ミナセRR翻譯ー「覺悟」(3)

─只要看到團員的身影和樂迷們的笑容,無論如何都會有一陣心亂的瞬間呢。

對啊。「畢業後就看不到這樣的光景了啊」、「我讓這樣五人的ダウト再也無法看到了」像這樣的寂寞和罪惡感不時會瞬間襲來。尤其是在歡樂的曲子想到這些時(苦笑)。

─比起在家一個人的時候或夜晚的時候更容易這麼覺得?

不,live結束後的晚上之累的時候果然還是會一直想到這些。

─是非常苦澀的決定,但也沒有其他辦法呢……在這種時候有甚麼事物可以從中得到救贖的?

救贖啊……因為還有live,想到還有人期待著那些live,就會覺得自己不好好冷靜不行呢。常常會聽到有人對我們說「從ダウト的曲子和live中得到了力量」,不禁再次覺得,說出這些話的大家的笑容和心情就是我們的動力呢。

─另一方面,回顧這七年,我想對於團員們也有很多回憶與心情。幸樹在前一期說「ミナセ的內心很堅強,總是可以成為大家的力量」呢。

他平常絕對不會說這些……說了這樣的話啊。

─「例如被要求做音樂以外的instore活動,最具有順應力、可以隨機應變的就是他」也講了這些話呢。

因為覺得像是niconico生放送之類的,如果只是普通說話聊天的話會很無聊的關係(笑)。
─對幸樹來說,似乎從三年前開始做niconico生放送就覺得ミナセ的有趣腳色就像是在開花一樣的感覺。

老實說一開始並不想要做那樣有趣的事情。想要帥氣地演出,讓大家看到演出的自己,是因為這樣才開始做樂團的。不過在niconico生放送上被做了一些莫名的事情後,或許因為是關西人吧,覺得如果沒有也做一些有趣的回應就會冷掉,所以就開始回一些東西這樣。
─在那樣做的時候不小心就開花了。可能(笑)。

從那開始不知不覺就做了到了第三張。─那個是因為具有自信「讓人看到在戲劇方面的帥氣姿態」,所以才做的呢。雖然沒有想那麼多,但應該也有呢。總之,即使是系列節目也是會覺得「如果氣氛變了的話會怎樣」,像這樣的恐懼漸漸地不見了。在精神面來說,我覺得也有變堅強了一些。以前在單獨公演的安可上,自己非獨自一人上台不可或是得獨自做些甚麼時,很容易變得完全無法動彈,但現在反而很享受那些時刻。
─應該是很開心地在做,這樣的事情台下的大家也看得出來呢(笑)。決定畢業的事情後,ミナセ的搞笑似乎也放得越來越開。

有時候也因此被罵,不被團員和經紀人接受(笑)。
─那一定是愛的鞭策!不過幸樹也說在最一開始的時候ミナセ是個「即使是在會議上,也都完全不說出自己的主張的人」,這七年一定是被愛著的吧。

從以前開始我就是個可以跟各種類型的人成為朋友、說話聊天的人喔。有很美式作風的人,也有優等生的人。不過因為不知道團員們是怎樣的人,所以就沒甚麼說話。啊不過……因為習慣了,所以有段時間也不太會說自己的意見。
─那是有甚麼特別的想法嗎?

在我心中對於樂團的隨意想像就是那種只有一個或兩個人在主導的樂團,所以除非是有特別覺得「不是那樣吧」,不然真的不太會說出自己的意見。

─那也是因為很相信主導著ダウト的幸樹對吧。

是啊,他的發想、歌詞、世界觀都很能讓人信賴,也能有共鳴。當想到什麼時,一般人可能會覺得「果然不行啊」然後就這麼放棄,但這種事從幸樹口中說出來,周遭的人就會動起來讓它實現。

(待續)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