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如此看來,以ダウト的身分活動也算是可以盡到孝行呢,對爺爺也是。

恩,原本這應該不是父母親和爺爺期待的形式,但也算是一種孝行呢。

─因此當ミナセ說「我回去比較好吧?」時,雙親反而不能馬上接受呢。

就是啊。不過我說「不,這邊不管怎樣總是會有辦法的」。

─如同剛說的,ミナセ並不是沒有以樂團的身分繼續努力的這選項……當時應該很搖擺不定吧?

很躊躇不定呢。也有考慮過是不是就這麼被父母寵著繼續ダウト,若樂團可以好好賺錢,在金錢面也可以對老家有所幫助不是嗎?包括這些,考量過各種現實面呢。

─在那個階段,有和團員們商量……?

有呢。在團員會議的時候。

─因為也會影響到樂團未來的發展,所以要說出口應該是需要相當覺悟的吧。

不過那時也不是沒有嚴肅地想過「對樂團來說會變成怎樣」喔。因為是很認真在做的樂團,而且也牽繫到許多人的人生。

─原來如此,因為是賭上人生做的樂團,所以只要有甚麼想法出現都應該好好說清楚呢。

就是這麼想呢。而對於我的情況,團員們也迸生出許多想法,希望能找到一邊延續樂團同時打破家裡困境的方法,真的幫我想了各種可能。

─ミナセ自己內心應該也是,不想放棄如此努力到現在、也有了相當成果的ダウト吧。

嗯,真的這麼想。但是……,因為我是長男。現在老家有困難,而我不是應該回去努力重振家業嗎?最後自己決定了這麼做。雖然以樂團的一員來說是可能是有點隨意的決定,但也跟事務所充分討論過得到大家的理解了。

─在決定之後,過了一些時間來看,ミナセ自己心境上有甚麼變化呢?

發表後並不是就馬上畢業,還有很多live和instore……在這方面果然還是會考慮呢。

─若要說的話,像ミナセ這樣畢業的形式,以樂團而言不算常見呢。

最開始連甚麼時候畢業都沒有決定,反而讓大家有了更多的不安呢。在這之間,去台灣演出了live。想著「這是最後一次在台灣演出了吧」之類的,不禁再一次好好思考這些事情。在國內的live和instore上也常有人對我說「今天是最後一次能和ミナセ見面了」,也有不少人哭了,讓我想著到底該如何讓大家接受才好。

─在畢業發表的時候,部落格上闡明了「讓大家感到悲傷和不安的份,我絕對會在剩下的時間裡讓大家快樂!就這麼讓大家感到痛苦地結束嗎?絕對不要在悲傷中離別!為了做到那樣,我會盡全力努力,認真地當個笨蛋!」,很清楚地將自己的想法傳達出來呢。

如果能好好傳達出來就好了。總之,都特地來live和instore了,不管我甚麼時候畢業都跟那沒關係,希望大家能開開心心地回去。

─然而,就如同幸樹說的,ミナセ應該也覺得「希望能抵達五個人能做到的最高境界」吧。

當然會這麼想喔。到畢業之前,絕對不希望live或instore變得就單純像是消化比賽一樣,想要做到最好。不過有時候在live上,也會突然一陣情緒起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