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翻譯-Pay money To my Pain(1)

image

樂團成員:K(Vo)  PABLO(Gt)  T$UYO$HI(Ba)  ZAX(Dr)
interview:ムラオカ
來源:http://gekirock.com/interview/2011/01/pay_money_to_my_pain.php

─『Remember the name』是K回國後四個人一起做的第一張完整專輯,我想和至今為止兩張專輯的創作過程一定會有些許不同,你們的感覺是如何呢?
ZAX(以下簡稱Z):這個嘛……大家一起合作的話,連細節的部分都要討論,作業量的確會增加不少,再來就是製作的時間也完全不同。畢竟這樣的方法也是約一年前才開始而已,好像也沒辦法這麼單純地做出比較。

─那是在出單曲前開始的嗎?
PABLO(以下簡稱P):原本不是出單曲而是出專輯,在我們決定開始作曲的時候就誕生了單曲,因而專輯的作曲是從去年的10、11月左右開始的。(※本專訪是在2010年12月舉行)

─第一和第二張專輯都分別有9首曲子,但這次的作品的曲數非常多,有13首曲子。可以說這次PTP的創作動力處於非常好的狀態嗎?

P:當然有經過一番曲折,在準備多樣素材的同時也很想增加許多曲數。我們努力想將自己的想法也加進去,因此曲數就一定要變多。

─之前的訪談曾經說過“上次的作品是費盡千辛萬苦才完成了9首曲子”這次為了要做出新的東西一定也很辛苦吧?我猜應該不會是四個人全程都很開心地作專輯,實際上是如何呢?

P:雖然我們是一邊輪流匍匐前進而完成的,但就像每個人都會各自的煩惱一樣並不是最大的問題,我們比較在意的是這些都是大的煩惱。與其說作曲這件事很苦惱,不如說針對每個人的煩惱都很大。

─所謂個別的煩惱大概都是怎樣的事情呢?

K:總之就是喝得酩酊大醉之後先說“沒辦法啦”,說要做出14首曲子就覺得“這麼多歌詞沒辦法寫啦”,沒有想填詞也沒有製作的動力,到最後不緊張都不行,不做也不行就說“怎麼辦……”。不是有所謂的時機點嗎?我的時機點在那時候就是不合,不過眼看著迫在眉睫不做又不行,可是一旦做了就想做到最好,就這樣再度糾結、逃避然後回到原點,又再像平常一樣寫歌……
─是一開始就決定要做14首曲子嗎?

K:對阿,原本搞不好還會更多首,但覺得“真的寫不出來了”。

─其他人的想法呢?

T$UYO$HI (以下簡稱T):嗯……糾結之類的該怎麼說好呢……。如果進到錄音階段的話就很開心,不過就只到錄音的階段呢。進到錄音階段時曲數很多但時間很少,所以想要很快地完成貝斯的錄音。在作曲階段時想要做出不一樣的風格、想要從不同角度一鳴驚人。至今為止有很多最初PABLO的點子作為備用,雖然大家對這些點子多半都表示“這個還不賴”,但也意識到各自都必須展開行動才行。

─至今為止的作品都是PABLO提議,大家加工潤色而成,這次作品有稍做改變嗎?

T:不,基本上就是那樣,但或許也要有些其他方法吧。如果自己不行動是不行的,所以在四個人討論前大家都會各自有所行動。像ZAX也是從打鼓中找到曲子的想法。

Z:以前都是會依照節奏的流動或是自己打鼓的習慣之類的來編曲,但這次則將這些放置一邊,想辦法做到極簡。正因為是這時候所以沒有奇妙的轉變,雖然一開始真的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這到底是節奏的主軸或不是主軸,能意識到曲子的節奏重心就會覺得很有趣。

-ZAX聽的音樂很廣泛對吧?會將這些廣泛的音樂做為參考依據嗎?

Z:是阿!會參考這些音樂,只不過這次完全都不參考,因為我聽的都是亂七八糟的音樂(笑)。

─可以告訴我們將專輯取名為『Remember the name』的理由嗎?

T:我們將PABLO 一開始提出的原案做點修正就變成這樣了。

Z:完全沒辦法決定。

P:不過最後決定的人是K就是了……

─不順利的意思?

T:我們討論到早上還是沒有結果,就想說那麼明天車上再說。

K:我們討論到早上了啊……

(待續)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