ミナセRR翻譯ー「覺悟」(1)

─在結成七周年紀念的サーキット巡迴最終日上,發表了ミナセ畢業的事情……果然那需要非常大的決心呢。

是啊。雖然當初決定要往樂團的道路發展時,從那時開始以ダウト的身分活動這件事也算是站在人生的分歧點上……這次真的是很重大的決定。─停止音樂活動這件事情是甚麼時候開始考慮的呢?並不是第一次有這種想法了。ダウト組成前也曾經想過是不是不要再做樂團了。當時雖然想說要繼續做,也和團員們一直放眼未來努力著,然而卻一直找不到未來的方向。

─那個時候的事情,在前一本RR中有聽幸樹說過了。同樣關西出身、也互相知道對方長相、兩個人一起住的那時期對吧。

是呢。雖然是分別到東京來的,但彼此剛好在差不多的時間點面臨樂團解散。我那時和以前樂團團員一起住,樂團解散後住的地方也就沒了。跟幸樹說了後,他說「我這邊有空房間就來吧」。當時幸樹正在找跟視覺系完全不同類型的樂團團員,而我則是想要做視覺系,因此去看了很多樂團的演出。雖然也有受到一些樂團邀請,但就沒有一拍即合的感覺,然後……

─那時就是之前幸樹說的變成「沒用的人」的時期吧。而且原以為這樣的狀態只會持續2、3個月,沒想到卻延續了2、3年那樣的生活。

對、對。雖然有打工,還有打game(笑)。但開始做session live,而後集合起現在ダウト的成員,對自己而言有種被打中的感覺。在樂團達成「一年後要把O-WEST填滿」這目標後,便不禁開始出現「想要往更大的目標前進」的想法。─那「更大的目標」,具體而言是甚麼呢?「想要受歡迎、賣座」也有,尤其是希望能在更大的會場演出。

─涉谷公會堂、中野SUN PLAZA、Zepp Tokyo……夢想一個個實現了,而ダウト在這之後一定會往更大的會場前進,然而僅有ミナセ一個人決定從ダウト畢業,一定比以前在思考要不要放棄音樂時還更加苦惱、糾結吧。

這之後決定踏上的道路跟音樂完全沒關係呢。果然答案還是沒那麼快就能得出的,從來沒有那麼煩惱過。

─雖說是繼承家業,不過ミナセ是自己察覺到老家的狀況而後決定回去的嗎?

是的,我上面兩個是姐姐,所以我算是長男,從小便常常被父母說「你是為了要繼承家業而出生的」。

─結果到一半長男的夢想就變成了樂團。

但是,「滿足後應該就會回來了吧」,父母親似乎是這麼想的呢。然而卻完全沒有要回去的跡象,因此開始會被問「甚麼時候要回來?」、「放棄了嗎?」,不過不知從何時起就變得不太問這些了。只是大概從去年年初開始,和母親通電話時,雖然不是直接地說,然而間接地也有出現一些讓人感覺到事業出現危機的字眼。

─不過不直接說也是父母親的愛呢。不希望讓努力做樂團的ミナセ擔心才如此的吧。

恩恩。一開始的時候都沒有來看過live,後來漸漸開始偶爾會來看,也會支持我了呢。尤其是父親,許久未見性格都變了。

─怎麼說?

我父親是個沉默的人,從沒看過他表現很熱烈很嗨的樣子,但live後見到他時情緒很高漲,害我不禁想說「诶?!」(笑)。

─看到兒子令人驕傲的樣子,很開心覺得值得誇耀呢。

可能是呢。因為團員們只知道父親耿直憨厚的樣子,所以當他們說「是個很歡樂的人呢」時,我只感到一陣困惑而已(笑)。不過爺爺也是從一開始便說「甚麼時候會上電視呢?」,以ダウト的身分。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