而覺得不壞。那時候剛好有講過這段話,便會覺得原來如此,就是這樣。

─『夜はそのまなざしの先に流れる(即使每天就這樣流逝)』的訪談時山崎曾說過拘泥於時間,『こんにちは、はじまり。(你好,新的開始)』也有產生時間的問題嗎?

山崎 : 可能有吧。結束和開始因為是一個循環,所以是一組的。我們希望能傳達這樣的概念,因此『こんにちは、はじまり。(你好,新的開始)』的最後一首曲子是「お山参詣登山囃子(參拜登山囃子)」,第一首曲子則決定是「伝う(傳達)」。

窪田 : 『夜はそのまなざしの先に流れる(即使每天就這樣流逝)』是那個夜晚發生的事情,從時間軸來看比較短暫,而且也是以故事敘述者作為整首曲子的視點。『こんにちは、はじまり。(你好,新的開始)』則是更接近故事主角的視點,而且時間軸較長,可能是半年也可以是一年。

(待續)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