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每次在決定專輯名稱的時候都很煩惱嗎?

T:(這次)是最煩惱的吧。

─這是為什麼呢?

T:有人說了「這個不是很好嗎」就又會有人說「不,這個有點……」感覺哪裡怪怪的,總之大家就是沒辦法簡單地一致贊同說「啊,這樣還不賴呢」。

Z:這次大家真的很認真呢,當然至今為止一直都很認真。

─想請問你們經歷無數波折終於決定的這個名稱的意義。

P:原本最開始考慮到這張專輯的定位。雖說是PTP但深切感受到並非只有我們四個人,我們意識到PTP應該是將聽眾或買CD的一般人也包括其中,於是就在想是否有能表達出這種想法的語言。希望大家在這張專輯得手時,不論經過幾年都能想起當時的事情,因此取名為『Remember the name』=「記住這個名字」。不論是PTP本身或是這張專輯,希望大家不要忘記自己到底是誰,這就是我們想傳達的訊息。

─「the name」這首曲子是大家各自思考而來的嗎??

P:是阿。這包含了各種重要的意義,代表著這張專輯也涵蓋了一起度過的時間。我們希望能變成那樣的專輯。想讓來買的人覺得這張專輯是最好的,或許是想將專輯寄託給這樣的人吧。

─雖然覺得還是能理解以「THIS LIFE」做為專輯開頭的意義,但有種果斷的感覺。正在進化中的樂團多半都會將延續前作氣氛或王道的曲子作為第一首歌。為什麼會以這首曲子作為開頭呢?

P:我們並非考慮曲子的進化才將這首曲子作為第一首歌,而是單純覺得將這樣的安排很棒。

─單純從完成度來考量?

P:會考慮曲子受歡迎的程度是否適合作為第一首曲子。正因為希望能象徵整張專輯,就像剛才提到當然會考慮承襲前作好的地方,但也不想只追求PTP至今評價良好的地方。這麼一來以前的曲子就沒辦法用了,因此我們想不斷地作出新東西、不斷地挑戰。「THIS LIFE」是「PICTURES」完成並被大家接受後,藉著這樣的經驗所誕生的。感覺就像「PICTURES」的進化版。

─以前訪談時曾說過『PICTURES』和渋谷AX的Live是轉折點,現在回想起來依舊是轉折點嗎?

P:「PICTURES」在AX的演出被大家接受時,深切感受到除了偏向重搖、具有速度感以外的部分,大家果然都很喜歡。
在這段期間的Live最後唱「PICTURES」的時候大家反應都最熱烈,這個部分以樂團的形式呈現,樂迷們若是能玩得開心我想也是不錯的事情。

─雖然從尖叫和呼喊感受到的怒氣與悲傷並未消失,但能感受到「質感」的變化,想問一下K實際上是如何呢?

K:這麼嘛,我們做了很多嘗試呢。思考著「為什麼我會在這個時候大叫呢?」,這次則是唱歌配喊叫,想著「因為整體看來是這樣的曲子,所以就會有這樣的情感吧」。例如「Wallow in self pity」,雖然整首都像要拋棄什麼、捨棄什麼一樣地尖叫,不過就如同謎一般覺得「這是正確的吶喊」,並非深陷在其中,而是能夠更宣洩出自己的情感

─乾淨的唱歌方式或許少了些力道,但感覺主唱的情感在流暢度甚至是旋律展開的幅度都比之前的作品要來的廣泛,關於這件事的想法如何呢?

K:這次擴大幅度的開展主要是因為問了其他團員「這個旋律只有我的話做不出來,該怎麼辦才好?」。或許擴大的部分就是託其他團員的福吧,因此吸收了新事物,也有些新發現像是「從這裡開始的話就會這樣發展」、「這麼做的話就會變成這樣」之類的。

─因為要說明全部13首曲子有點困難,所以能挑出幾段特別想讓樂迷知道的歌詞加以解說嗎?

K:「Gift」這首曲子最希望讓懷抱夢想、朝著某個目標努力的人聽。這首曲子描述主角從神明得來的贈禮(Gift)體會到某種痛苦、挫折,因而曾一度想放手。或許懷抱夢想的人能理解這樣的感受。在這首曲子中也加入了直擊人心的歌詞,因此希望大家一定要看歌詞內容。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